夏笙笙睡得本来很不安心的,但是后来,却是感觉到脸上有一只温热的手,不断抹开了她的泪水,她心头暖溢,那温度,仿佛爸爸小时候,抚摸自己的小脑袋一般。

    她觉得身体被一个大大的怀抱抱满。体温逐渐传输到她的身上,她似乎,甩掉了心里的悲伤,一瞬间,变得有希望起来。

    眼角的泪水慢慢干涸,嘴角,逐渐上扬。

    果然如此,一夜好梦。

    夏婉婉已经两天没有和陶明丽说话了,在公司里,自己完全就是个闲人,有什么重要的文件,也没有人拿来给自己看的,全去找那个女人了,她觉得自己,在夏氏,简直就是一点地位都没有。

    但是陶明丽就为了让自己能呆在夏氏做她的眼睛,根本不管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中午的时候,夏笙笙有约,是约了上次夏婉婉出轨有妇之夫的那个男人的妻子,白悦晴。

    也许是因为身份的原因,白悦晴是全副武装的,一身黑衣黑裤黑帽子,还带着墨镜和口罩,根本没人看得到她的容貌。

    白悦晴也是没想到,堂堂夏氏的总裁,居然会约她。

    她一开始,心里是疑惑的,甚至还有些痛恨。她不是商业圈子里的人,根本不知道夏氏的内部争端,她只当是这个夏氏总裁,找自己,是为了让自己退位,给夏婉婉让位置的。

    却是不想,迎面走来的,居然是个妙龄的女人。

    夏笙笙就坐,莞尔一笑。

    “怎么?很惊讶?”夏笙笙的性子,和夏婉婉天差地别,让白悦晴也觉得不可思议。她没想到,夏氏现在的掌权人,居然是个年轻的女人吗?她和夏婉婉,有什么关系?白悦晴心中,还是放着警惕。

    “呵呵,没想到而已,夏氏的总裁,居然那么年轻。能坐上这个位置,应该是不容易吧。”白悦晴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女人,说话淡淡的,不讨好,也不贬低,眼前的女人,对她而言,很有可能是夏婉婉派来的敌人。

    她心中暗想,要是真的是夏婉婉的人,那自己还算是佩服的。夏婉婉自己没什么本事,找人的眼光,却是不错。

    “嗯,是年轻…也确实,坐上这个位置,得除掉不少饿狼。”夏笙笙笑了笑,两人的说话,都是带着含义的,白悦晴也是聪明的女人,自然听得懂。

    “有夏氏最大的两位股东辅佐的话,怎么会要除掉不少饿狼呢?”白悦晴试探着,虽然自己不清楚现在夏氏里的纷争,但是夏氏,是属于夏婉婉和她母亲的,她还是知道的。

    “要是,在你口中的辅佐人,恰巧是两头最大的狼呢?何况,我凭自己的实力说话,并不需要任何人辅佐。”夏笙笙说完一句话,便是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突然间眉头有些皱起,没加奶和糖,真苦。

    白悦晴看着夏笙笙,眼神探究,也从字里行间,明白了些她的态度。

    看来她是不喜欢夏婉婉母女,并且,是靠着自己坐到这个位置的?而且听她的口气,她似乎对夏婉婉母女,更是厌恶。

    但是一切,都是白悦晴的猜测,她不傻,知道还得满满的试探下去。

    “怎么会呢…要是饿狼,怎么还会让你坐上这个位置。”现在是在包厢里,她早就脱掉了帽子口罩和墨镜。

    她笑了笑,整张脸上,美的动人。

    夏笙笙忍不住那她和夏婉婉对比了一下,听说两人是差不多时间出道的,甚至,夏婉婉的还要再早一些,优势更大一些。

    但是,如今白悦晴大红大紫,夏婉婉却还是不断招黑。

    这一比较,也是看出了其中的优劣,夏婉婉脾气暴躁,一身的公主病,还挂着一张整容脸,处处让人生厌。而眼前的白悦晴,温柔聪明,看样子性子也不错,脸蛋也美,给任何人选,都是会选白悦晴的。

    “这可不一定,有些人是巴不得想要除了我,但是,我现在的一切,可都是我自己的,只不过是他们肖想了不该想的。”夏笙笙说着,眼神突然一狠,脑海里又回荡起了爸爸的那段录音。

    夏家偌大的家业,五年来,被这对母女祸害成这样,自己真的是心痛,但是,她也会让她们,付出应有的代价的。

    白悦晴很会察言观色,夏笙笙语气突然的冷冽,也让她心头一惊。

    她细细打量夏笙笙,发现她眼里,确确实实,是对夏婉婉母女的深恶痛绝。

    突然,她就开怀的笑了。

    “那么,您今天找我,是为了?”白悦晴一惊猜到了个大概,夏笙笙看眼前女人如此聪明。也不打算继续绕着弯弯了。

    她直接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叠厚厚的文件。

    ------题外话------

    小伙伴们早安啊,我睡过头了,所以这章字数少了点,抱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