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218 愿你一夜好梦
    夏冉冉在床上,哭的绝望,她死死的拉住男人的衣袖。求他。

    “求你了,你别针对我姐夫了。我求你了。”慕烨承于她,有恩情,当年夏笙笙离开了,她被陶明丽母女扫地出门,是姐夫把她带回来,还供自己上学的。

    “滚开。”男人一把推开夏冉冉,眼神里满满都是狠戾。

    “你记住你的身份地位,你不过是我的一个床伴,一个替身而已,呵,还是俞盛言送我的床伴。”男人在黑暗中,笑得讽刺,夏冉冉看他极为优雅的动作,行云流水,却无不彰显着他的无情。

    夏冉冉眼里含泪,眼眶有些红肿,哪怕在黑暗里,自己皮肤上一块块的青紫色,都是看得明显。

    多讽刺啊…

    她和俞盛言,是一个月前确定恋爱关系的,那天,俞盛言回学校有事,恰好碰到了准备匆匆去上课的她。

    她和姐姐的样貌,有五成的相似,俞盛言看到自己的第一眼,就定住了。

    她知道,肯定是因为姐姐的原因。

    夏冉冉还记得,爸爸还活着的时候,俞盛言去过夏家几次,其中又一次,她多看了他一眼,于是,感情就此沉沦。那时候的自己还小,不知道情为何物,直到一个月前的再见,她感受到了心脏的跳动。

    也许是俞盛言,在自己身上,看到了姐姐的影子,便是在第二天,便出现在了自己的楼下。

    夏冉冉直到,俞盛言对自己的兴趣,终究是因为姐姐,但是自己,还是无法自拔了。

    俞盛言跟自己提出做他女朋友的时候,自己开心的都要疯掉了。

    她以为,哪怕是顶着姐姐影子的身份,和他在一起,自己都是幸福的吧…

    却是不想,一切美梦,终结在一个礼拜前。

    俞盛言听姚雪的话,相了很多次亲。

    其实,那么多女人,他都是兴趣恹恹的,但是俞家现在的家产争夺,越发的激烈了,姚雪疯狂的要求他快些找门当户对的千金结婚。并且多找一些商业合作。

    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前不久谈了个女朋友,好想是那个夏笙笙的妹妹。

    姚雪心中嗤笑,一个私生女,却是想跟自己的儿子,没门!

    何况整个燕城的人,都是知道,夏家现在的一切,都是在陶明丽母女的手里,这个夏冉冉,已经作为私生女就是够丢面子的了,问题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她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姚雪心里,是最满意温家小姐,温静的。

    姚雪也是个商业女强人,自然也是知道一些商业上的事情的。她从俞氏内部,得到了消息,欧洲的詹台集团,想和俞家合作,姚雪心里激动,这詹台集团,可是在意大利,是绝对的老大。

    如今迁着产业来了燕城,肯定会和慕氏一般,只要个几年的时间,就会做大的。

    姚雪心里蠢蠢欲动,想要和詹台集团谋求合作,那么必须得投其所好,便是叫人去查了詹台家的当家人,詹台祈的生活喜好。

    这一查,姚雪可是乐了。

    最近燕城大热的新夏氏,自己也是知晓一些的,听说,新夏氏的总裁,和死掉的那个夏笙笙,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本来还是詹台祈的未婚妻呢,如今却是被慕烨承给抢去了。

    本来俞盛言也是对那个女人有兴趣的,但是自己软磨硬泡,再是施加压力,这才让俞盛言,一直没有什么动作,何况,在慕烨承和詹台祈手里抢人,那不典型就是炮灰?

    姚雪分得出轻重,自然会阻止儿子的。

    姚雪心里算计,她知道詹台集团,最近和慕氏集团有冲突,以前因为盛言的事情,俞氏一直和慕氏的关系不好,时时都是有生意上的交锋。

    如今,姚雪想着,不如依附了詹台家,让这两家斗着,而自己和儿子,既能和詹台家谋求了合作,慕氏也能就此对俞家的打压少一些。

    那么有谋求,自然是要拿出诚意的,姚雪立马就是想到了夏冉冉。

    她用了手段,让自己儿子约了夏冉冉出去吃饭,而她提前就在饭店里,准备好了“料”。

    手下的人,给俞盛言和夏笙笙,都是各上了一份牛排。

    俞盛言的牛排里,下的是蒙汗药,而夏冉冉的,则是蒙汗药加催情药。

    俞盛言吃到一半,就是昏昏欲睡,夏冉冉放夏手里吃了一半的牛排,就起身去扶俞盛言了。俞盛言说自己在这个酒店的楼上,有包房的,夏冉冉心里,也是没有多想。

    俞盛言到房里,就是睡了过去。夏冉冉也是觉得自己有些困,后来,就是没有知觉了。

    姚雪派人打开房门,把夏冉冉扛了出来,直接送到了詹台祈的房里。

    夏冉冉一醒过来,就觉得烈火焚身,姚雪为了绝对能够成事,在夏冉冉的牛排里,下的料很足。

    詹台祈一进房门,便是被夏冉冉缠上。

    他本来是拒绝的,但是透过月光,却是看到了夏冉冉那张和夏笙笙五分相似的脸,瞬间,就是心动了。

    他忽然记起来,姚雪在电话里谄媚的声音,说她给自己准备了一份好礼,却是没想到,居然是个女人。

    夏冉冉像个牛皮糖一样,且神志不清。迷迷糊糊中,看到詹台祈,便下意识的当他成了俞盛言,直接扑来。

    那天晚上的詹台祈,也是喝了些酒。

    对夏笙笙的爱而不得,让他心情压抑。

    他本就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还是一个混血的男人,又欧洲人一半的血统,那身体里,更加潜伏着猛兽。

    曾经因为喜欢夏笙笙,整整五年,都是为她守身如玉。在夏笙笙之前,他的女人,其实也不少的。

    却是不想,兜兜转转,夏笙笙,终究还是被慕烨承抢去了。

    他把夏冉冉的面容,当成了夏笙笙的,心里有眷恋,有争夺。

    那晚的夏冉冉痛不欲生,第二天,夏笙笙乔迁开心,去超市买菜的时候,就是碰到到了失魂落魄的夏冉冉。

    夏冉冉的思绪,终于回笼,看着眼前渐渐消失的男人,心里痛的不能自已。

    她抱紧了自己的胳膊,本来以为,那夜不过是自己一时乱性,想着之后,她和詹台祈会再也没有纠缠的,但是不想,他却打电话告诉自己,他和俞家,签了合同,而他得到的利益,就是夏冉冉。

    夏冉冉蜷缩成一团,她被自己喜欢的男人,卖了…

    应该值不少钱吧…毕竟是和詹台家签到的合同。

    夏冉冉哭够了,就起身穿起了自己的衣服,她的生活还要继续,不能让子看起来太憔悴了,姐姐会担心的。

    夏笙笙躺在床上,心情已经阴郁了一天了。

    她下午听了录音笔以后,整个人都在沉思,她在大胆的猜测,爸爸的死,到底和慕烨承有关系,还是陶明丽母女?

    虽然晚上了,但是夏笙笙,仍然是拨通了琳达的电话。

    “喂,琳达…关于夏婉婉的事情,帮我明天约一下那个叫白悦晴的女人。”她挂了电话,看着房间顶上的吊灯。

    慕烨承从自己家里,远远的就看到夏笙笙房间的灯,还亮着。

    他皱眉,看了看手边上的时间,快十一点了,这丫头怎么还没睡,平时这丫头作息是很规律的,莫不是碰到了什么事情?

    他拨通了阿标的电话。

    “去查查笙笙今天下午干嘛了。”他一句话,就说明了自己的目的,他是绝对不信夏笙笙会无缘无故失眠的,夏笙笙的性子,自己是很了解的,她是个乐天派,一般的小事,都是想的很开的。

    何况现在她自己身份地位都是很高,一点点小事,也不至于让她失眠…

    慕烨承只有在自己房间窗台上站了十分钟左右,阿标的电话,就进来了。

    “爷…今天少夫人在下午的时候,见了一个女人。而且那个女人,在夏氏门口,当众对少夫人拉拉扯扯的,而且拒知"qing ren"头颅,那个女人是跟着少夫人去了办公室谈了一会儿的,出来以后,眼睛都是红的。”

    “至于那个女人的身份,是少夫人父亲,立遗嘱时候请的律师的妻子,那个律师,姓陈。不过,他们已经离婚了。”阿标讲的很细致,慕烨承静静的听着。

    “还有呢?”慕烨承显然是不满意这些资料,那么一点点东西,还真的是看不出什么的。

    “还有就是比较诡异了。”

    “那个陈律师,听说在五年前,把公正过的遗嘱交给法院以后,就是拖家带口的移民了,全都去了美国。而且从查到,这个陈律师,在美国期间,一下子变得富有了,天天潇洒恣意,仿佛钱多的用不完。”

    “不过,他在三年前,沉迷赌博,据说输了很多钱,保守估计一个亿。两年前和他的妻子离婚的,前段时间,他孤身一人,回了燕城,并且…”

    “投靠了陶明丽?”阿标的话还没说完,慕烨承就直接接了一句。

    阿标心里讶异,爷还真是厉害,就这么听他短短几句话,就是大概猜到了后面的事情。

    之前夏鸿升的遗嘱出来,慕烨承正沉浸在痛失夏笙笙的悲伤中,根本就是无暇顾及。

    后来自己好不容易从悲伤上走了出来,也想到了夏鸿升遗嘱的不妥,想要插手,却是突然想起,他痛失夏笙笙,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被笙笙误会自己贪图了夏家的财产。

    如果到时候自己真的插手了,倒是坐实了一切。

    虽然自己是不在乎那些钱的,但是,外面的舆论,终究是伤人的。

    所以后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倒是让陶明丽母女,恣意快活了五年。

    如今这个陈律师回来了,并且带着满身的破绽,笙笙想要追究了,那么他,自然也是要默默地帮一把的。

    “你去查查这里面更加具体的事情,然后想我汇报。”慕烨承说完,便是挂了电话,因为,他看到夏笙笙房间里的灯,已经关了。

    夏笙笙挠了挠头,心力交瘁。

    不想了,什么事情,明天解决就好。

    夏笙笙想通了,便是关了灯,闭眼,睡觉。

    慕烨承从自己屋子里走了出来,他已经有一种习惯了,没有夏笙笙在怀里,自己睡的一点都不安心。

    夏笙笙刚刚入睡的时候,睡得也并不好,她的梦里,反反复复出现了爸爸的影子,她想去追,去喊,却是动不了身子,也开不了口。

    她盯着爸爸的背影,眼里泪水横流。

    “唉,真的是小傻瓜啊。”慕烨承心疼的看着夏笙笙,她的眼角,还在不断流泪。

    慕烨承也猜到了夏笙笙肯定是做到什么伤心的梦了吧。

    他在夏笙笙的身侧躺下,指腹温暖厚重,抹去了她眼角的泪水。

    他在夏笙笙的额头上一吻,只希望她一夜好梦。

    ------题外话------

    小伙伴们晚安呀。

    很多追文的小伙伴们都是学生党,也要陆陆续续开学啦。

    三鱼在这里祝愿大家新的学期里开心哦,成绩也是节节高。

    好好上学呀,有空就看看文,没空就先养着啦。

    学习最重要哦,最后给你们一个爱的么么哒,爱你们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