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烨承看着夏笙笙落荒而逃的身影,也只是勾了勾唇角。

    他兀自坐到了夏笙笙的床上,一包东西,惹起了他的注意。是慕念笙之前送来的那个包装袋。

    慕烨承也知道轻易地动夏笙笙的东西不好,但是如今的他,也是好奇,而且这个包装,看样子也是服装袋。拆开看看,笙笙应该是不会介意的吧…

    他如此想着,已经拿起了那个包装袋。

    蒋芸为了不让孩子看到里面的东西,特地是包了好几层。慕烨承把包装袋拿在手里,眼里好奇。这东西的重量很轻,一只手一捏,袋子就是扁了。

    他脑子里想着,是什么衣服?那么薄?

    他打开一层层的包装袋,恰巧夏笙笙也是从小书房里出来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想了想,反正是送慕烨承礼物,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但是她一过来,就看待慕烨承饶有兴致的拆着什么。

    “你在拆什么?”夏笙笙也是好奇,就随口问了一句。

    “嗯?这是在你床上的,不是你买的吗?还问我…”慕烨承应了一声,继续不减手下的动作,包装袋被一层层的揭开。最后一层,是一个黑色的小袋子,而东西,就在这个黑色的小袋子里。

    夏笙笙也是好奇的凑了过来,她记得自己没买什么东西啊,这东西怎么在自己床上啊?

    慕烨承把黑袋子取出来,伸手,就是摸到了里面的面料。

    是蕾丝的。

    他把衣服拿出来,抖开。

    瞬间。

    慕烨承和夏笙笙,都是傻眼了。

    一个纱衣薄如蝉翼,是黑色的,上面坠着黑色的性。感蕾丝。

    夏笙笙大惊!这特喵是什么鬼?!虽然夏笙笙为人还是比较单纯的,但是没吃过猪肉,哪里还没见过猪跑啊,这明明就是某种那啥小内衣啊!

    夏笙笙捂着眼睛,仿佛自己的钛合金狗眼都要瞎了。

    慕烨承看到这一个,先是惊讶,其后,眼神就是暗了暗。看夏笙笙的反应,这东西,应该不是她买的,想起桌上的红酒和蜡烛,他想了想,应该都是蒋芸准备的。

    但是即便如此,慕烨承作为撩妻狂魔,怎么可能不逗逗夏笙笙?

    “怎么?特地买了,今晚伺候我的?”慕烨承邪笑,夏笙笙觉得浑身发热,整个人无地自容,自己房间里怎么出现了这种东西啊?她欲哭无泪。

    她要怎么解释?说不是自己是?明显慕烨承也不会信的啊,都是在自己床上发现的,但是说了自己的,那不就"chi luo"裸的把自己当成了小羊羔,就坐等慕烨承这个大灰狼把自己吃掉了?

    夏笙笙的小脸,拉的老长,真的不知道是谁,那么缺德…

    夏笙笙正骂着那个把东西放在床上的某人,慕念笙,却是在自己的小床上,打了几个喷嚏。

    “大哥,你感冒了啊?”詹台挚窝在被子里,探出了小脑袋,看着慕念笙。

    “哦…没有,鼻子有点痒而已。”慕念笙和慕烨承一个性子,很沉稳,话不多,回答了詹台挚的话,就是躺在了床上,把被子盖在身上,准备睡了。

    …

    夏笙笙现在,和慕烨承,简直就是大眼瞪小眼。

    她已经忘了手里拿着的礼物了,恨不得现在,就把慕烨承拿在手里抖来抖去的那间内衣,给扯了丢在垃圾桶里。

    她心里是那么像的,行动也是如此。

    慕烨承早就洞察了夏笙笙的心思,她脸上的一点点的表情,他都是能猜到这丫头心里到底是想的什么。

    在夏笙笙即将扑来的一刹那,慕烨承立马把那层薄纱衣,往里床一扔。身子,也是顺势倒在了床上。

    夏笙笙一个刹车不及,又是直接倒在了慕烨承的身上。

    慕烨承的男性气息很重,本来就有些薄荷清冷的香气,今天许是喝了酒,带着醇厚葡萄的诱惑的味道,夏笙笙嗅了一口他身上的味道,莫名的好闻,莫名的喜欢…

    “怎么?还说不是你的?那么快就来投怀送抱了?”慕烨承侧着头,看着夏笙笙,夏笙笙被他盯着,心脏跳得很快,身体的温度都是变高了。

    两人喝了酒,空间都有些闷热了。

    夏笙笙咽了口口水,真的是尴尬…今天倒在慕烨承身上两次了。

    她想要起身,却是不想,慕烨承手脚并用,直接把她钳制住,死死的把她按在自己的身上。

    他唇角的笑,带着痞气,夏笙笙突然就被勾了魂。

    “我老婆都表示的那么明显了?我要是不作出点实质性的回应,你不是得很失望?”他的一句话,故意凑近了夏笙笙的耳边说的,温热的气息,打在夏笙笙的耳垂上,让她全身都是酥了。

    “这流氓的撩妹手段,都是哪里学的。”夏笙笙最直观的想法。

    她还未回过神,一句和慕烨承,调转了一个位置,原本属于慕烨承的位置,现在,是她的了…她目光与他相接,看到了他眼睛里,明显的情感。

    是滚烫的!

    夏笙笙不知道这一爷,自己到底是怎么妥协的,反正到后来,她是没有知觉了。就连她最不屑的黑色蕾丝小衣衣,最后都是到了她的身上。

    夏笙笙晕过去之前,还不断安慰自己:嗯…肯定又是喝多了,酒后乱性了!

    夏笙笙第二天醒来,已经是阳光明媚了,她看着身旁某个沉睡的男人,恨得牙痒痒。

    她手里力道一个狠下去,对着他的腰上的软肉,就是一掐。

    “啊!你谋杀亲夫啊!”慕烨承被疼醒,昨天晚上,笙笙别样魅惑,自己一个把持不住,就到了天亮。

    他是出力的一方,自然是累了。本来睡得无比安心,却是被这小丫头,给弄醒了。

    “慕烨承,你给我滚下去!以后不许来我这里!”夏笙笙咬牙切齿,她才搬过来几天啊,这就又干了坏事!她一脚过去,慕烨承被踹到了床沿,差点掉下去。

    额…或者说,她才回燕城多久啊,和慕烨承这个王八蛋在一起,准没好事,基本都是被吃的一干二净的,自己好亏!

    “来不来,可不是你说的算的。”慕烨承大清早被夏笙笙又掐又踹的,自然也是没了睡意。

    他裸露着身体,根本不管不顾夏笙笙吃惊的目光,就在她面前,直接起身,伸了个懒腰。

    然后有些嫌弃的捡起地上的内裤,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唉,笙笙的房间里没有他的欢喜衣服,自己也只能穿昨天的脏衣服了,真是心酸。

    他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名正言顺的搬进这间卧室啊…唉,二十四孝好男人,也是很难做的。

    夏笙笙别过脑袋,把自己再次捂进被窝里,不再看他。也许是习惯了慕烨承的这点恶趣味,她只能鼻子里哼着气,却是根本没有办法。

    慕烨承穿戴整齐,就自觉地下楼做早饭了,一般住在笙笙这里,早饭和晚饭,都是自己包的,中午两个人,也都是不在家。

    夏笙笙到卫生间的时候,想洗个澡,刚是处理了身上的衣服,她就看到自己的身上,惨不忍睹,青紫色到处都是,这就看得出昨晚的战况,是如何了。

    她把自己泡在温热的水里,舒缓自己全身的酸痛。

    下楼的时候,慕烨承已经在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吃面包看报纸了。夏笙笙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把自己欺负成这样,他还好意思衣冠楚楚,那么淡定?

    夏笙笙气闷,都没吃早饭,直接就是出去了。

    她关门的声音很大。“乓”的一声,也让慕烨承皱起了眉头。

    这丫头怎么了?早饭不吃,大清早的脾气还那么差。

    不一会儿,院子里就是汽车引擎的声音。

    慕烨承无奈地摇了摇头,想起夏笙笙刚刚看他,那生气又委屈的目光,他想,笙笙这是生气了?

    确实,昨晚没忍住,有些暴力了…

    夏笙笙离开以后,慕烨承再次回房,他还记得,笙笙昨天晚上,是有东西要给自己的,后来的后来,两人沉迷其中,也是把这事,给忘了。

    他回到房间,看到床边是一个角落里,一个盒子,安静的躺在地上。

    他捡起盒子,把上面的彩带一层层抽离,打开包装纸,是一个做工极好的锦盒。上面印着一个牌子,慕烨承是认识的,是卖手表的。而且,他是很喜欢这家的手表的。

    他看到盒子上的logo,想到夏笙笙昨晚的表情,就想到了深意。

    笙笙应该是知道自己很喜欢戴手表的,但是她买的手表,又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喜欢,所以昨天,她才会看起来,有那么些些的紧张吧。

    他打开了盒子,看到里面的手表,眼里瞬间就是露出了喜爱的光芒。

    慕烨承轻轻抚摸上手表,犹如珍宝一般,低头,咧嘴笑了。

    他很喜欢。

    这款手表,自己也是有所了解的,前几天出的时候,还让阿标联系了瑞士的总部,要求帮他弄一款专门的定制款的。

    瑞士的手表总部,也是看他的面子上,接了这个单子的。

    却是没想到,笙笙的眼光,和自己的如此契合,虽然不是他一开始想要的定制款,但是这份礼物,确确实实,是慕烨承人生中,觉得最美好的礼物了。

    “喂,阿标,瑞士那里的手表,帮我退了吧…”慕烨承打电话的时候,全程都是笑容满面,阿标在电话那头,都是听出了慕烨承的心情不错。

    慕烨承自顾自的把手表戴好,还拍了张照片,在手机里,发在了和几个好友的群里。

    照片发出,他还加了一句文字:老婆送的。

    微信群里的其他四人,突然就是躁动了。

    江南泽:哇塞,大哥们,你是不是出轨了?我小侄女才是你是正方太太,她都…你哪里来的老婆?

    袁兆:?那女人眼光不错。

    俞盛齐:挺好。

    陆羽川:我和江南泽想问的一样。

    慕烨承看了四人的不同反应,只是回来一句:“笙笙回来了。”便不再理会炸开锅的群里了。他心情愉悦,一路开车到老夏氏楼下。

    最近夏笙笙,都是在这里坐镇的。

    慕烨承从副驾驶上,拿了自己刚刚在厨房里单独准备的早餐,在夏氏员工惊愕的目光中,走进了电梯。

    夏笙笙来了办公室以后,便是低头看文件了,她肚子有点饿。便是叫了秘书。

    “姜秘书,麻烦帮我弄杯咖啡。”夏笙笙揉了揉脑袋,自从自己工作以后,早晨一杯咖啡,就成了自己的习惯。

    姜秘书是个很乖巧的小姑娘,听到夏笙笙的吩咐,很快就去了茶水间。

    慕烨承上来的时候,姜秘书正好冲好咖啡。

    她一个抬头,就是看到了慕烨承,突然间,就是一个惊慌失措。

    慕大总裁怎么会来?她心里疑惑。

    ------题外话------

    小伙伴们晚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