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204 陈律师的录音笔和录影带
    夏婉婉匆匆回到包间的时候,几人都是谈的极为融洽了,夏笙笙坐在一旁,安心的喝着咖啡,她的气质,华贵安静,不是夏婉婉所能比的。

    夏婉婉一个火气上来,她刚刚才是被冷嘲热讽过,哪里还有心情看她这幅安逸的模样?

    “赵助理,我们走,不谈了,和他们的合作,不要了!”夏婉婉的性子很臭,直接就是对赵助理下达了指令,赵助理的脸,一刹那就是黑了。

    这个夏婉婉,还真的是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不过是拿到了夏氏就继承权而已,就这般嚣张,本事一点没有,还在这一边哔哔。

    要知道他为了谈成这笔业务,是说了多少好话的。

    现在的夏氏,几乎就是个空壳子了,肯有人愿意投资,这是天大的好事,这个夏婉婉,还那么不知好歹的,如此任性。

    “夏总,这个我恐怕做不到,我和姜秘书,和新夏氏谈的很愉快。”夏婉婉这第一天来公司,就是炒人鱿鱼,没事找事,现在还想破了这笔生意。

    他赵助理,不会依她的!

    “你,你说什么?”夏婉婉想不到,自己身居总裁的高位,这个赵助理居然还敢如此的拒绝自己,信不信她回去就让他丢了饭碗?!

    赵助理现在的态度,也是比较强硬了。

    之前的事情,都是小事,他和副总忍者也就忍者了。

    没想到这个夏婉婉,那么不识大体。

    “夏总,你是不是在考虑一下。对贵公司的合作,我是很有兴趣的,而且,我们公司愿意的让利,也是很大的。”夏笙笙慢悠悠的喝了口咖啡。

    她这样不咸不淡的模样,更是刺激了夏婉婉。

    她还记得,刚刚在卫生间,她是怎么讽刺自己的。

    她夏婉婉为了面子,也是不愿意继续谈下去了。

    “呵,你以为我们就只找你一家合作吗?你做梦吧!”夏婉婉现在冷笑着。

    夏笙笙看着她有些癫狂的模样,心里更是不屑。

    “那不巧了…可能,整个燕城,还真的只有我们公司愿意了。何况,我们让出的利润,可不低。”想必夏婉婉的狂躁,她优雅极了。

    真正是一副上位者的姿态。

    “赵助理,你给我走!”夏婉婉看自己说不过眼前的夏笙笙,立马就是转头,凶神恶煞的看着赵助理。

    秘书小娜是新来的,是个小姑娘,很是听话,夏婉婉说要走,她就是闷着头,不说话的站了起来。

    其实,她心里,也是倾向于这个案子的,不知道夏总是抽什么疯!但是小娜毕竟是新来的员工,也是敢怒不敢言。

    “夏总,我建议你再考虑考虑!”赵助理也是坚定自己的态度。

    如果这笔生意谈成了,夏氏还是会回暖一些的,要是吹了,等下次的机会,真的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讲不准半路破产了也是有可能的。

    何况现在的赵助理,在看到夏笙笙的第一时间,心里,就是已经倾向于夏笙笙的了。

    他是不怕自己被辞退的,赵助理和副总一样,都是有能力的人,还怕别的公司不要他们?

    这一切的坚持,也不过是为了当年和老夏总的情谊而已。

    这个夏婉婉,还真当自己有个几斤几两了。

    “哼!你给我等着,居然敢背叛我。”在夏婉婉的世界观礼,根本没有忠言逆耳利于行这句话,她认为,只要是不听话的,都是背叛她的。

    狂妄自大,且没脑子。

    夏婉婉踩着红色的高跟鞋,哒哒的离开了,小娜脸色有些纠结,看了一眼找秘书,又看了一眼夏婉婉,没办法,也只能硬着头皮,追了上去。

    小娜叹气,她也是为了保住饭碗。

    夏婉婉一走,赵助理就是致歉。

    “真不好意思啊夏总,呵呵,我们这个夏总,今天才空降上位,有些任性。”对于讲话十分严谨的助理来说,给夏婉婉如此评判,真的是很不满意了。

    夏笙笙看了一眼夏婉婉离开的方向,满满是冷笑。

    夏婉婉,属于我的,永远,都是我的。她永远不信,爸爸会把公司交给她这样的人。

    “无碍,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多多考虑一下,毕竟,也是双赢的事情。”夏笙笙说的意味深长,她已经猜到十有八九,这个案子,是吹了。

    但是吃亏的不是她,而是夏婉婉。

    夏婉婉上任第一天,就是散了人心…呵呵,这也算一种本事了吧。

    散别后,夏笙笙就直接回了家,反正想着已经四点了,回公司也没什么事情了,而且,她今天很开心。想起夏婉婉气急败坏的脸,她就勾起唇角。

    她几乎每天都回去接挚儿的,所以这几天,接思夏和念笙的工作,自己也是揽了下来,毕竟都是自己的孩子,接一下也能增进感情。

    而且慕烨承的宅子就在隔壁,接回来了也很方便,孩子们可以跟着自己睡,或者回慕烨承的房子里睡,也都是随着他们的意思。

    夏婉婉一回家,直接就是对着大厅里的花瓶踹了一脚。

    “哐当。”清脆的声音,惊醒了还在睡觉的陶明丽。

    她急忙下楼,就看到夏婉婉气急败坏的模样。

    “妈!我今天真的是气死了!那个女人怎么那么狂!哼,还敢这样说我。”夏婉婉看到陶明丽下来,立马像个小孩子一般,拱到了她的怀里。诉说今天的不满。

    “我的婉婉,谁欺负你了,妈咪去给你出气。”陶明丽很宠爱自己的女儿,几乎什么事,都是依着她的。

    “呵,就是那个最近和慕烨承传绯闻的女人。”夏婉婉很是不屑,由着陶明丽拍着自己的背,给自己顺气。

    “她怎么你了?”陶明丽也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妈,你不知道,她居然是刚来燕城的那个夏氏的总裁,我今天和她谈案子了…她居然,讽刺我!说我是山鸡,还说我占着别人的东西!呵,这些都是我的,她凭什么这样说我。”夏婉婉把心里的郁结,一吐为快,一点都没有发现陶明丽的脸色。

    陶明丽是比夏婉婉精明太多的,她听着夏婉婉的话,心里也是深思。

    这莫不是别有深意?她这样想着…

    心里已经有些戒备。

    夏宅这几天很不安宁。

    路人远远就能听到这户人家男人的怒骂,女人的求情。

    “这只疯狗留着干嘛?一天到晚叫叫叫,老子已经被它吵了还几夜没睡过好觉了!看我不打死它”男人手里拿着一根棒子,怒气冲冲,就是要去打那条小白狗。

    女人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拦着自己的丈夫。

    “老公,你别打豆豆,豆豆我养了好多年了,你还记得吗?这可是你两年前,还没离婚的时候,怕我一个人寂寞,特地送给我的。”

    “你说有豆豆配合,我就不孤单了…”

    “老公,你别打死它嘛,我养了这些年了,都有感情了。”女人终究是舍不得这条小狗的,这小狗和自己,也是有了感情了,而且自己的儿子,也一直很喜欢豆豆的。

    “狗狗狗,到底是狗重要,还是老子重要啊?”

    “我天天应酬那么多,回来就想睡个好觉,这狗一天到晚在院子里叫唤!”

    “我睡不好,哪里来的精神出去赚钱?不赚钱,喝西北分啊?”男人看得出来,心情很糟,他眼眶下,确实有一片乌青的色彩,也着实是忍受了几夜没有睡好。

    “老公…”女人在听到赚钱的时候,声音就是弱了不少,她有些呜咽。

    虽然这条狗自己很喜欢,但是确实像她老公说的,他睡不好,怎么去赚钱给自己和儿子花?相对比之下,她还是选择了钱。

    但是眼里多少是不忍心的。有些泪说。

    男人看女人这幅模样,心也软一点。

    “打死了这条疯狗,我再给你买一条,买一条聪敏点的,不会瞎叫的。”男人也算是喜欢女人的,稍微温柔了点,拍了拍她的肩膀。

    女人只能闷闷的点头。

    终归是自己养的狗,她是不忍心看的…

    她垂泪,抱着儿子进了屋里。

    男人看自己的孩子老婆总算是进了屋子,现在才是一脸凶狠。

    豆豆在一片新绿的草地上不断的嗅着,跳着,还叫着。

    男人抡起棍子,很是生气的走过去。

    小狗毕竟是人的主人的,见到主人过来,还有些欢喜的摇尾巴。却不想,这是它最后的欢喜。

    “叽哩哩…”狗被打了一棍子,痛苦的叫着,跑着。

    男人穷追不舍,直到打了整整十几棍,这才没了声音。

    雪白的毛色,已经被染红。

    映在那片新绿的草地里。和一米深处的暗红,对应。

    …

    死掉的陈律师虽然是妻离子散了,但是还是和曾经的家人,一直都是有联系的。

    远在美国的陈家人,现在也是聚在了一起,一个个眉头紧皱。

    “妈,陈志最近有没有给你打电话啊?我找他好些天了,都是找不到。”陈律师的前妻现在很是郁闷。这个死东西,这些天不接电话,真的是不知道又到哪里去了。

    她儿子的生活费都快没了,还没有即使打过来。

    那时候离婚的时候,她是和陈律师签了协议的,每个月,都是要打一万美元回来的。

    上个月的钱已经用掉了,这个月的,她找他好几天了,都是找不到,这才是没有办法,找到了陈父陈母。

    毕竟这里是美国,开销也是很大的。

    陈律师的前妻现在是改嫁了,加了个很普通的男人,人家男人自己也带着孩子,是不可能给自己儿子多花钱的。

    所以陈律师的前妻,把所有培养儿子的花费,都是算在了陈律师的头上。

    以往一两年,每个月这钱都是暗示到账的,就是这个月,这都是晚了那么些天了。

    “没有啊…我们这些天也在找他啊…唉,找不到啊。”

    “一个月前,听说他回燕城去了。说是去问之前那个女人要钱的。”陈母是老实巴交的女人,直接就是把所有知道的,都是说了出来。

    “什么?回了燕城?”陈律师的前妻,也是一脸惊诧。五年前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当初自己是不愿意让他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的,但是拗不过陈律师,最后她是没有拦住。

    那没拦住就没拦住吧…拿了钱,一家人也算富贵,就来美国了,想着能好好过日子,却是想不到,果然是善恶到头终有报的。

    这钱,是来的不干净的,陈律师才安稳了两年,就堕落了。

    一年之内,花光了所有的财产,接下来就是浑浑噩噩的度日子了。

    让他出去再做回律师,也是不干。

    她是在两年前,和陈律师离婚的,真的是太看不到希望了。

    她心里有些慌乱,她还记得,当年全家移民来美国的时候,陈律师把一个碟片和一个录音笔交给了自己,他说,这可是好东西,让自己好好藏着。

    以后讲不准,还能去弄些钱呢…而且,还是一张极好的保命符。

    当时陈律师神神秘秘的模样,也是记忆犹新。

    陈律师的前妻,瞬间就是有了最坏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