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99 爹地妈咪要给我生小妹妹了
    夏笙笙的身子很软,慕烨承简直就是爱不释手。他的手段很是凶猛,夏笙笙被欺负的七荤八素的,她一开始还是象征性的反抗反抗,结果自己的身子,太不争气了,这被推到还没个三分钟,自己就是完全沉沦了。别说欲拒还迎了,夏笙笙自己都羞耻,到后来的自己,简直比慕烨承还是疯狂。

    两个人折腾了一夜。慕烨承在释放了自己以后,就是带着昏迷了的夏笙笙去浴室洗了洗,他看着怀里的夏笙笙,眉头也是皱的很紧,这丫头都给自己胜过三个孩子了,怎么还是和小姑娘的时候一样,那么经不起折腾。

    他黑暗中,他的眼神发亮,看着夏笙笙沉静的睡颜笑笑,这才是躺在了她的身侧,然后两个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是被闹钟吵醒的。

    她拿着床头的闹钟,眼睛都是睁不开了。全身酸软,简直就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夏笙笙摸着闹钟还没来得及关呢,就被慕烨承一把抓了过去,往地上残暴的一扔。

    “多睡一会吧…今天是周末,晚点去没事。”慕烨承声音沙哑。昨天晚上笙笙被自己折腾的够呛,自己也是心疼女人,舍不得她那么早去上班。

    夏笙笙本来还是迷迷糊的,结果听到慕烨承的声音,她就全醒了。

    这这这…这货昨天晚上,怎么没回去?她瞬间掩面,这孩子们都在家里呢,一会看到了,这得多丢人啊!自己明明就和慕烨承是分开了的。

    夏笙笙昨天身体是慕烨承帮忙料理的,所以洗完,他也就没高兴给夏笙笙穿衣服。慕烨承当时想着,自己的老婆香软在怀,根本不想有其他的东西,阻碍他摸老婆。

    现在夏笙笙坐了起来。搭在身上的被子,也是滑落在了腰间。她双手捂住脸。满满的不好意思。慕烨承撑着头,只觉得浑身的热,都是向着一处涌去。

    他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夏笙笙,这丫头还真的是没反应过来啊…她知不知道,现在她的这个模样,简直勾人慑魄,何况早晨,就是万物复苏,蓬勃向上的时刻,男人,也是不例外。男人本来就有进攻的属性,而慕烨承的这种属性,简直就是到了个登峰造极的地步。

    慕烨承撑着脑袋,就这样看着夏笙笙。他有些无奈,身子往夏笙笙的身边凑了凑。夏笙笙立马就觉得慕烨承的身子滚烫。让她整个人都是紧张了起来。

    夏笙笙的身子一个哆嗦,刚想跑,却被慕烨承一把抓到了怀里。

    “怎么?大清早的,惹了我就想跑啊?”慕烨承声线很沉,带着蛊惑的味道,他刚睡醒,头发有些凌乱,眼神也有些迷离,这样的状态,简直就是帅疯了。

    而且他一只手撑着头部,被子楼控起来,夏笙笙一个低头,就可以看到被子里,若影若现的风景。

    慕烨承这些年来也是一直很注重身体的培养,在慕家,他有专门的健身房。

    所以现在,哪怕他已经是三十多岁的“高龄”,身上却依然是没有一点点发福的痕迹。肌肉很是紧实。还可以见到六块腹肌。皮肤蜜色。

    夏笙笙觉得大清早就来这样的极致诱惑,自己的鼻子快撑不住了。虽然慕烨承的身体,她也是看过很多遍了,但是每一次看,她还会觉得,视觉上的冲击,冲的她全身发软。

    而慕烨承动了一下,那被子和身子之间的缝隙,立马就是冲出一股热风,直接打在了夏笙笙的脸上,流连空气,都能证明,慕烨承现在,是有多灼热。

    “好看吗?”慕烨承也是坏的很,他知道这丫头看自己的身子已经很久了,他刚刚故意不做声,还得弄点热风扑扑她,看着夏笙笙满脸通红的模样,他就觉得自家的女人,简直是可爱极了,就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慕烨承你瞎说什么,我什么都没看到。”夏笙笙睁眼说瞎话,她在这个床上,是不能呆了,再待下去,肯定会出事。

    夏笙笙有些匆忙,她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光溜溜的。

    她掀开被子的一刹那,傻眼了!

    “唉…笙笙啊,我知道你很需要我的,但是那么迫不及待也不好的,会伤了身子的,你刚刚的暗示,我已经懂了的。”慕烨承坏笑的调侃夏笙笙,夏笙笙现在简直就想一脚踹过去。让这个死变态乱说!

    夏笙笙游神之际,慕烨承又是凑到了旁边,他把头枕夏笙笙的肩膀上,朝着她的耳垂吹着热气。气息阵阵,夏笙笙的心,也是一阵阵的翻滚。

    慕烨承突然坐了起来,把夏笙笙一抱,他掀开身上的被子,两人坦诚相见。他力气很大,直接让夏笙笙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这样的姿势,着实暧昧。

    夏笙笙完全感受到了一切,她现在想逃啊!有没有人来帮帮她这个柔弱无助的美少女啊!她内心崩溃,但是却是被禁锢的一动不能动。

    慕烨承作为一个整体想着玩娇妻的老司机,自然也是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情。

    他的吻如他现在的心情一般,炙热深情。夏笙笙眼睛睁地大大的。

    “唔!我没有刷牙!”她脸上的温度,都快可以煎鸡蛋了,她没想到,慕烨承居然就这样毫无避讳的亲了上来,自己还没刷牙,好尴尬啊。

    “我也没刷,没事,我不嫌你。”慕烨承松口,对夏笙笙很是认真的说道,夏笙笙刚想说话,又是被堵上了嘴巴。

    她想说:她嫌弃啊!妈哒智障啊!

    一场吻直接让夏笙笙迷失了,当她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时候,就是被攻击了。

    夏笙笙瞬间清醒,但是这终究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最后的最后,她还是凑不要脸的沉浸了。

    就在两人火热之际,却是门外传来了孩子们的敲门声。

    “爹地,妈咪,起来了吗?奶奶叫我们过去吃饭了。”慕思夏特有的嗓音,脆脆的,很好听。

    夏笙笙一个激灵,完了啊!她还在和慕烨承这个呢,门外就是孩子,她可是心里七上八下,死死咬住嘴巴,就怕有一点不好的声音,会传出去。

    慕烨承也是知道了夏笙笙的想法,也是使坏。男儿忿起,摇追连刺。

    夏笙笙一个忍不住,轻柔叫唤,立马又是意识到不妥,用嘴捂住嘴巴。

    “你们去吧…爹地和你妈咪还在”睡“,晚一点去。”他看着夏笙笙的模样,心里更是愉悦。慕烨承声音暗哑,好在孩子们也还小,根本听不出什么不同寻常。

    门外孩子们的脚步声散去,夏笙笙这才放松了心情,但是慕烨承却又是乘胜追击。

    最后一室旖旎,身姿摇曳。

    夏笙笙恨不得咬死眼前这个男人!这一睡,直接到了中午!孩子们走了一次,又来一次。夏笙笙简直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脸皮这种东西了。

    “妈咪,奶奶叫我们过去吃午饭,你还在睡觉吗?”这次是詹台挚的声音。夏笙笙先是哼哼了两下,想要清清嗓子,确定嗓子清澈了,才开口的。

    “挚儿,你先去,妈咪马上就来。”对孩子的安全问题,夏笙笙还是很放心的,这个小区里不会有外人能进的来,每个能进来的人,都是在门卫那里,和房子的主人确认过的,而且隔壁就是阿花和冉冉住的房子,阿花对孩子们都是很负责的,每次都是亲眼见着孩子来去,才是放心。

    “哦,那妈咪你快点啊,我和奶奶说你和爹地还在睡。”詹台挚刚是说完,就是“蹬蹬蹬”地跑下了楼。夏笙笙刚想阻止,可是孩子都是走远了。

    这死孩子,这样说了,蒋芸夫妇肯定会想歪的…其实,也不歪…她却是和慕烨承,那啥到现在,不过这样公之于众,她还是很羞的啊!

    “又醒了?”慕烨承呼了口气,翻了个身,也做了起来,他这次说话,用了个“又”,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夏笙笙,他们之前发生的种种。

    夏笙笙冷哼一声,根本就是不想理会他。和禽兽没什么好说的。

    她双腿很软,一下地就是摇摇晃晃,她刚刚趁着慕烨承睡觉,已经偷偷爬起来穿了内衣裤和睡衣了,她可不想再被欺负一次。而且赤身裸。体的,着实是不妥。

    “你快点起来,睡到现在也不嫌丢人。”夏笙笙翻了一个白眼,就是带着自己的衣服,到卫生间里洗漱。

    慕烨承没有理会夏笙笙的话,直接就是在床上滚了一圈,然后才是十分慵懒的从床上起身,他现在还是光光的,但是却一点不介意自己的模样,也是就这样,跨步走向了卫生间。

    夏笙笙还在刷牙,便也没有抬头看他,她满嘴泡沫的模样,很是可爱。

    等夏笙笙刷完了,含了一口水准备吐掉的时候,一抬头,就是看到了慕烨承的这个模样,他好以整暇的站在马桶边,在上厕所。

    夏笙笙眼睛都快瞎了啊!这货到底在干嘛啊!她现在完全的意识到,认识慕烨承,从始至终,都是个错误啊!因为他已经属于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境界了!自己注定是他的手下败将!

    溃不成军!欲哭无泪!

    这是夏笙笙呆滞了几秒后,最深刻的体会。

    慕烨承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夏笙笙,上完厕所,还很淡定的抖动了两下,完全就是个没事人一样,抽出了挂在墙壁上的浴巾。把身上围了一圈!

    夏笙笙现在心里只想吐槽,他怎么不裸着出去裸奔一圈的,还知道要围起来?!

    “我这是怕你又吃不消,想要扑倒我。”慕烨承整整一夜,吃饱喝足,心情大好,夏笙笙瞠目结舌,再次体验了什么叫做厚颜无耻的最高境界。

    她扑倒他?谁能告诉她,她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碰到这样一个男人!

    夏笙笙和慕烨承弄好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今天周六,其实公司是不上班的,但是夏笙笙习惯了加班,所有双休也是当着工作日过的。

    她无奈叹息,算了,今天一天不去也不会怎么样。

    夏笙笙和慕烨承刚进门,就听到了慕思夏的“童言无忌”!

    “奶奶,我爹地妈咪马上就要给我生小妹妹了!”她大声喊叫,夏笙笙现在,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生无可恋!一室其乐融融,笑声不断,只有她觉得,周身更是寒冬腊月!

    有说坑爹的,第一次瞧见坑妈的!果然是慕烨承的种!一个个都欺负她!

    都是一群小白眼狼!这是夏笙笙对三个孩子,最直观的想法!

    “哈哈,笙笙和阿远来了。阿花啊,快点上菜了。”蒋芸这两天身体也是大好了,她最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逗逗孙子孙女。

    除去了蒋怡菲的事情,她现在才是觉得,人生其实都是很美满的,只是她之前,走了歪路,不珍惜而已,现在看着这一家人如此温馨,她也是心满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