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94 去,挖个坑埋了!
    “呵,你敢骂我老妖婆,你胆子不小啊?你现在和我谈当年是事情了?你也别忘了,我当年是给了你那么多钱和股份的,你自己不出息都给吃喝玩乐败了,怪谁?”陶明丽也很有气势,她占夏鸿升的家产,好歹自己和夏鸿升,还有一纸夫妻的名头。

    然而这个陈律师,什么都不是!还敢和自己这般耀武扬威,小心自己下一秒,就把他扫地出门了!还真的是不知好歹!

    “你个死贱人!八婆!过河拆桥!给我用点钱怎么了,小心把我逼急了,我把你当年做的那些事情,都给抖落出去!哼哼,媒体肯定是很想知道,当年夏家的当家人,是怎么死的吧?为什么遗产会落在你的头上?还有…你说,我要是和慕氏集团说了你的事情,人家会怎么样?”陈律师心里也是窝火,要不是自己,这个陶明丽能过这样的好日子,这一切功劳,不还是自己的?

    他是知道慕氏和夏家的那个亲生女儿关系匪浅的,这要是真的抖落出去,陶明丽肯定是没好日子过了!

    陶明丽一听他这样的威胁,直接就是炸了,这个陈律师怎么敢?自己给了他那么多钱,他还不满足,现在还敢来威胁她?陶明丽也不是好惹的,直接就是冲上去,拿起旁边的鸡毛掸子,就往陈律师的身上抽去。

    陈律师刚刚在睡觉,衣服裤子都是脱了个精光,现在陶明丽的鸡毛掸子一过来,他也是躲避不及,直接就是挨了好几下。身上都是出了一道道红痕。

    陈律师眼露凶光,他是没想到,这个陶明丽还真的敢啊!居然打他!虽然陈律师为人圆滑,但是心里却是藏着大男子主义的人,女人打他,让他丢尽了脸面,他是允许自己吃软饭的,问题是,他还想自己的软饭,吃的理直气壮,这陶明丽现在一凶悍,他烨是火星直冒。

    “贱人!你还真的敢!”陈律师根本不管不顾自己身上的情况了,直接从床上跳起来,狠狠地一推陶明丽,然后想抢过她手里的鸡毛掸子,但是陶明丽哪里会给他如愿,她死死的揪着,就是不肯松手。

    陈律师看这个臭娘们那么难搞,直接就是揪住了陶明丽的长发,陶明丽虽然年过五十了,但是保养得当,还很是爱美,那穿衣打扮,都是和夏婉婉有的一拼,现在烫的头发,也是流行的大碧浪,陈律师朝着陶明丽直接就是吐了口口水在她脸上。

    “你这个老妖婆,我忍你很久了!老太婆一个了,还整天浪荡的不行,现在还敢打我?你个贱人!贱人!”他抓着陶明丽的头发,就是往墙上撞去。

    陶明丽疼痛难忍,现在只想喊人求救,好在夏婉婉也在家里。

    “婉婉,婉婉,快来救救妈咪,妈咪好疼啊!”夏婉婉本来在房间里直播呢,听到了陶明丽的呼救,立马就是关了直播,这才迅速地冲出了房间。

    夏婉婉脾气很臭,但是陶明丽一直对她很疼爱,也是相同的,夏婉婉对陶明丽的感情,烨是很深的。

    她一进门,就看到陈律师抓着陶明丽的头发往墙壁上撞,她也是气的直接就是脱下了高跟鞋,就往陈律师的头上砸,陈律师死死不肯松手,更是用猩红的目光,盯着夏婉婉,夏婉婉一个害怕,趔趄了一下,但是看着陶明丽还在折磨,立马就是又冲了上去。

    “叫你打我妈!叫你打我妈!你这个没用的废物男人,自己赚不到钱,就偷我妈的钱用,你居然还敢打她?!”夏婉婉脾气也是火爆,手上不停,直接把陈律师的脑袋,砸了个血肉模糊。

    夏婉婉终究是女子,心里还是有些颤抖的,所以闭着眼睛,下手也是没轻重的。

    当她一睁开眼,就被陈律师这张脸,给吓到了,他满身都是血,但是根本不管不顾夏婉婉拿着高跟鞋砸他。

    他现在,可谓是鱼死网破,恨不得撞死陶明丽这个贱女人,然后再弄死夏婉婉这个小贱人!

    “啊!好疼啊!你松开我!”陶明丽不停地哀嚎,陈律师就是不动于衷,仍然砸着陶明丽的头,陶明丽的脑袋,也是被砸坏了和陈律师一样,都是鲜血。

    “你个老贱人!生个女儿,也是个小贱人!居然敢这样对我,看老子不弄死你们!”陈律师现在双眸赤红,根本就是分不清是眼睛本身红成这样,还是血液滴进了眼里。

    夏婉婉不断地推搡他,试图让他松开陶明丽。

    都是陈律师反而没有松开,还是拽的更紧了。

    夏婉婉现在是急疯了,她环顾了房间一周,看到花瓶的时候,眼睛也是突然一亮。她赶紧跑去搬起了花瓶,狠下心,直接就是对着陈律师的头砸。

    “哐当!”花瓶砸到头,瞬间就是碎裂。

    陈律师是一个寸头,只见他的头上,瞬间像泉涌一般,鲜血就是直喷。夏婉婉吓得退后两步,但是看着还被抓着的陶明丽,她立马又是冲上去,想再推他一把。

    却是不想,陈律师直接就是松开了陶明丽,一巴掌就扇在了夏婉婉的脸上。

    “臭娘们,居然砸我!看我不掐死你!”现在的陈律师,也是被鲜血染红了眼,他已经根本没有自己的思维,唯一想做的,就是掐死夏婉婉。

    夏婉婉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道,顶在了墙壁上,陈律师双手就是掐上了夏婉婉的脖子。

    “咳咳咳…咳咳…松,松开我…妈,妈咪,救救我…”陶明丽被松开了头发,瞬间也是头晕目眩,当她才是回过神来,就看到了夏婉婉被陈律师掐着脖子。

    而且夏婉婉的脸色,已经被掐的缺氧,满脸涨红。

    陶明丽现在,简直就是惊慌失措,她是没想到,一向是甜言蜜语的陈律师,发起疯来,居然就是那么恐怖,她看着夏婉婉不停地求救,心里也是害怕!

    夏婉婉是她唯一的女儿,她不能不救!

    她立马就是冲出了房间,夏婉婉看着陶明丽冲了出去,瞬间心里就是满满的绝望,陶明丽这是去逃命去了吗?夏婉婉消极地想着。

    陶明丽带着满身的血迹,直接就是来到了厨房里,她拿起一把菜刀,又是“蹬蹬蹬”地上楼,她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跑的极快。

    陶明丽“砰”地推开房门,夏婉婉看着陶明丽回来,眼里又是闪烁着希望的光芒,太好了,妈咪来救她了。自己不会死了!

    陶明丽现在烨是狠绝,陈律师这样对他们母女,她现在恨得牙痒痒。

    夏婉婉已经嘴唇发紫了,再掐个一两分钟,可能就真的要断气了!

    陶明丽跑到陈律师的身后,举起菜刀,就直接朝着陈律师的身上砍去,一刀两刀,她还不够解气,直接就是砍了七八十来刀。

    陈律师强忍住疼痛,缓缓回头,陶明丽哪里还看他回不回头?直接就是一刀再次看上去,直接就是砍在了他的脸上。

    瞬间鲜血越流越多,满房间,都是一片红色。陶明丽看着这个情况,烨干脆就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拿着菜刀,朝着陈律师的脖子砍。

    她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恐惧之心了!看到鲜血,更是有着入了魔的兴奋!

    她要把这个人渣剁成碎肉,扔到后院喂狗!叫他偷钱,叫他打人。

    陈律师想不到,陶明丽这个女人,真的是那么狠!原怪,原怪是可以杀了自己老公的人!

    陈律师是被陶明丽砍死的,他死的时候,眼睛更是直勾勾地盯着陶明丽。

    “咳咳咳…妈咪,妈咪,怎么办,我们又杀人了啊!”夏婉婉更快的回过神来,她看到血肉模糊的陈律师,心里立马就是恐惧了。怎么办,又杀人了!

    “死丫头,怕什么!埋了!”陶明丽也是被夏婉婉的尖叫惊醒,她回过神来,不同于夏婉婉的恐惧,她嘴角狠狠一勾,更是有些大快人心。

    “哼!垃圾男人!走,跟着妈,咱们去后院挖块地埋了!”陶明丽根本就是不怕死人了,她当年杀夏鸿升的时候,就已经是克服了这种恐惧了,现在杀了陈律师,对她而言,更多的是心惊肉跳的刺激感!

    “妈…后院,后院不好吧,我怕…”夏婉婉毕竟年轻,心里还是有着拘束,她想着自己家里的宅子里,就这样埋了一具尸体,想想都是令人心悸!

    “呵,蠢丫头,不埋在院子里,你还打算运出去被别人抓了?”陶明丽看着夏婉婉,眼里依然带着凶光。

    “妈…妈咪我知道了,你别这样看着我了,我害怕!”陶明丽估计也是意识到了自己是模样有些骇人,这才低下头,没有再说话。

    陶明丽和夏婉婉挖的坑很深。大概有个一米。

    陶明丽把陈律师的尸体,像扔垃圾一样,就直接扔了进去,堆上了厚厚的泥土。

    “明天你去约个草坪工人,把这块草坪填一下,过几天,咱们就把这套房子卖了。省的你整天吓得半死,还真的是没出息。”陶明丽还是度自己的女儿极为偏爱的,所以现在,这才算是松口,愿意答应她搬出去。但是一切程序,都是得最好了才行。

    “妈咪,你真的太好了。”夏婉婉总算是脸上流露出笑意,她看着自己一身血污,后知后觉地,吐了。

    “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说你了,快去洗洗,一会陪我到房里处理那些血。”陶明丽说的淡定,今天陈律师死了,也算是了了个大事,以后总算是没人知道五年前发生的事情了,但是陶明丽千算万算,也是算不到,陈律师当年,也是个做了后手的人…

    “夏总,房子给您弄好了,您看您这是现在就搬过去?”小白到办公室里来通知夏笙笙,夏笙笙抬头,眼里有些喜悦,终于不用再住酒店了,不知道慕烨承这厮,整天跟着她住酒店,整天吃饭偶遇,吃饭偶遇,接孩子都要偶遇,她简直就是勾了!这哪里是偶遇是,就是故意的啊!

    “好,现在我就搬过去,我今天会早点下班,公司里你就帮我多打理一下吧。”夏笙笙最然作为总裁,但是讲话什么的,都是很客气的,毕竟小白他们,对自己而言,是朋友,并没有那么明确的上下级关系。

    “没问题,夏总您先去吧。我一会把地址发给您。”小白也是文雅的笑笑,就出去了。

    夏笙笙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两点多,回去酒店收拾一下东西,然后今天早点去接挚儿,也好带挚儿去新家熟悉一下。

    想着终于可以摆脱慕烨承这个死变态的纠缠了,她就心情愉悦。

    但是夏笙笙根本不会想到,有时候,巧合,就是那么多。

    当夏笙笙跟着手机导航,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内心都是崩溃的!居然和慕烨承,是同一个小区,而且,两栋房子,隔的还不远,中间就隔了一栋阿花和夏冉冉平时住的那一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