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87 她是不是快醒了
    据夏笙笙所知,这个吴医生,是燕城现在最好的脑科专家之一了,而且因为蒋芸身份特殊,他现在手里,只有负责蒋芸一个病人,夏笙笙心里突然有些恐惧,不知道她听到的话,在心中的猜想,和现实即将发生的,会不会是大相径庭的?

    她悄悄地退开了办公室,她心里现在七上八下,不行,她得把这个事情,告诉慕烨承!

    蒋怡菲挂了电话以后,这才是心满意足地躺在了酒店的床上。她和吴医生约了明天下午的七点钟,这个点,正是慕家人吃饭的时候。

    慕烨承最近公司里很忙,每天也只能抽一些时间过来看看蒋芸在,最多的时间,还是夏笙笙和慕父看着的比较多。一般这个时候,夏笙笙要去接詹台祈,是不在的,慕父会下楼去买一些粥。

    本来慕烨承是想把阿标派给慕父的,但是他却是执意不要,毕竟阿标是慕烨承的左右手,他不想儿子为了自己一个买饭这种事情,就打扰到工作上的事情。

    “喂,慕烨承,我刚刚听到了一件事情,你妈可能会有危险。”夏笙笙躲在了卫生间里,有些急迫。

    “什么事?”慕烨承最近也算是遇到了大麻烦,他破坏了詹台祈的婚礼,又把夏笙笙整天拐在医院里,所有这个詹台祈,现在也是发了狠,虽然詹台家的势力,是不能和慕家一较高下的,但是毕竟詹台家也是成名已经的大家族,底蕴还是在那里,要是真的想和慕烨承硬碰硬,詹台家自然是吃亏的多一些,但是慕家,可是会因此,受到一些损伤的。

    而现在,詹台祈更是像疯了一样,在商业上,进攻慕家。

    “我刚刚听到了吴医生在打电话,说什么慕小姐,姑妈,还有时间安排好了,保证姑妈再也开不了口之类的。慕烨承,我担心你妈有危险,毕竟,吴医生现在,手里只有你妈一个病患,而且…而且吴医生说的这些话,总是不是什么好话。”夏笙笙捂着嘴巴,轻声地说着,她想这通电话,能给慕烨承,带去什么有用的信息。

    慕烨承本来是拿肩膀夹着电话的,当他听到夏笙笙如此说来,他立马就是放下了手中的报表,用手拿起了电话,一本正经地听着。

    “你说你听到了吴医生在打电话?这些内容,是什么时候听到的?”慕烨承现在,也是把这件事极为上心的,这几天,他一直在等蒋芸醒过来,想问问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好好的,就摔倒在了楼梯口,他是不相信意外的,慕烨承一直都是个谨慎的人。

    “我是今天想去吴医生办公室问问你妈情况的,就在刚刚,八点左右,医院里都没什么人了,所以我到他门口,这才是听到的。”夏笙笙虽然和蒋芸,也有一些误会,和慕烨承,也算是不合,但是蒋芸终究是长辈,也是一个无辜的人,她也是不想,她莫名其妙的,受到些伤害。

    “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夏笙笙挂了电话,就从卫生间里出来了,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正好碰到也来上厕所的吴医生,夏笙笙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吴医生根本没有发下夏笙笙的异常,夏笙笙平日见到他,也算是热情,会主动问问蒋芸的情况,今天却也只是淡漠的点点头,不过现在的吴医生急着上厕所,倒也没有多想什么。

    慕烨承到医院的速度很快,夏笙笙怀疑他又是闯了好几个红绿灯。慕烨承一过来,就是搂着夏笙笙的腰,夏笙笙推拒着他,这里是医院,而且是蒋芸的病房,还有慕烨承的爸爸也在呢,他这一上来就是动手动脚的,怪不好意思的。

    “你松手。”夏笙笙有些娇嗔的推他两下,这几天为了蒋芸的事情,两个人之间,倒也没有太大的矛盾,夏笙笙烨是尽量人让着慕烨承的。

    “跟我出来。”他把夏笙笙带到了地下停车场,医院虽然是袁兆的地方,但是听夏笙笙说的,他也已经对楼上的环境,抱有一定的不信任了。

    夏笙笙跟着他上了车,慕烨承把所有车锁都锁上了,他的车子质量很好,窗户关好,车门锁上,就算是有人趴在窗户上,都是听不到两人的对话。

    “我觉得你妈这个状态,总归是有些危险,虽然我不敢确信我听到的是不是真的。”夏笙笙皱了皱眉头,其实今天的事情,她也只有听到了几句话而已,但是她还是想保险起见。

    “嗯,我知道,明天一天,我都会全天的陪在医院里。我今天晚上,也会安排人在病房里里装监控的。”慕烨承认真的说道,拿手搓了搓下巴。

    “病房就那么大,你怎么全天在病房里?”夏笙笙说出了自己的疑惑,虽然蒋芸住的病房很高档,但是也就两间屋子的大小,一间是外室,一间是里室,外室都是供家属休息的,而里室,是蒋芸的病房,就那么大的地方,慕烨承要是全天在坐在那里,自然会有人看到的。

    她心里是怀疑蒋怡菲的,但是又怎么样能抓到她的证据,又让蒋芸没有任何危险呢?夏笙笙可谓是伤透了脑筋。

    “呵呵,还真是一直小蠢猪啊,监控装着就行了,谁说我一定要在我妈的病房里带着,我可以带在隔壁啊,实时监控,也是没问题的,这里必将是袁兆的地盘,想动点手脚抓到幕后的那个人,你还真的以为有那么难?”慕烨承的双眸,带着深思,夏笙笙看了一眼,只觉得深不见底。

    “那…你这样,你妈有危险怎么办。”夏笙笙说来说去,还是担心蒋芸的安危的。她不想为了抓一个幕后黑手,就让蒋芸受到伤害。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慕烨承冷然一笑,夏笙笙突然有些炸毛。

    “那是你妈啊!”夏笙笙想不懂,为什么慕烨承现在,还是那么淡定,甚至都能说出这样的话,他可是在拿蒋芸的生命在开玩笑啊!万一…万一他们晚了一步怎么办?夏笙笙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他,第一次觉得,慕烨承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就是因为是我妈,所以我,更在乎她的安危,我得把她身边的毒瘤,一个个,都是拔除了!”慕烨承的双眸带着狠戾的色彩,他已经想好了手段,把那些歹人,如何碎尸万段。

    夏笙笙现在,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是说慕烨承太自信了,还是太冷血了?也许都是,又或者,都不是…

    第二天如期而至,夏笙笙今天,没有去接詹台挚,而是麻烦了琳达去接,她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詹台祈了,她也知道,是自己对不住他,这些天来,她没有去找他,詹台祈,也没有找自己。夏笙笙不会知道,詹台祈和慕烨承之间的商业战争,已经开始了。

    但是两个男人,都是对这场战争,闭口不谈,这是属于两个男人之间的博弈,不牵扯女人。

    夏笙笙早早的就坐在了病房里,慕父也如同往日那般,去楼下买一些饭去了,这里是袁兆的医院,慕父也是根本不会想到,一场风暴,已经在酝酿。

    慕烨承是凌晨两三点,叫阿标来装针孔摄像头的,装在了蒋芸的床头往上,正好能把病床周围的一举一动,皆是一览无余。

    夏笙笙起身,她已经远远地,就听到了吴医生的声音,她佯装去了厕所,在看到吴医生和一个推着推车的“女护士”进了病房以后,她又是迅速地跑到了隔壁的病房。

    吴医生和蒋怡菲面色都有些不好,他们没想到,夏笙笙居然今天在这里,不过好在她去了厕所,想必一时半会的,也不会回来。

    “你,去门口看着,我还有一些话,想和我姑妈说说呢,毕竟即将是生离死别了呢,想想也是怪舍不得的。”蒋怡菲嘴里说着遗憾的话,缓缓地脱下口罩,她的面容,如今却是带着笑意的,最多三天,蒋芸就会死的不知不觉了,她想想,就有些小兴奋。她做的一切,终于是没人知道了…

    昏迷中的蒋芸,只有一个意识回荡在脑海里,她舍不得自己的丈夫和儿子,还有她的孙子孙女,她忍者痛意,想要清醒。

    吴医生现在可谓是唯唯诺诺,一把证据捏在蒋怡菲的手里,自己还收了她的钱,现在他完全就是衣服狗腿子的模样。

    蒋怡菲顺势,就是坐在了病床边的一张板凳上。夏笙笙和慕烨承,在隔壁的房间里,就是看到那张褪下口罩的面容,居然是蒋怡菲!果然猜的没错!

    “姑妈啊…还真的是委屈你了呢,让你躺在这里那么多天,你肯定是很不舒服吧…呵呵,你放心,可能还有个三五天,你就能解脱了。到时候,你就不必痛苦了。”蒋怡菲在病床边,看着蒋芸的面容,笑得邪恶。

    “呵呵…谁叫你那么不识相呢对不对,你要是一直支持我,让我安安稳稳的嫁进慕家,做了阿远的女人,想必,你还是能多活两年的吧…真是可惜了啊…蒋家给你的命啊,我现在就要收回来了呢。你可别不甘心了,这可是你欠蒋家的。”蒋怡菲到现在,还是说的理所当然,在她看来,蒋芸就是蒋家收养的一个孩子,要是没有蒋家,这蒋芸早就是死了。

    但是所有的蒋家人,似乎都是忘了一点,当年的蒋芸,进蒋家,可是带着她父母所有的遗产的,这笔遗产放在当时,也是一笔巨款,若说蒋芸会早就死了,那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蒋芸头痛欲裂,只听到蒋怡菲那柔软的声音,在耳边不断的回荡,但是说的一字一句,却是那么恶毒,蒋芸心中悲痛,她想不到自己疼爱那么多年的侄女,居然是这般的狼子野心。她还记得,当时蒋怡菲把自己猖狂的推下楼的模样,那张笑脸,简直就是十八层地狱来的厉鬼!

    蒋怡菲还在不停的喋喋不休,蒋芸却是努力的想让自己清醒,她皱着眉头,迫使自己醒来!

    蒋怡菲也是发现了蒋芸的异常,瞬间心里有些慌乱,叫来了吴医生,不是说蒋芸要观察一周的吗?这才四五天,就醒了?

    “吴医生,吴医生,你快来看看。”蒋怡给立马就是站了起来,吴医生听到她的叫唤,也是急忙地跑过来看仪器上的各种数据,分析着。

    他越看,眉头就是皱的越紧。

    ------题外话------

    小伙伴们晚安啊,今天更新结束,我要睡觉了。

    好友pk深瞳浅笑/暖宠一品田园妻

    一朝穿越,面对这个家徒四壁的家,林依依一个头,两个大。

    某一天傲娇男探出脑袋:“您们看我如何?锄地,砍柴,做饭,样样都666”

    一家人鄙夷的看着他:“有待考虑!”【诱妻篇】

    某男一脸希冀:“依依,奴家可萌可仙,你就收了吧!”

    “你去把所有的地翻一翻,店铺里面的卫生打扫一遍,看看表现!”

    某男咽咽口水:“依依,你对我真残忍!”

    林依依一个白眼:“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某男撸起袖子,默默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