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医生那色眯眯的模样,仿佛口水都是要流下来了,蒋怡菲佯装头痛,站着的身子,也是晃了晃,为了让自己的动作更加的真实,她还扶住了一旁的椅子。

    “吴医生,我这个是怎么回事啊,我今天来看我姑妈,就是看到我姑妈躺在病床上,我就好难过,哭了一夜,现在的头好晕啊。”蒋怡菲扶着额头,眉头还要微微戚了一下,嘴巴微微发出痛苦的轻吟,简直就是一个娇弱的美人儿,分分钟勾人心魄。

    吴医生本来就是一脸色相,怎么会允许现在美女,在他面前不舒服?他赶紧从小床上起身,那短短圆圆的身体,倒是异常的灵活,一个咕噜,就是下了床,快速地套了鞋子,一脸关心的模样,走到了蒋怡菲的身侧。

    “小姑娘,你是哪里头痛啊?”可能是因为上了年纪,吴医生讲话,会喷射一些口水,那些水口越过空气,飞溅在蒋怡菲的身上,好不恶心。

    蒋怡菲尽力忍住自己想吐的冲动,手捂着胸口,还是装的一副虚弱的,摇摇欲坠的样子。

    “快快快,快点先坐下来。”吴医生又不知道蒋怡菲是故意过来投怀送抱的,只当她是长得漂亮的普通病患,想着能揩点油就好了。

    他抓住蒋怡菲的手,把她往自己这张休息的小床上带。蒋怡菲从十几岁就开始保养了,所以现在二十多岁,那个皮肤,还嫩的是像十八岁的小姑娘一般,水润剔透。

    她的一双小手柔弱无骨,滑滑腻腻的,让人一摸,就有些舍不得放手。就像现在的吴医生一般,他还是第一次见那么极品的女人,光摸一下小手,他心里,就颤抖的厉害,思绪也是乱飞,都是一些极其黄色的画面。

    吴医生是个靠近五十几岁的男人了,可谓是“久经沙场”了,但是现在的吴医生,在蒋怡菲的一举一动之下,居然心跳的极快,呼吸急促,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忐忑。

    “小姑娘你和我说说,是哪里头痛啊?痛了多久啦?”吴医生咽了一口口水,平时天天用的话,也是脱口而出。

    “是这里痛。”蒋怡菲摸了摸太阳穴,还故意红了红眼眶,做戏蒋怡菲向来都是做全套的,这幅模样,看着真的是我见犹怜,让人觉得,她是真的很不舒服。

    “哎呀,年纪轻轻的,真是受罪啊。”吴医生顺着蒋怡菲的额头摸了摸,让后就来到了她的脸颊上。

    蒋怡菲被这么一摸,简直是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但是她本来就不是一般的女人,为了自己的目的,更是不折手断的人。这一点的亏,她还是吃得下去的。

    “吴医生,你看看我这是到底这么了?”蒋怡给今天穿的白色的衬衫和小短裙,她的衬衫领口开得很低,她这样一摸眼泪的动作,手也是正好将她的胸部,给挤在了一起,露出一道诱人的风光。

    现在本来就是深更半夜的,吴医生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值班,也是寂寞的可以,现在一个惊艳的美人,大半夜的来找自己,他真的是忍不住了。

    “来,快躺下来,我给你唱首歌儿,听着听着,就不疼了,你呀,肯定是没有好好睡觉,这是累的啊。”吴医生用出了他那低劣,但是极为有用的泡妞手段,语重心长的说道,听着还真的像医生关心病患那般。

    蒋怡菲本来这次也是下定了决心,想要办成这件事,自己是肯定要被泡的,所以都不用吴医生多做劝导,她就乖巧的躺在了吴医生之前睡的这张小床上。

    蒋怡菲一躺下来,她那条短裙,也是随着动作,往上缩短,越来越短,直到一直极为诱惑又羞耻的高度。蒋怡菲还怕不够,故意还曲起了双腿。

    她这样的模样,某个神秘的地带,更是若隐若现了,加上蒋怡菲这些年来,用的贴身内衣,都是极为性。感的,吴医生,就在床尾,看到了她的那条黑色蕾丝…

    “吴医生,您不是说给我唱歌吗?我现在也好累啊,好想你能陪陪我,然后我能在这里睡觉吗?”蒋怡菲一步步的诱惑,可谓是成功,吴医生现在,可谓是眼睛都快直了。

    他是也约过二十几岁的姑娘,但是,他活到快五十岁了,从来就是没有见到哪个女人,想眼前的这位,更加的人间尤物的。

    “诶,好好…”吴医生顺势,也是倒了下来,一脸淫荡的唱起了摇篮曲,还要不停地拍着蒋怡菲的后背,蒋怡菲浑身上下,都是极为美好的,吴医生每拍一下,自己心头的那抹欲望,就越深一分。蒋怡菲装出一份享受的模样,装着逐渐睡着。

    吴医生看蒋怡菲面带微笑,现在呼吸平稳,他想着,眼前的这个姑娘,想必是睡着了吧。他突然间色胆变大了些,他的手,逐渐从后背,挪到了前胸。

    因为蒋怡菲是侧着睡的,这样一来,她又是挤出了一条迷人的沟壑,吴医生觉得自己现在,更是老当益壮,浑身冒热,都快炸了,这是多久,没有体验过这种年轻的感觉了?

    蒋怡菲就这样,随他的手,到处的走。直到最后,吴医生终于是忍受不了这样的诱惑了,他这才一把把蒋怡菲压在了身下,蒋怡菲还在装睡,嘴里还喃喃自语:“阿远,是你吗?”说着,还要主动地,勾住了吴医生的头。

    吴医生现在可谓是心跳如雷,他本来想着,一切是不会那么顺利的,这个姑娘一会要是醒了,自己烨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到时候大不了用些钱摆平了,他看着那么美丽的蒋怡菲,心思也是邪恶,那么美的姑娘,想必也是不愿意把这种事情,大肆宣扬的,所以吴医生的底气更多了一些。

    让吴医生没想到的是,这个姑娘,还把他认错了人,主动地勾着他的脑袋!现在的一瞬间,吴医生所有的想法,都是崩塌了,这可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啊!

    一夜靡糜,这间狭小还带着霉味的小屋子里,发出各种声音,在这个夜里,也是经久不息。

    凌晨五点,蒋怡菲就起来了,看了一眼睡得像猪的吴医生,她可是一个冷笑,她来的时候,早就是带了针孔摄像头的,之前趁着吴医生还没有醒的时候,她就装在了一个角落里,蒋怡菲为了能活命,现在可谓是顾不上羞耻了。

    她拿着针孔摄像头,心里思量,吴医生那么大的医生,也是极看重名声的吧…何况…自己到时候,可还是会送财路的。

    蒋怡菲捧着她掉落在地上的衣服,就这样不知羞耻的赤身裸。体,走进了小房间里的浴室,她看着自己的身体,满满都是恶心感,昨天这个变态的丑男人,是没有做任何措施的,她站在花洒下,洗着自己的身体。想把那些脏东西,都给洗出来。

    蒋怡菲是对自己极好的人,她身上的那些痕迹,她也根本就不搓,对她而言,搓了还会疼,那为什么还搓呢,她现在只要把脏东西弄出身体就可以了,那么恶心的东西,她是无论如何都是接受不了的。

    她洗漱干净了,才穿戴整齐,回到了蒋芸的病房。

    好在现在五点,医院里的人,也都没有上班,走廊里,也是静悄悄的。

    蒋怡菲扫视了病房里的人一眼,慕父和慕烨承趴在蒋芸的病床边睡着,而那个叫shirley的女人,则是在沙发上睡着。蒋怡菲看到这个女人,她就妒恨,就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出现,才会扯出那么大一堆的破事,她现在看着她,恨不得杀了她。

    蒋怡菲眯着眼睛,咬牙切齿了一会,便也回到了她之前坐在病房里的那张椅子,她撑着脑袋,装着自己是这样睡着的。

    吴医生醒过来的时候,美女已经消失不见了,要不是空气里还有那么些那种的味道,他还真的会怀疑,之前的一切,是自己做的一场梦呢。

    他心里有些遗憾,这么漂亮的女人,滋味还那么好,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亲属。吴医生心里,现在可谓是对蒋怡菲心心念念了。

    又是一天中午,蒋怡菲趁着所有人都在休息,偷偷溜进了吴医生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没人,吴医生也刚打算睡觉。蒋怡菲一进来,就开始哭诉。

    “吴医生,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昨天晚上,只是头痛而已,我们怎么,怎么就…”蒋怡菲恶人先告状,倒是她先勾引的,到后来,是别人为她背锅了。

    吴医生一听这个声音,就知道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小姑娘来找他了,他心想自己,还真的是艳福不浅,这块五十岁的高龄了,还能睡得到那么极品的女人。

    “哎呀,小姑娘,你这又是怎么啦?昨天晚上,咱们可是你情我愿的呀,是你愿意的,我这才…”吴医生突然间也有些羞涩,面对蒋怡菲,让他回到了年轻时的感觉。

    “我…我…你骗人,我手里可是有证据的。”蒋怡菲前一秒还在哭,后一秒,立刻就是腆着笑容了,她如此迅速的转变,也是让吴医生心里一惊。

    “证据?小姑娘,你就别框我了。我其实,还是挺喜欢你的,要不这样吧…你昨晚都跟了我了…你以后,也跟着我吧,我和家里的黄脸婆离婚,娶你。”蒋怡菲听着吴医生这样的说辞,轻蔑一笑,他还以为自己是他养在外面的蠢女人吗?这种谎话她都会信?简直就是笑话!

    不过这次,蒋怡菲是真真切切的误会吴医生了,吴医生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又那么强烈的;离婚的念头,蒋怡菲让他找到了年轻时候的感觉。

    “你不信?我证据可是多的很呢。”蒋怡菲讽刺的面孔,烨让吴医生突然心头一震,这小丫头这个表情,究竟是什么意思,活了五十几年的男人,心里突然没了底。

    她直接就是掏出了手机,手机播放器里,立马就传来了让人脸红耳赤的声音,蒋怡菲好以整暇的看了看,这才勾起唇角,把手机,放到了吴医生的手里。

    “吴医生,怎么样,这是不是很好的证据?”蒋怡菲已经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也不愿意再多做伪装了,还不如开门见山。

    “你!你怎么会拍这个?你到底想干什么?”吴医生现在才是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是和她的外表的甜美乖巧,是完全不相符合的,这简直就是个别有心机的女人啊!

    “这里是一千万万,你帮我个忙。我这个视频,就永远会烂在肚子里的。”蒋怡菲起身,直接就是拿出了一千万万的支票,对于她而言,一千万万只是个小数目,如果真的能买蒋芸的一条命,还真的是太值钱了。

    吴医生本来满满的愤怒和不满,在看到一千万的支票时,一瞬间眼睛都是快移不开了!

    居然是一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