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怡菲在酒店里,一夜坐立难安,她心里着急,她很怕蒋芸醒过来把自己给捅出去。她是很注重生活的人,为了蒋芸这个事情,她从昨天开始,就是惶恐的吃不下饭,觉也睡不好。

    “喂,爹地…怎么办,我闯祸了…爹地,你别骂我了,我好害怕啊…啊?这样可以吗?爹地,我害怕…”蒋怡菲看了看时间,现在是英国的白天,她忐忑难安,还是打了个电话给蒋家,想问问父亲的意见。

    “好的,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让她有开口的机会的。”蒋怡菲挂了电话,满脸都是恨意。她的父亲,不关心自己就算了,在知道自己闯祸了以后,先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还让自己不要拖累了蒋家,要是蒋芸说出了实话,那自己,就得一个人承担所有的罪责。

    蒋家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也是不想和慕家作对的,如果真的有问题,那么最先牺牲的,只有蒋怡菲了。毕竟,对蒋父而言,自己的女儿那么多,死一两个又如何?反正她们都不是儿子…他是根本不会心疼的。

    蒋怡菲现在如果想要自保,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蒋芸开口之前,让她,再也开不了口,虽然这个办法很冒险,但是却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了。

    蒋怡菲挂了电话,进卫生间看了一眼自己的模样,她现在很是憔悴,倒是不用化妆了,倒是可以当苦肉计,去医院里探探蒋芸的情况。

    天微微亮,蒋芸终于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

    “阿兆,我妈的情况怎么样?”慕烨承看到袁兆出来了,立马就走上前去。

    “手术还算顺利,不过伯母的情况不太好,脑袋受到强烈撞击,毕竟年纪那么大了,身体有些吃不消。有一些脑震荡,而且因为身体原因,脑袋里还有一块血块。很靠近神经,我们也不敢轻易的取出来,这得身体自身消化了…唉,这两天进icu,如果一周醒不过来,很有可能以后成为植物人。”袁兆讲的很清楚,慕烨承每听他多说一句,心就沉了一分。

    蒋怡菲的心机,可谓是非常重的,她为了不暴露自己,还特地去了一趟慕家,佯装要来找蒋芸的,然后再是“偶然”得到了蒋芸入院的消息,这才“匆匆忙忙”地,赶到了医院。

    “姑妈…姑妈怎么了啊?”蒋怡菲一来,就演起了戏,涕泪横流,慕烨承和夏笙笙都是没有搭理她。

    都是蒋怡菲却是坚持不懈的在哭着,嘴里还要装出满满的心疼。

    “姑妈,你怎么会这样啊…你平时那么疼我,你千万别丢下菲菲啊。”蒋怡菲的哭泣,可谓演绎的情真意切,加上她苍白如纸的面容,一脸憔悴,看起来还真的是为了从小疼爱自己的姑妈,难过到这幅模样。

    蒋怡菲的自导自演,可谓是完美,她观察着所有人的举动,还要假装关心的模样,去打听了蒋芸的病情,当她知道,蒋芸可能会变成植物人的时候,心里是欣喜的,但是当她转念一想,这烨紧紧是个可能性而已,心里就又多了狠戾。

    她是绝对不能让这种没有把握的事情发生的,她一定要让蒋芸死!这样,自己就真的和蒋芸的事情,脱离了关系了。

    慕父在第二天一大早,就坐了慕家的私人飞机,也是仓促的赶来,他也是年近六十的男人了,看到自己相携半生的妻子,如今却是了无生气的躺在病床上,曾经那个叱咤风云的慕家主,也是红了红眼眶,虽然蒋芸这些年来,做的事情糊涂了,但是慕父对她的感情,一直都是深且执着的。

    是夜,蒋怡菲看着睡着了人,她悄悄的退出了病房。她在这里整整一天,所有人都是把她当做空气一般,她心里忍不住的恼恨,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不停的哭泣,让他们感受自己的“真心”,从而放松警惕。

    她很快的,就到了照顾蒋芸的其中一个医生的办公室里。

    这场手术是袁兆主刀的,袁兆是慕烨承的好友,自然也是对蒋芸的情况,极为重视,也就是这样的重视,让蒋怡菲钻了空子。

    照顾蒋芸的一共有包括袁兆在内三个医生,六个看护。看护们一般是不会有什么权利的,也就是给蒋芸洗洗弄弄,换换吊水。而真正有权利的,就是这三个医生了,袁兆那里,是肯定下不了手的,他是慕烨承的好友,她去袁兆那里下手,简直就是自投罗网。

    至于还有两个医生,一个是三十几岁的年轻人,和袁兆的关系还算不错,蒋怡菲为了保险起见,也是最好不愿意和他接触。而另外一个,则是个年近五十的中年人。蒋怡菲在这短短一天的时间里,早就叫人查好了他的资料。

    有“兴趣爱好”的人,才是最好下手的,而这个吴医生,就是一个有很多“爱好”的医生。像一般的俗人一样,吴医生爱钱,也爱美色。听说吴医生除了在家里有个黄脸婆外,外面还有三个被包养的小三,而且为了追求新鲜感,他还时不时地会约炮。

    吴医生是燕城最为有名的脑科专家之一,这也是为什么,这次手术,会安排上他的原因。

    蒋怡菲今天出门的时候,虽然没有精心打扮,都是她平时对自己的要求就高,即使不打扮,她一身着装,也是明艳动人的。配上她那苍白的脸蛋,还真有一种杨柳扶风的虚弱感,这样的病态美,反而还更能激起男性的保护欲望。

    今天晚上是吴医生值班,蒋怡菲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因为嘴唇太过苍白了,她稍微涂了些口红,恰到好处的娇弱,她朝着镜子里的自己扬起一个微笑,就是朝着吴医生的办公室走去。

    万籁俱寂,吴医生在他办公室里的休息室睡着了,还打着呼噜。蒋怡菲一进门,第一反应就是无比的嫌弃,如此粗鄙的人,居然还要让她来想办法讨好,一想到今天手机上看到的他的照片,蒋怡菲瞬间胸口发闷,有一些想吐的感觉。

    这个吴医生,不仅人俗,而且长得更俗,一米七不到的个头,微微发福,满脸油光,塌鼻子,地中海,牙齿上面,还有黑黄色的烟垢。一想起那么恶心的男人,还有一大群女人愿意和他上床,蒋怡菲感觉自己的档次极低。

    “吴医生…您在吗?”蒋怡菲越过了办公室,走到后面的休息室里。吴医生现在睡得和猪一样,四仰八叉的,短短的身体上都是肉,伴随着呼噜声,还有这间小房间里,有那么一点点的霉味。蒋怡菲皱了皱眉头,从包里拿出香水,在空气中喷了喷,也在自己的身上,喷了几下,这里的味道,还真的是难闻。

    “吴医生…您醒醒好吗?我是来看病的…”蒋怡菲真的很会带入角色,她陪着现在的面容,更是发出娇弱的呼唤,吴医生也算是经常值班的人了,所以被这叫声轻呼,也是一瞬间打了激灵,就醒了。

    “谁啊,吵我睡觉,什么毛病?”吴医生显然对被吵醒,有些许恼怒,蒋怡菲看他朦胧着眼睛的小声呵斥,心里就不爽。而且,这个吴医生,还有睡醒后残留的口臭…

    蒋怡菲感觉眼前就是坐了一坨屎,但是现在性命攸关,哪怕是一坨屎,她还是得笑脸相迎。

    “吴医生,你好凶啊…我有点害怕,能不能不要那么凶和我说话。”蒋怡菲的声音,丝丝入蛊,带着诱惑,吴医生听着那么娇柔的声音,很快就是醒了。

    吴医生睁开他那双眯眯着的肉眼,在看到蒋怡菲的一刹那,满眼都是惊艳,美女啊!而且还是人间极品的大美女!

    ------题外话------

    哈哈,小伙伴们,我来晚了,因为…我睡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