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穿着这一身红色衣裙,本来精致的面容,如今也是混着泪水,一脸的模糊。她心里痛快并妒恨着。她的笑声,在整栋别墅里,都是回音。她突然就是停下了笑,狠戾的看着蒋芸,她刚刚听到了很轻的声音!肯定是这个贱女人发出来的!

    “救…救我…救救我…”蒋芸的声音很轻,有气无力,整个别墅里,静悄悄的,只留下她虚弱的求救声。

    蒋怡菲眼里的猩红慢慢退去,不再那么疯狂,当她恢复了神智,看到已经沾染了一身血迹的蒋芸时,她突然就是慌了!

    糟了!她刚刚怒火攻心,怎么就把蒋芸推下了楼?而且看样子,这蒋芸,差不多快死了的样子,她心里突然间变得惧怕。

    怎么办,怎么办…要是被慕家知道了,自己肯定会死的!

    蒋芸的呼救声越来越弱,直到消失不见。蒋怡菲有些害怕,她虽然弄死过爸爸外面的不少女人和孩子,但是之前,都是花钱请人做的,现在她自己手染鲜血,她真的害怕!

    慕家现在是什么地位,她清楚的很,她的恐惧,一瞬间就是升腾了起来。她颤抖着身子,就是从楼上跌跌撞撞的跑下来,都是在即将靠近蒋芸的时候,又是害怕的停下了步伐,不会是真的死了吧…她还是很害怕死人的!

    她踌躇再三,脸上满满都是惧怕的表情,也是没有办法,硬着头皮蹲下身子,蒋芸的呼吸,虽然微弱,都是蒋怡菲也是探查到了。这蒋芸还没有死,万一阿远回来救了她可怎么办?到时候,自己推她下楼的事情,不也就暴露了?

    蒋怡菲乱了手脚,就当她准备一不做二不休闷死蒋芸的时候,门外却是传来了汽车引擎的声音。她匆忙地起身,朝着窗外看去,是慕烨承的车子回来了!

    蒋怡菲吓坏了,她看着还在地上没有死透的蒋芸,又看了看窗外,她咬了咬牙,直接转身,朝着慕家的一个储物的小房间里奔去。

    夏笙笙本来是不想下车了,她不知道慕烨承为什么又把自己带回这里。

    “下车…”慕烨承已经开了夏笙笙这一侧的车门,夏笙笙现在的脸上,没有了之前去向日葵花海的欢乐,恢复了这五年来,一如既往的沉稳和平静。

    “我要回去了。”夏笙笙听话的下了车,但是转身,就是想往慕家的大门口走去,她一点都不想留在这里,一看到这栋房子,她就会想到慕烨承和蒋怡菲的那点破事。

    “不许走,这里是我们的家!”慕烨承看夏笙笙现在也是恢复了冷然的模样,心里一阵气闷,也不知道这死丫头这些年在外面都是学了些什么,整天板着张脸,一点都没有五年前那般可爱了。

    “我们的家?那慕总恐怖弄错了,也不知道慕总在这个所谓的家里,有多少女人呢。”夏笙笙白了他一眼,心里酸酸的,她每次想起当初蒋怡菲和自己说的话,她就气的不行,她承认,她是在嫉妒,但是似乎从始至终,她都是没有资格的。毕竟,慕烨承爱的,还是蒋怡菲不是吗?

    “怎么?我怎么听你这话,酸溜溜的?”慕烨承突然就是笑了,这丫头难道怀疑自己这五年背着她又了别人的女人?不过,他盯着夏笙笙有些傲娇的脸,不由得宠溺,这样的夏笙笙,才是他认识的夏笙笙,会在乎自己,喜欢自己,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想知道个清楚。

    “放心吧,傻丫头。我这些年来,都没有干坏事的,你不是最近回来,都是验过货了…要是干了坏事的,那又那么饥渴,是不是?”慕烨承说话很是内涵,夏笙笙听着,一瞬间就是红了脸。

    确实,这几次,虽然和慕烨承在一起不是那么情愿,都是慕烨承确实也是很饥渴,能生生把她折腾一夜,还不带喘气的…

    “呵,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夏笙笙一个冷哼,根本不信他的话,那时候的蒋怡菲可是信誓旦旦的和自己说的,何况她也说,整个慕家人,都是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慕烨承的。

    夏笙笙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和在她心里,永远是个过不去的坎。

    “唉,你这个小东西,真的是,非得逼我扛着你,是不是被我扛上瘾了啊。”慕烨承现在也不理会夏笙笙的小脾气了,他是总结出来一点,对待这个死丫头,简单粗暴的方法,最是管用了。

    果然夏笙笙一听慕烨承又要来扛自己,就是连连摆手。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会走…”她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慕烨承。慕烨承这才满意一笑。

    房子被打开的瞬间,一股血腥味迎面而来,夏笙笙和慕烨承,同时都是疑惑地对视了一眼,两人的心思也是玲珑,这才几秒钟的时间,就猜到可能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蒋怡菲躲在储物间里,她从小到大都是大小姐的待遇,第一次钻进那么狭小又幽暗的地方,她的一身红色的裙子,也因为心虚,染上了汗水,本来鲜艳的红色,被汗水浸湿以后,变成了暗红色。

    她紧紧地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点的声音,她躲在一个有箱子遮掩的角落里,她刚刚,已经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蒋怡菲心跳如雷,很担心自己会被发现,她缩了缩脚,让自己更加努力的蜷成一团,试图让自己的存在感变小。

    慕烨承和夏笙笙对视过之后,便是疾步走了进来,远远地,就是看见了一摊血色,而蒋芸,则是面色苍白如纸,躺在血泊之中。

    “妈!”慕烨承虽然这几年,对蒋芸所作所为都是很不满,但是蒋芸毕竟是生他养他的母亲,何况,蒋芸这个人,本性是善良的,不过之前的错事,都是被蒋怡菲唆使了,才会做的。其实,从心底,慕烨承对蒋芸有气,但是没有怨。

    蒋芸现在已经是完全的失去了直觉,慕烨承无论怎么摇晃她,她都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蒋怡菲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只管往下掉,其实,蒋芸摔倒的楼梯口,和这个储物间的距离,并不算远,她真的害怕自己有一点点的声音,从而被发现。

    夏笙笙在慕烨承快步走进来的时候,也是小跑的跟上,慕烨承把蒋芸抱在怀里的时候,她已经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急救电话。

    “你别急,我打了急救电话了,不会有事的,救护车马上就来了。”夏笙笙现在也是红了眼眶,蒋芸倒在血泊里的样子,让她不由得想到了夏鸿升,她没有见到夏鸿升死时候的样子,听说,也是倒在一片血泊之中的…

    她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在她离开之前,蒋芸很不待见自己,但是也有那么一段时间,蒋芸对待自己,是真心实意的。

    “来不及等救护车了。我们自己送去医院还能快一点。”说完,慕烨承就是十分冷静的掏出了电话,打通给了袁兆。

    “袁兆,是我,我马上过来,嗯,你帮我安排好,是我妈,很严重,嗯,好,我二十分钟就到。”慕烨承打完电话,也是非常感激的看了夏笙笙一眼,这个丫头还算是比较镇定的,知道情急之下,要打急救电话。

    “那,那我们现在就走。”性命攸关的大事,夏笙笙也根本不会介意慕烨承无视她叫的救护车,转到袁兆那里去的举动,毕竟她自己也是心里有底,袁兆的医术,想必在燕城,他说第二,也是没有人敢说第一了,毕竟袁兆是神医世家的传人。

    “走吧。”慕烨承一把抱起地上的蒋芸,便是疾步走了出去,夏笙笙跟在身后。也是匆忙的上车,没想到他们回来,会碰到那么大的事情。

    蒋怡菲再三确认慕烨承离开了,这才是偷偷摸摸地从储物间里出来。她今天过来没有带多余的随身物品,只有一个包,她看着放在玄关处的包,眼里也有些踌躇,不知道刚刚阿远回来,注意到这个包没有,她再三考虑,最后还是选择不拿了,要是刚刚阿远是注意到的,到晚一些回来看到不见了,肯定会第一时间怀疑是自己的…

    蒋怡菲心思缜密,她还是害怕,也不知道蒋芸能不能救回来。要是救活了,那么自己…她不敢再多想了,逃一般的跑出了慕家。

    慕烨承把车子开得都快飞起来了,他刚到停车场,就已经有了衔接的人。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一声,推着病床跑道慕烨承的车边。慕烨承立马下车,把蒋芸抱在了病床上,一群医生护士,就是立马推着病床,进入了急救通道,坐电梯直接去手术室。

    “没事的…”袁兆拉下口罩,他刚刚看了一眼蒋芸的伤势,确实很严重,但是如今,他还是要安慰自己的好友。

    “你一定要帮我救她。”以前,在慕烨承的生命里,两个女人,最为重要,一个是夏笙笙,另一个,就是蒋芸了。后来,笙笙生了思夏以后,他生命力,又多了一个重要的女人。这三个女人,他缺一不可。

    “好。”袁兆也知道现在性命攸关,所以也不再多说,直接就是跟着刚刚的病床车,进了手术室里。

    急救的红灯一直亮着,途中,阿花带着放了学的慕念笙和慕思夏也过来了,他们三人,一到急救室门口,就是流下了眼泪。

    慕思夏也许是女孩子的缘故,她一直很受蒋芸宠爱,现在蒋芸状况危急,她现在是最难受的,一直在嘤嘤哭泣,阿花也是怎么都哄不好。夏笙笙无奈,这才抱着慕思夏,在怀里哄着,慕思夏一直在抽噎,直到半小时以后,才红着小眼睛睡了过去。

    “花姐,你带孩子们回去吧…”夏笙笙想了很久,还是称呼阿花是以前的称呼。阿花看两个孩子在这里熬夜也不是个事情,这才千交代万嘱咐的,带着孩子们回去了。又阿花照顾孩子,慕烨承和夏笙笙都是很放心的。

    “你别难过了。一定不会有事的。”夏笙笙走到慕烨承的身边,拽了拽他的衣袖。

    慕烨承从来了医院,就没有合过眼,到医院的时候,是五点多,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手术进行了十几个小时,那红色的手术灯,还是没有熄灭。

    慕烨承双眸都是猩红的,一夜下来,胡子拉碴。他也许是没睡的缘故,脸色也是很憔悴。

    “你去睡一会吧…这里我等着吧…”夏笙笙看着这样的慕烨承,也是不免的心疼。

    “我没事,倒是你,一夜没睡,身上还有伤,快点睡吧,睡我怀里,我抱着你。”即使慕烨承现在心里也是伤痛,但是对待夏笙笙,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结束啦,小伙伴们晚安啊,心机婊表妹离死不远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