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77 她解脱了?
    詹台祈到的时候,在门口,也是碰到了急急忙忙过来的蒋怡菲。

    蒋怡菲是蒋家的大小姐,自然也是认识他的。虽然两家所属的国家不一样,都是欧洲的几个大家族之间,多少是会有些关联的。

    “诶,是詹台家的詹台总啊…”蒋怡菲对待外人,都是一片笑脸相迎,说话语气烨是柔软清脆,但是她心里却是在思量,这詹台祈来阿远家干嘛?阿远和詹台家是没有什么生意上的来往的,就算有来往,阿远也是不喜欢让朋友来家里的。

    “嗯。”詹台祈淡淡地看了一眼蒋怡菲,作为各个家族的继承人,都是有城府的,他自然也是知道,这个蒋怡菲,是个可怕的女人。

    詹台祈算是打过一声招呼以后,就进了慕烨承的别墅,蒋芸现在满脸担忧的坐在沙发上,听到外面有车子来了,她更是激动的起身跑过来开门,她想,肯定是菲菲开了。却是不想,开门先看到的,却是詹台祈,然后再是蒋怡菲。

    蒋芸脸色有些不好,她看了一眼蒋怡菲,眼里有些责怪,她以为詹台祈是菲菲带过来的…

    蒋怡菲也是立马就看懂了蒋芸的脸色,立马就是和颜悦色的走到了蒋芸的身边,亲昵地挽起她的胳膊。

    “姑妈,詹台总应该是来找阿远表哥的吧,我在门口碰见他的。”蒋怡菲一句话就把关系给推脱了干净,蒋芸听她这样一说,也是心里疑惑,这既然不是跟着菲菲来的,那么单独过来又是做什么?

    “詹台,你来了…”夏笙笙从三楼上下来,这样的动作,其实对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极为伤害的,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昨晚,应该是和慕烨承睡了。

    夏笙笙看着来接她的詹台祈,想着今天是他们的婚礼,心里就被愧疚压得喘不过气。她再看看其他人,情绪也是复杂,她对蒋芸,真的是复杂到可以,前期她对自己有多好,后来,就对自己伤害的有多深,何况,她更爱的,一直都是她的侄女…

    至于蒋怡菲,夏笙笙看到蒋怡菲这章伪善的脸,就是想要作呕,她还记得,这个蒋怡菲,当年是怎么陷害她的,又后来,是怎么破碎了自己所有的希望的!

    她恨蒋怡菲,当然恨!但是现在的夏笙笙,已经不是五年前的夏笙笙了,她现在,也是学会了不动声色,她就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蒋怡菲,面上波澜不惊,宛若两个人皆的不识,但是夏笙笙心里的仇恨,却是无法淡去,终究有一天,她会去讨债的!

    蒋芸再一次看到夏笙笙的脸庞,现在是更加的惊讶了,昨天阿远把她扛回来的时候,她只是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了她的脸,那时候就觉得,她和夏笙笙长得是如此相似,简直一模一样。

    现在是早晨九点多,阳光洋洋洒洒的透在别墅里,也让夏笙笙的容貌,看的更加的清晰了。

    蒋芸一个颤抖,夏笙笙的举手投足,都是和五年前,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蒋芸复杂地看着夏笙笙,她现在,真的觉得,五年前死掉的那个夏笙笙,是真的回来了…

    蒋怡菲看到夏笙笙,简直就是掩藏不住的恨意,五年那个女人,就是得到了阿远,她喜欢了阿远十几年,在这五年里,又是一直守着阿远,但是终究是算不到,她又败在了这张脸上!

    夏笙笙看着神态各异的众人,终究是没有言语,一阵静谧,詹台祈才打破了尴尬。

    “shirley,走吧,我们现在就去教堂。”他朝着她笑得美好,伸出手,想要牵住夏笙笙的手。詹台祈在阳光的照射下,真的像梦中走来的王子,夏笙笙在十八岁以前,简直就是做梦都想碰到这样完美的男人,却是没想,十八岁的她,终究是碰到了恶魔。

    现在的夏笙笙,看着朝她微笑的詹台祈,也是笑了。

    “走吧…我们去教堂。”夏笙笙这一笑,绚烂夺目,生如夏花。

    蒋怡菲本来是不打算放过眼前这个女人的,但是听着她和詹台祈云里雾里的对话,且两人亲昵的模样,她心里也有了猜测。

    蒋怡菲今天为了来摆姿态,特地穿了一身大红色的连衣裙,脚踩一双差不多八厘米的镶钻干跟鞋,妆容更是雍容华贵,气场一看就是不俗,她就是故意的,就是想让那些人看看,她的地位,也是如同她衣衫的色彩这般,浓烈灼红。

    “詹台总,那么这是?”蒋怡菲之前幻想过无数种他和阿远的关系,却是没有猜到,他居然是来接眼前这个叫shirley的女人的。

    “呵呵,今天是我和shirley大婚的日子,赏脸可以来看典礼。”詹台祈笑笑,温柔文雅,蒋怡菲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昨天晚上还在阿远的床上,居然詹台祈今天!

    别说蒋怡菲不可置信了,就连蒋芸都是觉得荒唐,毕竟豪门里,是很注重名声的。都是人家詹台祈现在就是要接眼前的女人走,她们也是不能多说什么的。

    况且,这对蒋怡菲和蒋芸两人来说,也是好事。只要这个shirley结婚了,就是没有资格来争阿远了。

    夏笙笙把手交到詹台祈的手里,仿佛两人即将定下终生一般,带着郑重。

    “詹台总真的是恭喜啊…”蒋怡菲虽然皮笑肉不笑的祝福着,但是心里,还是很不待见shirley的,毕竟,她昨晚上了阿远的床,是真的!她那么多年来,可从来没有上过阿远的床!她想想,心里就嫉妒。

    “呵呵…”詹台祈也只是回以笑意,并不打算和蒋怡菲多做客套,他牵起夏笙笙的手,就是打算走了,却是被楼上传来的一声呵斥打乱了步伐。

    “夏笙笙,你敢走!”慕烨承刚醒,就发现身边没了人影,他一瞬间就是有些慌乱了,他知道,今天是夏笙笙和詹台祈结婚的日子。

    夏笙笙听到慕烨承的一身呵斥,身子也是一僵。

    詹台祈脸色都是变了,看来慕烨承是确确实实就是知道了shirley就是夏笙笙,这是要打算牵扯不清?不!他詹台祈的妻子,他不会拱手相让的!

    而蒋怡菲和蒋芸听到这一吼,更多的是不可置信加疑惑,真不知道阿远只是把她认作是夏笙笙,还是些其他的…

    “阿远,你什么意思啊?”蒋芸瞬间憋不住了,先是开了口,而且,她也是真的想的想知道阿远这是什么意思。慕烨承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蒋芸,并没有回答她,但是当他看到蒋芸身边的蒋怡菲时,却是脸色都沉下来了,昨天下午他查到的消息,可是一条都逃不掉她蒋怡菲啊。

    “慕总,麻烦你放手,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我不想闹得大家都不开心。”说话间,慕烨承已经到了楼下,拽住了夏笙笙的另外一只手,而且好巧不巧的,那只手,就是夏笙笙受伤的手。

    慕烨承的拉扯,毋庸置疑让夏笙笙感觉到疼痛,但是她却是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这些年来,她已经学会了隐忍,不再是那个,有一点苦痛,都会往父亲老公怀里钻的那个女孩子了,当年的夏笙笙,在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之后,也就死了。

    “夏笙笙,你昨天还承欢在我身下,你今天跟我说你要去和别人结婚,你讽不讽刺?”他眼里幽深的光,看的夏笙笙心头一惊,慕烨承现在,着实是可怕。

    “慕总,我虽然和你说过很多遍了,但是现在,我还在要和你着重地声明一句,我和你,根本就是不认识的,你从以前开始,就是认错了人,我现在要走了,请你以后,别来打乱我的生活。”夏笙笙说的可谓是很淡定,她这样说,蒋芸和蒋怡菲,都是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夏笙笙就好,反正她今天都要结婚了,只要结婚了,一切都会回复正轨的。

    “呵,夏笙笙,你到现在还不肯承认你就是我的笙笙?好啊,你有本事,和念笙是、思夏去做dna对比啊,你要不是我孩子的母亲,我绝对不会缠着你!”慕烨承眼睛猩红,满脸妒忌,他想不通,为什么自己都这样了。这个夏笙笙还是如此铁石心肠!?

    “慕总您这就说笑了,我为什么要和您的孩子,做基因对比?我并不是孩子们的母亲。”夏笙笙说这个话的时候,自己的心都是在抽痛。

    念笙和思夏,的的确确是自己的孩子啊,但是现在为了和慕烨承撇清关系,她也只能不认他们了。她心里很痛…

    “夏笙笙,我没想到,你那么狠啊!我不认就算了,你自己的亲生骨肉都是不认了啊!”他怒吼着,拽着夏笙笙的手,却是蓦然松开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五年前他们还好好的,突然间,笙笙就要这样对他?

    他承认当时骗了她,是自己不对,但是夏笙笙也是根本就是没有给自己一点点解释的机会。

    夏笙笙的手,蓦然一轻,她直视前方,并没有看慕烨承的动作,她知道,自己这一秒,是自由了,但是心里,却为什么还是那么空洞,那么荒凉。夏笙笙啊…你真的是下贱到了骨子里啊,这个男人曾经这般对你,你却是依然对他念念不忘。

    夏笙笙没有回头,她被詹台祈拉着,犹如一具行尸走肉,她跟着她上车,关门,直奔教堂。慕烨承没有追出来,她终于…算是解脱了吗?

    “阿远,你就让shirley小姐离开吧。”蒋怡菲站在慕家的大厅里,看着慕烨承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就是嫉妒,凭什么,凭什么阿远到现在还是惦记着那个夏笙笙的女人,就连刚刚那个长的极为相似的女人,他都是投入了感情,那么自己呢?那么多年的努力呢?

    蒋怡菲虽然嫉妒,但是现在也知道,这个时候,是讨好阿远的最好时候,而且蒋芸也在,会对自己,更加的满意。

    “滚!”蒋怡菲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可谓触碰了怒火中慕烨承的逆鳞了。他昨天查到的消息,可是一条都是和蒋怡菲逃不掉关系的!

    他冷淡的看了蒋芸一眼,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有没有助纣为虐。

    “叮。”一声短信的声音,慕烨承有些失神的拿起手机看看,他心里还有幻想,幻想是失神发来的短信…

    短信是阿标发来的,东西都是查到了,王月也是在昨晚的时候,就抓来了。逼问出了很多信息,所以现在,阿标把所有的证据,都是整理好,直接发给了慕烨承。

    ------题外话------

    感觉今天一天身体都被掏空似的,疯狂的想睡觉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