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台祈的拳头已经迎面而来,慕烨承这次,却是出奇的平静,他看着詹台祈过来的拳头,就是如此一动不动。

    夏笙笙本来是冷眼旁观的,但是真的当詹台祈的拳头,落在慕烨承的脸上的时候,她的心,还是狠狠的揪起,自己终究还是不舍得。

    夏笙笙低下头,隐下眼神里些许担忧的色彩,她还是做不到不动于衷。

    “慕烨承,你是死人吗?平时不是很能打吗?”詹台祈的这一拳,可是用尽了力气,慕烨承吃了他这一拳,人瞬间有些摇摇欲坠,但是他还是没有躲避。

    詹台祈看他不躲,也只是当他疯了,他这般侮辱shirley,他要好好教训他!

    第二拳接踵而至,夏笙笙死死咬唇,她多想让詹台住手,可是,她还是一遍遍的告诫自己,不能开口,不能开口…

    慕烨承吃了詹台祈这两拳,瞬间就是鼻青脸肿,脸肿了一半,鼻子嘴巴里都是血液。

    慕烨承鹰一般的眼睛,看着即将落下的第三拳,就是接了下来。

    “呵,詹台祈,我女人孩子欠你的情,我已经还清了,如果你觉得还不够,我以后,会把慕氏的项目,都给你做。第一拳,感谢你这些年对笙笙的照顾,第二拳,感谢你对我儿子的照顾,话就至此,夏笙笙这个女人,我要带走了,至于我儿子,我过段日子来接。”慕烨承说完,就直接到夏笙笙的病床前,弯下身子,在詹台祈不可思议的目光下,直接扛起了还在床上的夏笙笙。

    “畜生!你放下我的妻子!”詹台祈现在心里可谓是恼怒,刚刚慕烨承说那话的时候,他就是火冒三丈,现在居然还当着他的面,就想带shirley走?!

    “滚!”慕烨承现在可谓是狠绝,直接一个眼刀过去,瞬间让詹台祈感受到了两人的差距,但是詹台祈烨一直都是天之骄子,怎么会忍受慕烨承这样的眼光。

    他想上前,却是被慕烨承一脚踹开。

    他刚刚不反抗,着实是因为,这些年来,他确实欠了他詹台祈的情,但是现在,他带走自己的女人更是天经地义,詹台祈再阻止他,他就真的不再留情了。

    “砰。”詹台祈被一脚踹飞一米多远,直接撞到夏笙笙的病床边才是停下来。

    詹台祈现在疼的汗都要出来了,慕烨承这个人一直都是极狠的,知道哪里是人最脆弱的地方,他一脚就是踹在了詹台祈的肚子上,疼的他蜷缩起身子。

    但是如今疼痛种的詹台祈,看到慕烨承转身想走,却是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想要追上去。

    夏笙笙在慕烨承的背上,不断的挣扎,慕烨承只是砍了她一看。却不再看她,只由着她做无用功。

    慕烨承很强壮,各自很高,很俊朗。就连是混血儿的詹台祈,都要甘拜下风,如今夏笙笙的那点反抗力道,对他而言,根本就是挠痒痒,何况现在的夏笙笙,正当虚弱,也是没有多少力气反抗。

    “你!你别走!”詹台祈痛苦地皱着眉头,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慕烨承根本没有理会,只扛着依旧挣扎的夏笙笙,留下一个背影。

    “慕烨承你放我下来,救命啊!救命!”夏笙笙在他穿越人群的时候,不断的喊着,有几个人是蠢蠢欲动了,但是被慕烨承一个眼神扫过去,却都是禁声,不再敢有动作,毕竟慕烨承的气场太过恐怖,以至于到了后来,所有人都只是远远地,带着胆怯的看着,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出来救她。

    “哇,刚刚那个男人好帅啊。”人群中也有一些花痴的妹子,看到慕烨承这样的姿态,也是垂涎欲滴,夏笙笙都快被气晕了。

    “真的啊,又高又帅,气场又大,妥妥的霸道总裁啊!我也好想被这样扛着…”不少妙龄少女,幻想着慕烨承肩膀上扛着的人是自己,满脸春情荡漾。

    “你说起霸道总裁我记起来了,这不是慕氏国际的慕总嘛…”

    “哇!真的是慕总啊,我第一次见到真人,真的比杂志上来的帅。”

    “这也太man了吧,快拍照快拍照,发微博啊!燕城的大事啊!”

    “对对对,发微博发微博…”

    本来是让夏笙笙痛哭流涕的一件大事,如今倒是成了一场八卦新闻。

    “慕氏总裁帅翻天,医院里扛着美女,这是要霸道总裁爱上我的节奏啊…”搞定,一旁围观的一个女孩,发了一条微博,便是喜滋滋。

    慕烨承把夏笙笙毫不怜惜的扔进了车里。把车门锁死,然后坐上了驾驶座,发动引擎,绝城而去。

    慕烨承把夏笙笙带回了别墅以后,根本就是不顾蒋芸惊讶的目光,直接把夏笙笙扛到了房里。

    到了房间,他一脚把门踹上,直接把夏笙笙扔到了床上。这张床,还是他和夏笙笙五年前用的那一张,他一直不舍得扔,因为慕烨承觉得,也许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在过去的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里,安慰自己,笙笙一直都在他的身边。

    慕烨承根本没有给夏笙笙喘息的余地,夏笙笙一被丢在床上,刚刚是皱起眉头,慕烨承高大的身躯,就直接覆了上来,根本不给她留有一点点的余地!

    他紧紧地把夏笙笙扣在身下,一只手抓着夏笙笙的双手,两条腿钳制住她乱动的身体。剩下的那只手,解皮带的动作,毫不停歇。

    “你放开我,放我出去。”夏笙笙挣扎的起身,她身上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慕烨承如今那么粗鲁的对待她,她还是挺疼的。

    “夏笙笙!你有本事跑啊!你跑啊!”慕烨承双目赤红,眼里充满着嫉妒!

    他没想到,夏笙笙要结婚了!居然要结婚了!不,他不会让她得逞的,一辈子都不会!

    “慕烨承你疯了,你快放开我!你神经病啊!”夏笙笙如今有些惧怕,认识慕烨承那么多年,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模样!简直像发了疯的野兽!

    她烨是第一次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慕烨承,这是他的真面目。以前,因为爱她,他愿意放低身份宠她腻她依着她,他为她放弃了掠夺暴虐的天性,只愿温雅如厮,伴她身侧,只希望,她有一日,也能如他一般。爱他。

    却不想,到头来,只等来了她的逃脱。那么多年,他一直在等她回来。

    是,最终,她是回来了!但是她居然敢!居然敢背着他,要和别人结婚了!当他听到夏笙笙答应詹台祈的求婚时,心里是多痛,她夏笙笙不知道!一点点都不知道!

    这一刻,他忍不住了,他体内被他不断压抑的怒火,与原始的天性。这一刻,统统倾泻而出!

    他恨不得掐死身下的夏笙笙,但是看到她那张小脸,却是狠不下心。

    他终究,还是太爱她。

    “夏笙笙!你五年前就是我的!你休想逃!你一辈子,都只能是我的!”慕烨承的话说得极轻,在夏笙笙的耳旁,甚至轻轻吹气,但是那冰冷的语调,却是让她一个激灵!浑身上下犹如坠入冰窖,都是刺骨的寒冷。

    夏笙笙心中惧意升起。如今的慕烨承,她很陌生,邪祟地像个恶魔。

    “叮咚…”皮带坠落在地,上面的金属与地面碰撞,发出脆响。

    夏笙笙紧紧咬住嘴唇,不敢看他,把脸别到一边。她也不是五年前的小丫头了,如今慕烨承的动作,她自然知道要干嘛。

    慕烨承看着夏笙笙如此抗拒的模样,心中的愤怒,嫉妒,更是来的波涛汹涌。

    呵呵,既然不愿看他,那慕烨承又怎么会让她如意,他偏偏要让她看!看他这个,一辈子占,有她的男人!

    慕烨承狠狠地地扣住她的小脸,强迫她转过头来!

    夏笙笙现在害怕极了!嘴唇被她的贝齿咬得早就没了血色,她的眼中有些许泪光,但是她倔强地不让眼泪掉下来。

    她能感觉到全身的冰凉!慕烨承早就暴虐地,撕扯了她的衣服。不管她如何挣扎,都是把她死死按住,她想叫,却是直接被她含住了嘴巴。不给她一点点反抗的余地。

    全身的衣物,除了上半身凌乱的内衣还勉强挂着,其他地方早就空空如也。

    呵呵,夏笙笙不免自嘲。慕烨承倒是这些年来一如既往。每次一见面,就是对她动手动脚,不过她现在的心中,却是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些酸楚。这样被强迫,终究还是委屈的。

    “怎么?不愿意!呵呵,我倒是忘了,你一直都是不愿意的!”

    “但是,夏笙笙你记住,你一辈子,都只能是我的人!”慕烨承现在被嫉妒冲昏了头脑,根本不管现在夏笙笙是什么想法,满脑子只有占有!狠狠地占有!没有任何温柔可言。

    他一把抱起夏笙笙,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样的高度,也是正好。饶是夏笙笙反抗地再激烈,慕烨承也是无动于衷。他很是凶猛。让夏笙笙更是措手不及。

    慕烨承嘴角勾笑,心中更是繁杂。自嘲中带了一点点的欣喜。那么多年了,终于,他又可以再次拥有她了!

    这个他最恨,也是最爱的女人…

    他的动作,伴随着喟叹,他心里哭笑不得,真的是,夏笙笙这辈子都是吃定了他啊,虽然如此想法,都是心里,却依然是满满的归属感,夏笙笙,就是他最好的归属,他整个人的归属!

    他想要让自己对她的情感,全身心的深入骨髓,却是让夏笙笙痛苦的哭泣。

    “慕烨承我恨你!我恨你!”夏笙笙的身子一直在试图反抗,却是每反抗一下。慕烨承对待她的态度,就是更加的暴戾。她终究还是忍不住,滚出了热泪。慕烨承也是一顿。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他看到她哭,他的心也是一阵绞痛。

    他俯身,将她的眼泪,一一吻尽,一如五年前的温柔。夏笙笙心中一颤,却还是一口,狠狠地咬在了慕烨承的肩膀上。

    慕烨承疼的一个闷哼,有些疼,夏笙笙的牙齿,穿破了皮肤,直接咬进了肉里。

    却是终究没有言语。对他而言,夏笙笙给他的一切,都是好的,包括痛,他也甘之如饴。

    “夏笙笙,我爱你,一辈子都是,很爱很爱…”伴着疼痛,慕烨承趴在夏笙笙的肩膀上。喃喃自语。

    夏笙笙一个激灵!满脸的不信!怎么可能?他不是最爱还是蒋怡菲,不然两个人为何会违背了伦理道德,还暗结珠胎!?两人虽然身体都是负距离的呈现,但是心思,却是各异。

    “夏笙笙,你知道吗,我是对你一见钟情,在你十八岁的时候,夜色酒吧,你缠住了我,为什么现在却要放弃我?”慕烨承低头痛苦沉吟,夏笙笙身体却是一僵。

    ------题外话------

    哈哈哈,今天更新结束,小伙伴们晚安。

    今天更新为了不被抓,用了点文字小游戏,小伙伴们边看边猜,应该能懂的。

    这一句是后来加的,很遗憾,我被抓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