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72 求求你放过我吧
    “这位大爷,我…我上有老下有下的,您就放过我吧…我家里还有一家子等着我养活呢。”瘦强现在也是无路可走,随口就说扯起了谎。

    阿标可是仔仔细细地查过眼前这个男人的,他的祖宗十八代,可谓是都是摸清楚了,现在和他说他上有老下有下等着他养活,真的是笑话。

    而且,他们都是聪明人,这个瘦强撞夏笙笙,本来就是蓄意谋杀,不过这样一个男人,对夏笙笙一个陌生人,又能有什么仇恨,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是被人雇凶杀人的。慕烨承冷笑,他还真的想揪出这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根本不需要慕烨承开口,阿标已经一个手势,手下的人来了动作。

    只见一个体型硕大的汉子,手里拿着一条长长的皮鞭,走到瘦强的跟前,就是冷冷一笑。

    “哼,还想骗我们爷?老子告诉你,你就是连我们这些小喽啰都是骗不过。”说着,直接就是拿着长边,往地下“啪啪!”两下,吓得瘦强瞬间就是瑟瑟发抖。

    “我我我…我没没…没有骗人。”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瘦强烨只能继续他之前的谎话,要是承认自己说谎,那还了得?讲不准这群人现在是套一下他的话的,他心里如此安慰自己。

    “还真的是不见棺材部落泪啊。”男子又是“啪啪”两下,不过这一次,他已经不是打在地面上了,这皮鞭,是直接招呼在瘦强的身上了。

    慕烨承坐在高位,一言不发,就这样看着。

    “我不敢了,嗷嗷!啊啊啊!好疼啊,我不敢了,我不骗人了,不骗人了…”瘦强没有想到,眼前这群人居然那么凶悍,说打就打了,他现在身上已经抽出了鞭痕,火辣辣的疼,还渗出了血。他现在被捆在一张椅子上,也不可能有太大的反应,瘦强已经被吓得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了。

    “说吧…是谁指使你的。”慕烨承总算开口了,一开口,声音里就满满都是冷冽,不带任何的感情,瘦强只觉得自己因为伤口本来浑身火辣,现在却又宛若冰窖,太恐怖了,真的太恐怖了,他现在好后悔,怎么惹了这么一群人。

    瘦强不是傻子,慕烨承的一句话,他就是猜到,可能眼前的男人,是被撞女人的什么人,而自己被抓来,也是想问问那个雇他的那个,是谁!

    “我…我不知道啊…”瘦强这次是确实没有说谎,他确实是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对方是主动找上他的,就连面都没有见过,只有一个电话号码联系,自从前两天打了钱给他以后,那个电话,也是直接就是打不通了。

    他现在也不根本就是提供不了什么。

    “呵呵,那意思你就是个废物咯?什么都不知道,那既然是废物,那就让你名正言顺把。”慕烨承一个冷笑,一个眼神使向阿标,阿标立马就是懂了其中意思。

    爷是想让眼前这个猥琐的男人,彻底成为一个废人。

    “动手!”阿标朝着慕烨承点头,其后的声音也是冷酷无情。手下一听,立马就是掏出了各种折磨人的器械。

    各种钢管,砍刀…瘦强见到眼前的一幕,瞬间都快吓晕了过去。

    天哪!完了!自己今天估计是逃不掉了,瘦强现在心里,不过是想着被揍一顿而已,却是不想,他真的是想的太简单了。

    阿标的下属们,一个个都是擒着笑意,一脸的玩味,他们都是一个个退伍下来的雇佣兵,见惯了冷血的厮杀,这样虐虐人的小动作,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玩玩而已。

    “咔!啊!”瘦强一个尖叫,好疼啊!他的腿,他的腿!他的腿,就这样,生生的挨了一棍,而对方手里的棍子,是钢的,腿断了!疼痛蔓延全身,瘦强感觉自己疼的都快昏死过去了。

    “浇冰水。晕过去,那就太乏味了些。”慕烨承突然一笑,迷迷糊糊中的瘦强,看到他这样的表情,只觉得是恶魔降世。他真的完了!

    “是!”慕烨承的手下,都是绝对服从命令的,他一个下令,立马就有人扛来一桶冰水,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是浇在了瘦强的身上,本来快要痛的昏迷的他,又是被这样折磨醒来。

    “继续,不要停,我倒要看看,这个废物,到底能整到多废。”慕烨承面上毫无波动,但是一想到还在医院离躺着的笙笙,他就心里痛到窒息。

    “咔!咔咔!”又是几棍子下去,瘦强身上湿哒哒的,都是分不清有多少是水,又有多少是汗了。他真的好绝望。

    “呵呵,这里提醒着,你要是能想起点什么呢。我们讲不准,还有下手轻一点。”阿标在一旁威胁着,本来捉他过来,本意还是想要挖出他背后的人。所以阿标也是在时不时地提醒他,要是有什么关键的东西,可是别漏了。

    “我…我就知道那个女人讲话声音很好听,软软的,一听就是那种特别会撒娇的娘们。其他…其他我真的不知道,她…她就给我手机上发了一张照片而已,并且写了这个人的名字,和她可能会经过的地方。我…我就是个拿钱办事的。”瘦强讲话都不完整了,断断续续,他真的疼疯了,也不知道这样的消息,眼前这些爷满意不,要是真的不满意,那他真的会被打死的。

    “照片拿来看看,还有那个女人的电话号码。”慕烨承开口,就已经有手下在瘦强的身上摸索了起来,瘦强现在是呼吸一口都疼,这被一碰,更是疼的嗷嗷直叫。

    “啪!”再叫老子割了你的舌头,掏手机的汉子脾气也是暴躁,这个废物一般的男人,还真的像一坨废物,都没怎么他,就叫成这样,比娘们都要娘们。

    瘦强吓得一瞬间就是闭了嘴,他真的很害怕…

    “爷,摸到了。”这两天瘦强的日子虽然潇洒了,也想着换个手机,好在他这一有钱,就沉迷在了温柔乡里,都是忘了换手机的事情,这手机要的换了,他还得吃更多的苦难。

    “拿过来吧。”手下跟了慕烨承许多年了,深知他的性子,立马就是从阿标哥那里拿来一块干净的帕子,和一双手套,先递到了慕烨承的手里。

    慕烨承对外的洁癖很严重…

    慕烨承先是拿过手套戴上,然后接过帕子,放在一边,这是他一会脱了手套擦手用的,手下这才是把手机恭敬的放到了慕烨承的手上。

    瘦强的手机是很老式的智能机,也没有什么锁屏的密码,慕烨承轻而易举的就是划开了电话,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了相册。

    让他意想不到,那张照片,居然是他和笙笙,是五年前在巴黎拍的!

    他眼神一暗,这张照片,自己是一直珍藏的,就连笙笙,都是没有这张照片的,可以说是他独家专属的,他平时,都是把这照片放在自己私人的地方的,他皮夹里有一张,家里有一张,办公室的休息室里…也有一张。

    家里和皮夹里的是根本就没有人会拿得到。那么唯一可能碰到的,那就只有办公室的休息室里的那一张了!

    他突然就是想到了蒋怡菲进自己休息室的那一次,都是转念一想,又是不太可能,那次他是确确实实的阻止了她!她是根本就没有看到照片里的内容的。

    从那次以后,自己更是把蒋怡菲设承了公司黑名单,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不允许她来的,哪怕偶尔在自己不之情的情况下来了,他也会让人时时刻刻的跟着她!那么这张照片,唯一可能流传出去的几率,那就是公司里的人…

    而那个楼层,是总裁是专属楼层,只有一些高层和自己的心腹,或者是秘书,在这层办公,其他的部门员工,没有这个楼层的专用卡,也是根本就进不来了。

    慕烨承双眼暗沉,看来自己身边,早就是养了不安分的狼啊!

    他随后又是打开了瘦强的通讯录,看到了一个备注为“金主”的号码,他看了一眼,是燕城本地的号码…

    “阿标,去查这个号码…”阿标一听到命令,立马就是走到了慕烨承的身边,躬下身子,把电话号码熟记于心,阿标能从小就跟在慕烨承身边,不仅仅是从小就有的感情,阿标的能力,更是卓绝的让人瞠目结舌的。

    “好的,爷,我十分钟就会查好。”阿标朝着慕烨承承诺,说完就是走向了这个地下基地的另一个房间。

    这个地下基地是慕烨承花了很多心血建成的,像各个房间里的配置,都是极高的,就像阿标进的那间信息操控房,里面用的计算机,都是经过专门破解的最高配置的版本,加上里面还有十几个在互联网上很有名气的黑客,在里面操作。

    “继续,不要停,果然废物还是要逼着点,才能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慕烨承说着,手下人就继续动作不减,接着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你们这群人都得不得好死,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为什么你们还不肯放过我。”瘦强现在真的是欲哭无泪啊,他以为刚刚提供的那些线索也算是有用,这些人一个高兴,就会放过自己的,却是没想到,他是想多了。

    “不得好死?那我倒是看看呢,但是现在,我会让你先死。”慕烨承如今已经起身,来到了瘦强的跟前,他伤害了笙笙,自己这样做,也算是轻的的。

    “我我我…我又想到一个事情,求求你们,我说了你们一定要放过我啊!”瘦强刚刚灵光一闪,那天他在敲诈那个女人的时候,王姐是在一边不断提点自己的,后来走的时候,王姐和他说的那番话,也是有些意味深长,他想,王姐不会认识那个女人吧?

    瘦强现在也是不管了,管她王月有没有帮过自己,他现在想要活命,那就得什么都试试了!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啊,如果真的是什么有用的,我会考虑让你活着。”慕烨承丝毫不退步,他做事有自己的原则,他心里,早就定性好了瘦强的下场。

    “你,你别过分!我说了那么就得放过我!不然那么就弄死我好了!大不了大家都别好过!”瘦强现在也是狠了一回,他别无他法了。

    “呵呵?威胁我?”慕烨承突然就是笑了,但是他现在一笑,比刚刚面无表情的时候,更加恐怖。

    “我!反正我还是这么一句话!”瘦强的求生意识太强了,用尽了他这辈子所有的勇气!

    “去,把他的儿子抓来,我倒是看看,是他强硬一些,还是我强硬一些呢?”慕烨承说完这个话,瘦强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他怎么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儿子?!这件事情,就连胡同里的人,都是没人知道的!瘦强瞬间泄了气,他就这么一个儿子!

    ------题外话------

    网瘾少女三鱼,沉迷王者农药无法自拔,嗷嗷嗷!

    从七点起来打农药打到九点半,然后匆匆忙忙码字。感觉自己已经是条咸鱼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