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69 蹊跷的车祸,查!
    蒋怡菲回去以后,便是思量了很久,觉得蒋芸不过是让她进入慕家的一个筹码,一直支持者而已,而那个酷似夏笙笙的女人,还是要自己解决。毕竟,蒋芸她太了解了,她是个心软的人,做事肯定是不会做到狠绝的。而自己,就是要以除后患!

    蒋芸今天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都是呆在慕烨承的别墅里,不肯挪动一步。

    “那小子,我把你养到那么大,我来看看我自己的孙子孙女怎么了,你还要赶我走!”蒋芸朝着慕烨承低吼,吼着吼着,眼眶就是红了。

    当年是她对夏笙笙不好,但是她也是因为菲菲才这样的,后来夏笙笙的车祸,又不怪她的,那么多年了,阿远见到自己,就是一脸不喜,恨不得立马就把她赶回英国,要不是她真的是阿远的亲生母亲,想必阿远早就是不留情面了。

    “你不走我就给爸打电话了。你来燕城可以,别整天来我这里。”慕烨承的语气很冷,就是因为蒋芸一天一夜都在这里,他被拖着,都是没有时间去找笙笙。

    “你!”蒋芸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一瞬间眼泪就是唰唰的下来了。

    “阿远,我知道当年是我不好,都是那么多年过去了,你就不能原谅我吗?而且,念笙和思夏那么小,总要有人照顾的呀,我回去可以,我是放心不下你们父子三人。”毋庸置疑,蒋芸对儿子的疼爱,对孙子孙女的宠溺,都是情真意切的,不过就是被蒋怡菲有心利用了而已。

    “你回去吧。念笙和思夏现在有花姐照顾,马上,他们就有妈妈照顾了。”慕烨承说着,嘴角就是勾起笑容,想到夏笙笙,他心里都是温暖。

    蒋芸一听慕烨承的话,心里也是“咯噔”一下,菲菲说的果然没错,阿远又是被哪个小妖精给勾引住了!这怎么可以?她现在谁都不放心,看来看去,还是菲菲最满意,何况,他们慕家,是真的欠菲菲的,这个情债,总是得阿远负责的。

    “不行,你在外面找谁我都管不着,但是孩子的妈咪,我已经有人选了。你死心吧。”蒋芸的一席话,无不是让慕烨承心底愤怒!

    他找孩子的妈咪怎么啦?笙笙为他生了三个孩子,难道他还要听蒋芸的安排,随便给孩子们找个母亲。慕烨承如今很失望,看向蒋芸的眼神,都是晦暗不明的,他真的没想到,他曾经善解人意的母亲,现在变成了这副模样。

    “砰。”慕烨承现在烨不愿意多说了,和蒋芸僵持了那么久,也不过都是徒劳。

    夏笙笙现在在医院里,眼睛无神,有些迷茫地望着天花板。她已经把脑子里的思绪,都是给理了个清楚。

    这个世界还真的是奇妙。她为了慕烨承洗掉记忆,远走他乡。却是兜兜转转,又要回到这片土地,和他再次相遇,詹台祈已经在她的病床边睡着了,想起他五年来对自己的点点滴滴,他的关心照顾,都是让自己感恩。

    后天,应该就是她和詹台定好了的婚礼了吧?夏笙笙再次转过头,继续凝视着天花板,她会和詹台结婚了,她和慕烨承,不会有结果的。

    慕烨承到了酒店以后,就立马打开了连接夏笙笙房间的监控,这么晚了,这丫头肯定是睡了。

    都是当他看到监控里,床上空无一人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慌乱了,笙笙呢?笙笙去了哪里,还有挚儿呢?他们去了哪里?慕烨承的第一反应,夏笙笙又逃了!

    他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到机场,更是给阿标戳了个电话,让他去注意着,有么与一个叫夏笙璃的女人搭乘过交通工具。

    但是整整两个小时查下来,却是没有任何关于夏笙璃这个人的出行记录。

    “爷…那个…”阿标有些吞吞吐吐,他刚刚也是多留个心眼,把夏笙璃这个名字,是全平台的都查了,这是查到了在医院,但是他又有些不知道怎么和爷说。

    “有屁快放!”慕烨承现在的心情很是烦躁,笙笙居然又不见了,这个死丫头,让他捉到她,非得让她好看了。

    “查到了您要查的人,她…她在医院,说是今天下午的时候,发生的一起大型的交通事故,一辆中型货车,直接就是撞在了夏小姐的小轿车上。货车司机当场就逃逸了,现在还没抓到。”阿标刚讲完,慕烨承就是直接冲了出去。都是冲没两步,他又是调回了头。一把揪起阿标的衣领。

    “在那个医院,快点!”他现在心情急切。额头上都是渗出了汗水,阿标被慕烨承这种气场吓得也是咽了口口水。

    “在第一人民医院,詹台先生第一时间就是安排好了一切的救护措施。”阿标也许是为了让慕烨承安心,所以多说了一句,却是没想到这一句直接让他炸了毛。

    怎么又是詹台祈!?不过这次,他也算是出自内心的感谢他,要不是詹台祈,笙笙肯定会出事的。

    慕烨承驾车,又是连闯好几个红绿灯,这才是飞一样是速度,赶到了医院。

    夏笙笙迷迷糊糊,已经有些想要睡过去了,却是被慕烨承直接粗鲁的打开了病房门。

    “砰。”一声,惊醒了夏笙笙和詹台祈。

    詹台祈先是抬头,在看到来人是慕烨承时,他整张脸都是黑了下来。

    “慕烨承你来干什么,shirley有我照顾,她很好,不劳烦您来费心。”说着,就是想把慕烨承往外推,他现在是越来越讨厌慕烨承了,整天自以为是高高在上,呵呵,口口声声说爱着笙笙,结果笙笙从出事到现在,烨是差不多是个小时了,他这才姗姗来迟。做个谁看?这样的男人,不配做他的对手。

    “詹台祈你别过分。”慕烨承的力气也很大,一手就是甩开了詹台祈。

    詹台祈本来就两天两夜没睡,身体也是虚弱,自然经不起慕烨承的一推,他有些摇摇欲坠。

    慕烨承是根本不管詹台祈是什么情况的,直接就是奔向了夏笙笙的床边,他直接就是抓起了夏笙笙的手,眼里满满都是心疼。

    “笙笙,对不起,我来晚了,你有没有很疼,对不起…”他一遍遍的道歉,自己居然在笙笙最脆弱的时候,没有出现。

    夏笙笙神色平淡,虽然心里隐隐作痛,却依然平静无波,她眼神冷漠,就是直直的看着慕烨承。

    “你推詹台做什么?他是我的未婚夫。”夏笙笙的语气,带着些许质问,慕烨承听到她如此冷漠的话语,便是瞬间定住,虽然之前的笙笙烨一直在拒绝他,都是更多表现出来的情绪,是无可奈何和的讨厌,都是现在看自己的眼神,却是心如死灰的厌恶。

    是的,厌恶!他心里不可置信。笙笙…笙笙是不是已经恢复了记忆,他又惊又喜。当年的纠葛,他终于可以好好地向她解释。

    “慕烨承,你听到没有,shirley说我是他的未婚夫,你这个外人,快点离开。别影响shirley的休息。”詹台祈看慕烨承的眼神,也是"chi luo"裸的嫌弃。

    慕烨承不禁冷笑,想他堂堂慕大总裁,却是同时被眼前的一男一女所厌弃,其中,那个女人,还是自己这辈子最爱的妻子。

    “笙笙…”慕烨承多少带有祈求,他想着笙笙会心软,会把自己留下来的。

    “詹台,真的是麻烦你了,把这位慕大总裁请出去,我现在很累,想睡觉了。”夏笙笙说话不留情面,慕烨承烨是想不到笙笙会那么绝情。当年真的不是自己逼死夏鸿升的啊,而且他收购夏氏的股份,也是打算给笙笙的聘礼啊…

    “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咳咳咳…”夏笙笙语气冷硬了下来,但是现在的身体,多少是带着缺陷的,所以夏笙笙只有大声说了一句话,身体就有些不堪重负的咳嗽起来。

    “笙笙,乖,别激动,你好好休息,我明天过来,以前的事情,我会好好和你解释的。”慕烨承看了夏笙笙一眼,用两个人能听懂的话,告诉夏笙笙他想表达的意思。

    詹台祈云里雾里,但是现在的他,也是根本不打算深究,现在对他而言,照顾笙笙的情绪,才是最重要的,而且,笙笙今天对她的态度,明显和慕烨承分开了。

    对他冷漠,对自己袒护温柔,这也让詹台祈心里更加自信,笙笙是喜欢他的,至少,现在表现出来的态度,是这样的。

    慕烨承倚出病房,就是拨通了阿标的电话。

    “那个肇事司机还没有找到?”他总觉得,这场车祸来的莫名其妙,笙笙才会燕城几天,怎么就可能遇到车祸,而且,好巧不巧的,这是一辆货车,谁都知道,小型车道,是对货车查的很严的,这两中型货车,烨不知道怎么就是那么巧的,撞到了笙笙,而且,还好巧不巧的,人跑了…一切,都是疑点。

    “嗯,公安局那里刚刚也是打听过了,这辆车是违章行驶,而且刹车上面也有问题,本来就是亮快要报废的车,居然还在路上行驶。而且这驾驶员一出事情,就跑的无影无踪,那边正好烨是监控盲点,没有拍到驾驶员的正脸,很麻烦。”阿标在电话里解释着,把自己知道的,都是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查!动用我的势力,去查,别让其他人知道!一定要把那个人查出来!”他根本就不信巧合…这两天,还正好是蒋怡菲蒋芸来的日子,他不信,一切都是那么的莫名其妙。

    “好,我知道了。”阿标挂了电话以后,就是开启了慕烨承的私人势力。

    这次的事情,他们都是没有动用慕家的势力,他就是害怕,这件事,和自己的母亲也有牵连,都是乡下,又是那么不可置信,虽然蒋芸这些年做事很过分,但是却不是歹毒的人,都是如今的慕烨承,却是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

    夏笙笙在慕烨承走后,也是辗转难眠。她依稀记得他走时的最后一句话,似乎懂,又是不懂,她也不想深究,懂与不懂,她都不愿意和慕烨承再有任何牵连了。

    “shirley,怎么还没睡。”詹台祈睡过一阵醒来,就看到夏笙笙还在皱着眉头翻来翻去的。

    “对了詹台,挚儿呢?”她出事前,最担心的就是挚儿了,到现在为止,自己都是没看到儿子。

    “挚儿送去琳达家了,琳达和小白在照顾,他们两个都是有分寸的人,挚儿也乖巧,不会有事的。”詹台祈,说着,就是朝着夏笙笙温柔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