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在这里?”夏笙笙脱口而出,她以为慕烨承已经走了,却是不想,居然就在自己的门口,她心里一慌,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和詹台说些什么。

    夏笙笙愧疚的低头,眼神都是不敢看向詹台祈。

    “shirley,昨天是不是睡得不好,你这样我还是挺担心的,走,我送你去上班。”夏笙笙心里一愣,她其实,昨天晚上奔慕烨承折腾到半夜才睡。一开始还是半推半就,到后来,她想想就羞耻,居然自己沉迷其中。还不自觉地发出了点声音,要不是洲际酒店的隔音做的很好,估计詹台都得听个遍了…

    “不…不,不用了。”夏笙笙现在说话,都是开始结巴了,她心里很虚,也很愧疚。她从慕烨承那里得知,詹台应该是一个晚上,都是在自己房间门口没睡的。

    “詹台,你不用担心我,你快点去房里睡一会吧,我要带挚儿去幼儿园,然后去上班了。”夏笙笙说完,就是又钻回了房里。

    此时的詹台挚也是醒了过来,睡眼惺忪的揉着眼睛。

    “妈咪…抱抱。”詹台挚从小就是跟着夏笙笙长大的,所以对她的感情,也是比较依赖,他一醒过来看到夏笙笙,就有些撒娇的想要抱抱。

    “诶,宝贝,妈咪来了。”夏笙笙本来欢喜的过去,都是看到挚儿以后,她便不自觉地想起了,詹台挚是詹台祈的儿子,心里的羞愧,更浓烈了。

    她低着头,红着眼睛,昨天晚上,她就不应该和慕烨承发生关系的,现在她心里好乱。

    “妈咪,你怎么啦?为什么不说话,我好想你来抱抱我哦。”詹台挚看夏笙笙一动不动,又是扬起了小手,夏笙笙深呼吸一口气,她想了想,这件事,虽然是自己做得不对,但是她还是应该抽个时间,向詹台坦白,不然自己就太对不起他和挚儿了…

    “嗯,妈咪来了。”夏笙笙压下了想要流出来的眼泪,就是过来一把抱起了詹台挚。

    詹台挚在夏笙笙的怀里撒娇,就是突然看到了她脖颈处深红色的吻痕。

    “妈咪,你的脖子红红的诶,这是怎么了呀?”小孩子总是童言无忌,这样一句话,却是让夏笙笙有些大惊失色,赶紧分出一只手,来捂住吻痕。

    “没,没什么。昨天晚上一个打蚊子咬的。”夏笙笙眼神飘忽,对,就是打蚊子,慕烨承那个讨厌的蚊子!

    “哦,妈咪,你放我下来吧,挚儿要去穿衣服梳洗了,然后咱们一起出去。”詹台挚被詹台祈教育的很好,才只有四岁的年纪,一切都是很独立了,本来他睡觉烨是独立一间房间了,但是下笙笙心疼儿子小小年纪的,所以这才一直带在身边睡的。而且…更重要一个愿意,她有时候,烨是借口挚儿在房里,不想让詹台祈逗留太多时间。

    虽然自己对詹台,又感激,又亲情,但是这么多年,失踪还是寻不回那“丢失”的爱情。夏笙笙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一次次地拒绝自己的未婚夫…

    夏笙笙出门的时候,詹台祈还没有走,慕烨承却已经是走了,他今天一天都会神清气爽,自然做任何事情,都是干劲十足,早早就去公司处理事务了。

    “你怎么还在这里啊…我带挚儿这就要出去了,是在我门口守了一夜,也快点去休息吧,别太累了。”夏笙笙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我再门口守了一夜?”詹台祈现在也是好奇,笙笙一夜不都是安睡吗?怎么会知道自己在门口守着的?

    “哦…我,我看你大清早就在我门口,猜的。”夏笙笙不太自然的笑了笑,把头发拢到了耳后。

    蒋怡菲千等万等,终于等来了自己的后盾,蒋芸。她看到这个所谓的姑妈,就是一个激动的扑了上去。

    “姑妈…表哥好像找了新女朋友了,我…我难过。”这些年来,蒋芸其实也是已经接受了她,毕竟在蒋芸看来,蒋怡菲当初,也是为阿远流过一个孩子的…而且,蒋芸这些年来,也是把蒋怡菲的孝顺看在眼里,虽然慕父不止一次骂她荒唐,都是自己就是喜欢这个侄女,甚至,她已经有想法让菲菲成为阿远的妻子了…

    就是这关系…明面上表兄妹的关系,也是听着尴尬,蒋芸思来想去,都打算为了成全儿子和菲菲的幸福,和蒋家脱离关系了。

    “菲菲…你别急。你跟了阿远那么多年,姑妈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自从夏笙笙走了以后,蒋芸也确实是难过了一阵日子,但是身边,一直都是菲菲抚慰开导自己的。她也一只默认为,每次菲菲来燕城找阿远,两个人都是在一起的,这误会越来越大,也是越来越深…

    “姑妈,我真的好担心啊…我…我又怀孕了。”蒋怡菲现在,被蒋家压迫,根本就是没有办法,现在虽然身体里是没有这坨肉的,但是为了收拢蒋芸的心,她也只能撒谎。

    毕竟,蒋怡菲太了解蒋芸了,她是不会找阿远当面问的。

    只要现在不戳穿了,那么一切等她上了位,那都好说…

    “菲菲?真的吗?你又怀孕了,太好了…”现在最开心的莫过于蒋芸了,慕家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其实对慕家的长辈来说,慕家,是世世代代都是缺少子嗣的。

    这一代有两个孩子,简直就是上天的厚爱了,却是没想到,菲菲现在,又是要给慕家添一个了…

    蒋芸心思雀跃,连忙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毕竟家里的老头子对菲菲还是有些意见的,要是把这个消息说了,讲不准就和她一样,同意菲菲和阿远在一起了。

    “诶,别,姑妈,我现在还不想把这件事告诉大家,我想…我想和阿远结婚的时候,给大家来个双喜临门。”蒋怡菲现在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慕烨承别说心不在她这里,她整天幻想不属于自己的就算了,还想的那么过分!

    “诶诶,也好也好,告诉那个死老头子,他到时候又要阴晴不定,还不如一切尘埃落定了说。”蒋芸被蒋怡菲这样一劝,也觉得在理。其实慕父,这些年来,一直都是觉得,夏笙笙才是最适合阿远的人选,就连阿远现在单身,他都是支持的,也没有太热切的心情让儿子再娶。

    但是慕父这个当爹的这样,她当妈的哪里忍心。她还是不忍心自己的儿子,一辈子都是想着一个死掉的人,这样无尽的日日夜夜,孤苦伶仃的,什么时候,才会是个头啊。

    “姑妈,可是,可是我现在真的好担心啊,阿远身边的那个女人,和以前的小表嫂,长得好像。我好怕,好怕阿远被抢走…我现在,现在又…我不想我的孩子,没有一个健全的家庭。而且念笙和思夏还那么小…我自己有了孩子一会好好照顾他们的,那毕竟是个不知道根底的陌生人。”蒋怡菲说着,又是开始悲伤哭泣,不过这一切,都是为了做给蒋芸看的。

    她昨天从慕家别墅回来,也是一度怀疑是夏笙笙回来了,但是当她用尽了所有势力查下来,却是都是得来一个消息,这个女的,并不是夏笙笙。

    她不禁好奇,不是夏笙笙,为什么会和她的容貌,长得一模一样,就算是夏笙笙的亲生女儿慕思夏,也做不到一模一样。

    这样的疑问,一直萦绕在蒋怡菲的心头。

    詹台家是黑道起家,后来黑道洗白,也算是黑白通吃了。虽然正儿八经的能力,是比不上很多家族的,都是从信息方面,偷天换日的本事,却也是高超到绝对。

    毕竟谁派黑道的关系来查,詹台家知道了,消息拦截。派白道来查,又会被詹台家提前防备,继续拦截,就这样,夏笙笙的消息,是消失了整整五年。

    就是如此强大的慕烨承,都是根本没查到什么。如今一个蒋家,又没有和慕家相提并论的实力,这些年又是在衰败,慕烨承都查不到的事情,她蒋怡菲自然也是束手无策。

    “好孩子。你别急,姑妈会想办法的,我会让阿远,尽快和你在一起的。”蒋芸说着,也是有些担忧的攥起了拳头,她知道儿子的脾气,都是也知道儿子的软肋…要是真的是没有办法,那她…也只有出此下策了。即使要被儿子一辈子怨愤,她为了他的幸福,也是在所不惜的。

    “姑妈,真的吗?你真的太好了…我的宝宝,终于有个美满的家庭了。”蒋怡菲不愧是心机婊,字里行间,都是透露着孩子,想要一次次提醒着蒋芸。

    “唉…”蒋芸也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笙笙这个孩子,他们慕家,估计是一辈子的都对不住了,都是又想起当年的事情,蒋芸又算是释怀,就当是给菲菲一个位置吧…毕竟当年她…也是为了阿远吃了苦的。

    夏笙笙现在在办公,却是莫名觉得鼻子一痒,直接打了个喷嚏。不知道是谁在说她?她没有多在意,便是继续工作。

    夏笙笙下班的时候,也是照例去接挚儿,却是车子开到一半,迎面而来,就是一辆大卡车。

    “嘟——!吱,砰。”夏笙笙的意识,逐渐在消失,她在闭上眼睛的前一秒,却是在担心挚儿怎么办,她还没去接到挚儿…

    突然,慕烨承的脸,又是在她脑海里徘徊…然后是爸爸,冉冉,念笙,思夏,圆圆,阿楠,花姐…最后,才是詹台祈。

    “滴滴滴…”夏笙笙现在只觉得浑身都是酸痛,根本就是不能动,身体上下,很多地方,都是被缠上了厚厚的纱布。身边也是放满了各种仪器。

    “shirley,shirley你醒了,你吓死我了。”詹台祈现在急的眼眶都是红红的,一夜未睡,他的胡渣,也是斑驳的生长了出来,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憔悴,即便如此,他依旧紧紧握着她的手。

    “我…”夏笙笙一开口,就是被自己的嗓音给吓到,如同朽木一般,沙哑沉重。她现在脑子里各种零星的画面,让她整个人都觉得混乱。

    她有些接受不了…她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不承认的事情,却是真真切切的证明着,着都是真实的。她居然就是夏笙笙,她…她想起了五年前的日子,一瞬间有些不堪重负。

    她的仇恨,她的爱情,还有她的亲人朋友…一切的一切,既欣喜,又悲哀。

    …

    “喂,事情办好了?什么?没有撞死?你知不知道你是收了我五百万的,我是说明了要那个女人的命的!呵呵,你现在还要两百万?休想!事情没办成,这两百万你也别想要!”蒋怡菲现在气的脸都是扭曲的,“啪”的一声,就是挂断了电话。她没想到,自己找的人,居然那么办事不利!

    ------题外话------

    哈哈,小伙伴们早安啊。

    我们的恶毒表妹现在也算是坏心干好事啦。

    这会儿算是正儿八经的回归了,霸道女总裁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