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笙笙迷迷糊糊,只觉得身上的束缚一瞬间就是没有了,她舒服的朝着慕烨承的身上拱了拱,身上的衣衫尽退,她有点冷,也是不自觉的往温热的地方钻。

    慕烨承本来就有坏心眼,如今夏笙笙这样投怀送抱的模样,更是激发了他心底的欲望。慕烨承的手很大,一把就是抓住他想要的某处。

    夏笙笙在梦里,只觉得有人在捏她,有些不开心的皱起眉头,嘴巴还要撅着,手也是不自觉的往那处过去,想要把捏她的罪魁祸首打走。

    “啪。”她闭着眼睛,像拍蚊子一样,对着慕烨承的手,就是一个不留情。

    “臭丫头,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打人的坏毛病。”他的抱怨,也是带着宠溺,埋下头,就是深深嗅起了她身上的体香。

    夏笙笙现在是觉得,这个蚊子怎么那么讨厌,咬了她的胸口,又来咬她的脖子,她又是一巴掌,直接打在了慕烨承的头上。

    “坏丫头,你这样对你老公,良心不会痛吗?”他一个反身,把夏笙笙抛在了床上,洲际酒店的设施一直都是很高级的,这床,烨是极为柔软的,夏笙笙掉下去,立马又是弹了起来。

    她有些被这样的冲击惊醒,夏笙笙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不知道自己刚刚怎么会突然掉在床上了?她的手,还在揉着眼睛,刚想睁开,慕烨承如今也已经是欺身而上了。

    “啊!”夏笙笙哪怕再迟钝,身上突入而来的重量,也是把她吓醒了,好在她只是低呼,声音不算大。她睁大眼睛,看到在自己床上的慕烨承时,刚想开口大叫,却是被他捂住了嘴巴。

    “嘘,别叫。”慕烨承条件反射,就是交代了夏笙笙,但是转念,他却又是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挂起他标志性的坏笑。

    “不过,你要是想让詹台祈知道你现在在我身下的话,你就尽情的叫好了。他在门口听着呢…”慕烨承说完这句,直接就是松开了夏笙笙的嘴巴。

    夏笙笙满脸惊恐的盯着慕烨承,这货怎么在自己的床上,而且,她低头看了一眼身上…

    “啊!”她再次一声尖叫,带着不可思议,她她她…怎么什么都没穿,她这一叫,根本就是忘记了刚刚慕烨承对她类似于调戏的警告。

    詹台祈在房门口,本来都是昏昏欲睡,却是听到了夏笙笙房内传来的惊叫。他一瞬间就是紧张了起来,笙笙怎么了?詹台祈开始拍门。

    夏笙笙现在,简直就是不知所措,她没想到,刚刚慕烨承的“警告”,居然是真的,本来她只是以为,他这样讲,是吓吓她的…

    “shirley,你怎么了,快点开门,让我进去。”詹台祈现在有些不安,看着隔壁的房门,却又是故意压低了点声音,不行,他的声音不能太大,万一把慕烨承给引来了,就不好了。

    詹台祈千算万算,是根本不会算到,慕烨承如今,却是就在夏笙笙的床上。

    “你你你!你为什么会在我床上啊。”夏笙笙有些语无伦次,她被慕烨承压着,根本就是没办法动弹,但是考虑到自己的“清白”,她还是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自己浑圆的胸脯给挡住了,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自己这样,怕是被看光了吧…?她气的满脸通红。

    “怎么?遮什么?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有看过。不过…”慕烨承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不过,该大的地方,是越来越大了…笙笙的身材,这些年来,是养的越来越让他爱不释手了,嗯…唯一的缺陷,就是他还是觉得,笙笙其他的地方有些瘦,他还是喜欢笙笙身上有些小肉,健健康康的,她现在这个模样,多半是工作累的…

    “不过什么不过,慕烨承我警告你,别太过分。”夏笙笙现在满满的心理阴影,她手足无措,听着门外不停地敲击声,更是心乱如麻,自己现在怎么开门?房里有个慕烨承,说都说不清啊…

    “呵呵,你还是把外面的麻烦处理了吧,难道说,我们笙笙现在多了点恶趣味?欢好的时候,喜欢给别人听见?”慕烨承说的话,直接把夏笙笙羞的满脸通红,这慕烨承也算是名门出生,怎么字里行间,说的都像是个地痞流氓?

    “shirley…shirley,你怎么不开门,开开门啊。”门外的詹台祈还是不依不饶,都开始撞门了,夏笙笙急的汗都出来了,怎么办怎么办…难道真的给詹台看现在她和慕烨承这样羞耻的一幕?虽然什么都没发生,但是换做给谁看,都是会有想法的。

    慕烨承的目光,更是如狼,就是如此灼灼的盯着夏笙笙,想看看她怎么回到,反正开不开门对他而言都是无所谓,开了门,还能刺激一下詹台祈,何乐而不为?算来算去,都是自己吃甜头…

    “詹台,你别敲了,我没事,我刚刚不过是做梦了,我很累。我现在要睡了,你也早点回去睡吧。”夏笙笙硬着头皮,又是无奈的扯了一个谎话。

    她刚说完,慕烨承就是低头,一个吻,就是这般,没有任何预兆的前来。

    “呜呜呜…你…你松开我。”夏笙笙现在都快欲哭无泪了,她是女人,和男人的力气,本来就是悬殊的很,现在的她,是一边捂着胸脯,一边推着慕烨承…

    “shirley…我还是不放心你,你开开门好吗?”詹台祈再门口,仔细地听着里面的一举一动,洲际酒店的隔音很好,他费力的听,都是听不到其他的声音,除了刚才笙笙发出的那声尖叫。

    “我…唔…我没事,我…唔,我困了,你回去吧…”夏笙笙现在简直就是被慕烨承折磨的上气不接下气,说话都是断断续续。

    夏笙笙的身子本来就几乎是全裸,慕烨承也只是套了一件浴袍。如今他的一只手,往腰间处一抽,胸口便是大开,可以清楚的看见慕烨承的每一寸肌肤。

    詹台祈现在站在门口,也是踌躇,他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敲门,shirley两次都回答他要睡了,如果现在再敲门,会不会惹得她的厌烦?他这样想着…便是把手停在了半空中,莫约踌躇了一分钟,他的手,才是再次无力地垂下。

    他很在乎shirley,也不像shirley厌烦他,过去的五年,他对她的态度,一直像个绅士,如今突然变的斤斤计较,想必shirley会接受不了吧…

    现在的慕烨承,可谓在夏笙笙的身上,肆意妄为。

    他的吻很热烈,夏笙笙记得满脸通红,詹台还在外面,他怎么可以对自己动手动脚,问题是即便这样被他吃着豆腐,她还不能叫出来,万一把詹台叫进来了,但是很更加尴尬,她可就是得挂上偷。情的名头了…

    “你,你别,摸…了…”夏笙笙的嗓音,开始沙哑起来,她终究是个成熟的女人,怎么可能在慕烨承这般挑逗下,没有一点点的反应。

    夏笙笙又羞又愤,无比纠结,自己怎么还有了反应,她气的把脸别到一旁,咬着嘴唇,却是被慕烨承掰过了脑袋。

    “怎么?害羞了?唉,真的是越过越小了,我记得你五年前对我,可是很热情的。”慕烨承有些追忆,眼神更加朦胧,浑身上下,都是欲望的味道,看夏笙笙的眼神,也是更加的热切。

    夏笙笙被这样电力十足的目光盯着,也忘记反驳慕烨承的话,她如同触电一般,瞬间就是软了全身。她真的,觉得自己好羞耻!

    慕烨承的手早就不老实了,夏笙笙咬着嘴唇,更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当她的手,想要突破某处的防,线时,夏笙笙却是突然惊醒。

    “不可以,你别这样。”夏笙笙现在很害怕,她现在心里,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她和詹台在一起五年,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哪怕有时候,詹台会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她也只是压着心里的不适,给他吻一下而已。

    这五年来,她根本就没有和詹台有过身体上的接触。也是毋庸置疑的,她其实,对詹台的触碰,多少是反感的,她一度以为自己车祸过后,成了性冷淡,直到今天…碰到了慕烨承。

    多少夏笙笙又是想起了詹台挚,虽然她忘了记忆,多少以前的自己,还是爱着詹台的吧,不然为什么会给他生下挚儿?夏笙笙心乱如麻,头脑清醒,多少身体却又是该死的诚实。

    她一遍遍的告诫自己,不能出轨…不能出轨…不能出轨。

    多少奈何慕烨承的水平太高,她推拒着,他就把她的手,抓至头顶,她咬他,他却是用更多的手段,让她沉浮…

    最后的最后,夏笙笙满脑子一个想法…完了,她出轨了!她想起来还在门口的詹台,在意识消去清明前,骂了自己一句:渣女!

    慕烨承就在夏笙笙半推半就下,彻底征服。一晚上,如同当年他所说的一般:夜夜笙歌。

    夏笙笙第二天醒过来,只觉得自己腰酸背痛腿抽筋。仿佛身体被掏空。

    她努力撑起虚弱的身子,转身刚想瞪一眼昨晚那个罪魁祸首。却是看到了詹台挚那个小小的身子。她一愣,莫非昨天晚上是做梦?

    都是当她低头看去的时候,却是看到自己浑身青青紫紫,满满都是被蹂,躏过的痕迹。看来昨晚不是梦,她咬牙切齿,还有一些失落,果然,自己是渣女,慕烨承烨是个渣男。

    不过也好,从今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渣的好处就是彼此相忘于江湖,她不免心中猜测,这个慕于承,是故意把自己认错那么久的吧?目的就是为了睡她?想到这种可能性,夏笙笙的脸,又是黑了一圈。

    她看着自己身上被穿好的睡衣,心底的唾骂中,还是稍微有了一丝丝的认可,还好这个渣男有点良心,没有做完了就跑,至少给自己穿了衣服,不然,要是挚儿比自己早醒过来,作为母亲,她还真的木制的怎么交代。

    詹台祈再门口站了整整一夜,困到极致的时候,还靠着门框睡了一会。

    慕烨承烨是刚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洗过一把澡以后,就是觉得神清气爽。他打开自己的房门,却是看到詹台祈还在夏笙笙的门口,他心里不禁也对这个对手多了一丝崇敬,虽然是自己的情敌,但是他对夏笙笙的心,却是真挚的。

    “哟,怎么啊,一夜的门神,当的可是舒服啊,看看,啧啧,这黑眼圈,也是够厉害的啊!?”慕烨承烨是像詹台祈一般,靠着门框,笑意满满,昨晚他是和笙笙滋润过了,现在心情可是好的很。

    “哼!”詹台祈并没有理会慕烨承,却是抬手,直接敲起了夏笙笙的房门。

    现在已经七点了,笙笙怎么还不起来,这和她平时的作息,很不一样…不过他又是想起了昨晚笙笙做噩梦了,想必是这个原因,所以睡得不算好吧…这才多睡了一会…詹台祈心里理解着。

    夏笙笙本来还坐在床上发呆,听到詹台祈的敲门声,这才回过神来。

    “shirley,你起来了没有,我今天送你去上班。”詹台祈对夏笙笙的态度,一直都是绅士,且彬彬有礼的,他语气温柔,眉眼里都是笑意,他一想到shirley,就是欢喜。

    “诶,你等等,我起来了。”夏笙笙羞涩的跑到衣柜处,跑的时候,还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挚儿,有些担心挚儿醒过来看到自己身上的痕迹。

    她的脑海里,突然又是蹦出昨晚和慕烨承缠绵的画面,大清早的,她又被自己羞红了脸。

    夏笙笙甩了甩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骂了自己无数遍。自己真的是无药可救了…出轨了居然还念念不忘?她咬了咬唇。随即找衣柜里翻找起来…

    夏笙笙今天,特地穿了一件极为保守的衣服,为了遮住身上的痕迹,她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慕烨承和詹台祈都站在门口,她也是一愣…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结束啦,小伙伴们晚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