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63 你是我的血脉(加更,三更)
    “shirley,我们回意大利不好吗?你是个女人,我养你和孩子就可以了,我不想你在外面那么累。”詹台祈现在也是有自己的私心,他确实不想让笙笙在外面抛头露面。他想笙笙,能在家里好好的相夫教子…

    在意大利的时候就是的,她那时候刚刚毕业,事业才起步,年轻美丽,多的是男人追她,詹台祈有些不自信,但是对那些对手,也不足为惧,毕竟,他们都优秀不过自己,但是那也是在几年前,现在的自己,已经快三十五了。和shirley在一起,更像是叔侄,不像是"qing ren"。

    而且,shirley对他的感情一向都是淡薄的…他不想,不想她被更优秀的人抢走。就像慕烨承,毋庸置疑,慕烨承说的也没错,他们之间,还有孩子做牵绊,他心里更害怕了。他和shirley,除了这五年,其他什么都没有。

    “我是女人没错,但是我是个有想法的女人,詹台,这件事我们还是不要说了,你知道的,你说服不了我的,我自己也有我自己的追求,任何人改变不了的。”夏笙笙的态度也是很坚决的,她有自己的理想,有自己的追求,她不会为了婚姻,而放弃自己毕生的追求的。

    “shirley…就当我求你,也不行吗?”詹台祈眼里带着受伤,他好想shirley能像别的小女人那般,窝在自己男人的怀里,娇软乖巧,可是,shirley注定不是这样的女人,他当初看上她,不也就是喜欢她身上的这种坚韧,有理想的性子吗?

    “詹台,我们不说这个了好吗?”夏笙笙踩了刹车,把车子停在路边,也是回以认真的眼神,她做不到,她做不到为了詹台,放弃自己的理想。

    “好吧,呵呵,不说这个了,我知道你不愿意妥协的。”詹台祈语气里有自嘲,有失落。夏笙笙眼里多少有着愧疚,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是所有的想法,却是尽在不言中。她再次发动起车子,绝尘而去。

    夏笙笙一个下午就在忙詹台的事情了,自己的公司,也没来得及去去看看,她在医院里跑来跑去,又是挂号又是拿药的,其实,她对詹台,除了没有爱情,其他方面,自己都是想要尽可能的对他好的。

    “shirley累了吧。我没事了,就这么一点点的小伤。”他看着shirley为自己忙前忙后,多少心里也有些安心,至少shirley不是完全对自己无情。

    “怎么可以!虽然是小伤,但是还是要好好养着,明天你还要上班,真希望今天晚上这些疤痕就能淡下去,不然明天这样子多难看啊,还堂堂的詹台大总裁呢。”夏笙笙调笑着,詹台集团的总裁,顶着个熊猫眼去上班,想想也真的是喜感呢。

    “呵呵,没事的,晚上回去我拿点冰块敷一下就好了。”詹台祈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现在已经四点半了,是时候去接挚儿了。

    医院离幼儿园还是有些距离的,不堵车的时候,都是要开个将近半小时的,何况现在四点半,可能一会儿会堵车。

    “笙笙,走吧,得去接挚儿了,这里过去还是挺远的。”詹台祈摸了摸夏笙笙的脸颊,她也是恍然大悟,突然拿出手机一看,果然四点半了,有些晚了。

    “哎呀,都差点忘了挚儿了,唉,你看我一忙就会忘记好多事情。”夏笙笙有些愧疚的敲敲脑袋,自己确实太重视工作了,经常把接挚儿的事情给忘了。

    夏笙笙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快五点半了,她有些懊恼,急匆匆的就是跑进了幼儿园,也不知道挚儿有没有难过啊。

    可是当她找遍了整个幼儿园,都是没有看到挚儿的影子,找到他的老师,老师却是说挚儿被他爸爸接走了。爸爸?夏笙笙现在一脸懵逼,挚儿的爸爸不就是詹台吗?詹台还在自己的车子里啊。什么时候来接过孩子?

    就在夏笙笙满心担忧的时候,她的手机,却是响了,她一看,是慕烨承的电话,想都没想,就是直接挂断。

    那一头的慕烨承,早就猜到夏笙笙会有这样的举动,也并不恼怒。

    他打开手机的短信功能,直接就是给她发了条短信,编辑的时候,他也是思绪万千,想当年,他会发短信,也是为了笙笙呢…

    他看了一眼在和思夏、念笙玩的开心的挚儿,眼神里也是温柔,还带着点愧疚。他还是要用一点小手段让笙笙妥协的。

    “挚儿在我这里,你一个人过来,不许带詹台祈,和我们吃一顿饭,我就把挚儿还给你…”

    一开始,他去幼儿园接念笙和思夏,也是想把挚儿接回来的,都是挚儿这孩子,却是很不待见自己,想必还记着那天他欺负夏笙笙的事情吧。慕烨承想带他走,这小子也是死活不愿意,自己想过去抱抱他,这孩子还是二话不说,就咬了自己一口,慕烨承只是看着被咬的小小的牙印,有些无奈的笑笑。

    他突然想到还在车子里的那份dna的鉴定书,他知道现在和一个孩子说这个很不合适,但是,他就是自己的儿子,他有必要让挚儿知道的。

    他叫思夏和念笙拖着这个孩子,挚儿的脾气也和自己一样臭,也许是因为自己欺负了他妈咪,所有觉得慕家的人都是坏人,就连他一直喜欢的思夏姐姐,也是不理不睬。

    “挚儿,我才是你的爹地,詹台祈并不是你的爹地,我和你妈咪,你,思夏,念笙,我们才是一家人。”他蹲下身子,把他的鉴定书,给詹台挚看。虽然他年纪小,但是他从小就聪明,也是认识很多字了,也懂亲子鉴定是什么意思。

    慕烨承还记得,那小子,看到鉴定书的那一刻,是呆呆傻傻的,还不可置信的摇头,不愿意相信。

    詹台挚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不是爹地的亲儿子,而是这个慕叔叔的亲儿子。

    “挚儿,你妈咪不过是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把我们都忘了,我们才是原本的一家人,你看,你第一眼见到思夏,就那么喜欢,因为她是你的亲姐姐啊,还有念笙,他也是你的大哥。”慕烨承蹲下身子,目光灼灼的看着詹台挚,他多想这个小儿子能叫自己一声爹地。

    詹台挚还是接受不了,虽然他现在知道了爹地不是自己的亲爹地,但是爹地这些年来,却是对自己还有妈咪都是很好的,他是个聪明的孩子,也是知道感恩的。

    “不!妈咪说谁是爹地,我就是谁的孩子,”虽然詹台挚嘴上依旧强硬,但也不反对慕烨承的触碰。

    “挚儿,你是我的血脉,我们一家人,本就应该好好地在一起生活的,不是吗?”显而易见,詹台挚被慕烨承说的,有些心动,他是很喜欢思夏小姐姐的,也一直很崇拜慕叔叔的,就连念笙小哥哥,他都是带着好感的…但是,爹地把他养那么大,他也不忍心不要爹地。

    这样痛苦的选择,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也确实残忍。

    詹台挚低着头,心里闷闷的,他知道,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有多么重要,一边是自己的亲生的父亲,一边又是从小就疼爱他的爹地…

    夏笙笙看着短信怔了一会,她有些不敢置信,挚儿怎么在这个死变态的手里?她踌躇了一会,最终还是拨通了慕烨承的电话。

    “慕烨承你别过分,你快点把挚儿送回来。”夏笙笙现在站在教室门口低吼着,来往准备下班的老师们,看到她这幅样子,都不免侧目。

    “呵呵,送回去?夏笙笙你说是你傻还是我傻呢?我的目的很明确啊,你来陪我们吃饭就好,不许带着詹台祈。”慕烨承现在语气痞痞的,他就不信,夏笙笙能这么无动于衷。

    ------题外话------

    您的好友心机慕已上线。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