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62 两个男人的针锋相对
    “shirley,我们三天后就结婚好不好,我已经等不及了,shirley,嫁给我好吗,做我名正言顺的太太,你也知道,我已经等了那么多年了。”詹台祈低头看她,眼里带着深情,夏笙笙心里一个恍神,似乎透过这样的目光,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不过不同于詹台这双淡蓝色的眸子,她隐约记得,那双眸子,是浅褐色的,眼里都是带着水泽的光亮,她头突然有点痛,她甩甩脑袋,让自己甩开刚刚那荒谬的想法。

    真是可笑,自己怎么脑子里混出现另外一双眸子,明明自己和詹台在一起那么多年了。

    “shirley,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詹台祈看夏笙笙的模样,心里也有些担心。

    “哦,没有啊,就是刚刚突然想到点事情。就三天就结婚吗?会不会太赶啊。”夏笙笙戚眉,有她的思量,本来她是打算来燕城一个月再结婚的,那时候公司也稍微稳定了些,现在乱糟糟的一团,她还真的有些不愿意,而且…自己心里,也并不是那么想结婚,但是打算转念一想,自己让詹台等了那么多年,再让他等下去,也说不过去了。

    而且,算起来,他们两人,早就是亲人了,嫁给亲人,不过是为了让两人的生活,还有挚儿的身份,更加名正言顺。

    慕烨承一直傻呆呆的站在门口,他想看看,这个夏笙笙到底会怎么回答,她要是答应,自己非得掐死这个死女人!孩子都给他生了三个了,还想跑?!做梦呢!

    夏笙笙低头思考了一阵,哪怕是为了挚儿,她都得结婚啊。

    “好啊,三天后。可是你可是还没求婚哦。”夏笙笙狡黠一笑,倒是让詹台祈有些愧疚,确实,但今天为止,自己还没有向她求婚。

    詹台祈抬头,有些挑衅地看了慕烨承一眼,笙笙终于答应嫁给自己了。慕烨承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慕烨承的拳头,现在被他狠狠的攥起,他脸色的青筋崩出,脸色有些燥红,这是他三十多年来,第一次如此失态,平日里,他都是清冷矜贵的样子的,他是没有想到,这个死女人还真的敢啊,她倒是想带着自己的种去嫁给别人,休想!

    他直接就是冲上来,夏笙笙还在詹台祈的怀里,慕烨承直接一把把夏笙笙拖了出来,往边上一甩,其后,对着詹台祈的脸,就是一拳。

    “你他妈敢动老子的女人。”慕烨承第一次爆粗口,他真的是气疯了,心里满满的嫉妒,这个詹台祈到底那里比自己好了,这个不知好歹的夏笙笙,居然还愿意嫁给他?

    “喂,慕烨承你神经病啊,詹台,詹台…你没事吧?”夏笙笙刚被一把推开的时候还有些云里雾里,当慕烨承一拳头下去,她就回过了神。

    慕烨承居然打了詹台祈!

    夏笙笙脾气很倔,她看到詹台祈被这慕烨承部分青红皂白的打,她就来气。

    “对,我就是神经病,夏笙笙我是疯了,一辈子吊在你这个死女人身上。你想和他结婚?你休想!除非你想把你老公的我先弄死,否则你就这辈子都是我的人!”他说的狠戾,空气里都是压抑的气息。

    琳达等一众秘书傻眼了,没想到看到的这一幕那么劲爆,夏总这才来燕城几天啊?怎么就成了慕总的妻子了?

    “慕烨承我和你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你那个亡故的太太,我叫夏笙璃,英文名叫shirley夏,我和你说那么多遍,你是属猪的吗?”夏笙笙现在也不顾形象,开始破口大骂,真的是太气人了啊,怎么可以随便打人啊。

    “詹台,詹台…你没事吧?”夏笙笙对詹台祈的语气,又是换了一种调调,是轻柔的,慕烨承听到夏笙笙这样讲话,更是怒上心头。

    这个死丫头对自己讲话就那么凶,对这个野男人,就是轻声细语,怎么,还真的把自己当死的了?

    詹台祈现在心里一个冷笑,这慕烨承再厉害又怎么样,夏笙笙还是会选择自己,她五年的时光,都是由自己陪伴,而慕烨承这个自诩丈夫的人,又在那里。

    “shirley,我没事,谢谢你那么关心我。我好开心。”詹台祈现在满脸都是幸福,笙笙还是更在乎自己的,不然为什么对自己那么温柔,对慕烨承大吼大叫。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我送你去医院吧。疼不疼啊,你就当被疯狗咬了一口啊…别太难过。”夏笙笙指桑骂槐,慕烨承听着,又是跃跃欲试,这个死女人居然说自己的疯狗?自己那么爱她,那么在乎她,结果就是换来一句疯狗?

    “好。”詹台祈也不矫情,主要笙笙现在对自己那么关怀,他心头就是甜蜜,想着,就低头,在夏笙笙的嘴唇上,落下轻轻一吻,他就是要让慕烨承看看,夏笙笙是自己的了,他就死心吧,这辈子都没机会了,在五年前,他弄丢她的时候,他就没有资格和自己竞争了。

    夏笙笙一瞬间有些呆愣,她没想到詹台居然会亲她。那么多年来,他们相处的一直不错,但是平时,詹台也最多只是亲亲她的额头脸颊之类的,没想到今天直接亲上了嘴唇。

    慕烨承被这个吻,彻底的弄炸了。被小白几个助理拖着,他也是部队里出来的,力气也是大的惊人,他甩开所有拖着他的男男女女,又是再一次冲上去。直接把詹台祈拖进了电梯里。

    慕烨承的动作很快,夏笙笙反应的不够及时,等她冲到电梯口,电梯门已经关了。

    “我叫你肖想我女人!你敢和笙笙结婚试试看!”他动作很快,如今没有人了,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詹台祈如今倒也不甘示弱了,刚刚被打,也是他故意的,他母亲是意大利黑道出生,他自然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他刚刚那个样子,就是想让笙笙心疼,现在两个大男人在电梯里,他就放开了身手,和慕烨承打了起来。

    一直扭到到电梯到了一楼,两个人才算是停手,慕烨承虽然打了詹台祈不少下,詹台祈的一只眼睛被打成了乌青色,嘴角有血,衣服哩哩啦啦,手臂上都是红肿。

    反观慕烨承,但是他自己也是没有吃到好处,他的鼻子已经流出了血,脸上有两块青紫,就算梳得笔挺的头发,入籍也是凌乱。

    “你以为,你把我打成这样,心里就算是舒爽了?呵呵,我告诉你,shirley看到我这个样子,只会更恨你,她会更心疼我。我们三天后就举行婚礼,到时候慕总千万别迟到。”詹台祈也是个狠角色不过是在夏笙笙面前,装的无害一些,想他詹台家,本来就不是清白的家族。

    “哦?你倒是自信,我是说你心胸宽广,还是怎么样,整天看着詹台挚,是我的种,你也真的高兴啊。”慕烨承说到这里,脸色就是邪笑,笙笙现在不过是旺季他了,她可是为自己生了三个孩子的,他詹台祈拿什么和自己斗!

    詹台祈如今心里也是“咯噔”一下,詹台挚不是他亲生的这个秘密,也只有自己知道。虽然说他长得和自己很不像,都是大多数地方,长得是像夏笙笙的,所以就算是在意大利的父母,也只是以为,詹台挚长得像夏笙笙多了些罢了,从来就没有说怀疑过他的身份,他现在不明白,这个慕烨承是怎么知道的。

    “你别胡说,挚儿是我的亲儿子,慕烨承,你就是见不得我们一家三口好是不是,但是你死心吧,孩子老婆都是我的。”詹台祈如今也是露出了阴狠的面容。他朝着地上吐了口血,胸口处的衣服有些破损了,露出健壮的胸膛和胸毛,看起来更像一直野兽。

    “哦?我胡说,詹台祈,你别挑战我的耐心,詹台挚是不是我的种,你心里清楚。而且…慕家和詹台家从来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地上你可千万别把我逼急了…”慕烨承语气威胁,詹台家也许在十年前,和慕家的水平,那应该是差不多的,但是如今十年过去了,慕家的水平,可是远超了詹台家。

    “你!”詹台祈被威胁的也是有些气弱,但是转瞬,却是扬起了笑脸。

    “我就看着你做个跳梁小丑,不管你怎么样,shirley都会嫁给我的。”詹台祈自信一笑,他这五年,可是确确实实陪伴在shirley身边的,而且他也并不是逼婚,shirley是心甘情愿嫁给自己的,何况,她现在,也是把这个慕烨承忘得一干二净,就算不忘干净了,就靠他们之前的矛盾,shirley烨不能再接受慕烨承了。詹台祈现在,可谓是看透了一切,shirley注定是自己的。

    “好啊,我就看着,夏笙笙那个死女人,到时候是怎么嫁给你,她和我,可还没离婚。”慕烨承说完,也不打算继续废话了,转身就走。

    夏笙笙急急忙忙的追下来,就看到了这幅场景,詹台祈摇摇欲坠,看起来伤的很重,慕烨承却是一身潇洒的离去,夏笙笙看着他那个背影,简直就是咬牙切齿,没有多的思量,她直接就是追了上去,却是被詹台祈拦住了。

    “shirley,别去了。我没事。”詹台祈佯装虚弱,捂着腹部,看起来疼痛难忍,夏笙笙才追出去几步,她就看到詹台祈这幅样子,立马就是折了回来,扶着他,脸色都是心疼。

    “詹台,走,我送你去医院。”夏笙笙朝着慕烨承离开的方向,狠狠地瞪了一眼。这才扶着一瘸一拐的詹台祈,到自己车上去了。

    “shirley…我们还是回意大利吧,我们结了婚以后,就好好在意大利生活,我会给你创一片天的。我不想你在这里被欺负。”詹台祈心里还是有担忧的,虽然他刚刚在慕烨承的面前信誓旦旦,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是多么的担心。

    只要多留在这里一天,他就怕多一分shirley可能被抢走的恐慌。他不愿意shirley再继续呆在这里了。

    “可是,我在这里的事业才刚刚起步啊,詹台,你也知道的,我心里多么好强,这都是我一点点拼搏出来的,我做不到放弃的。”夏笙笙心里想着也是很闷,她没有想到詹台居然想要让她放弃这里的事业,她做不到…她打拼了那么多年的努力,不想就这样付之一炬。

    ------题外话------

    强烈推荐好友的文:

    军婚缠绵:陆少,套路深作者:冷纤秋

    这是一个,腹黑男诱拐强势女的故事,强强联合、宠溺无限。

    一次任务,一次意外。

    刘若男遇到了她这辈子的死对头陆毅和。

    “你在外面说了什么?!”刘队长破门而入,怒气不息“外面都在传我们有一腿!”

    他从文件中抬头,缓身站起“所以呢?!”

    “所以什么!”她看着他的眼睛往后退“你给我去说清楚,这只是谣言……”

    “既然是谣言”他将她抵在墙上“不做实岂不是冤枉了本少?本少最受不得委屈”

    刘队长的格言:遇到陆毅和一定要做一件事,远离他,远离他,远离他,最要的事情说三遍。

    陆先生一生就奉行两个条例:一是宠爱刘若男,二是宠爱刘若男,非要附加一个的话,就是想要宠爱刘若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