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月你疯了?你抢钱呢?一个亿,你做梦吧!多了没有,最多两千万。”蒋怡菲现在心里也是着急,这些年来,自己是存了些零花钱,不过也差不多一个亿,要是全签给王月这个贱人了,那么自己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她是不会做这种傻事的。

    “怎么?堂堂的蒋家大小姐舍不得这个钱了啊?”王月冷嘲热讽,她还以为这个蒋家大小姐真的那么风光呢,到头来不还得给自己吃得死死的?

    “王月我警告你别太过份。”蒋怡菲威胁的话语,王月是一点都不怕,她就是这样继续笑笑,蒋怡菲被她弄的都快抓狂了。

    “我就这样说吧,也不拐弯抹角了,我就要一个亿,没有的话,你要么有本事现在就弄死我,要么你就等着,我把你做的一切都给揭发了吧…”王月往自己的办公椅上一坐,看了看自己用了那么多年的办公室,心里也是极不舒服,这里马上就要变成别人的了,还是那个叫顾圆圆的小丫头…

    顾圆圆她是见过几次的,如果光从工作能力上来看,王月还是很欣赏这个小丫头的,但是她是来抢自己的位置的,她现在想到顾圆圆,也是恨得牙痒痒,虽然这件事和她,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王月都把话说的那么死了,蒋怡菲也真的是没办法了,但是她还是不太愿意出那一个亿。

    “你什么你,我知道一个亿是有些多了,不过…我是允许你出去一段时间筹钱的,反正我不急啊。呵呵…”王月云淡风轻,看了看自己的履历表,她也得抓紧时间再找新工作了。

    “好,成交,你等着,我一个礼拜后给你这笔钱。”她气的咬牙切齿,没想到今天来公司,阿远推她不说,还被王月这个贱人摆了一道,亏自己以前对她那么好!

    “诶,慢着啊,我又不是说这一个亿都允许你欠着的,我相信蒋家小姐暂时拿不出一个亿,五千万对你来讲,也就是个私房钱的问题吧,蒋小姐,我们先把这五千万给结清了,还有五千万,我们一个礼拜后再说。”

    “好!算你狠!”蒋怡菲从小到大也是狠角色,还第一次被别人坑的那么惨,她日后,一定会找王月把这笔账还回来的。

    蒋怡菲把之前签的那五百万撕了个粉碎,又是重新签了一掌五千万的。

    “呵,接好了,讲不准就是你拿命换来的钱了。”蒋怡菲冷言冷语,带着威胁,她是不怕雇凶杀人的,不过在她看来,能用钱解决的事,最好的用钱。到时候身上背上了人命,倒是真的麻烦。所以她现在不过是威胁的一句话,却是听在王月的耳朵里,别有深意。

    这个蒋怡菲是想将自己置之死地?王月如此想着,同时眼睛里,已经流露出阴狠的光!

    接连几日,夏笙笙晚上都睡得极好。每天晚上,慕烨承都会悄悄的过了密道,然后抱着夏笙笙睡到天亮…

    “慕总,这是阿标哥叫我拿过来的,说是您前几天让他做的一个对比。”阿标讲话一般都是很有深意的,外人是听不懂的,只有慕烨承明白的其中的意思。

    “嗯。东西放下,你出去吧。”顾圆圆这两天交接的还算顺利,这个王月,到后来总算烨是不哭不闹了,算是消停的走了,如今是顾圆圆担任他首席秘书的职位。

    慕烨承现在的心情有点紧张,这是他前几天让阿标送去医院的样本,出来的结果,样本是他和詹台挚的头发,目的,也是想看看,这个詹台挚,和自己到底有没有关系。

    他指尖有些颤抖,这是一个让人纠结的抉择,要是詹台挚是自己的孩子,他会欢呼雀跃,那么要是不是呢?那么他会癫狂发疯,可能会冲动到弄死詹台祈和詹台挚吧?

    他第一次那么紧张,比当初笙笙生孩子的时候,都要紧张。他深呼吸一口气,这才鼓起勇气拆开了牛皮纸袋,他想想自己的动作,还真是可笑,在商场上杀伐果断,到了这里,却是婆婆妈妈了。

    纸袋被打开,他抽出那一张纸,上面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专业术语,而最重要的,就是结果处的那短短几个字罢了。

    “鉴定结果:父子基因对比,可能性99。9%。”慕烨承看到了最后的结果,差点要高兴的跳起来,果然,果然是自己的孩子,他高兴之余,却又是满满的愧疚,笙笙为他生了三个孩子。可是这三个孩子的出生,都不是特别好的时候。

    第一次,是自己误会她了,把她弄得伤心的早产。而挚儿,却是她流落异国他乡,为他诞下的孩子,他也是听詹台挚提起过,夏笙笙这些年,过的很辛苦。

    她骨子里的坚韧和执着,让她在怀孕挺着大肚子的时候,还依旧去学校上课,生下了孩子,又是一边带孩子,一边上学,毕业以后,詹台挚也只有三岁,她一边带着年幼的儿子,却又一边开始辛勤的创业。她骨子里就要强,五年前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倔强的很,他可以想象,笙笙这些年来,吃了多少的苦,他蓦然心疼。

    是他对不起她,让她小小年纪,却去了异国他乡,一个人吃尽人间疾苦,却是没有把他好好的保护在自己的臂弯之下。

    他现在心情很激动,突然有些想去找笙笙。

    夏笙笙刚忙完工作,准备去楼下的餐厅吃饭,詹台祈最近来了燕城,也是很忙,他在这里,也是开了一家新的企业,和詹台家是没有关系的,全凭自己的实力开的。

    詹台祈在楼下等了一会了,夏笙笙一下来,就看到了他的车子。

    “詹台,你怎么会来?”平时两人私下里,她都是就称呼他一个姓氏。

    “嗯,来等你吃饭,工作累了吧,走,我带你去我一个朋友开的餐厅,我和我那个朋友,认识十几年了,关系也是很好的。”夏笙笙微笑着上车,她前脚刚走,慕烨承的车子,也是后脚到了。

    他第一次来夏笙笙的公司,虽然规模不如慕氏,但是管理的却是井井有条,他不禁对夏笙笙的能力,再次的赞赏。

    “啊,慕总,您怎么会过来,我们夏总刚刚出去吃饭去了。”琳达和小白在办公室里你一口我一口的喂饭吃,看到慕烨承,也是有些窘迫。

    这个慕大总裁,今天怎么会亲临夏氏,真的是让她想不通。

    “她去哪里吃饭了?”慕烨承现在心情激动,真的是想把这个女人好好抱在怀里亲一下。

    “那个,我们也不清楚的,夏总每天的空闲时间,我们并不过问的。”琳达现在也很尴尬,这个慕总这么一来就要找他们夏总啊,平时她整天的打电话去慕氏,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那她的办公室在哪里,我进去等她回来。”慕烨承说的理所当然,自己老婆的办公室让自己呆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的,毕竟她们两个,是这辈子最亲近的人,孩子都有了三个了。想到詹台挚那个小东西,他心里就满满的柔情。

    念笙性子比较沉稳,像自己追笙笙时候的性格,而挚儿的性子就是比较狠戾的,那小模样,更是像自己商场上雷厉风行的样子。而思夏,就是像足了母亲。

    “诶,慕总不行的,你还是去办公室旁边的休息室去等吧,这是…这是我们夏总的办公室。”琳达说的也是很为难,这个慕总还真的是奇怪,一过来就要进人家的办公室,总裁的办公室可是整个公司的核心地方啊,倒不是她小人之心了,不过终究还是要谨慎一些的嘛。

    “哼…”慕烨承烨是听出了琳达的意思,心里很是不满,都是还是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去了隔壁的休息室,毕竟他想了想,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进笙笙的办公室,好像是不太好。

    夏笙笙吃好饭回来,詹台祈是强行想要送她上来。

    “詹台,不用啦,你还是快点去你的公司吧,你也是新公司,很忙的。”夏笙笙善解人意的说道,她也确实不想把工作和生活混在一起。

    “可是我今天就是有些想送你上去。你这样一再推拒我,我会不开的。”詹台祈虽然嘴上这样说,都是脸上却一点没有不开心的样子。

    他刚刚在停车的时候,看到了一辆车子,他猜想…

    “好啦好啦,要上来就上来吧。唉,真是的,那么大的人了,怎么比挚儿还要粘人啊。”夏笙笙也只是无奈的笑笑,毕竟是自己的未婚夫,他要送就送吧。

    “好,今天打算请我喝什么?平时我送你去办公室,你都是下一面就把我推出去的,我想了想,以前都是太亏了,怎么的也得讨杯水。”詹台祈略带宠溺的看着她,这个女人五年来,真的是越来越迷人了,让他移不开眼,且深陷其中。

    “好好好,今天都依你。不过我办公室里只有咖啡,怎么样?要不要喝?”夏笙笙烨是抬头,朝他看了一眼,詹台祈确实很帅,精美的五官,看着就像欧洲城堡里的那种王子。

    “咖啡就咖啡啊,我并不挑。”两人说话间,电梯已经听在了二十楼,这是夏笙笙和秘书助理们办公的地方。

    “到了。”夏笙笙径直走向办公室,琳达看到她回来了,也是立马就跑了上来。

    “夏总,慕氏的慕总来了,在隔壁的休息室呢。”琳达看了一眼詹台祈,还好少爷烨跟着一起来了,她本来还担心夏总一个人应付不来慕总呢。

    夏笙笙和詹台祈听到琳达的话,两人的脸色都是突变。

    夏笙笙没想到,这和慕烨承居然还会来找她,上次在那个包厢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不是夏笙笙,也不愿意再和他有牵连了。詹台祈脸色也有些煞白,他没想到,笙笙那么快,就和慕氏的总裁见过了?怎么办,他心里一瞬间有些慌乱。

    “shirley。”就在夏笙笙准备进去应付慕烨承的时候,却是被詹台祈拉住了身子,把她抱进怀里,虽然脸上是带着笑容的,但是他的心里,如今却是慌乱,且如同擂鼓一般七上八下。

    “嗯?怎么了?”夏笙笙带着疑惑,詹台祈的身子很高大,夏笙笙在他怀里,也并不推拒,小鸟依人的样子,她抬起头,看到了詹台祈的下巴。

    慕烨承本来想出来问问夏笙笙还有多久回来,却不想,刚一开门,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夏笙笙是背对着休息室的门的,都是詹台祈,却是与慕烨承是目光撞了个正着,四目相对,带着电光火石,詹台祈眼睛一眯,看慕烨承的模样,都带着挑衅。

    ------题外话------

    哈哈哈,我们的老慕要和詹台碰上了,詹台也是个心机boy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