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53 你想怎么谢我?
    他突然脑子有些死机,不可思议地看着怀里这个小小的人儿。

    “你几岁了?”慕烨承的脑子转的很快,他满脸狐疑,现在更是心跳如雷。

    “前几天刚过了四周岁呀,妈咪怀我怀了十个多月呢,因为她身体不好,所以我在妈咪肚子里也好瘦,一直出不来。”他想起爹地和他讲述的出生,心里就有些难过。他从小就要比普通孩子瘦小一些的,特别是从小出生在意大利,那里很多都是大骨架的欧洲人,一个个都比自己高了不少。

    “四周岁?你不是四虚岁?”慕烨承再次确认,如果是四周岁,那么这个孩子…他有点紧张,笙笙离开他之前,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是很好的…

    他突然有点期待。

    “不是四虚岁,是四周岁噢!”他朝着慕烨承比了比手指。

    慕烨承停下脚步,突然就看着怀里的这个男孩。

    他的五官像笙笙比较多,但是眉眼处,却有些“巧合”地和自己相似。

    詹台祈的眉眼处,是标准的欧式长相,如同刀刻,深邃非常。亚洲人的话,就要稍微弱化一些,这个孩子,浑身上下,是没有一点点混血儿的长相的。

    他突然心里有些激动,这个孩子…难道真的…?

    “叔叔你一直看着我干嘛。妈咪说这样不礼貌噢!”詹台挚看了一眼慕烨承,比出个不的手势。慕烨承也被他这样的小动作逗笑了。

    “走吧。送你去学校了。”他佯装揉了揉詹台挚的脑袋,顺便顺走了几根头发。看来他真的有必要好好查一下,要是真的是笙笙给他生的孩子…

    夏笙笙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手机,更是吓得跳了起来,完了,她才来燕城几天啊,就这样迟到早退的,影响得多差。

    她立马从床上爬起来,到衣柜里翻出自己比较常穿的衣服。她现在边穿衣服,只觉得自己浑身腰酸背痛,这到底是怎么了,这五年来,还从来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

    全身上下累的快要瘫了…

    洗洗漱漱,不过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自从工作了以后,夏笙笙一直认为自己偏稚嫩的脸颊,会给她带来一些不好的效应,所以这两年,她都有化淡妆的习惯。

    等她一切准备就绪,也九点半了,她匆忙地拿起手包,叫了一声。

    “挚儿,走了,妈咪送你去幼儿园了。”挚儿的作息时间是很规律的,平时都是和自己六点多就起床了,然后出去吃个早餐,在八点前把他送去幼儿园,而自己也随即去公司上班。这时候,挚儿应该早就起来收拾好自己了,她这样想着。

    她叫了一声,居然没人应答。夏笙笙有些好奇地再退回来,这小子在干嘛呢,怎么自己叫他,都没有反应?

    等夏笙笙环视了一周,都是没有找到詹台挚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孩子,丢了!

    她的眼泪,一下子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挚儿呢,挚儿在哪里啊。挚儿每天晚上都会和自己一起睡觉的,怎么今天早上醒过来了就没有了。

    她开始回忆昨天晚上的种种,昨天晚上,她是和慕烨承去他房间里谈地皮的事情了,挚儿和他的两个孩子,都是留在自己房间的。一开始还谈的还很好,到后来,后来?后来发生了什么?她现在满脸的疑惑,记忆也不太清晰。

    不过她记起来了,挚儿昨天晚上是和慕烨承的孩子在一起了,会不会慕烨承知道他去哪里了。

    她匆忙地跑出去,到慕烨承的房门口敲门。

    慕烨承刚送完詹台挚回来,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笙笙。詹台挚的头发在回来的时候,已经交给阿标了。可能两三天就能出结果了,他心里忐忑。

    他还距离自己房间老远。就看到夏笙笙匆忙地从她的房里跑出来。

    他看到她,莫名就想起了两人昨晚的缠绵,心里都是安定和幸福。

    夏笙笙拍了一会房门没人应答,就是着急的左顾右盼,正好看到慕烨承走了过来,她脚步有些踉跄的扑过去,孩子都没了,她真的心里好着急。

    “慕总,你有没有,…有没有…呜呜呜,看到我的挚儿,我的挚儿,我找不到了,他…他不见了。”夏笙笙语无伦次,手脚都不太协调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夏笙笙看到慕烨承,眼睛里就好酸涩,当着他的面,好想展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她居然,不怕他看见。

    夏笙笙知道自己这些年来,自尊心一直都是很强的,即使詹台祈是自己的未婚夫,她都从未向他索取一点点的帮助,也从来没有把自己柔弱的一面展示出来。今天,居然心里的防线突然崩塌,她好想找个人依靠,而那个人,居然就是只有见过几次的慕烨承。

    “你说詹台挚?”慕烨承从她磕磕绊绊的语气里,总算是听出了意思。

    “嗯嗯嗯…你有没有看到挚儿。”夏笙笙不断的点头,眼里的泪水已经流满了整张脸颊,她心里真的好担心,挚儿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詹台挚去上去学了,他之前看你还没有睡醒,不忍心打扰你,就叫我把他送去学校了。”夏笙笙这个模样,毋庸置疑让人心疼,他现在很想把笙笙抱紧在怀里。

    他如此想,脚步也是开始移动。

    他一把搂住夏笙笙,把她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

    夏笙笙如今有了依靠,知道挚儿没事,也算是如释重负,喜极而泣。

    “呜呜呜,我真的好担心挚儿,那个死小子,都不知道留张小便条的。”夏笙笙提到这个儿子,又是无奈又生气。

    “好了好了不哭了。”慕烨承一把把夏笙笙一个公主抱的抱了起来,朝着她的房间走去。

    “诶,慕总你干嘛,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的。”夏笙笙现在就是慌乱了,脸色涨红。这个慕烨承为什么莫名其妙抱她。

    哦,对了,昨天晚上,那块地皮的事情,到底是有没有谈好啊,后来的事情,她都是忘了。今天醒过来就在自己的床上了,

    难道自己最近太累了?她有些疑惑。

    到了房间以后,夏笙笙被慕烨承轻柔的放在了床上。她的头微低,脸颊如同烧起来一般滚烫,好丢人啊。

    “慕总,那个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夏笙笙也有些不好意思。昨天自己企划案说了一般就没了记忆,想必烨是自己睡着了吧,今天的自己是谁在自己的床上的,应该是慕烨承送她回来的吧。今天早上又送挚儿去上学了,自己担心挚儿,他也安慰了自己,确实,才一夜,自己就欠了他三个小人情。

    “那你打算怎么谢我?”慕烨承心思一会很坏,从昨晚到现在,一直都是夏笙笙吃亏,他吃甜头,到后来,还要让夏笙笙误以为欠了他人情。

    简直就是甜头吃两次,夏笙笙亏也得吃两次,问题是她还不知自。

    “要不,慕总,今天晚上请你吃饭吧。昨天和今天都是麻烦你了…还有…昨晚我们谈的那个企划案,您看怎么样?”夏笙笙烨是机灵的人,虽然她是记忆里只记得自己讲了一半,后来的事情,她自己也是不知道了,估计是睡着了。

    不过现在,这块地皮对她很重要,自己也只能先探探口风。

    “不怎么样!”慕烨承坏坏一笑,他就是故意的。其实夏笙笙的能力很足,她所说的任何一个点,都是能说服自己的,都是那又怎么样。自己就是想坑一把笙笙,毕竟自己老婆,再不坑着点,可就要跑了。

    夏笙笙现在的脸,简直就是铁青。她刚刚心里还在感谢他呢,现在又是一副奸商的模样,真的是让她咬牙切齿。

    “你!”她又不能多说什么,只能憋着。

    “今天的晚饭我很期待啊,夏小姐一定得好好准备哦。”说着他便是转身离开了。

    夏婉婉这些年来,第一次觉得自己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为什么会这样啊,慕烨承的药明明是自己下的,为什么她等了一夜,还守株待兔呢。别说兔子了,兔子毛都没看到一条。

    “婉婉,婉婉别砸咯,砸到自己的手可怎么办,你这细皮嫩肉的。妈咪看了心疼啊。”陶明丽看夏婉婉那么撒气,一方面是心疼女儿,还有一方面,是心疼自己买的这些东西啊。

    自从夏鸿升被她弄死以后,得到了那笔钱,她就开始极尽挥霍。夏家以前用的东西都是很高档了,但是钱在她手里以后,她把家里那些接触过夏家人的东西,全是砸了,又是置办了一套套即为奢侈的用品。这些年来,她可是很爱惜这些东西的,可贵了呢。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计划那么天衣无缝。慕烨承为什么没有出来。为什么啊!我等到那么晚,我差一点,就差一点就能爬上他的床了,妈咪,呜呜呜,五年了,我是不是很没用。”夏婉婉哭的声嘶力竭。她已经29岁了,上次妈咪提到她成家的事情,她也不过是为了面子才那么说的,其实,她早就巴不得自己嫁人了。五年前是俞盛言的,这五年是慕烨承。

    可是为什么这两个人,都是对夏笙笙那么执着,而是不看自己一眼。

    她是真的好痛苦!她为什么就不能嫁入豪门呢,只要嫁进去了,一辈子都不用奋斗了,她如今的心里,依旧还是贪婪。

    夏婉婉没有爱,她最爱的,不过是自己。

    蒋怡菲有些委屈。她每次去燕城,每次都会被阿远无情的赶回来。甚至上次,他还说了那样的狠话。

    “蒋怡菲,你知道你为什么能活到现在吗?不过是我还没有证据而已。”她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她算计夏笙笙的事情,被发现了?

    其实她是想不到,她家族身上背负的罪孽,太深了。

    “菲菲啊。你不是喜欢烨承吗?怎么现在还没有弄到手啊?阿远这两年,可是炙手可热的任务啊,反正你们不是亲兄妹…”蒋母在一旁嘀嘀咕咕,她一直都是值得女儿喜欢慕烨承的,她也不加阻止,反正也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亲戚,就算在一起了也不会怎么样。

    何况,慕家现在发展的那么好,她实在的恨不得女儿能快点拿下慕烨承,好让这两年有些颓势的蒋家也沾沾光。

    “你这个死女人,在那里嘀嘀咕咕说什么?儿子生不出来,还在教唆她再一年年的等下去?你这个赔钱货!”蒋父骂完蒋母,又是转头骂起了蒋怡菲…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开始啦,刚刚忘记时间了,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记成了11点更新,尴尬,记性越来越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