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52 四周岁的挚儿
    夏笙笙绝对不会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一条八爪章鱼。死死的盘在慕烨承的身上。

    慕烨承的手,托住她的腰肢,看着她微微闭着的双眸下,睫毛长长,小脸绯红,嘴唇也因为热的缘故,透着红,她的鼻头,已经被逼出了晶莹的汗珠,慕烨承看着怀里这样的下夏笙笙,心头更是荡漾。

    “笙笙,那么多年,你想我吗?”他微微抚摸上夏笙笙的脸颊,夏笙笙现在很是敏感,被他指尖触碰,就算浑身一个颤抖,她用她那双柔若无骨的双手,抓住了她的手。

    夏笙笙现在仿佛置身梦境。她仿佛自己在一片极大的火炉中烘烤,她看着火焰离自己越来越近,她想求救,却是想不起那个她心心念念想要叫的人的名字了。

    叫什么呢?叫什么呢?谁能来救救她,她好热啊…感觉自己置身火海,更是即将被融化。

    现在的夏笙笙,已经完全没了意识,只随着自己心里的渴望,在慕烨承的身上,到处的不安分。

    “笙笙,这五年来,我好想你。”在夏笙笙面前,他是没有露出这副姿态的,毕竟现在的夏笙笙,早就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但是如今,这又在两人皆不是清醒的时候,才会如此,深情地诉说他的情衷。

    “笙笙,叫我…”他意乱情迷,如今更是想听夏笙笙如同从前那般叫自己“阿远…”

    这个称呼,是多久没用了啊…自从笙笙走了以后,他再也不愿意任何一个人,叫他这个名字了,即使蒋芸也不行,阿远…阿远…那时候的笙笙叫起来,是多么情意绵绵。

    为了爱的不顾遥远,哪怕万水千山,只为见你一次容颜。阿远…

    “笙笙,叫我阿远…”慕烨承一遍遍地在夏笙笙的耳边呢喃。夏笙笙只听见脑海里,一直在回荡着一个名字,阿远…

    “阿远。”她一声轻声呼唤,似乎带着思念的呼唤,叫醒了心中那沉睡的悸动。

    阿远是谁啊,为什么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会那么难过,夏笙笙现在虽然不清醒,但是心里,却是酸涩,阿远…似乎给自己又很多美好的记忆,但是也有不好的。

    他到底是谁啊,为什么想起这个名字,自己那么难过。

    夏笙笙的眼角,流出一滴晶莹的泪珠,慕烨承看她,满脸都是心痛,他把夏笙笙抱在怀里,感受着她的温度,他的笙笙,好像更瘦了。

    他依然记得,那时候怀孕的笙笙,大腹便便,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后来,生了孩子,她的肚子上,还是挂着一些些小肉,他对那些肉,简直就是爱不释手。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笙笙的身上,又是多了那么多骨头,他好想回到从前,好想把笙笙继续养的身上有些肉,抱在手里软软的。

    如今抱着夏笙笙的慕烨承,并没有因为她纤瘦的好身材而欢喜,反而有些难过,是啊,他的笙笙瘦了…

    “笙笙,这些年是我不好,没有及时的找到你。”慕烨承看着夏笙笙微微有些成熟的容颜,心里更是愧疚。

    “好热,好热啊。”现在的夏笙笙,哪里还听得到慕烨承绵绵细语,她现在只想找个突破口,发泄身体里的欲望。

    五年的缺席,让两个人的身体都是异常的敏感。

    夏笙笙的小手乱动,在他的身上到处抚摸,更是让慕烨承即将火山喷发。

    “笙笙,要不要?”他突然有些恶趣味,就是在那里一动不动,让笙笙有些着急。

    “要…”夏笙笙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不过就是照着慕烨承的意思回答。

    慕烨承听到夏笙笙的所要,更是一个激动,把她死死压在身下。

    他直接封住她还有些嘤咛的小嘴,让所有缠绵的情意,都沉沦在两人的身体之上。

    夏婉婉看手表都不下十次了,慕烨承可是进去差不多二十几分钟了,怎么还没出来?她不禁有些着急。

    一室热情如火。夏笙笙的美好,更是让他欲罢不能。

    “笙笙,你好美。”慕烨承亲吻她微闭的眼,身下动作,也是不减。

    她痛的都有些抽泣了,自己是在干嘛啊?慕烨承看她的模样,也是心疼,便不再如此。

    “笙笙不哭,乖,是我不好。”他安慰着夏笙笙,将自己也是努力撑住,不再让她受罪。从初来的无法接受,到后来的...

    夏笙笙只觉得自己在迷茫中,仿若置身天际。慕烨承对她的深爱,更是全身心的投入。

    两人在一片缠绵之中,早就是浑身汗水。他看了看已经累的睡着的夏笙笙,眼里都是宠溺,他一把抱起她。去浴室洗了个澡。

    慕烨承看了隔壁房间的监控,三个孩子已经忍不住睡意都是睡着了。他抱着光溜溜的夏笙笙。突然有些小心思。

    他今天是很温柔的,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他眼神一暗,在她脖子上,啃了一个殷红的草莓。

    夏笙笙只觉得自己脖子好痒,一个巴掌上去,直接就是打在了慕烨承的脸上。

    夏笙笙的手劲不小,慕烨承的脸上,立马就是出现了一个手掌印。

    “你这丫头,还和五年前一样,坏得很!一点亏都是不肯吃。”他只是无奈的笑笑,继而抱着夏笙笙。

    走到今天白天叫工人开发的密道,这才一个跨越,便进了夏笙笙的房间。

    虽然这群孩子们都是睡着了,但是慕烨承还是小气的不愿意把自己老婆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在路过衣帽间的时候,就在夏笙笙的身上,套了一件睡衣。

    慕烨承温柔的把她放在床上,然后一手抱着一个孩子,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夏婉婉如同傻子一般,在慕烨承的房间门口,等到了十二点,她有些崩溃,不知道是哪里处理问题,明明一切都是安排的正好的,怎么慕烨承就没有欲火焚身的跑出来呢?夏婉婉气的都快哭了。她永远也不会猜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早就是给别人做了嫁衣,某位的老婆大人,早就为慕大总裁,缓解了身体上的尴尬。

    慕也承放下两个孩子以后,只觉得自己一阵神清气爽,战斗力爆棚,虽然已经十二点了,但是如今,他的精神却是很好,他到办公室里打看电脑,闲了无聊,便是开始办公。

    夏笙笙是五年来第一次睡过了头。平时她都是六点左右就醒了,今天的她,睡到了八点多还是没有任何知觉。

    詹台挚撑着头,看着自己妈咪呼呼大睡,心里满满都是纠结。

    现在都八点多了,早就可以去上学了,妈咪还没起,他要怎么办。要叫醒她吗?可是他是个懂事的孩子,妈咪平时工作可是很幸苦的,而且天天接送他,詹台挚也不忍心吵醒妈咪。

    门铃响了,詹台挚跑过去开门。但是又担心是坏人,便是搬了张凳子,爬在凳子上透着猫眼看外面的来人,当他看到是慕烨承时,不禁有些欣喜。

    是思夏和念笙的爹地欸。

    “慕叔叔,你是来找我妈咪的吗?”他打开门,一点都不怕生。

    “你妈咪呢?”慕烨承在监控里看到夏笙笙到现在还没有起来,不免心里有些担忧。

    “妈咪还在睡觉,我看妈咪睡得好香噢,我不忍心叫醒她,妈咪这几年好幸苦的。今天难得睡得那么晚。”詹台挚嘟着嘴,有些可爱,他对这个慕叔叔烨是莫名的亲近,他觉得,他喜欢慕叔叔,和喜欢爹地一样多。

    “你妈咪…这些年很幸苦吗?”他也不免心疼,夏笙笙能有今天这样的成绩,而且是在短短两三年的时间里,自然是知道,笙笙肯定是吃了很多的苦。毕竟,他也是商人,知道商场上有多难,何况,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女人?

    “对啊,妈咪上学的时候就有我了,那时候她要边上学,还要大着肚皮。听爹地说,妈咪一直都很努力,也很累。爹地想帮忙,妈咪也都是拒绝的,妈咪做什么事情,都是一个人很努力才得来的。”慕也承是第一次在詹台挚嘴里听到他的爹地,他心目中的这个情敌,莫名让他厌恶。

    “你爹地…叫什么?”他第一次有些小人之心的打探着情敌的名字,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倒是要好好查查,这个笙笙所谓的未婚夫,到底是个什么人。

    不过无论是谁,都别想从他手里,抢走夏笙笙!

    “我爹地呀,我爹地是詹台祈呀。意大利就属我爹地最厉害啦!”詹台挚说到詹台祈的时候,也是满脸的骄傲,倒是转瞬看看这个慕叔叔,他心里,又有了比较,好像爹地比不过这个慕叔叔欸。

    听说慕叔叔是英国最厉害的人,然后还跑来了燕城,又成了燕城最厉害的人。

    爹地只有在意大利一个地方最厉害,慕叔叔有两个欸。一比较,他心里就满是崇拜。

    听到詹台祈的名字,慕烨承烨是皱起眉头,在欧洲,詹台家族也是和慕家是平分秋色的,不过慕家在英国,詹台家在意大利,平时也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冲突。

    不过如今的慕烨承,心里又是有了疑惑。

    众所周知,詹台祈是个混血儿,而且混的特别有特色,这个詹台祈的儿子,怎么就没有遗传到一点点?他看着詹台挚的脸。有些深思。

    “慕叔叔,你能不能送我去幼儿园啊。我不想吵醒妈咪,可是现在都八点多了,再不去幼儿园该被老师骂了…”詹台挚委屈的嘟着小嘴,慕烨承看这孩子这幅模样。心里也是有些怜惜的。

    “走吧。”慕烨承看了一眼还在睡梦中的夏笙笙,一把抱起了詹台挚,把房门关上,才是转身离去。

    詹台挚比吗、念笙轻了许多。慕烨承把他抱在手里,也多少也是心疼,虽然他不太待见情敌的儿子,但是这孩子那么瘦,他看到就是心里觉得不舒服。

    “你怎么那么瘦,詹台祈都不管你吗?”慕烨承有些不满。

    “不是啊,妈咪生我的时候身体不好,爹地说她出了一次车祸,什么都忘了,虽然车祸刚治好,但是身体一直都会生病。后来妈咪就查出来有了我,所以我生下来就很瘦的。”詹台挚有些无奈的说着,他也好心疼妈咪噢。妈咪为了生他,吃了不少苦。

    “你妈咪出了一次车祸后有了你?”慕烨承听到这句,有些不解。出了车祸后都躺在医院里了,怎么有詹台挚?

    “对啊,爹地说妈咪在出车祸之前,就有我啦,所以爹地每次都说我命大。”詹台挚喋喋不休,却是让慕烨承听出了端倪。

    ------题外话------

    上来的晚啦,因为我一直在作斗争,你们懂的哈哈哈

    晚安啦小伙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