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48 给我砸面墙
    “死女人现在脾气倒是不小!”慕烨承烨是无奈,夏笙笙这些年确实变了。

    季主管匆匆忙忙地从一楼坐电梯上来。他是上来送房卡的,刚刚慕总可是打电话了,要住6027那个房间,季主管恭敬地递在了他的手上。

    “嗯…这个夏小姐一般都是什么时候出门?”她最近都是住在酒店里,应该酒店里的员工,对她的出入记录是比较了解的。

    “噢,那个夏小姐啊,她可是不得了的女人,听说她的公司做的也不小,而且还年轻,比咱们燕城姚家的那位,厉害多了。她很重视事业的,一般我有时候在楼下的话,看她七点就出门了,一般晚上六七点才会回来。”季主管也是不加掩饰的赞赏,毕竟女人那么厉害的,真的不多。

    慕烨承心里有些微微的满足,她十八岁的时候,就很优秀,那么多年过去了,时间的沉淀,她如今越来越好,也是毋庸置疑。

    “对了,明天安排两个好一些的装修工人过来。”慕烨承笑得意味深长。

    这个女人把他拒之门外,那么他只能动用一些特殊的小手段了。

    季主管只当他是不满意房间的装修,所以也是立马点头称是。

    俞盛言如今在家里大发雷霆,今年的他,已经29岁了,姚雪看儿子年纪也不小了,整天都是想着他能早点成家立业,这几年慕氏发展的那么大,一些新起的企业也都是一个个有着实力,他们俞家在燕城是老牌企业,这几年已经从前三,被挤到到了排名第五的位置,如果现在再不找个大一点家族的女儿联姻,俞家现在的地位,怕也是快保不住了。

    何况,俞家的老头子在去年过世了,这一过世,俞盛齐就回来了,这不是明摆着要和自己的儿子争家产了吗?她心里算计,怎么可能会把儿子的一切,拱手相让?所以如今联姻,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让俞盛言借助女方家的势力,巩固自己的身份地位。

    “妈咪!我是个男人,难道我就那么没能力,非要靠一个女人?”俞盛言现在烨是气愤非常,笙笙去世五年了,这五年来,他尝试过找其他的女人,来让自己忘了夏笙笙,但是这五年来,他心里,却还是对那个女人心心念念。忘不了…真的忘不了。如今姚雪又因为想要巩固地位,让他结婚,他真的做不到,在他心里,妻子的地位,应该一直都是夏笙笙的。

    至于其他女人,玩玩也就玩玩罢了。他一点都没有结婚的心思。

    “言儿,你别骗妈咪了,妈咪知道你这都是借口,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那个夏笙笙?”姚雪现在也是满脸怒意,她想不到自己的儿子,那么多年了,还对那个夏笙笙念念不忘,想她对这个宝贝儿子的期待有多大啊!却不想…真的是造孽啊!

    “妈咪,你别提笙笙了。”这些年来,夏笙笙在他心里,也是一抹疼痛,他一开始。也是和慕烨承一般认为,夏笙笙没有死,他当年,也是发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找了她两年,却是杳无音讯,他想,死去的那个,应该就是夏笙笙了吧,不然为什么那么些年,他都没有找到过她,而且,慕烨承哪里的动作,他多少也是有些了解的,他比自己找了更多年。到现在,也是一无所获。

    两人唯一不同的,是他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而慕烨承却仍然在坚持。他有时候,也嘲笑过他,已经那么久了,咱们还是不肯放弃,多少回头来想想自己,虽然已经接受了事实,多少这些年来,心里不还是住着夏笙笙。

    “我果然没猜错!温家的千金有什么不好,家世好,又知书达理。妈咪真的很喜欢她。盛言,妈咪知道你还想着那个死掉的夏笙笙,但是你得知道,她是回不来了的。而且,就算她会回来,你以为她已经是慕烨承的女人了,孩子都有过了,你拿什么抢呀。盛言你也不小了,妈咪想你成家了,也不仅仅是因为巩固权力,妈咪烨想抱孙子了。妈咪老了啊…”姚雪说的情真意切,她生下俞盛言的时候,就已经二十八岁了,盛言都快三十了,她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如今却也想把一切交给儿子,在家里出谋划策,逗逗孙子,颐养天年了,盛言咱们就不懂呢,她心里有些失望。

    俞盛言对这个母亲,感情还是很深的,看她已经逐渐苍老的面容,虽然染色,却依旧显露出半百发根的头发,他一瞬间也有些心酸,姚雪这个女人,一辈子在俞家,如此强势,不过就是为他扒了一片广阔的天地罢了。他看着这样一个女人,终究于心不。

    “妈咪,你让我好好想想吧,我会考虑去见见温家小姐的。”俞盛言的松口,无疑是让姚雪松了口气,儿子终于开窍了。

    盛言心里想着夏笙笙,如今就让他想去吧,想着最重要的,还是联姻和传宗接代最为重要了。

    夏婉婉最近刚去拍了一部好莱坞的电影,虽然只是个女n号,但是却是让她极为膨胀,突然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最近回国以后,眼睛那是更加看天了。

    这些年,她花销很大,夏鸿升留下的那笔巨款,被她们母女俩挥霍的也很是厉害。

    初期,夏婉婉想要走红当大明星,陶明丽就专门给她投资拍了好几部电影,可惜拍出来的东西,却不受观众们的喜欢,一部部都是烂片。最终原因,无疑不是吐槽她的整容脸。

    夏婉婉本来底子是不错的,如果不是好高骛远,她也没必要一次次的去整容,这次数一多,她就忘了想要修修改改的本意。她是上瘾了,一段时间不整,她就憋的有些难受,到后来,活脱脱的成了一张假脸。

    “啪!”她把最新的报纸拍在桌子上,脸色都是愤怒。

    “这些人都是什么眼光啊,我演的那么好,居然说我是过去当鬼吓人的,有没有审美啊,我长得那么漂亮欸!”夏婉婉不停地抱怨,陶明丽刚和一个新欢翻云覆雨结束,这才有些慵懒地走下了楼梯。

    “婉婉啊,谁惹你那么生气啊。”陶明丽的声音,说不出的魅惑,五十几岁的女人,却有一种半老徐娘的风韵。

    “妈咪,你咱们才起来啊。上面又来了哪个叔叔?”夏婉婉撇嘴,对自己母亲这种放荡我作风,根本就是没有什么意见,毕竟母女都是一样的人。

    “噢,一个新来的而已。”陶明丽对这样的回答,也根本没有羞耻的感觉,自从夏鸿升死了以后。她拿到财产,就和那个律师断了,那个律师虽然只有三十几岁,但是次数多了,陶明丽也觉得无趣了,所以这两年来,她也一直再换床伴。

    “噢。”夏婉婉很是冷漠,对母亲和谁在一起,也并不好奇。

    “对了啊婉婉,你都29了啊,咱们啊,还不嫁人啊?”陶明丽突然想起了女儿的终身大事。

    “妈,你急什么,你见过哪个大明星二十几就结婚的,我这样的,四五十岁,男人前赴后继的都是一大把,还怕嫁不掉?”夏婉婉也是自信,何况,这五年来,她还没有搞定慕烨承呢,想着的她,可是去过好莱坞的人,她觉得,也只有慕烨承这种男人才配得上自己。

    “也是,我们婉婉那么迷人,别说四五十了,七八十都是美丽啊。”陶明丽疼爱自己的女儿,自然也是不遗余力的夸她。

    “妈咪,还是你有眼光。”夏婉婉有些撒娇地扑在陶明丽的怀里。

    夏笙笙很早就出门了,她先把挚儿送去了幼儿园,才自己开车去了公司。她根本不知道,她前脚刚走,某只大尾巴狼,就是算计一笑。

    “我让你安排的人,到了吗?”季主管今天是休息的,本来想着多睡一会,他还在睡梦中,听到电话声,很是烦躁,但是一看是慕总打来的,立马就是醒了。

    “喂…喂,慕总。您找我啊…那个装修工人啊,他们应该是八点上班,不过我想着就打电话过去催催,我催催…”季主管心头有点颤抖,他脑子一转,就听出了慕烨承的意思。

    他昨天的确安排了装修工人,不过人家得八点才上班啊,这才七点啊,季总管有点欲哭无泪,却不敢反驳。

    “嗯,快一点。最好五点前就能弄好。”慕烨承挂了电话,就开始在房里等着工人。

    “爹地,你今天不送我们去上学呀?”慕思夏小眼睛圆圆的,有些懵懂地看着慕承。

    “一会阿标就来接你们去上学了,爹地今天可是要做很重要的事情的,你们的妈咪能不能回来,都和这件事有关。”慕烨承想着心情很好,毕竟笙笙回来了,他不在日日夜夜面对着空气了,他相信自己的实力,会把她从新带回身边的,至于那个什么未婚夫什么的,该滚多远就多远,至于那个儿子,他为了夏笙笙倒是能和那个未婚夫彻底断掉,他也是愿意接受的。

    就是突然想到笙笙可能和那个所谓的未婚夫在一起过,他心里就闷地发痛,毕竟是自己最爱的女人,又怎么会不介意呢。

    不过他不怪她,这五年,是他没有找到她…

    慕烨承根本就是想多了,他根本不会知道,夏笙笙和詹台祈订婚五年,却还是各睡各房的。

    夏笙笙说不出心里的感觉,她并不讨厌詹台祈,但是和他单独相处,却是极为别扭的。

    詹台祈告诉她,曾经的她因为车祸,而失去过一段记忆,而挚儿这个孩子,就是在她车祸之前有的,夏笙笙当时就想,自己可能在车祸之前,是对詹台祈有感情的吧,不然咱们会生孩子,不过她有是好奇,这感情,怎么就经过一场车祸就变了?

    要不是她和他有婚约,而且詹台祈也亲口承认挚儿是他的,夏笙笙恐怕会以为,两个人从前都是陌生人,毕竟,这感情也太淡薄了些。

    阿标刚接走两个孩子,两个装修工人就到了。

    慕烨承坐在沙发上,下达指令。

    “这堵墙的对面应该是个衣柜,你们把这堵墙给砸了。给我再弄个能移动的机关墙壁。”慕烨承翘着脚,语气极淡。

    “老板,这…砸墙俺们会,但是这装机关,俺们还真的不会,而且…”其中一个工人有些惶恐地说到,他环视了这个房间一眼,咽了口口水。

    “而且…这么好的房间,俺们砸了洞,这酒店会不会告俺们?”慕烨承想着满脸黑线,这是季主管哪里找来的奇葩…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结束啦,小伙伴们晚安啊

    三鱼今天也要早睡咯,白白呀,咱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