洲际酒店的高层领导来得匆忙,都是各个额头上带着些许的汗水,慕总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他们也根本想不到,这慕总今天会来。

    “慕总,这边请这边请。”带头的总经理,则是点头哈腰,没想到今天不仅是慕总亲自来了,还带着慕家的小太子小公主。

    “你给我查一下,这两天有没有一个姓夏的女人办理过入住,她现在在哪里。”慕烨承目不斜视,走路带风,直直地朝着电梯走去。

    总经理很会察言观色,立马就是吩咐手下人去办理。

    “还不快点,没看到慕总都快进电梯了吗?”经理对手下人并不算那么和善,甚至还有些凶恶,一个年轻的男子听了,也是有些紧张地擦着汗水,直接朝着前台跑去。

    “季主管,刚刚那个是谁啊?”前台小姐是新来的,一眼就被慕烨承的帅气身姿所吸引,季主管只是瞪了她一眼,嘴里有些呵斥。

    “刚刚总经理吩咐的还不快查,那可是大人物,哪里容得了你在这里胡思乱想。”季主管有些不屑,这小丫头年纪轻轻的,靠着一张漂亮的脸蛋进了洲际酒店做前台,还不好好工作,整体都想着些什么,刚刚那男人,哪里是她这样的丫头想得起的。

    “噢。”美美有些沮丧,她刚刚早就看出了那个男人的气质不凡,不过随口一问而已,季主管烨真的是小气。

    “夏小姐住在60楼的总统套房里,门牌号是6026。半个小时前显示,这位小姐用房间号在62楼的餐厅正在用餐,估计现在还在吃呢。”美美查完,就报给了季主管,慕烨承已经在电梯口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季主管这才匆匆跑来。

    “总经理,慕总,这两天是有一位姓夏的小姐。住在6026房,现在应该在62楼的餐厅里。”季主管刚说完,慕烨承就带着孩子进了电梯。

    “你不用跟来了,你们两个,加那个前台,这个月加工资。还有,在我上62楼之前,餐厅里情场,只留下那个姓夏的小姐。”慕烨承说完这句,总经理和季主管皆是惊喜,没想要慕总那么大方。

    “欸欸欸,好的好的,慕总外面一定办妥。”总经理笑得谄媚地应承着,直到电梯门缓缓关上,他才抹了一把汗。

    “快去通知62楼的工作人员,清场去!”总经理刚说完,季主管就已经拨通了餐厅主管的电话。

    现在已经晚上七点多了,62楼用餐的人并不少,夏笙笙在给挚儿夹菜,就突然间进来一大批的工作人员,然后一个个在协调客人退场。

    夏笙笙看着这样的场景,也有些怪异,她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心里估摸着,这是要清场啊,难道是哪位大人物要来?

    “挚儿。吃完这些咱们也走吧好不好?妈咪再带你出去吃别的…”夏笙笙估摸着,一会肯定也有人会来让她退场的,让人过来叫她退,还不如自己自觉些出去。

    “好啊,不过这些叔叔阿姨都在干嘛啊,酒店里生意不是应该人越多越好吗?为什么他们都在把客人赶走。”詹台挚也是想不通,撑着小脑袋歪着头看着她。

    “可能是因为有超级厉害的人来了,然后那个超级厉害的人啊,又不愿意和大家一起吃饭,所以才会这样的。”夏笙笙尽量解释。

    “噢,那这个超级厉害的人,看来也很小气啊,为什么不和别人一起吃饭,很多人不是才热闹吗?真是奇怪。”詹台挚童言无忌,如今人都离开的差不多了,夏笙笙没有说话,也只是笑笑,起身,伸出手,要牵儿子。

    “走吧…”夏笙笙刚想走,立马就有侍从有些紧张地跑过来。

    “是夏小姐吗?外面总裁说您不用离开,请您继续用餐。”现在是轮到她一脸懵逼了,她知道这是慕氏集团的产业,这侍从嘴里的总裁,难道是大名鼎鼎的慕烨承?她有些无法置信,今天下午,琳达还一直打慕氏的电话打不进去呢,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

    慕烨承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女人背对着她,她的头发比较短,一身套装穿的干练非常。

    跟在慕烨承身后的慕思夏先看到了詹台挚,烨是喊出了声。

    “詹台挚…”母子两都不约而同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慕烨承现在心脏跳的极快,他很紧张,手已经握成了拳头,他心里忐忑,是不是笙笙,是不是…他既盼望她是,又突然有些害怕她不是。

    夏笙笙转过头,清丽的面容,出现再慕烨承的眼前。

    她没有变,不过是如今的她。更美了一些。浑身上下,不如五年前那般懵懂活泼。如今的她,优雅且自信,脸上的淡笑,翩若惊鸿,一片岁月静好。

    慕烨承只觉得心头酸涩,真的是他的笙笙回来了。

    但是如今的夏笙笙,却是面色无波,只是礼貌地淡淡而笑,曾经最相爱的人,如今却是相逢不相识了。

    “笙笙。”慕烨承蠕动嘴唇,想要叫她,却是声音卡在喉咙里。

    夏笙笙看着这样的眼前这个大名鼎鼎的慕总这个样子,心里也觉得有点闷。

    “慕总你好,我是夏氏的shirley。夏,中文名叫夏笙璃。”她思考了一下,即便眼前这个男人表情怪异,她还是笑了一下,主动的打了招呼,毕竟,见到他不是自己今天下午最大的愿望吗?夏氏,还是很想争取那块地皮的。她嘴上热情,但是眼里却是疏离。

    “是生离的意思吗?是因为我们吗?”慕烨承呢喃着夏笙笙的名字,心里说不出的悲凉。生离死别…再看她那疏离的眼神,他更加心痛。

    “笙笙…”夏笙笙如今,却是皱起了眉头,莫不是这个慕总是个耳背?自己明明介绍自己叫夏笙璃,咱们到他嘴里,就换了和名字了。

    “慕总,不好意思,我叫夏笙璃,不是叫夏笙笙的。”她礼貌地纠正,却是让慕烨承心头突然如同猛击,笙笙这是…不认识他了吗?他心思百转千回。

    “慕总?”夏笙笙看着眼前的男人在走神,也忍不住拿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噢。抱歉。”慕烨承也是被夏笙笙唤醒。眼神瞬间变得清明。心里已经决定了一个新的想法,既然笙笙已经忘了他,那么,重新开始,又如何?

    “慕总今天过来,这是…?”夏笙笙看了看他带着的两个孩子,心里也是惊讶,没想到这两个孩子,是慕烨承的啊。不过惊讶归惊讶,她现在更多的,还是困惑。这慕烨承吩咐手下,下午挂了无数次琳达打过去的电话,现在又过来找她,到底是为了什么。还带着两个孩子,这样的组合,她怎么想都是觉得怪异,带着孩子来谈生意?

    “方便一起吃个饭吗?”慕烨承神色自然,夏笙笙还没有答应下来,他就已经厚着脸皮,带着两个孩子,坐在了夏笙笙刚刚吃饭餐桌的对面。

    夏笙笙看他这样,也不好拒绝,只能有些尴尬的笑笑。

    “当然…”她说的有些不情不愿,自己和儿子的晚餐被打搅了,还要被人硬占了桌子,说说谁都不愿意的吧,虽然眼前这个男人,如今是她想要尽力讨好的对象。

    “这是你的孩子?”慕烨承坐下来以后,才注意到夏笙笙身边的这个小男孩,他长得很像夏笙笙,很清俊。但是如今慕烨承,心里却是忐忑。

    五年了,他根本不知道笙笙这五年来发生了什么。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

    “噢,你说挚儿啊。是啊,是我和我未婚夫的孩子。”夏笙笙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自己的儿子,满满的宠爱。

    慕烨承如今,心情却是从忐忑,变成了惊涛骇浪,然后怒火生腾!

    笙笙这五年来,是有了新的感情吗?那他和他的孩子们呢。又算是什么?

    ------题外话------

    想写题外话,但是不知道写什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