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ley,你还在办公室?别太累了,今天是挚儿的生日,你可没忘吧!”詹台祁有些开玩笑,夏笙笙心里哎呀一下,她还真的忘了!

    她平时工作太忙太拼命了,所以忽略了许多事情。还好虽然她这个当妈的不靠谱,但是詹台祁,却是很疼爱挚儿的…

    “没忘没忘,我都给挚儿准备了礼物呢,让他快点期待起来!”夏笙笙讪笑,她一定得在回去的路上买点小礼物,不然这个小魔王生气起来,真的脾气臭的不行,也不知道像谁,真的是讨厌极了。

    夏笙笙匆忙赶到家,家里的一大一小早就准备好了,詹台祁和詹台挚坐在车子里,眼睛巴巴地就是往别墅门口看去。看到夏笙笙的身影,詹台挚高兴地从车里跑出来,抱住了她的大腿。

    “妈咪…我的礼物呢?”他的小手一摊,一副理所当然,夏笙笙看到这臭小子这个模样,她就气的牙痒痒。

    詹台挚是她四年前生下的孩子,今天,正是他的四周岁生日。

    “哎呀,我怎么会忘了我宝贝儿子的礼物呢,拿着,别太感动了!”夏笙笙从包里掏出一个乐高玩具,鼻孔都要朝天了,哼哼!快夸她是个好妈咪!

    “妈咪…”詹台挚本来满怀惊喜,但是在看到夏笙笙拿出来的东西时,整张脸都拉拢了下来,这也太没有心意了吧,也不知道他的这个臭妈咪哪里个角落疙瘩里随便买来的。

    “怎么啦?怎么委屈巴巴的?这个礼物不喜欢?”夏笙笙挠了挠头,小孩子都是都应该最喜欢这种东西嘛,自己的儿子,怎么非要那么地与众不同?

    “喜欢…不过太没有惊喜了!你猜爹地送了我什么?”詹台挚神神秘秘地,夏笙笙也是好奇,主动把脑袋凑了过去。

    “看!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詹台挚从小书包里掏出一把手枪,吓得夏笙笙直接往后退了好几步。

    等她平定心情,反应过来以后,便是撸起了衣袖。

    “你这臭小子,学什么不好,学人家玩枪,你才几岁啊!看老娘不打死你!”夏笙笙眼眶都红了,挚儿才只有四岁,她看自己儿子手里拿着这危险物品,真的又急又气。

    “詹台祁,你怎么能送挚儿这东西!这可是危险物品!”夏笙笙急吼吼地,恨不得把詹台祁打死!

    “哎呀妈咪…你别急啊,这不是真的手枪啦!不是的…”詹台挚看夏笙笙转移的目标,又想朝着詹台祁去找事,立马机灵地抱住她的大腿。

    “什么不是真的?你个臭小子,还想骗我?”毕竟升为母亲,对孩子的安危,有着紧迫的心情,她真的吓坏了。

    “妈咪。真的…不是真的…噢,不对,枪不是真的。”詹台挚有些语无伦次,妈咪那么胆小,早知道他就不应该把爹地送给自己的礼物给她看的。

    “这不过是一把定制的手枪,里面有追踪系统。你也知道,挚儿身份特殊,要是碰到什么勒索绑架啊,这个东西也能忽悠住坏人,而且里面的定位,也能让我们第一时间找到他。”詹台祁耸了耸肩,詹台挚也是把头点的小鸡啄米一样。

    “对的对的,爹地说的没错。”詹台祁和詹台挚皆是对视一眼,嗯…没错,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安抚妈咪,至于他们男人之间的秘密,还是不要告诉妈咪好了。

    夏笙笙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假枪”里,却是留着三发子弹,不过是有特殊的机关,触动了以后,这枪才是能用,普通时候,还就是一把玩具。

    “你们没骗我?”夏笙笙有点抽泣,虽然这些年自己做了女强人,但是她柔软的小性子,可是一点都没变。

    詹台祁看着夏笙笙有些带着哭腔的脸,也是心疼。

    “shirley,别哭了,我不会害儿子的。”詹台祁情真意切。把夏笙笙的眼泪擦干。他看着这五年来变化极大的女人,心里也是突然安定。

    五年前,他对她,不过是有利可图。但是五年来,他开始发现她的美好,也逐渐开始喜欢…

    他当初为了给夏笙笙一个合理的身份,才说詹台挚是自己的孩子,说她是自己的未婚妻,但是那么多年过来了,她的纯真,善良,还有坚韧,也是一直吸引他。挚儿的聪明可爱,也是让他真心喜欢。

    他真的已经把笙笙当作了未婚妻,把挚儿当作是自己的儿子了。

    “你们下次再吓我,我就把你们一个个吊在大树上打!”夏笙笙狠狠地瞪了一眼眼前的两个男人,真的气死了!专门欺负她!

    三个人是去的詹台祁定的饭店,饭店很高档,詹台祁也是个绅士,点了一桌子夏笙笙和詹台挚爱吃的菜,然后还让手下买了个蛋糕。

    “挚儿,来,妈咪给你戴生日帽,戴上好可爱呢…”夏笙笙的咸猪手还没碰到詹台挚,就被他躲开了,他的小眼神里,还要带着嫌弃。

    “妈咪,你能不能别那么幼稚了!我那么霸气的男孩子,你非得把我养成娘炮才甘心?”詹台挚往詹台祁那里挪了挪,看着自己的爹地,更是一脸崇拜。他长大以后,也要做像爹地那么霸气的男人!

    “臭小子!”夏笙笙白了他一眼,和这个小东西互相嫌弃!这臭小子一点都不可爱,都满足不了她做妈咪的小心思,真的是…

    “哇!爹地,你真的给我买了那么大的蛋糕呀…我好开心呀!”慕思夏看到慕烨承带着一个大蛋糕回来,更是开心地直接从楼上“嗷嗷”地跑下来,后面跟着一脸便秘模样的慕念笙。

    “我的小思夏,开心吗?”慕烨承把蛋糕放在一旁,另一只手上拿的礼物袋也放在了蛋糕旁边,这才一把抱起女儿,看了看站在后面一些的儿子,也是走过去,一手抱起了一个。

    慕思夏满脸的兴奋,更是在慕烨承脸上猛亲,慕念笙没有说话,低着头,小脸红红的。

    他是比较自立的孩子,从小就不爱粘人,所以爹地平时被思夏缠着,也经常抱她。但是自己从来就不愿意做那么活泼的举动,爹地也是很少抱他的,今天爹地突然抱他,他还有点小害羞呢。

    “爹地,放我下来吧…您这样抱着我恩两个,比较重。”慕念笙在慕烨承的怀里呆了一会,就主动要求下来了。

    他的个子比思夏要高一些,体重自然也重一点,思夏小小的,爹地抱她一个人肯定不吃力,要是带上自己,他觉得爹地会累的。

    “乖儿子。”慕烨承疼爱地看了儿子一眼,他这个儿子,其实比女儿更加让人心疼。

    他早熟,敏感,心思细腻,其实他心里有很多小秘密,但是却是偷偷藏着,他的性格也偏沉稳,没有思夏那么活泼,心里如果有不开心,也很难发泄出来。

    念笙很懂事,思夏很可爱。慕烨承没日没夜都觉得,这是笙笙给他这辈子最好的礼物…

    “夏总,我们定的是三天后的飞机。您看怎么样?”夏笙笙一头"bo bo"头的短发,染了一个栗色,一身简单的套装,让她干练非常,工作的时候,她的脸上通常面无表情,只有留下冷漠和认真。

    “可以,去通知一下詹台祁和挚儿,三天后我们一起走…”燕城的计划是在一年前就定了下来了。

    燕城真的是个淘金的好地方,作为一个聪明的商人,她又怎么会白白地漏过这个肥得流油的草地?

    当初詹台祁是不愿意她在燕城开发项目的,说他曾经在那片土地上有不好的回忆,当时詹台祁说话的时候,一副臭脸,还被她嘲笑了好几次。

    夏笙笙是个有想法的女人,没有人能阻止她的步伐,哪怕是詹台祁也不行,到最后,詹台祁只能妥协,前提是得带着他这个未婚夫,还有儿子,夏笙笙欣然答应。

    这样也好,一家人都去燕城发展,还不用忍受离别的痛苦。

    詹台祁现在在办公室里看着慕氏最近的公布于外界的报表。他别有心事,拿手敲着桌子。

    慕烨承还真是厉害,短短五年的时间,就让慕氏,在燕城成了当地的龙头产业,早知道燕城是竞争多大的地方,能撑下来,还撑得如此成绩,还真是了不起。

    也不知道这次他们回燕城,笙笙会不会和慕烨承碰上,他有点担心。

    “总裁,刚刚琳达小姐打过来的内线,说夏总决定三天后出发,让您也先做准备。”琳达是夏笙笙的秘书,是当年她开始创业的时候,詹台祁专门为她聘请的高级秘书。

    这三年来,琳达一直和夏笙笙相处地不错,现在也成了她的左膀右臂。

    “好。”詹台祁应承了一句,随意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来。

    飞机到燕城机场的时候,还是白天,詹台祁因为临时公司有事,又只能耽误一个礼拜的时间。

    没有办法,夏笙笙只能带着儿子先来燕城。

    “妈咪,这就是燕城嘛?这里看起来好棒噢…妈咪你以前来过燕城嘛?”詹台挚喋喋不休,满脸兴奋,他第一次来燕城,这里所有的东西对他而言,都是新鲜的。

    夏笙笙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这臭小子真的好吵!

    “妹妹来过,我也是第一次来。”虽然嫌弃儿子,但是问题还要回答的。夏笙笙答着,心里却是有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那种似曾相识,却又是记不起来没有什么印象。

    踏上这片土地,心里有些闷,又有些安心。说不出的感觉,夏笙笙觉得自己肯定是水土不服了…

    “夏总,这里这里…”一出机场,已经有人在接机了。

    在夏笙笙过来之前,已经派了公司里不少老员工先来燕城运作了,所以现在接机的人,她也都认识。是她的助理,小白。

    小白是琳达的男朋友,戴了一副眼镜,长相很斯文,本来是一个蛮优雅的男孩子,就因为姓白,然后就被公司里的人叫做小白,叫习惯以后,连夏笙笙都这样叫了。虽然人家小白比她大了不少。

    “夏总,怎么样,一路上累了吧?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住处了。最近一个月你可能还得住酒店,燕城的好房子实在太难找了…前两天才算找到了一处燕城的好住处,离咱们公司也近,就是得装修一个月。”小白絮絮叨叨,这个燕城好虽好,但是人也太多了,简直就是寸土寸金,好房子超级难买!

    他可是观察了很久才抢到这栋房子的,真的是有钱都没地方花!

    ------题外话------

    啦啦啦,早安啦小伙伴们,我们的笙笙,强势归来啦,开不开心?激不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