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40 我欲乘风破浪
    蒋云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么年轻的一个女孩子,说没了就没了!她多少,还是心痛的…

    “夫人,我知道了。”阿标刚挂了电话,慕烨承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你们在哪里?我已经到医院了…”慕烨承现在的姿势有些怪异,他抱着孩子,还努力地打电话,只想快点见到笙笙。

    “我…我在负一楼。”阿标做了个手势,他手底下的保镖们,都做好了准备。

    “负一楼?”慕烨承皱了皱眉头,负一楼不是停尸房嘛?难道笙笙是去看她父亲了嘛?

    他心里有些担心,不知道笙笙现在是不是很难过,毕竟自己之前一直拦着她不让她看夏鸿升的样子,就是因为他死的太惨了。

    阿标没有说话,慕烨承便当是默认了,但是他到一楼的时候,突然就是又给阿标打了个电话。阿标看到来电,有些心惊。

    “楼上有没有人在,孩子带下去不太好,上面有人我就把孩子交给他们!”慕烨承看了看怀里的孩子们,停尸间毕竟不是好地方,他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触碰到那地方。

    “有的有的…停车场里侯了两三个人,我让他们过去找您。”阿标的效率很高,不出五分钟,保镖就过来了。

    “少爷,孩子交给我们看管吧。”保镖其实也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不过看少爷如今还是那么地满怀期待,他们自然也不忍心说实话。

    “嗯。”慕烨承把孩子交给保镖,便一个人坐电梯去了负一楼。

    他刚出电梯,阿标吩咐的人,就自己在电梯门口等他了。

    慕烨承环视了一周,没有看到夏笙笙的影子,有些不满地质问阿标。

    “笙笙呢?不是让你看住她的!她人呢?”慕烨承眼里带着怒气,阿标要是没有把他的笙笙看好了,他非宰了他不可!

    “少爷…少夫人她…”阿标很少用“少爷”这个称呼来称呼慕烨承,只有在很严肃的事情时,他才会这样叫自己。

    慕烨承微微戚眉,发现了些许不同寻常,心一下子就慌了!

    “我说笙笙呢?”慕烨承低吼,有着火气,他现在,立刻,马上。就想见笙笙了…

    “少爷,少夫人在第七个柜里。”阿标低头,费了很大力气,才是说出了憋了那么久的话!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第七个柜!?阿标你想死吗?不知道那是人死了才呆的冰柜吗?”慕烨承愤怒的吼完以后,却是突然一愣,人死了…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他的笙笙昨天还活蹦乱跳地和他吵着离婚呢!

    慕烨承的嘴唇有些颤抖…

    “你…你再说一遍,笙笙…笙笙在哪里!?”慕烨承的心,突然沉到了底,他好怕阿标再给自己一个相同的答案。

    “别说了!我要去找笙笙!你把我骗过来,是不是我妈交代你的!我知道她不喜欢笙笙。肯定是我妈!对,她不喜欢笙笙,肯定是找你故意骗我的!”慕烨承说着,就是滚了一滴热泪,他转身朝着电梯口跑去,他要上去接了宝宝继续去找笙笙!笙笙那么晚还在外面,肯定会害怕的,他要快点找到她!

    “少爷…别这样!不是夫人的交代,是真的,少夫人死了,是车祸,现在躺在第七个柜里…”阿标一个挥手,所有的保镖都是蜂拥而至,把慕烨承压地死死的!

    “松开我!你们都给我松开!再不松手,我一个个崩了你们!阿标,你这是要违背我吗?!放开我!我们都骗我!我要去找笙笙,我找到了笙笙,要把你们一个个都碎尸万段!碎尸万段…啊!笙笙!放我去找笙笙…”

    他痛哭流涕,深情绝望。且痴情不悔…

    **

    五年的时间匆匆而过。如今的慕烨承,更加的英姿冷冽。

    “爹地,抱。”慕思夏嘟着小嘴,肉肉的小手张开着,眼里闪着泪花,有些小委屈。她很不能理解爹地为什么每天那么忙,每天都没空陪她,今天是她和哥哥的生日,好想爹地在家陪他们噢,也很想慕烨承能够抱抱她。

    慕烨承看了思夏一眼,有些怜惜地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小脸。五年了…她的模样,越发地像笙笙了,他每一次看到思夏的脸,就忍不住想她,那个自己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不知道笙笙,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那么多年了,他依然坚信,笙笙没有离开她,笙笙不会死,五年来,他从来没有放弃过找她,但是,始终都是杳无音信…

    蒋芸和慕父,在笙笙出事的一个月以后,便被他赶回了英国,李婶也因为年纪大了,一起回了英国,现在在帮他照顾孩子的,只有阿花和夏冉冉了,她们两个住在隔壁。

    他环视了这个家,这是他和笙笙的家,这里有他的儿女,有最好的回忆,这里是他们的家,一直都是。

    “思夏乖,在家里跟着花婶,乖乖地和哥哥等爸爸回来,爸爸今天早点回家,给你们过生日。”慕烨承宠爱地摸了摸女儿的头,然后把她一把抱起。亲了亲她柔嫩的脸颊。

    “啵…”慕思夏也在慕烨承的脸上亲了一口,笑的很是可爱。

    “慕思夏,你这样每天都在影响爹地上班的时间,这样时间久了,爹地这个大老板就做的很不成功了!”慕念笙站在楼梯口,穿着一套深蓝色的睡衣,面上一副老成,语气也是严肃。他的面容五官,与慕烨承,也是惊人的相似。

    “慕念笙!你怎么那么烦!你那么厉害,你怎么不去做大老板,我让我爹地抱抱我怎么啦?而且今天星期天诶,爹地加班我心疼他呀!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哼!”慕思夏的小性子很像夏笙笙,就算凶人,都是看起来是一副恶狠狠的模样,其实内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柔软。

    “哼!不想和你多费口舌!”慕念笙的小脸有些冷。慕烨承却是一笑,他的儿子性子也和自己很像,这对儿女,真的是一个像母亲,一个像父亲。

    他看着这对笙笙带给他的宝贝,空凉的心,稍微有一些慰藉。

    笙笙不在的日日夜夜,都是这对儿女的陪伴,让他度过那些最难熬的日子。

    “念笙,过来,爹地也抱抱你,今天是你们两个小家伙的生日,想要什么,和爹地说…”慕烨承的目光柔和,慕念笙故作冷淡的小脸,在听到慕烨承的承诺,也是稍许期待起来。

    “爹地我要奶油蛋糕,那么大一个!要那么大!”慕思夏在慕烨承的怀里比着,就恨自己的手不够长!

    “好!爹地就给你带那么大的蛋糕,开心吗?”他捏了捏女儿的鼻子,有些无奈,真是个小馋猫…

    “念笙呢?想要什么?”慕烨承看着慕念笙,他这个儿子,是很聪敏的,心思也比一般的孩子来的成熟,更多的时候,他与儿子说话,都尽量是以平等的姿态。

    “我…爹地,你能过来嘛?我想悄悄和你说。”慕念笙少有的窘迫,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脸上有点红。

    慕烨承好奇,是什么东西,让儿子有这样的表情,真是少见,他一步步走向慕念笙,在他跟前蹲下。

    “爹地…我想…我想让妈咪回来陪我们…”慕念笙说着,小眼睛就有一点红了起来…那么多年了,他都没有见过妈咪,爹地每次都和他们说,妈咪出去了,去了很远的地方,总有一天会回来看他们的。

    慕念笙从两岁多开始,就记事了,也从两岁多,等到了现在的五岁。

    要不是爹地房间里的那张全家福,他真的会觉得,自己是个没有妈妈的孩子…

    慕烨承一瞬间怔住,有些无法反应。念笙是想要笙笙吗?可是…他也不知道,笙笙在哪里…

    “爹地,是不行吗?妈咪今年还不回来吗?”妈咪回来,然后一家人幸福快乐的生活,一直都是他的梦想。以前他一直怕被思夏嘲笑心思太小女生,所以也从来没有提过。

    但是自从他今年开始上学了以后,他就更加渴望母亲。他看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有妈咪去接的,只有他和思夏没有…

    “念笙,爹地回来给你带礼物。”慕烨承低着头,掩盖了自己如同念笙一样红红的眼。

    “爹地…”慕念笙有些失望地呢喃。

    慕烨承坐在车子里,把头往后昂,他也好想笙笙,就是这个日子,笙笙为他生下了这对孩子,这个家,也终于成了一个家,可是为什么一切幸福终究短暂…

    “夏总…这是这个季度的报表,您过目一下,还有我们的子公司,已经在燕城筹备完成了,就等您过去坐镇了。”夏笙璃翻看着秘书带进来的文件,一字一句,都看得极为仔细。

    夏笙璃,是夏笙笙五年前,在给自己催眠之前,改的名字。

    那时候对她而言,最痛苦的,不是死别,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了。最痛苦的,莫过于生离了。和自己的孩子,朋友…和那个这个她这辈子不愿意记起的人离别…

    她把曾经在燕城的回忆,洗了个精光,留下的,都是经过她构绘后的记忆。

    从小出生在意大利,母亲未知,父亲是夏氏老板,五年前因为意外去世,留给她诺大的家产,从小和詹台家的大公子詹台祁有婚约。

    五年前考上了哈佛大学,用三年的时间,修完了别人要用六年,才修得完的学士和硕士学位。

    毕业之后,更是快速创业,靠着父亲给自己的家底,再加上未婚夫的帮忙,仅仅两年时间,她就把自己的事业,弄得有声有色。

    是最近这几年新崛起的翘楚。

    “shirley,下班了吗,挚儿在家里吵着要你回来了?”夏笙笙接起视频电话,先是传来一阵温柔的男声,是詹台祁。然后视频里,跳出了一个男童的脸。

    夏笙笙突然就是扬起了笑脸。对儿子,她满满都是爱…

    “挚儿,怎么啦?想你的美貌如花的妈咪了啊?”夏笙笙虽然洗了记忆,但是曾经这点自恋的小性子,却是没有变。

    “妈咪…你能不能别这样,我都快吐了!”詹台挚对着镜头佯装干呕,让夏笙笙有些好笑,她看着自己的儿子,多少都是疑惑。

    她这个儿子长得比较像她,按理说,詹台祁是混血,五官都极为立体,可是詹台挚,却没有一点点像他的地方,也没有一点点混血的感觉。哪怕挚儿不像自己的眉眼处,都感觉透着眉眼,像在看另外一个人。但是夏笙笙却是没有记忆,这孩子像谁啊?

    如果不是她和詹台祁两个人从小就有婚约,她还真的怀疑自己给她的未婚夫带了绿帽子。

    ------题外话------

    今天更新结束,晚安呀小伙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