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39 带我走(加更,三更)
    夏笙笙一个人走在路上,精神恍惚,她失去了爸爸,慕烨承骗她,即使受了那么多的伤害,但是她心里,至少还没有这般痛苦。

    当痛承受到一定的极限,那么就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而蒋怡菲今天和她说的话,就是让她心如死灰的最后一击!

    “风吹呀吹呀,我的骄傲放纵…”这是夏笙笙曾经最喜欢的一首歌,《野子》,她想,她曾经是骄傲的,是自由的,是有梦想的。但是如今,这些曾经拥有的,又都成了什么?至始至终,都是一个笑话。

    她看着手机上不断跳跃的来电,终究是没有按下接听。

    她夏笙笙,居然成了一个笑话。她在马路上痛哭流涕。

    哀,莫大于心死。

    她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突然看了看天边。

    “爸爸,妈妈。笙笙来找你们好不好?我们以后,就永远在一起了…”她纵身一跃。

    “慕烨承,永别!愿我下生,不再相见!冉冉,对不起,好好活下去…”她低声呢喃,这也许是她如今,最大的心愿…

    “吱!”小杨就算用最快的速度刹车,如今都是来不及了…

    “先生,不好了,撞到人了!”小杨的声音有些惊慌。詹台祁有些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小杨被先生这样的眼神看了生怕,有些哆哆嗦嗦。

    “下去看看吧。”詹台祁放下了手里的报纸,几年没回燕城,这回来的这几天,这报纸上的财经版面,都成了娱乐的八卦新闻了。各种豪门的争斗戏码,还真是可笑。

    而且,最让他感到惊讶的,就是没想到这个慕烨承,还成了这新闻版面的男主角,真的是世事难料啊…

    夏笙笙的身边,已经都是血迹。她的双眼有些迷离,她看着天空,真好,自己快死了…就不用再那么心痛了。夏笙笙有些放松地闭上眼睛。

    “小姐,小姐…你醒醒!”小杨摇了摇夏笙笙。夏笙笙本来还在沉睡,却被一阵呼唤吵醒。

    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让她知晓,她没有死成。

    詹台祁目光带着打量,他之前在下车查看的时候,就认出了这个女人,正是这几天报纸上大热的夏家小姐,也是和慕烨承最大的绯闻对象…他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有趣!

    这夏家小姐,还真是烈性,是为了慕烨承骗她就寻思了?!新闻上的沸沸扬扬,他是都看了,无论如何,他都是不信慕烨承那样的男人,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夏家,就利用一个女人的。毕竟他印象里的慕烨承如此骄傲,他和这个女人在一起,想必也是真心的吧…詹台祁在心里想着,却是没有把想法说出来。

    慕烨承啊慕烨承,想不到你精明如斯,还被人摆了一道…

    夏笙笙一醒过来,就有些呆滞,她现在脑子里,还在不断地回放这两天所发生的一切。

    “好好活着不好吗,非要寻死?”詹台祁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低头继续看报纸。这个女人很漂亮,清纯又稚嫩,看来慕烨承这种霸气凌冽的男人,喜欢的是这一款…

    夏笙笙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是一个男人,优雅尊贵,有些混血的模样,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她想,自己应该是被他送来医院的吧…

    “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家破人亡,被人欺骗背叛。你觉得,我还有信心活下去?”她自嘲。低头。眼里都是受伤。

    “嗯…确实蛮惨的。”詹台祁笑笑,没有多说,毕竟事不关己。

    “你为什么要救我?”夏笙笙凝视她,嘴唇苍白,有些无力。

    “你撞

    死在我车前面,责任可都是我的,我就那么像冤大头?”詹台祁声音清冷,夏笙笙也点了点头,确实,她找死应该找个没人的地方,这样倒是连累了无辜的人。

    “真的抱歉连累了你,那你,能不能把我送去江边?”夏笙笙现在,是根本没有生的欲望。

    “那我可做不到,虽然我平时冷淡了点,但是还做不到把人救了,再去送她去死的。”詹台祁轻嗤,夏笙笙愣住,倒是她强人所难了。

    “抱歉…”夏笙笙努力地想要站起来,她想去江边,一了百了。

    詹台祁看了她一眼,他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那么决绝,那么想死?

    “有什么是不能重新开始的呢?”詹台祁对眼前这个慕烨承的女人有些好奇,所以也算多说了两句。

    “如果能重新开始,那就好了…可是,拥有的,再失去,那种记忆,已经深深地在脑海里了,永远也抹不去了。”夏笙笙提起,就会痛,她的眼神里没有希望,只有绝望。

    “那可不一定…有一种技能,叫做催眠术,能催眠你,让你失去不想要的记忆,再植入你最想改变的记忆。世界上可没有绝对的东西,看你愿不愿意而已。”詹台祁言尽至此,起身就想离开,他是不想留在这里了,一股消毒水的味道,真是难闻…

    夏笙笙神色微动,她看着这个男人转身离开的身影,突然叫住了他。

    “先生!等等!”夏笙笙叫住了他,詹台祁也是疑惑,这个女人真是莫名其妙,他可是为她指了明路了。

    “还有什么事?”他语气有些冷,脸色有些不满。

    “求你,带我去,带我去那个能催眠的地方。”夏笙笙说着,眼泪又是泛滥成灾,如果能活着,谁不愿意呢?她之前,失去了所有生的希望,才会想要去死,但是如今,在她眼前,却有了一个更好的选择。

    “凭什么?”他一个冷笑。这女人还真是不知好歹,这种无理的要求都敢提,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是谁吗?

    “带我走。我一辈子效忠于你!我虽然不是人中龙凤,但是,我父母亲,却给了我一个好脑子。你带我走,我要洗掉所有记忆,今后,我就为你所用!”夏笙笙说的坚决,这个伤心地,她想离开,她想重新开始。

    “好!”詹台祁突然一笑,他也不是没脑子的人,他詹台祁,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

    在夏笙笙昏迷的这段时间,他也是派人摸清了她的底细,确实,她是个可造之材,不过年纪轻轻,就被慕烨承折断了翅膀而已。

    如今,却是向他主动提出了这样的条件,他倒是突然想知道,这个慕烨承的女人,到底有多大的潜力。

    “走吧。”夏笙笙身体还很虚弱,小杨赶紧进来搀扶她。

    “谢谢…”她语气里有些感激,是对那位先生说的,也是对小杨。

    夏笙笙这是第二次坐私人飞机,第一次坐,是坐的慕烨承的飞机,她现在,只要想起一点点和慕烨承有关的事情,就会心痛。

    “怎么?不舒服?”詹台祁看夏笙笙脸色有些不好,也算关切地一问。

    “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夏笙笙思量片刻,看着越来越远的土地,还是说出了心里的话。

    “詹台祁。”詹台祁说出自己的名字,每次让这个女人“先生先生”的叫,总是有些奇怪,不同于他手下人这样叫他的感觉。

    他想了想,也许是因为第一次接触女性的原因吧…所以他这次,也算慷慨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也许这个女人叫他的名字,他会习惯一点。

    夏笙笙愣了一下,便懂了其中的意思。

    “詹台先生…”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詹台祁打断。

    “不用带先生了。叫个姓就可以了,或者你可以叫全名。”他看了夏笙笙一眼,继而继续低头,继续看电脑上的报表。

    “詹台祁,我想有个不情之请。你能不能,让我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至少,让这个城市的人,今后都逐渐淡忘我…”她叹了一口气,她不想留下任何牵绊了。也想这个城市里,曾经爱的人,也不再对她牵肠挂肚,就当她死了吧…

    “可以。”詹台祁头都没抬一下,对他而言,这都是小事,只要稍微处理一下,就能瞒天过海。

    “小杨,刚刚这位夏小姐的话,照着去办吧。”他吩咐了一声,小杨就开始打起了电话,开始安排。

    夏笙笙是到意大利的时候,也是白天,她一夜没有合眼,但是她一点都不困,也许,这短短的十几个小时,是她此生,最后一次,想她记忆里那些重要的人了吧…

    “宝宝再见,圆圆,阿楠,冉冉,还有婷婷,都再见。慕烨承,希望再也不见…”

    詹台祁给夏笙笙安排了下午的催眠,夏笙笙心里平静,对曾经的记忆说再见,对她而言,亦是重生。

    如今的燕城正当黑夜,慕烨承都快急疯了,一天一夜了!笙笙消失一天一夜了!他的心都空了,他觉得自己,也许就此就要失去笙笙了。

    “笙笙…你在哪里,老公好担心你,宝宝也好想妈妈…他们都在哭…”慕烨承开着车,在整个燕城的大马路上,漫无目的地寻找他心里的那道身影。

    两个孩子都在后座哭泣,他没有带奶妈,也没有带阿花,他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

    他的心思那么简单好懂,他就想用两个孩子,试图挽留笙笙,这孩子,也是她的啊!她会回来的!慕烨承一遍遍地安慰自己。

    “铃铃铃!”手机铃声蓦然响起,后座的两个孩子,更是被铃声吓得哭的更加厉害,慕烨承看是阿标的电话,更是迫不及待地接了起来,也许阿标那里已经找到笙笙了…

    “笙笙呢,她在哪里,我现在就过去接她回家。”他满怀期待,却是换来阿标有些哽咽的声音。

    爷对夫人的感情,他们都看在眼里,阿标看了一眼停尸房里的尸体,有些于心不忍。

    “在人民医院…”阿标还是不忍说出真相,爷还开车在外面整个燕城地找,他真的很怕爷听到真相以后,会出事…

    “笙笙怎么了,是不舒服吗?还是不小心受伤了?阿标你帮我看着她,我马上就来。”慕烨承心里有些激动,找了笙笙了,太好了!

    慕烨承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闯了一路的红灯,好在现在也是深夜,路上没车,他也开的很快。

    慕烨承到医院停车场,就把两个孩子一手一个抱了起来。

    “宝贝乖,我们马上就去见妈妈了。”慕烨承满心欢喜,脸上都是笑意,宠溺地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却终究不想,一切都是噩梦!

    “阿标,你身边带了多少人,一会阿远一激动,你就让人把他制服住!我现在就赶过去。”蒋芸说话间也有些哽咽,虽然她现在对夏笙笙意见很大,但是毕竟曾经自己对她,也是很喜欢的,而且,她也为慕家添了两个孩子,算起来,她对夏笙笙当初推了菲菲,而导致她流产的怨愤,如今也是没有那么深了!

    ------题外话------

    呜呜呜,把自己虐哭了,写的稀里哗啦。

    不过这个坎快过去了,马上强势回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