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38 他是爱我的
    夏笙笙听见慕烨承的亲口承认,终究是听见心口一瞬间的碎裂。

    “啪嗒…”她的心,有了伤。且伤口越来越深,即将碎裂。

    慕烨承是被夏笙笙推出房门的。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久都没吃饭,也没有说话,她本来以为自己的生活是很美满的,但是这一切,都是营造出来的一场梦罢了。

    夏笙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夜,米水未进。

    她突然就想通了,爸爸死了,被慕烨承逼死的,她不会和一个害死爸爸的人在一起的,她要离婚,然后去继续把爸爸的公司发扬光大,大到让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再能威胁到了。

    孩子…她在心里默默地呢喃,慕家那么厉害,她现在也就十八岁,没有了爸爸,夏家从今以后只有她和冉冉了,她也舍不得孩子,但是夏笙笙如今心思如明镜,她也知道,孩子,她也争取不到,她现在,太弱小。

    她只有等,等她强大的一天,把孩子们再接回来…

    夏笙笙已经很久没有穿的很正式了,她把自己打扮了一下。开了门。

    慕烨承看到夏笙笙开门,也是惊喜,笙笙终于想通了吗?他心里期待。却是看到夏笙笙穿成这幅模样,眉头皱了一下。

    “慕烨承,我们去把婚离了吧…”夏笙笙微微地抬了一下眼皮,话语里已经没有多少感情了。

    她的心很痛,怎么会没有感情了呢?她毕竟还是爱他的,两个人毕竟连孩子都有过了…她的牵绊那么多,她又怎么可能不爱他?

    但是,她无法选择…她不能让爸爸死得如此,还依旧不孝。

    “夏笙笙你说什么?你现在冷静一点,我承认我之前是骗过你,也做过些对夏家不好的事情,但是这些都过去了啊,我们有什么不能好好坐下来说…我是不会离婚的。”慕烨承态度很坚决,他语气并没有很强硬,毕竟夏笙笙在他心里,一直都是宝贝,他尽可能地温柔。

    “不可能的!我们必须离婚,你害死了我爸爸!我永远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了…”夏笙笙眼神犀利,仿佛一夜间长大了不少。

    “我怎么害死了你爸爸?”现在轮到慕烨承一天雾水,他那时候做的事情,和害死她爸爸又有什么关系?

    “别说了,走吧。”夏笙笙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这里,她是住不下去了,她也不想回夏家大宅,她知道现在家里,肯定也是被陶明丽母女霸占着,爸爸如今死了,她对这对母女,更是没有一丝丝妥协了!

    好在爸爸当初为了给夏冉冉上学方便,给她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房子,她是有钥匙的…

    “夏笙笙你要去哪里?女儿在哭…你快去喂她,你昨天到现在都没抱过她,她想你了。”慕烨承看她身后提着一个小箱子,心里也开始慌乱了。他试图用孩子,让夏笙笙心软,却是换不来她一个眼神,

    笙笙这是不要他了吗?不要孩子们了吗?这个家呢?她真的不要了吗?

    “慕烨承,我和慕家没有关系了。”夏笙笙也舍不得孩子,毕竟也是她的亲生骨肉,但是她现在,不能留恋,也没有资格留恋了…

    她不顾慕烨承的阻拦,慕烨承的力气很大,她知道,想让他心甘情愿地放走自己,是不可能的!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子,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她冷着眼威胁着他,慕烨承看夏笙笙试图伤害自己来逼迫他,心中不忍,他想要笙笙留下来,但是更舍不得她伤害了自己!

    夏笙笙拿着刀子,就这样出了慕家。蒋怡菲站在二楼的房间里,看着楼下的一举一动,不由喜上心头,看来她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了,接下来的,肯定也会极为顺利的…她在窗口,默默地笑着,盯着夏笙笙的背影,眯了眯眼睛。

    夏冉冉这几天都没有去学校,她的眼睛早就哭成了一个肿泡,她没想到,姐姐居然会来。

    夏笙笙一进门,就抱着夏冉冉痛苦,她好累啊!天知道她离开阿远,心里是多少痛。

    “姐姐,你怎么了…”夏冉冉也是抱着她哭,两个姐妹,突然间有了相依为命的感觉。

    “冉冉,我们以后好好生活吧,我会好好照顾你,我们一定要把爸爸的公司做大,大到没有人再敢欺负我们!”夏冉冉在家好几天没有出门了,也没有心情看电视,所以根本不知道夏笙笙发生了什么。

    当天下午,夏笙笙却是接到了蒋怡菲的电话,她本来是不想接的,却是不想,蒋怡菲非常执着,让她改变想法的,是她发过来的一条短信。

    “夏笙笙,有些事情,我想是时候让你知道了。如果想知道,就来蓝顶咖啡厅,下午三点。”蒋怡菲发完短信,才一点多,她挑选了一件当初阿远给她买的衣服,戴了一条阿远送给夏笙笙的那条项链的同款,在镜子里照了照自己的装扮,十分满意。

    夏笙笙盯着短信发呆,什么事情是时候让自己知道了?难道是爸爸的事情吗?她心里不禁好奇…

    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思考了许久,想想,还是赴约。

    “好,三点。”她如是回了短信,蒋怡菲看夏笙笙回过来的短信,更是勾起一抹笑容,上钩了啊…

    夏笙笙来的早了一点,蒋怡菲却是在三点的时候,准时出现了。

    “呵,来的挺早啊…怎么,那么期待了?服务员,两杯牙买加的蓝山。”蒋怡菲冷冽一笑,今天,她就要让夏笙笙下地狱,一个十八岁,什么都不是的死丫头,拿什么和自己斗?这场战争,注定自己是赢家。

    “你什么事情,说吧。是关于我爸爸的吗?”夏笙笙现在,心里心心念念都是爸爸的事情,却是根本没有想到,蒋怡菲这次,却是来“补刀”的。所谓趁她病,要她命!

    “不急,先喝杯咖啡…”蒋怡菲端起咖啡。优雅地抿了一口。

    “你不用在这里看我的笑话了。”夏笙笙看了蒋怡菲一眼,她知道蒋怡菲也喜欢阿远,难道这次约她出来,只是为看她的笑话,嘲笑她是个傻子,一直被蒙在鼓里?

    “知道么,这是阿远最喜欢喝的咖啡,和他的人一样呢,低调又奢华,注定了是天生高贵的。”蒋怡菲没头没脑地一句,夏笙笙有些不明白。

    “你应该知道吧,我喜欢阿远。哪里都喜欢,从小时候就开始喜欢了。”蒋怡菲一副回忆的神色。

    夏笙笙心里突然一震,她是知道,但是却是想不到,这蒋怡菲如此直言不讳。毕竟他们是兄妹,就算喜欢,也不可能有结果的,这是被世间所禁忌,且唾弃的。

    “你想说什么?”她忍住心里的反感,还是如此问了一句。

    “夏笙笙,你知道吗?阿远…也是爱我的…”夏笙笙现在,只觉得蒋怡菲是个神经病。

    “你知道为什么阿远会送你那条项链吗?因为,那是我喜欢的项链。”蒋怡菲又拿出了当初那天流产时,给夏笙笙的项链,夏笙笙那天并没有要,蒋怡菲回来以后,蒋芸又把那条项链还给了她。

    夏笙笙现在听着,心里却不是滋味,什么叫她喜欢的项链?

    “夏笙笙,你不过是我的代替品而已,阿远把他所有对我的爱,转移到了你身上而已。哎…就是阿远想不通啊,我们明明不是亲兄妹,为什么,为什么他还要如此注重这所谓的伦常,他不过是不想我这个女人,背负骂名罢了…其实,我并不在乎外人怎么看的,我不过想和阿远在一起。”蒋怡菲说着,就流下了眼泪!

    夏笙笙现在心里,说不出的感觉,慕烨承和蒋怡菲不是亲兄妹?她听着蒋怡菲的话,心里怪怪的。

    “蒋怡菲,你就别自欺欺人了吧!慕烨承爱不爱你,我又不是瞎子!”夏笙笙现在唯一庆幸,就是这几个月来,虽然他欺骗自己,但是他对自己的感情,却是认真的。

    “噢?是嘛?我自欺欺人?夏笙笙,这句话,应该是我回给你才对。”蒋怡菲突然就笑了,看夏笙笙的目光,带着怜悯。

    夏笙笙心里“咯噔”一下,看不懂她目光的深层含义。

    “你知道吗,要不是你,我和阿远的孩子,本来应该出生的,知道我为什么陷害你吗?因为我嫉妒啊,为什么你的孩子能出生,我的却不能?”夏笙笙现在,只听到了一句话:阿远的孩子!

    “你胡说!”夏笙笙猛然起身拍桌,让这个本来安静的咖啡厅,显得有些突兀!夏笙笙眼睛有些红,她是不信的,但是多少,心里又有点怀疑。

    “我胡说?你知道为什么阿远对我那么好吗?因为他也喜欢呀…知道为什么姑妈突然对你那么凶吗?因为,那个孩子是阿远的啊!哈哈哈哈,你不信?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啊!整个慕家,只有你是傻子!所有人都知道,我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是阿远的…”蒋怡菲如今也站了起来,和夏笙笙同样的高度,两人对视。

    她突然俯下身子,身体向前倾斜,凑到夏笙笙的耳边。

    “知道吗?就是那天,我去学校找阿远的那天,那天下午,阿远要了我,狠狠地要了我,在你们的婚房里,嗯…要了我,就是那次,我有了孩子。”蒋怡菲的笑容,让人心渗。夏笙笙突然间,心里所有的防线都崩溃了!

    她终于知道了那天房间里会有一阵香味,为什么那天慕父和蒋芸的神色那么奇怪,为什么她的枕头上,地毯上,会有女人的头发!

    她输得好惨!一败涂地!

    夏笙笙如今更是觉得自己心如死灰,她不知道,原来被最爱的人背叛,是这种感觉,她刚刚经历了欺骗,随之而来的背叛,彻底地打垮了她。

    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她哭的没有声音。蒋怡菲却是看着她的满脸泪水,无动于衷。

    “夏笙笙,现在,我要好好地进攻阿远了,再也不会给你一点点的机会了!阿远,是我的男人!”蒋怡菲说完这句,便挑衅地看了夏笙笙一眼,拿起包,离开了咖啡厅。

    慕烨承在家极为郁闷,他都不知道为什呢笙笙突然间就变成了这样,当他接到阿标给她打来的电话时,才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他用最快的速度,把夏婉婉的那段发布会的视频看了一遍。看完之后,直接就是把他的笔记本,狠狠地摔在地上!夏家的那两个人,简直就是不想活了!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他终于明白了笙笙为什么会对他深恶痛绝!

    ------题外话------

    小伙伴们别怕虐啊,快虐完了。

    这是笙笙的一个成长过程,即将涅槃了。

    坐等我们笙笙强大啊,渣渣们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