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32 阿远你干嘛,我才出月子
    霍燕晴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猜想的一样,因为得罪了夏笙笙,所以牵扯到了她身后的男人…她看了看父亲那双气的充血的眸子,突然有些不敢说出来。要是真的是夏笙笙背后的人,那一切都是怪她的,爸爸知道了,会打死她的…她打了个哆嗦。

    她想了想,不断安慰自己,没事的,肯定不是因为她的关系,肯定是爸爸生意场上的竞争对手,她只能这样重复,让心里平静。

    霍家终究撑不过三天,第三天的时候,一大群的保镖,围在霍家门口,是上门来讨债的!

    阿标做的很彻底,不仅让霍家破产了,还让他们欠了一屁股的外债。当然,那些钱,最后都到了慕烨承的口袋里。

    三天下来,夏笙笙的情况好了许多,慕烨承每天都在医院里陪着她。就连炖的补汤,都是他亲自动手。

    “阿远…我想看看宝宝。”三天了,因为宝宝在保温箱的缘故,夏笙笙一直没有见到孩子,她对自己生下的小生命,有不一样的感情,她想去看看,孩子好不好,长得漂亮吗?

    “笙笙,你现在身上的刀疤还没好,别下来,我去拍了照给给你看。”慕烨承在夏笙笙跟前忙得像个陀螺,但是他甘之如饴。

    “笙笙,我们什么时候把婚礼办了吧。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现在老婆,我有点迫不及待了。”也许是上次新闻的事情,慕烨承现在,恨不得像全世界公布他们的关系。嗯…确实,说来说去,他还是个小气的男人。

    “嗯…好。”夏笙笙沉吟了片刻,脸上是喜悦的笑容,换做以前的她,肯定对婚礼这种东西是没有任何期待,反而还很抵触,但是自从知道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她突然变了,她也想做阿远名正言顺的妻子,想和他好好的生活。

    夏鸿升拿到了体检报告,他坐在自己的病房里,久久不能回神。

    “夏先生,非常抱歉地通知您,您这个…是脑癌,还是晚期,如果您好好养着身体,估计还能活个一年半载的,但是…如果你再像之前那样拼命工作的话,可能时间不多了…”夏鸿升的脑子里,一直再重复着医生说的这段话。

    他突然有些悲伤,有些不舍,他的日子不多了…笙笙是嫁人了,但是现在的情况,好像也不太好,冉冉还那么小…他要怎么办…

    “爸爸…”夏冉冉放学就直接来了医院,路上她买了点补品,带过来给爸爸吃,爸爸的年纪越来越大了,她很心疼他如今的操劳。

    “是冉冉啊…”夏鸿升把自己的病例单放在了枕头下,面上都是慈祥,看到自己两个女儿能过的好。也许是他余生最大的愿望了。

    “爸爸,我给你买了好东西,你看看爱不爱吃。”夏冉冉开心地把包装拆开,她的零花钱不多,买不了最贵最好的,只是买了个普通的补品,也不知道爸爸喜不喜欢。

    夏冉冉有些忐忑,她的一举一动,也是暴露了内心,夏鸿升看了,莫名有些心疼,这孩子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地生活,她努力地去获取一点点的亲情。

    夏鸿升心里思考,既然时日不多,那么他一定要为两个姐妹,尽可能地多留一些东西,这样也能让两个孩子一辈子富足平安。

    夏冉冉走了以后,他拨通了他助理的电话。

    “喂。小李吗?你明天抽个时间过来一趟,嗯…对,我现在在医院,第一人民医院…嗯…有些事情想要交代你一下,还有,你帮我找个好一点的律师。对,律师,明天一起带来。”夏鸿升打完电话,仿佛自己浑身力气被抽空了,他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眼睛有些无神…

    笙笙啊…还有冉冉,爸爸会尽可能给你们多留东西的…

    第二天,夏鸿升的助理和律师如约而至。夏婉婉本来不想来医院的,她和夏鸿升,差不多就是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的,但是又是拗不过陶明丽的要求,只能妥协。

    陶明丽可是精明的女人,她发现,最近老不死的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动不动就头痛,头晕的…这哪里像正常人。

    她估摸着,这夏鸿升应该是得病了,讲不准哪天就翘辫子了。她现在得带着婉婉好好地讨好他,到时候也能多分一点财产。

    她带着夏婉婉还没进门,就听到了屋子内的讨论声。

    仔细听听,是在立遗嘱,这让母女两个一下子来了精神,把耳朵都快贴到门上了。

    “嗯,对…确实,把我公司百分之六十的股份给我的大女儿夏笙笙,还有百分之四十给我的小女儿夏冉冉。”夏鸿升说的语气淡淡的,从分配上,他多少还是偏心的,他只希望冉冉能够谅解他,毕竟,笙笙是他最爱的女人为他生的孩子。

    “夏先生您确定吗?”律师有些好奇,这夏先生真是奇怪,不是听说还有一个妻子和继女的吗?怎么一点都没有提到?但是对于雇主的心思,他就算揣测,也不能多说。他只要赚他的律师费就行了,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确定。”夏鸿升有些疲惫。他脑海里只有两个女儿的影子,斩钉截铁。

    “那您的不动产权要怎么安排?”律师拿着电脑记录着,同时还开着录音笔。

    “我的七套房产,其中两套别墅、两套商品房给我的大女儿夏笙笙,其中两套别墅给我的小女儿夏婉婉,最后一套商品房,给陶明丽。”夏鸿升如是说着,陶明丽在门外听着,拳头更是狠狠地攥起,夏婉婉更是气的想要直接冲进去却是被陶明丽拉住了。

    “婉婉,别进去。”陶明丽劝着,但是夏婉婉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妈!这老不死居然就留套破房子给我们!”夏婉婉不可置信,根本想不到这个老不死的居然那么苛刻!她从小锦衣玉食惯了,就这么一套破房子,卖了还不够她用一个月的。

    “至于您其他的财产安排呢,您名下还有十五套商铺,一栋办公楼,还有现金存款两亿两千五百万左右。”律师念着夏鸿升的存款,只觉得自己的口水怎么那么多!要是这些钱都是他的,那该多好!

    他眼里闪过一丝的贪婪。

    “商铺十套给笙笙,五套给冉冉,办公楼两姐妹一人一半。至于现金,两个姐妹一人一亿吧。算是给两姐妹以后的陪嫁吧,那个零头里的钱,其中两千万捐给慈善,剩下的五百万给夏婉婉吧…”夏鸿升说完,便闭目养神了。

    “先生,您对这样的安排,是确认的吗?”律师忍着心里的羡慕,还是例行公事地问了句。

    “嗯,确定。”夏鸿升只觉得头又痛了。想休息了。

    “那我回去弄好了,等过段日子拿来给您签字,然后就可以了。”律师已经开始在收拾东西了,门外的陶明丽一把把夏婉婉拉到了一个隐蔽楼道的角落里。

    “妈!那个老不死的,就这样对我们!我好歹也叫了他那么多年的爸爸,他居然就给我五百万,打发叫花子呢?”夏婉婉有些激动,声音有点大。陶明丽有些惶恐地捂住她的嘴。

    “婉婉,你怎么就那么傻,遗嘱是死的,人是活的啊!”陶明丽说的话,让夏婉婉云里雾里,有些听不懂。

    “哎,小孩子家家的,能懂个什么,到时候就让妈妈来好了。”陶明丽瞪了夏婉婉一眼,眼神里还是满满的宠爱。

    “妈…你说,我们真的能成功吗?”夏婉婉有些怀疑,轻轻地问着。

    陶明丽却是深沉一笑,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夏笙笙一个月的时间,都被照顾得很好,似乎一切都回了正轨,阿远还是一如既往地疼爱她,爸爸和妹妹也会来看她。要说唯一的不如意,就是蒋芸依旧对她冷淡。

    今天是出院的日子,所有人都来了,夏笙笙的身体恢复的很好。大约在半个月的时候,两个孩子,也是出了育儿箱,开始留在了夏笙笙的身边。她每天都是看着这两个粉嫩的孩子,满满都是母爱。

    真好,这是她和阿远的孩子…

    蒋怡菲这一个月来,都是极为安稳地该吃吃,该喝喝,她现在,仿佛一只潜伏在黑暗的恶狼,就等食物一个松懈,她就会发起进攻。

    是夜。夏笙笙再次回到慕之远的别墅,突然有些感慨万千,几个月前,她还在这个别墅里,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但是今天,她又回来了,是的,她永远是这个别墅的女主人。

    蒋怡菲在二楼,看着一男一女上楼,心里满满的怒火!她忍受不了,阿远天天和夏笙笙同床共枕,她好想在三楼房间里的女人是自己,她疯了一般的想,更想阿远能够把自己压在床上,好好地疼爱自己。

    她想的入迷,却没有意识到蒋芸在她的身后。

    “菲菲,你在想什么那么入神。”蒋芸手里抱着夏笙笙生的女婴,满脸的疼爱,她看孩子的目光,甚至柔进了骨子里。

    蒋怡菲真想冲上去掐死这孩子,她看到关于夏笙笙的一切,她都恨!

    “你看这小妮子,娇气得很,一点都不像她哥哥那么乖巧。就是要大人抱着才肯睡。坏丫头…多学学你哥哥。”蒋芸虽然嘴里责怪着孩子,但是眼神,却是温柔地可以滴水。这可是她的亲孙女…她爱的不得了。

    “哎呀,差点忘了,奶奶给我的小宝贝买了两把长命锁呢。”蒋芸突然想起什么,也不顾蒋怡菲了,转身就是抱着孩子进了房间。

    夏笙笙一进房间,就被慕之远推到了床上。

    床是极为有弹性的,夏笙笙一倒下去,瞬间还蹦起来一点点。

    慕烨承现在满眼的情欲,他看到夏笙笙,就忍不住满脑子的各种…

    夏笙笙看这样的慕之远,也是小脸一红。

    慕烨承趁着夏笙笙害羞的时候,已经欺身而上。

    “阿远你干嘛…我才出月子。”夏笙笙多少还是羞涩的。她用手,抵着他的胸膛。

    “我知道你已经好了…别想骗我,你个小东西,笙笙…我想你了。”他的笑容意味深长,瞬间就把头埋进了夏笙笙的脖颈里,在她的脖子上,吻上一个痕迹。

    他闻着她身上的体香,虽然如今带上了一丝丝的奶味,但是他却是更爱了。

    夏笙笙虽然嘴上拒绝,但是也是半推半就,她媚眼如丝,不过几分钟,就被慕之远挑逗地软了全身。

    “都那么激动了,还想骗我…”他吻上夏笙笙的樱桃小嘴,她的嘴唇很软,如同果冻一般的好滋味。

    慕烨承的手,还在揉着她某个地方,却是被夏笙笙一个嘤咛声打断。

    ------题外话------

    今天裸奔结束哈哈哈,明天继续,小伙伴们晚安啊,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