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31 恭喜,是对龙凤胎(加更,三更)
    “哎,小芸,儿孙自有儿孙福,我记得你以前看的很透的…”慕父看了蒋芸一眼,对她的歪理有些无奈。他摇了摇头,眼里有些失望。

    “你们必须救我女儿!”夏鸿升现在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说完这一句,他一米八左右的大男人,就是轰然倒地。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夏冉冉现在内心是崩溃的,爸爸也倒下了,她要怎么办。

    “护士,护士呢?快来救人啊…”夏冉冉不顾一切,就往外面跑,本来就因为纷争,有些杂乱的走廊,如今更乱了,医生护士迅速地把夏鸿升推走,又是进了急诊室。

    “妈!够了!救谁是我的事,笙笙是我的妻子,她肚子里是我的孩子,我要笙笙,我不要孩子!您要是再一意孤行,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慕烨承如今语气狠厉,就连自己的母亲,他都是透出了狠绝的目光,蒋芸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突然心里怯怯,儿子大了,以前不过是尊重他,所以温和,如今她是触碰了他的底线,他真的会翻脸不认人的!

    蒋芸闭了嘴,有些木讷地坐回了位置上。

    蒋怡菲看蒋芸败得一塌糊涂,心里直接就是大骂蒋芸是个废物,还恨不得去抽她几个嘴巴。但是即便心里多恨气,她表面上,还是要做出安慰的姿态。

    “姑妈,你别难过,你也是为了表哥好,为了慕家好…表哥真的太过分了,他们都不懂您对良苦用心。”蒋怡菲拍着蒋芸的背,蒋芸被自己最爱的侄女安抚,心情也平缓了许多。

    漫长地等待,渴望又磨人。

    夏笙笙一进去就是靠近十个小时。因为她昏迷的缘故,也没有能力自然生产,用的剖腹产。她的小腹处,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疤痕。

    “恭喜恭喜,哪位是夏笙笙的家属?她生了一对龙凤胎。就是产妇的情况现在不太好,要进重症监护室观察一下。过了今天晚上,就没什么问题了,家属好好照顾产妇,千万别出问题了,注意多陪伴产妇。”医生也是满脸喜色,慕烨承听到夏笙笙没事的消息,终于松了口气,同时也是红了眼眶,他感谢笙笙为他生了一对儿女。

    “天呐!真的是谢天谢地,谢天谢地了…慕家有后代了,还是两个孩子。”蒋芸激动地立马从包里掏了掏,直接拿出了一张银行卡,她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直接往医生手里塞。医生有些尴尬…把卡又推回了蒋芸手中。

    “谢谢医生了,谢谢医生了…”至始至终,蒋芸都沉浸在孙子孙女出生的喜悦中,不断地感谢医生,却是忘了真正辛苦的是夏笙笙。

    “哈哈,真好啊…”慕父平时虽然沉稳,但是听到龙凤胎出生的消息,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拍了拍慕烨承的肩膀,有些语重心长。

    “好好照顾笙笙吧,她很不容易。这两天这件事情,能过去就过去吧。恭喜你做父亲了,也恭喜我自己,成了爷爷。”慕父是比较明事理的,所以对夏笙笙的态度,始终宽容。大多数原因,是因为他坚持信任夏笙笙的人品。

    “爸,谢谢你。”慕烨承感谢父亲态度,他如同儿时一般,虚心地点了点头。

    从始至终,对新生儿的出生,最生气的,莫过于蒋怡菲了。

    她没想到,夏笙笙还真是好命,都下了病危通知了,不仅大的没死掉,连小的,都是添了一双!

    她嫉妒,很嫉妒!这样,不就意味着夏笙笙在慕家的地位,越来越稳固了,不行…她不能就这样把阿远拱手让人!她还有办法!

    夏笙笙在重症监护室躺了一夜,慕烨承也在她身边,陪伴了一夜。

    慕家父母自然是对新生儿满满的爱,所以一夜,都在看着育儿箱里的一双孩子。

    孩子是早产的,所以身体也比较虚弱,育儿箱里那两个孩子,小小的,粉粉的,让人充满的怜爱。

    “奶奶的两个小乖孙,真好看啊,像极了阿远,你看特别这个男孩儿,简直就是和阿远出生那会儿,长得一模一样。”蒋芸看着孩子,心都要化了。

    “小芸,其实,你对笙笙,不必要那么苛刻的…她不是什么坏孩子,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你最信任的人,也许也不一定是好人。”慕父看了蒋芸一眼,想开导一下妻子,却是被蒋芸瞪了一眼。

    “老头子你烦死了!你什么乱七八糟的歪理,我就知道她推了菲菲,害她流产了,还有那些新闻,也确实有照片拍下来了!”蒋芸觉得自己在理,便不再理自己的老公,继续全神贯注地看孩子。

    “哎…”慕父无奈地叹了口气,小芸这样,害的还是阿远和笙笙…

    夏鸿升是半夜醒过来的,他一醒过来,夏冉冉就兴奋地告诉了他好消息。

    “爸爸,姐姐生了一对龙凤胎,长得可漂亮了…女孩子特别像姐姐。”夏冉冉很开心。不断地和爸爸描述孩子的模样。

    “你姐姐她怎么样了。”夏鸿升并没有仔细地听,他脑子里想的是别的事情,他有些担忧,不知道笙笙怎么样了。

    “姐姐在病房里,情况还算好。”夏冉冉突然眼神有些飘忽,她刚刚是故意没有提到姐姐的,姐姐现在在重症监护室,爸爸知道了肯定会急疯了的。所以她现在,也只能骗着爸爸…

    医生说,爸爸的情况不太好。但是具体的还要过两天出了体检报告才会知道…

    “嗯,笙笙没事我就放心了…”夏鸿升叹了口气,身体的疲惫,让他忍不住想要睡觉。

    “冉冉啊,你在旁边那张床上睡吧,爸爸也累了,还想再睡一会,不用看着的。”夏鸿升看着这个小女儿,心里也是愧疚,他不过给了这个孩子一点点的关爱,却换来这个孩子无尽地孝顺和掏心掏肺,真是个好孩子。

    “爸爸,我不累,明天还休息的,我可以晚一点睡,您睡吧,我一会去姐姐那里看看。”夏冉冉虽然年纪小,但是很懂事,她知道亲情的可贵。

    夏笙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期间慕烨承担心地问了医生不止十次她什么时候会醒。得到的答案终究是让他放心,已经过了危险期了,什么时候醒,只是个时间问题。

    麻药的药劲已经过了,夏笙笙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痛,痛到不能呼吸。她想起身,但是动一下,都牵动着全身的神经,她痛到哭。

    慕烨承一夜没有合眼,在夏笙笙床边,夏笙笙一醒过来,就看到双眼充血,头发凌乱,胡子拉碴的慕之远。

    她看到他,有些惊喜,她以为,阿远不要她了。但是现在却出现在她的床边,她觉得有些不真实。

    “阿远…是你吗?”她的声音已经很沙哑了,不过是说了两个字,就痛的全身痉挛。她想抬手摸摸看,是不是真的阿远在她的身边。

    “笙笙,是我。你别动,医生说你这几天都会很疼的。你别动。”慕烨承看着这样毫无血色的夏笙笙,虽然疼在她身,却痛在他身。他好想笙笙把所有的痛,全都转移到他的身上,他愿意替笙笙承担。

    “阿远…你别走。”夏笙笙一句话,带着挽留,虽然痛到极致,但是她还是想让他留下来。她的眼睛里都是泪水,她好怕阿远不要她了,因为,她也爱上了啊…

    她好想回到以前那样的生活,偶尔斗斗嘴,偶尔吃吃醋,生气了可以打他骂他,开心了可以亲亲他。

    她突然觉得,之前的几个月,好幸福…可是,他们还回得去吗?夏笙笙没有自信。

    “笙笙,别哭,我心疼。”慕烨承用手轻轻地抚掉夏笙笙的眼泪,心口更是又闷又痛,笙笙已经嵌入了他的生命里,且无法剥离。

    她就如同自己的脊骨,失去她,他将失去全部力气。

    “阿远…新闻的事情,都不是真的。”夏笙笙依然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她希望阿远能相信她。

    “我信你,那些都是假的,我会把污蔑你的人一个个弄死!笙笙,别哭…我信你。”他一遍遍地擦她的眼泪,无数遍地怪自己。要不是自己的不信任,笙笙也不会受那么大的罪。

    “阿标,去查,曝光笙笙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我要把他扒皮抽筋!”慕烨承哄睡了夏笙笙,这才出了病房,拨通了阿标的电话!

    不管是谁,他都要让他付出代价,就像他承诺夏笙笙的一般,他要弄死他!

    霍燕晴本来对自己弄出来的新闻非常满意,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这些新闻,都在一夜之间,消失了个干净。就算是万能的互联网,都搜不到任何的相关内容,她气的拿起身边的花瓶,就往地上砸!

    “好啊夏笙笙,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大的能耐,不过一夜之间,这些新闻都消失个干净!肯定是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爬上了哪个厉害的男人的床!”在霍燕晴心里,现在越是这样想夏笙笙,她就越高兴,越自信!

    在霍燕晴看来,一个靠身体上位的女人,拿什么和她比。

    她有些生气地拨通了金玉的电话。

    “喂,金玉,你那里现在还有没有关于夏笙笙的其他东西,我有用!”霍燕晴想着,夏笙笙能处理一波,那么她就能再多发一波…反正是匿名的,也没人知道是她。

    霍燕晴想的太美,但是现实终究是很残忍的。

    当天晚上,阿标就把查到的,都汇报给了慕烨承。

    “霍燕晴?!”慕烨承是知道这个人的,他给夏笙笙上课的一个学期,对班级的学生,也是有点印象。这个霍燕晴,不过是暴发户起家,谁给她的胆子,那么挑衅笙笙?!

    慕烨承心里的愤怒,就是决定了霍家都生死存亡。

    “去,把霍氏,三天之内给我弄破产了。还有这个霍燕晴,我看她的私生活,似乎更加的丰富…我就要让她从云端,跌到地狱!”慕烨承眯了眯眼睛,有些阴狠,阿标自然也是听得懂他的意思的。点了点头,就是退了下去。

    既然霍燕晴那么不知好歹,那么,他就好好教训一下好了。

    霍燕晴想不到,霍家在第二天,股价就开始大跌,本来她还是不以为然,以为不过是市场的正常竞争而已,却是在接下来的两天,更是跌到了谷底,霍燕晴终于意识到了,是有人故意的!

    她看着父母抽泣狼狈的面孔,心头满满的烦躁。

    “哭哭哭,哭什么哭!”霍燕晴朝着父母吼了一声。想要回房。

    “晴晴啊,咱们家要破产了,这可怎么办啊。好日子没有了啊!晴晴啊,你说我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霍燕晴听她母亲这样一说,身体有些僵硬。她多少是心虚的…

    ------题外话------

    嗯…我裸奔的内裤已经飞了。哈哈哈,加更章节,各位看官请笑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