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29 阿远,我爱你
    再看看这些报道,这女人根本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在她姚雪看来,就是个有张脸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而已,有什么好的?!

    “妈咪…”俞盛言从小就很依赖姚雪,所以撒娇功夫也是一流,他直接用出了小时候撒娇的手段。

    姚雪最心疼儿子,看他一撒娇,也算松了点口。

    “帮你可以,但是这种女人,休想进我们俞家大门,你养在外面随便玩玩,妈咪不会管你。”俞盛言也知道,这已经是母亲最大的让步了。

    姚雪本来自己就是出身名门世家,对身份地位很是看中,在她心里,那匹配儿子的对象,最起码家室就得好!其他方面也得是人中翘楚。这样才配的上自己优秀的儿子。

    姚雪一个冷哼,俞盛言欢喜地应承下来。

    “谢谢妈咪。”俞盛言心里在想,现在比较他和笙笙还年轻,养在外面做个外室先稳住姚雪,等他以后实力强大了,再让笙笙做自己的妻子,到时候母亲也没办法反抗了。

    夏笙笙在家里喝着鸡汤,就觉得夏冉冉的表情十分怪异,她眼神有些好奇,探出头,朝着夏冉冉的手机看去,夏冉冉看得太过入迷,也没有发现夏笙笙的动作。

    夏笙笙把海报上的内容,看了个清楚,瞬间,盛满鸡汤的碗,就是跌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啪嗒!”夏冉冉反应过来,却来到此时的夏笙笙已经呆楞。

    她心里无数遍的反问自己,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些新闻写的都不是真的,她没有脚踩几条船,没有和俞盛言偷情,没有和修文哥哥一副甜蜜,更没有做小三!

    她不知道是谁害她,夏笙笙现在满脸的铁青。

    夏冉冉看到这样的夏笙笙,突然就是一个着急,立马起身,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她。

    “姐姐,姐姐…你怎么啦?”夏冉冉脸上有些着急,夏笙笙现在情况很不好,她突然间全身开始湿儒,开始出起了冷汗。

    夏笙笙的眼睛里,已经有眼泪流了出来。

    “这些人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明明没有,是俞盛言强吻我的,我不喜欢他啊!修文哥哥我们认识的那么多年,他一直都是我的哥哥,我们真的没有什么的…”夏笙笙有些崩溃,只觉得她胸口如同千万根针扎一般,痛的无法呼吸…

    另外一边,办公室里的慕烨承,等一份报纸久久不来,他有些生气地有打通了阿标的内线。

    “我的报纸呢?怎么还没过来?”他现在心里很烦躁,不知道为什么蒋芸会如此怒气冲冲地对他说出那种话。

    “爷…你真的要看?”阿标真的不愿意进来送报纸,谁知道一会爷会多少疯狂,这毕竟,是关于少夫人的事情,而且…媒体还写的那么不堪。

    阿标磨磨蹭蹭,才把报纸送了进来,一送进来,他就用最快的速度,逃出了办公室。

    慕烨承皱着眉头,打开今天的报纸,一打开,偌大的新闻版面,就极为吸引人。那副标题,更是不堪入目,而版面上登的女主角,就是夏笙笙。

    慕烨承一瞬间,双眸就变成了血红色,是气的,他没想到,夏笙笙居然和俞盛言和那个他上次看到的男人,关系居然那么亲昵。

    他一拳头就捶向了办公桌,办公桌上的电脑键盘,也瞬间报废。他把报纸一把扔在地上,怒气冲冲地起身出去。把阿标叫了过来。

    “去,把这家报社给我弄倒闭!还有在跟进这件事情的媒体,也给我一个个去慰问一下!”慕烨承面色极狠,冰冷的气息,仿佛要把所有人冻结。

    慕烨承一出来,所有员工,就都把目光看向了他,特别是八卦的女同事,还在窃窃私语。她们刚刚是看到了报纸上的内容的…

    “还有。你们几个,收拾收拾走人吧!慕氏不需要一天到晚嚼舌根的长舌妇!”他眼神很犀利。被扫过的人群,都是自觉地闭了嘴。

    总裁大人真的是太恐怖了!

    “总裁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求您别开除我!”慕氏在燕城刚刚发展起来,所以对待员工的各方面福利都是很好的。因为是跨国的大集团,所以当初这些员工能进来,都是十分庆幸的。毕竟进来三年五年以后,燕城的慕氏,一定会发光发热的。而且有国外资源做后盾,成功,是必然的,他们这批最先进公司的,福利待遇不说,以后可是很有机会成为“元老”级别的。

    “拖走!”慕烨承的决定,不容置疑,哪怕那几人苦苦哀求。他都是无动于衷。

    处理完这群长舌妇,他才大步出了公司,往家的地方赶去。

    夏笙笙哭地眼睛都快花了,她第一次觉得那么难过,她被人污蔑成这样,却根本不知道污蔑她的人是谁…她看着这些子虚乌有的报道,更是只能苦笑。

    夏冉冉在一旁安慰着她,她心里也有点急,不知道爸爸会不会看到,最近爸爸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慕烨承到家的时候,就看到夏笙笙趴在夏冉冉的身上在哭。她抽泣的样子,有些撕心裂肺。哭的满脸通红。慕烨承看到这样的她,就有些不忍质问了。

    “阿远,那些都是假的,我没有…我没有的…”夏笙笙声嘶力竭,从前顺滑的头发上,如今都沾染了泪水,十分的凌乱。让她看起来狼狈不堪。

    “你没有,我可以当做你和那个男人只是普通交往,但是俞盛言呢?”慕烨承本来就是个暴戾的男人,以前因为夏笙笙,他才不断压抑最真实的自己,他妒忌,妒忌疯了!自己的老婆被人亲了,他现在心里就是一团火。

    “姐夫。你和姐姐好好说…别吵架,姐姐的肚子八个多月了…”夏冉冉说着,也心疼地流下泪水。

    她是相信夏笙笙的,但是她只是个没什么话语权的人,而且,她也没有证据摆在姐夫面前。她现在,只能苦苦哀求姐夫别发那么大的火,就算为了姐姐肚子里的孩子,也别这样看起来渗人。

    “滚!”慕烨承对外人一向冷酷无情,不过对亲近的人,才会有一丝温柔,他此生,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夏笙笙。却是不想,换来这样一个结果。

    “阿远…”夏笙笙过来拉住他的手,她现在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有些疼,也许是因为生气气的。

    “你给我说清楚!”慕烨承一把甩开了夏笙笙的手,嫉妒中的男人,根本没有理性可言,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夏笙笙,如果她说一句“错”话,他真的怕自己控制不住,会掐死她!

    “姐夫,我求你了!别这样凶姐姐。”夏冉冉现在急得不行,她也想来拖住慕烨承。却是被他一把甩在地上。

    “滚!没听到吗!?阿标,给我把她拖出去扔回夏家!”阿标站在门口哆哆嗦嗦,他第一次看爷发那么大的脾气。真的是付出了所有感情,只要有一点点的伤害,他都是接受不了的。

    “阿远…冉冉…”夏笙笙本来还在苦苦哀求慕烨承相信她,但是看到被甩在地上的夏冉冉,她又想过去扶。

    她刚跨出一步,就被慕烨承一个用力,推倒在了沙发上。

    “夏笙笙。你到现在,还不爱我吗?”慕烨承虽然手上狠,但是心里,却是如同刀割,他喜欢看她,喜欢追逐她。可是,她终究还是不爱他吗?

    “阿远…我…”夏笙笙一刹那的愣住,也许在几个月之前,她会极为肯定地说,对,她夏笙笙不爱他!但是现在,她却是动摇了,她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也从来没有想过。

    她一直认为,自己不过是听从爸爸给她的建议,有了孩子,就和阿远好好的过吧…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喜悦,她的悲伤,都来自他了…

    从上个夏天,到这个春天,不过九月有余,但是慕之远,如今却融入空气,是她的依赖,她赖以生存的一部分。

    “怎么?夏笙笙,你答不出来了?呵呵,看来,一直都是我在错付了痴心啊…笙笙…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你…”他突然间变得温柔,他摸了摸夏笙笙的脸颊,泪水,突然涌出,说不尽的伤感和绝望。

    笙笙,我那么爱你…

    “阿远,别走!”夏笙笙顶着大肚子,一把就想抱住慕之远的腰,但是用力过猛,她猛的速度,让她的肚子,撞在他的后腰。

    夏笙笙有些痛苦的捂住肚子。

    “好痛…”夏笙笙只觉得浑身的痛,来的更加的强烈了,特别是肚子。

    她现在觉得下身已经湿透,仿佛什么东西,破体而出。她痛苦地想要昏厥,但是她不能。

    “阿远。我爱你,你别走…”夏笙笙一手捂着肚子,一边有些跌跌撞撞地追出来想要留住慕之远。

    慕之远已经坐上了车,他的视线看向别处,一点都不看夏笙笙。夏笙笙只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千疮百孔。

    夏冉冉实在是难搞,毕竟从小就被陶明丽奴役到大的孩子,所以力气也是大的惊人,阿标无论怎么托她,她都死死抱住一个栏杆,就是不肯走。

    “这位大哥,你也看到了,我不能走,我姐姐和我姐夫还在吵架,你是我姐夫的保镖吧,你别拖我了好不好,他们万一出事怎么办?”夏冉冉现在急得更是满脸通红。

    “不行,这是爷的吩咐。”阿标平静无波,就算夏冉冉好说歹说,他都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拖着夏冉冉。

    “你看,你的爷都走了,现在不用托我了,我要进去看看我姐姐。”夏冉冉的目光,朝着大门看去,就是看到夏笙笙满脸呆滞,带着痛苦。

    “你松开我。你看我姐姐,现在她很不好!”夏冉冉第一次说话那么大声,她是真的觉得夏笙现在的情况很不好,看起来随时都要倒下似的。

    夏笙笙眼睛里暗淡,没有光。她觉得自己的世界,突然就是暗了。而慕之远,就是她世界的光…

    她的光…没了,夏笙笙觉得自己身体里的力气被抽空,好像已经撑不住了呢…她的眼睛微微地拉拢下来。

    身体,突然倒地,夏冉冉还在和阿标纠缠。却看到夏笙笙直直倒在了地上。

    “你松开我!我姐姐晕倒了!”夏冉冉二话不说,就对着阿标的手臂咬了一口,用尽了最大的力气,然后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阿标现在也是被吓到了,这…少夫人这样,他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

    夏冉冉立马跑到夏笙笙跟前,却是发现夏笙笙的身下的草坪,已经都是带着血液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