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26 熟悉到负距离的那种
    因为江文婷是女孩子的,夏笙笙和她,两人比较有话题,所以长大了依然还有来往,但是江南泽就不一样了,他是男孩子,不太懂女孩子的心思,两人越来越大,到后来除了逢年过节,平时夏笙笙都是很少和这个小舅舅有来往的。

    “没事…多亏了你来的及时。”夏笙笙低头笑了笑。

    “小舅舅,你来喝酒的吗?”夏笙笙多问了一句。看了看他身边,又没有朋友陪伴,有些好奇。

    “是啊,来和朋友聚一下,刚刚出来上了个厕所,没想到就碰到了你。”小时候的江南泽对夏笙笙一直是很好的,所以就算如今两人没了什么来往,但是情谊还在。

    “走,带你去见见我的朋友们,一个个可都是厉害的人物。”

    “悄悄告诉你,他们好几个都是光棍,我看你也年纪不小了。今天小舅舅带你物色物色。”江南泽笑的坏坏地,凑在夏笙笙的耳边说着。

    “夏笙笙刚想说她已经结婚了,肚子都六个多月了。”但是话还没出口,就已经被江南泽拉上了楼。

    一片嘈杂,夏笙笙这时候就算要说话,江南泽也根本听不到。

    一打开包间,包间里四个男人,五个女人的目光,就落在了夏笙笙的身上,夏笙笙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她却是看到了什么?包厢里有三张面孔,她很熟悉。

    而且,其中一张,就是慕之远!

    他的身旁,还有一个穿着低胸装的妖艳贱货,正在拿着一瓶红酒,在慕之远前面的杯子里倒酒…

    夏笙笙突如其来的怒气,这慕之远不是告诉自己今天出去和朋友聚一下吗?聚一下就带着四五个女人一起聚?

    包厢里所有人都没有声音,认识夏笙笙的袁兆和陆羽川,也是没有主动起来打招呼,毕竟他们现在也好奇,为什么夏笙笙是跟着江南泽进来的?毕竟,江南泽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啊…他们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把眼睛,看向了慕烨承。

    俞盛齐只默默喝酒,并不说话,但是眼神,也在夏笙笙和慕烨承身上流连。

    慕烨承反应过来以后,他也是直接黑了脸。

    “诶诶诶,笙笙你别看那个了,那个是慕老狐狸,他已经结婚了,你没戏的…噢,不,这也不一定,笙笙,你要是真的喜欢,小舅舅帮你上位啊!”江南泽本来是想提醒夏笙笙的。

    但是江南泽的长相,天生看着极为桃花,然后这窃窃私语的模样,更加让人误会了…

    袁兆和陆羽川看慕之远的眼神里,已经有些变得怪怪的了,还有一点点同情。毕竟他们作为兄弟是知道的,慕老狐狸,可是对自己的小娇妻,投入了所有的真情啊!

    要是今天突然告诉他,她的小娇妻一直骗他在外面…咳咳,他们真的害怕慕老狐狸会发疯杀人啊。

    “诶诶诶,你们一个个都是什么眼神啊,都那么奇怪,这是我的小外甥女,怎么样,漂亮吧。”江南泽极为骄傲的介绍着,这介绍完了,空气里的气息,才稍微缓解了些。

    “哈哈哈,原来是阿泽你的小外甥女啊,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过。”袁兆为人要大方圆滑一些。直接起身询问,也是把众人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

    “哎,这是我二姐的女儿啊,我二姐走的早,所以平时,江家和我姐夫家里,也很少有来往,所以没提过不是很正常?”江南泽还蒙在鼓里,他根本不知道,夏笙笙和在场大多数人都很熟,特别是和某位,更是熟到经常是负距离的那种…

    “诶诶诶。你们一个个那么八卦干嘛,我这个小外甥女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单身狗们,快点注意了啊…”江南泽咳嗽了两声,所有人都听出了意思,陆羽川和袁兆的目光,又落在了慕烨承的身上。

    夏笙笙有些窘迫。

    “小舅舅,你别说了,我现在感情生活很丰富的…”夏笙笙一急,脱口而出这句话,又是让人曲解了。

    慕烨承这次,直接就是受不了了,最后一口红酒刚入喉,他手里的杯子,就被他捏了个粉碎。

    “啪。”玻璃破碎,很多玻璃渣,直接扎进了慕烨承的手里,但是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再倒。”他冷声吩咐倒酒女郎,女郎穿着套装,一起身,身体微微前倾,胸脯屁股都暴露无疑。

    她简直对服务的这个男人,爱死了啊!怎么那么有男人味,倒酒女郎心里花痴的想着。

    她媚眼如丝,若有似无地勾引着慕烨承。慕烨承却没有动作,就让女郎在他面前矫揉造作。

    夏笙笙看着眼前这幕,真的是超级生气,她恶狠狠地瞪了慕烨承一眼,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他手上的伤口。

    “不喝了,我走了…”慕烨承才叫女郎倒酒,这边却又已经起身,他周身的气息有些冰冷,直接出了包厢,在路过夏笙笙身边的时候,却是给了她一个眼神。

    夏笙笙被慕之远的眼神吓到,浑身一个激灵,她想,阿远应该是生气了,也不知道他的手要不要紧。

    “小舅舅,我还有事,先走了,还有我已经结婚了。”夏笙笙头也不回地离开,她觉得之所以过来以后气氛那么尴尬,还是因为自己没有及时和小舅舅说明情况。

    现在她脱口而出,心里也突然没了压力,舒坦了不少。

    “诶,笙笙,你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江南泽还想追出去一问究竟,但是夏笙笙跑得挺快的,她想快点去追上慕之远…

    她匆匆到停车场的时候,慕烨承已经站在那里等了。

    “阿远…我刚刚是没来的及和小舅舅说明情况,所以才有误会的,你别生气好不好。”夏笙笙主动上前凑近他,她轻轻地握起他的手。满眼都是心疼。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知道自己怀孕了,这里鱼龙混杂的,你来要是出了事怎么办。”慕烨承沉默良久,终于开了口。

    他一开口,就是担心夏笙笙的安危。这让她很开心。

    “没有啦。我也才过来的,马上就要回去了。正好碰到小舅舅。”夏笙笙没有把俞盛齐强吻她的事情说出来,她要是说出来,到时候说不准会出很多事情。夏笙笙是个理智的人,在她看来,她不喜欢拒绝了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再说出来让身边的人心里不快。

    “噢,对了,倒是你!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和我说和朋友聚聚?你和我小舅舅是朋友?还有啊!你身边那个对你放电那么多次的妹子,是不是你叫的!”夏笙笙如今,是彻底释放了自己醋意,她一开口,就是有些吃味的质问。

    金玉心情不好,霍燕晴也觉得待在这里太无聊了,所以两人就想着早点回去。霍燕晴是开车来的,所以他们两个刚到停车场,出了电梯门,远远地,就是看到了慕烨承和夏笙笙。

    霍燕晴有些激动,没找到在这里碰到慕教授,她想上去打个招呼。却是看到了眼前让她痛心的一幕。

    “怎么!?我的笙笙吃醋了?”慕烨承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笙笙吃起醋来,真的是太可爱了。

    他看着夏笙笙因为生气,而微微泛红的脸颊,突然就是情动,他捧起夏笙笙的脸,认真的看了看,其后两个人相视一笑,夏笙笙这次是主动了,踮起脚尖,来了个蜻蜓点水。

    慕烨承看夏笙笙这么主动,也揽住她已经微微滚圆的腰肢,低头,回以一个深吻。

    两人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场里有些难舍难分,夏笙笙推了他一把,有些娇嗔地开口。

    “走吧!这里毕竟公共场所…我才不像你那么厚脸皮。”她说着,已经走到了慕烨承的车旁。

    “老婆,你的身子好了没啊。”慕烨承今天晚上也喝了点酒,这和夏笙笙刚刚一个深吻,就把他压抑在身体里的火,都给挑了起来。

    “没有!”夏笙笙脸色通红,她自然听得出慕烨承的意思,她怎么可能说自己身体已经好了?她才不想被这个禽兽蹂躏呢!

    夏笙笙刚想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却是被慕之远阻止了。慕之远一个公主抱,就把夏笙笙抱了起来,打开了后座的门,钻了进去。

    慕之远的车子是越野车,空间很大,所以两个人在后座,也不觉得拥挤。

    他有些动情地把夏笙笙压在身下,又怕碰到她的肚子,所以弓着身子。

    “笙笙…”他唤了一声,夏笙笙听出了他话里深层的意思。但是…这是在车里啊,她根本就是接受不了。

    “不行,你开车回家吧。”夏笙笙这样一说,无疑就是邀请了他。

    但是今天的慕之远异常的粘人。

    “不要,我今天不开心,你被南泽带去我们那里,差点就要开相亲大会了,嗯?还说,你的感情生活很丰富?”慕烨承痞子一般的模样,拉着夏笙笙的手,就往某个热源靠近。

    “你得补偿我!”夏笙笙没有办法,确实今天也是自己不好,所以也算是半推半就,就帮慕之远解决了一次。

    夏笙笙结束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手都快废了,慕之远的忍受力,不同于常人,她差不多整整耗了一个小时。

    这一个小时里,霍燕晴就带着金玉,站在一个角落里,从看着两人的亲吻,到后来进了后座的不可描述。

    霍燕晴从来没有想到,夏笙笙居然和慕教授还有这种关系,她嫉妒地快疯了!已经有了一个所谓的“正牌”妻子,如今,又来了一个夏笙笙。

    她的指甲,都快抠破了金玉的手。

    “燕晴,你冷静一点快点松手,我好痛啊,都出血了。”金玉现在心里虽然爽快,但是身体,确是在受着霍燕晴的摧残。

    两个人女人算得上难姐难妹,这夏笙笙有什么好,她们两人喜欢的男人,都如此对她着迷。

    “闭嘴!回去给你打医药费。”霍燕晴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听金玉的话,她心里妒忌地不得了,她想着,为什么车上的,不是自己。

    “燕晴…你松手,我…我有个东西给你看。你看了保证会开心的。”金玉现在被掐地很痛,她对夏笙笙,也是有怨恨的,今天俞盛言对她的当众告白加亲吻,完全刺激到了金玉。

    何况,今天所有人,都是知道了,夏笙笙可是有家庭的人,现在还在这里偷情做小三,她金玉,觉得自己,完全就是被侮辱了!

    她那么纯洁的女孩子俞学长不要,非要夏笙笙那样水性杨花的女人!

    好在她手里,已经有所有的证据了!她没有家庭背景和实力,她把头转向霍燕晴,看了一眼,是该这个没脑子的蠢货出手了!

    ------题外话------

    今天潇湘书院的网崩了,很早就上传了,一直到下午很晚才刷出来,小伙伴们有没有很心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