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23 姓慕的你给我滚出来(加更,三更)
    蒋怡菲将夏笙笙的表情,尽收眼底,她早就知道,夏笙笙会有这种表情。谁都不知道,她每每在深夜辗转反侧的时候,眼前就会浮现起她和阿远亲昵的一幕幕。

    她气的发疯,可是记忆是那样清晰,她有一次,眼前就是闪现过夏笙笙戴的那条项链,她猜想,应该是阿远送给她的,后来经过她的查证,果然就是阿远送的。

    “你知道嘛?这条项链,可是阿远送给我的。我一直很珍惜,既然你们结婚了,我现在,就把它送给你。”蒋怡菲故意这样说,反正她马上就要进行她的计划了,现在乱说,夏笙笙不会出去当场问阿远的。

    夏笙笙嘴唇突然有些惨败,肚子里有些难受,她皱眉,捂着肚子,恶狠狠地瞪了蒋怡菲一眼,她究竟是什么目的?气她吗?那么这个蒋怡菲,还真的达到了心愿,夏笙笙现在,很生气。

    “呀。”蒋怡菲手里的杯子里,是刚刚接的热水,她假装走路一个不稳,全部泼在了夏笙笙身上。

    高温的热水,让夏笙笙惊叫出声。

    她的尖叫,自然也是传到了大厅里,刚想质问蒋怡菲,却是见她意味深长一笑,然后转身,对着一旁的大理石尖角装去。

    大理石台的高度,正好到她的腹部。

    “啊!好痛!姑妈,救我!”蒋怡菲的叫声很尖锐,很痛苦。这一撞,真的是狠下了心。

    她立马,就疼痛地瘫倒在地。夏笙笙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就算她再蠢,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被算计了,但是她心里还在疑惑,这算计她为什么要对着尖角撞时,她就看到,地上,已经开始蔓延了鲜血,是从蒋怡菲的下身流出来的!

    蒋怡菲怀孕了!这是夏笙笙第一个反应!

    “好痛…好痛,姑妈,你在哪里,菲菲要死了。”蒋怡菲痛苦的"shen yin",眼神看向夏笙笙,只有仇恨。

    慕烨承和蒋芸夫妇立马冲了进来,入眼,就是看到蒋怡菲躺在地上,满身是血!

    蒋芸立马傻眼了!菲菲怀孕了!

    她无比肯定,手也开始颤抖,这个孩子,是不是阿远的…蒋芸浑身无力,连话都说不清了。

    慕父也跟着煞白了脸,他们两个人,那条可是清清楚楚知道“事情”的,这个孩子,十有八九,是阿远的!

    慕烨承皱了皱眉,他看了一眼父母怪异的表情,想不出原因。

    “阿远,你快点,快抱菲菲去医院!菲菲流产了,你快点啊!”蒋芸被蒋怡菲的哀嚎惊醒,她第一次,对着儿子吼那么大声!

    “姑妈,我是不是要死了…笙笙小表嫂为什么要推我…”蒋怡菲可谓心机,直接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夏笙笙的身上。

    “蒋怡菲,你血口喷人!明明就是你自己撞上去的!”夏笙笙死死攥着拳头,原来,蒋怡菲想这样害她!

    但是夏笙笙始终想不通,这孩子,又是哪里来的,而且,就算不了解出处,但是这可是蒋怡菲的亲生骨肉,蒋怡菲就为了害她,做出这种事情!

    夏笙笙脸色苍白,第一次知晓了蒋怡菲的恐怖。

    “夏笙笙,我刚刚就不小心端水崴了一脚,把水倒在你身上了而已,可是…可是你为什么恼羞成怒要推我。我都要回英国了,我本来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自己养大的…”蒋怡菲浑身是血,眼神带怨。

    蒋芸一听蒋怡菲的说辞,整个人都哭成了泪人。她真的委屈了菲菲。菲菲那么懂事,他们居然这样伤害她!

    如今蒋芸看像夏笙笙的眼神里,都带着责怪和失望。

    夏笙笙被蒋芸这样的眼神一看,心头突然一凉,四肢百骸都是冰冷。他们为什么都是不信她?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撞上去的。”

    夏笙笙如今,真的是百口莫辩。

    蒋怡菲冷冷地看着夏笙笙,心里却是在疯狂大笑。哈哈,夏笙笙你就等着把,我要把你,一步步地剥离这个家庭,取代你拥有的一切!

    慕烨承看着地上哀嚎的蒋怡菲,心里没有一点点的触动。他似乎对眼前这个女人,极为冰冷无情。

    到是慕烨承如此,并不代表一向善良的蒋芸心里也是如此,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何况菲菲现在躺在地上满身血污,蒋芸只觉得自己心疼的无法自拔。

    她一遍遍地催促着慕之远去抱蒋怡菲,他最后还是受不了他母亲的苦苦哀求,弯腰抱起了在冰冷瓷砖上的蒋怡菲。

    “之远,我没有…”夏笙笙看慕之远抱蒋怡菲,心里多少是难过的。

    慕烨承脚步一顿,回了一句“我知道,我信你。”

    但是就是那么一秒钟的停歇,却是让蒋芸突然崩溃,破口大骂!

    “笙笙!我真的看透你了!我对你好失望,现在不是救菲菲最要紧吗?你为什么还要影响阿远救她的步伐,他在救菲菲,也是在为他自己赎罪啊!”她对蒋怡菲毕竟二十多年的感情,如今她是信了菲菲的说辞,哭的是夏笙笙推了她。

    蒋芸的眼里饱含泪水,情感复杂地看了一眼夏笙笙,便推搡着慕之远出门。

    夏笙笙突然觉得自己肚子很痛,她从来没想过,一向对自己和善的婆婆,突然有一天,会这样对待自己。

    她幽幽地软下身子。捂住隐隐作痛的肚子,额头上都冒出了点点冷汗。

    “砰!”一声关门声响起,夏笙笙知道,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了。就连阿花和李婶,也被蒋芸叫上,匆匆忙忙地离开了,一切,只为去更好的伺候蒋怡菲。

    夏笙笙一个苦笑,努力支撑起身子,跌跌撞撞地朝着大厅走去,她肚子真的好痛,她要去打电话。

    走路间,夏笙笙只觉得自己下身黏糊糊的,她低头一看,是血,从厨房里,一滴滴地伴随着她的脚步,拖到了客厅里。

    夏笙笙紧紧捂着肚子,心里不断祈祷。宝宝,你千万不要有事,妈咪马上就去打电话,打了电话,你们就会没事了。

    夏笙笙用了所有力气,拨通了顾圆圆的电话。她现在不能打电话给爸爸的,她不想让爸爸再担心了,爸爸已经老了,她只能打电话,给自己这辈子最好的这个朋友。

    “圆圆,我肚子…肚子好疼,还流血了…”夏笙笙强忍着疼痛,讲话都是断断续续的。

    顾圆圆现在是和梁郝楠一起吃饭,梁郝楠坐在旁边,自然也听到了听筒里夏笙笙的求救。她立马抢过了顾圆圆的手机。

    “笙笙,别怕,你在哪里,你躺好,我们立马就去找你。”梁郝楠的声音听着也很担心。

    “我在…谢谢你,阿楠。”夏笙笙报了自己的地址,就体力不支地昏厥了过去。

    “笙笙,夏笙笙…”梁郝楠一遍遍地喊着话筒对面的人,却是听不到回音。

    “快,圆圆,你快点打急救电话,地址就是刚刚笙笙报的地址。我们现在快点过去。”梁郝楠拖着顾圆圆,饭都不吃了,直接就是往外跑。

    梁郝楠开车很猛,闯了五个红灯,还刮了两辆车,但是她都没有停下来,直接就是一冲到底。

    罚单维修什么的,到时候再说!

    两人到达夏笙笙报的地址时,救护车还没有来,夏笙笙已经晕倒在了沙发上,慕家别墅的大门,也是紧紧锁着,两个人被拦在外面,根本进不去。

    梁郝楠随意找了块大石头,对着一扇窗户就砸,慕烨承很注意自身安全,家里用的玻璃,也都是防弹玻璃。

    梁郝楠本来就是学过武的人,力气也是大,但是即使是这样,她砸了玻璃几十下,玻璃才碎裂。

    “快,一起爬进去。”两人也不在乎玻璃割不割手,直接就是翻窗户进了慕家。

    一进来,就看到倒在沙发上已经昏迷不醒的夏笙笙,大厅里,还有一条长长的血迹。夏笙笙的裙子,也已经染上了血迹。

    梁郝楠一把把夏笙笙背到自己的背上,这时候救护车也已经到了。

    顾圆圆跟着忙前忙后,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立马就三五成群的下来,拉开担架,把夏笙笙抬了上去。

    “笙笙你怎么啦,你别吓我啊。”顾圆圆不如梁郝楠那么淡定,已经握着夏笙笙的手,哭了起来。

    夏笙笙只觉得自己做了个梦,她梦到自己生了两个孩子,是对龙凤胎,但是正当她喜悦的时候,却是冲出了蒋怡菲,她把自己的孩子,紧紧搂在怀里,一口一个宝贝的叫着,还自称自己是妈妈…

    夏笙笙疯狂地呐喊:那是我的孩子,是我的,但是任何呐喊哭泣,终究换来蒋怡菲轻蔑一笑…

    “啊!”夏笙笙突然惊醒,一身冷汗!刚刚那个梦,真的是太恐怖!

    她一醒过来,顾圆圆和梁郝楠也立刻为了上来。

    “笙笙,你总算醒了,吓死我们了。你刚刚昏迷的时候,一直哭,一直叫,真的让我好害怕。”顾圆圆哭的伤心,夏笙笙这才环顾了周围的环境。

    全白色的设计,担架床。还有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夏笙笙结合记忆,她之前肚子很痛,昏迷前打了圆圆的电话。她想,她现在是在医院,是梁郝楠和顾圆圆送她来的。

    她想起之前自己狼狈的模样,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还好,孩子没事。

    “我…刚刚是怎么了?为什么肚子会那么痛…”夏笙笙眼神有些无神,病房里有钟,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她记得,当时慕之远他们带走蒋怡菲的时候,不过一点…

    到现在,却是没有人关心一下她,她讽刺一笑,想必还在蒋怡菲那里嘘寒问暖吧?

    “笙笙,你别紧张,医生说你突然气火攻心,所以动了胎气。只要好好养养身体就能好了,不过医生也交代了,这一个月,最好是安心地躺在床上。笙笙,也快期末了,你就好好休息吧,到时候来考个试就放假了…”梁郝楠说着,还给夏笙笙掖了掖被子。

    “笙笙,我出去一趟,一会回来。”梁郝楠说完,就出了病房,她已经和顾圆圆在这里,陪了夏笙笙一个下午了,现在天都黑了,慕教授那个混蛋怎么还没有来看看笙笙?

    “喂,我叫你查的东西,你查到了没有。”梁家是黑道,在燕城势力很大。梁郝楠又是梁家的下一代家主,所以如今,她梁郝楠想查姓慕的踪迹,还是很方便的。

    “诶诶诶,大小姐,查到了,人在玛利亚私立医院呢。”梁郝楠听了地址,就挂了电话,直接去停车场开出了她那辆因为白天疯狂的飙车,有些刮花的车子。

    夏笙笙在的医院离玛利亚医院也不算很远,梁郝楠开了二十几分钟就到了。

    梁郝楠一进医院,直接冲向了小弟给她汇报的楼层。她急吼吼地就在走廊里大叫。

    “姓慕的你给我出来!你还算不算个男人,你知不知道你老婆差点流产了?!”梁郝楠一阵狂吼,整个楼层的人,都探出了头看着她。

    ------题外话------

    哎呀,一个下午,三鱼发现收藏掉了好多呀。

    小伙伴们要爱我呀。千万别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