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22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夏笙笙随意拦了辆出租车,报了地址。她一个人回家,心里闷闷的。

    到家的时候,整个宅子里气氛都不是很对,厨房里只有阿花和李婶在忙碌,两个人也是刚刚过来准备做晚饭的,一过来就看到老爷和夫人的脸色都不好,所以也不敢多说话。

    蒋芸不如平日里的活泼,今天夏笙笙回来,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倒是突然有些不习惯。

    慕父一脸严肃地坐在那里看电视,电视声音放的很大,但是却没有一点点热闹的感觉。蒋芸的眼睛红红肿肿的,脸上也是沮丧。

    “爸妈,你们这是怎么啦?”夏笙笙关心慕家的长辈,问了一句。

    蒋芸只是淡淡地抬了下头,简单地应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噢,笙笙回来了啊…你等一会吧,一会就可以吃饭了。”一家人,都是对今天蒋怡菲的事情,提都没提。

    夏笙笙只觉得气氛怪异,却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她摇了摇头,既然想不通,她就不再思考,低着头回了房间。

    慕烨承已经醒了,他一醒过来,就有些疲惫地敲了敲脑袋,今天这个午觉,他睡得很不舒服。

    他刚想起身,却是发现自己身上只有穿了一条内裤。

    原来慕父到后来,还是心有不忍,把慕烨承抬上了床,考虑到笙笙可能一会儿会回来,为了不让她察觉,也亲自给他套了条内裤,哎,真是丢人!

    夏笙笙回到房的时候,慕烨承也正好在穿裤子。

    她一进门,就觉得好像不太对,空气里,为什么会有香水的味道?还有慕之远,这样子是刚刚睡醒?她心里疑惑,但是看慕之远的脸色无异,所以便也没有开口多问。

    “你睡到现在?”夏笙笙有些嫌弃。

    “笙笙,对不起,我今天有点累,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睡到现在,你会不会怪我没有去接你?”慕烨承的上身还没有穿衣服。如今只有穿了一条裤子的样子,说不出的勾人。

    他一看到笙笙,就喜欢凑近然后搂她。他心里这样想,动作上也是这样做的。

    夏笙笙被慕烨承搂在怀里,心里的一点点不开心,如今也烟消云散了。

    “算了,今天放过你,下次再不去接我,我要生气的。”夏笙笙如今已经依赖了慕之远,今天他没有接她,她都有点不习惯。

    “好,我怎么会不听我老婆大人的话!老婆大人可是小的的主子。”慕烨承开起了玩笑,逗得夏笙笙呵呵直笑。

    “慕之远你这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事哪里来的,说!是不是经常也这样去骗别的小妹妹。”夏笙笙揪了一把他的头发,一副母老虎的小模样,慕烨承也只是很宠溺地看着她。

    “哪里有,我这辈子,可就对老婆大人你一个女人这样过。”说着,他就含住了夏笙笙的耳垂。夏笙笙的耳垂很饱满,慕烨承只觉得含在嘴里,软软的,凉凉的,他还故意挑逗夏笙笙,轻轻地咬了两口。

    “哎呀!流氓,你放开。”夏笙笙满脸羞红,她只觉得耳朵好痒,全身上下,都是酥酥麻麻的感觉,再被慕之远这个混蛋逗下去,她非得软了全身。

    “别闹了,下去吃饭了。”夏笙笙推了推他,慕烨承这才松了口。他的手,不自觉的摸着夏笙笙肚子,脸上满满的柔情。

    “笙笙,我爱你…”他已经很多次对笙笙表白过了,但是只有这一次,是当着她的面的。他在她耳边轻语,夏笙笙低下头,笑的幸福。

    “好了好了,吃饭了,走了…”两人皆是不知晓,如今幸福的背后,却是承载了蒋怡菲的阴谋诡计。

    夏笙笙不知道为什么,从回来到现在,家里都是那么压抑,甚至她和慕之远两个人下楼了以后,爸妈就盯着他们两个,总是一副忧愁的深色,还时不时伴着蒋芸的叹息。

    一顿饭结束的草草,很是匆忙。

    **

    当一切似乎回归正轨的时候,天气也开始凉了起来。

    夏笙笙的肚子已经五个月了,也已经明显了起来,现在的她,穿着一件很大的风衣,遮住了微微隆起腹部。因为平时她也不在学校里多活动,所以除了顾圆圆和梁郝楠,也没有其他人人知道她怀孕了。

    自从上次蒋怡菲来找过慕之远后,她就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过。

    其实,夏笙笙这两个月来,她都没有问过慕之远一个问题,就是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发现了她的枕头上,有几根头发,显然,不是她的,也不是家里任何的女性的。

    她心里也怀疑过,不过想了想慕之远从结婚以来,也是对她一直很好,更是极尽疼爱,夏笙笙摇了摇头,她想,应该是她多想了…

    最近两个月,她也慢慢地放开了一些,和慕之远在学校里,也慢慢地亲近了起来。上次因为蒋怡菲的原因,她和慕之远的关系,一直在学校里被人猜测,大家基本上都是猜他们是有亲属关系。

    甚至有些同学八卦的,都会亲自跑来问她,夏笙笙从来不会正面回答,对这个所谓亲属关系的传言,也是不承认,也不否认,每次有人提到,她都是一笑置之。所以越来越多的人认定,他们就是亲属。

    夏笙笙微笑,说亲属也没错,她和慕之远,现在可不就是亲人吗?

    因为夏笙笙和慕之远这层飘忽的关系,就连曾经一直不喜欢夏笙笙的霍燕晴,现在都主动跟她示好了。

    “诶,夏笙笙,你等等我啊。”已经是初冬了,落叶已经全部泛黄,一片片打在地上,应证着时间的消亡。

    “什么事?”夏笙笙回头,是霍燕晴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后面还跟着金玉。她的脸上还带着讨好的笑意,因为跑累了的缘故,微微喘气,再这样有些冷冽的季节里,呼出一片白雾。

    “夏笙笙,今天…今天慕教授叫你去办公室什么事情啊。夏笙笙,你和慕教授真的是亲戚嘛?那你能不能带我去他家玩?”霍燕晴脸上带着渴望,夏笙笙撇嘴,直接就是拒绝了。

    “慕教授不喜欢他的私人生活受到侵犯。如果你想去他家,其实你可以亲自去问问她。”夏笙笙在寒风里有些冷,她还真的不想再多说什么了,本来以前就和霍燕晴关系不好,而且现在看样子,她这是要撬墙角?

    夏笙笙转过身,继续走,不再理会。

    “诶,夏笙笙…”霍燕晴在后面叫,夏笙笙佯装听不到,继续闷头走,阿远今天来接她了,她得快点出去。

    “什么人嘛!我都这样了,她还…”霍燕晴看夏笙笙不想搭理她,很生气,直接就是打了一旁的金玉一下,她现在被人拒绝不开心,就只能拿金玉撒气了。

    金玉心里虽然气,但是还是受着。她冷笑,霍燕晴这个蠢女人,到现在还对慕教授念念不忘,人家可是都结婚了的人…她居然还想去做小三上位?也不照照镜子!她心里对霍燕晴的做法,很鄙视。

    霍燕晴看夏笙笙的背影越走越远,这才一跺脚,也离开了。只留下金玉一个人留在原地。

    她朝着夏笙笙那快看不到的背影看了看,这两个月来,虽然俞盛言也经常去找她,但是夏笙笙每次都是尽量避开,金玉心里虽然还是很嫉妒,但是对夏笙笙这样的做法,还是欢喜的。

    她盯着盯着,直到看不到夏笙笙了,金玉才眯了眯眼睛,也离开了。

    许久没来的蒋怡菲,今天是来了,她是来告别的…她还有一周,就要回英国了,这个消息,在夏笙笙听来,简直就是要欢呼雀跃的。

    蒋芸舍不得侄女,所以今天特地在家里设了宴席。

    “姑妈,我回去了你可别想我呀。”蒋怡菲撒娇,蒋芸更是红了眼睛。

    “菲菲呀,你也要记得想姑妈呀,回去以后好好听你爹地妈咪的话,姑妈过个一两年左右,等笙笙生了孩子以后,就回去看你,如果你想姑妈,你也能来看我…”

    “咳咳…”她话还没说完,就收到了慕烨承和慕父不喜的眼神和咳嗽声,她只能闭嘴。

    “当然啦,姑妈对我那么好,我当然会想你的。”蒋怡菲也是满脸不舍。

    夏笙笙有些好奇,今天的蒋怡菲,居然没有对自己展现出一点点挑衅的意思,不同寻常啊!

    夏笙笙的第六感是对的,今天的一切,又是蒋怡菲精心安排的。

    她今天如此乖巧,不争不吵,就是想让慕家人都知道,她现在对夏笙笙,已经没有偏见了。只有这样,才会更利于她计划的进行。

    “来来来,都站着干什么,都来吃菜啊。”蒋芸给蒋怡菲不断夹菜,还招呼着所有人。整个饭桌上,只有蒋怡菲和蒋芸姑侄两,才展现出难有的“情谊”。

    所有人都没提起两个月的事情,夏笙笙和慕烨承两个人,心里根本也没有什么压力。慕家夫妇,只希望那件事情,不再提起。但是,永远是天不遂人愿…

    蒋怡菲吃完饭,就很是主动地来拉夏笙笙的手。

    “小表嫂,我快要回家了,今天送你个礼物。”蒋怡菲说的神神秘秘的,但是这样善良柔和的样子,也让蒋芸心里欣慰,看来菲菲是真的想开了。

    “什么礼物啊。”夏笙笙下意识地想把手抽出来,但是却是被蒋怡菲抓得死死的。

    “来,你跟我来。我偷偷交给你,你肯定会喜欢的。”说着,她就拉着夏笙笙的手,进了厨房。

    厨房和大厅。是有一个磨砂玻璃做阻隔的,所以关上了厨房门,也看不清楚里面人在干嘛。

    “不了,还是在这里看吧。”夏笙笙潜意识里,对蒋怡菲就没有好感,所以如果可以拒绝,她会尽量拒绝。

    “小表嫂,你这样我生气啦!”蒋怡菲佯装生气,小嘴一撅。可爱地跺了跺脚。

    “笙笙,你就跟菲菲去吧,她也是好心。”蒋芸自然想做和事佬的。却是终究想不到,就这样一句话,会害了一个家庭。

    蒋芸的话,夏笙笙还是听的,这才不情不愿地跟着蒋怡菲进了厨房。

    “夏笙笙,这个给你。”厨房门一关,蒋怡菲就没了刚刚的好脸色,对夏笙笙也是横眉冷对,满脸怒意。

    “夏笙笙,你知道吗,我好嫉妒你啊。”蒋怡菲说的神色淡淡,说着,还去一旁的饮水机里,接了热水。

    夏笙笙有些摸不清头脑,这蒋怡菲叫自己进来,就这个目的?讲这两句没头脑的话?

    “夏笙笙,我送你的东西,你不打开看看?”蒋怡菲努了努嘴,夏笙笙也确实好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她一打开,却是惊呆了。是一条项链,和那时候慕之远送她的那条,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