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明丽蹬蹬蹬地下楼,脸上满满都是谄媚,叫家里的佣人,又是给俞盛言端茶递水,又是拿出家里的好东西伺候的。

    “盛言啊,你可是等等,婉婉马上就下来了,你懂的嘛,女孩子呀,见自己心爱的男人,总要漂亮点的。”陶明丽根本不给任何俞盛言说话的余地,边说着,还要把桌子上吃的东西,往他那里推推。

    “吃,吃呀,别客气。”

    “阿姨,其实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找婉婉的。我是来找夏伯父的。”俞盛言看着陶明丽停不住嘴,也冷了脸色,他这脸色一变,陶明丽自然也不敢再放肆了。

    “啊!婉婉的爸爸啊,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来提亲的是不是,哎呀,盛言还是会做人啊…”陶明丽讪讪地笑着,眼睛时不时瞥着楼梯处,这死丫头怎么还没有下来!

    夏婉婉只觉得自己已经打扮地像个公主了,她踩了双新买的高跟鞋,踏着温柔缓慢的步子,一步步下楼。

    陶明丽听见那“哒哒哒”的声音,眼睛里都绽放出了光芒,这死丫头终于下来了!

    “盛言~”夏婉婉矫揉造作,拢了拢她的头发,她今天特意化了个淡妆,她心想着,俞盛言之前喜欢夏笙笙,莫不是喜欢她那般清淡的面容?所以她今天想试试这种清纯的淡妆,会不会让盛言为之心动。

    俞盛言抬头看向夏婉婉,他其实是根本不想抬头的。但是想到,这里还是夏家,要是太过分了也不好。

    但是这一眼,却是让他眼神微微有些变化,今天的夏婉婉,不同于平时的浓妆艳抹,今天的她,素雅了很多,确实让人耳目一新,但是转瞬,俞盛言还是皱了皱眉头,虽然故意装出清纯的样子,但是她骨子里,却是没有夏笙笙那般纯洁无暇的气质。一股子的风尘味!

    夏婉婉面容的底子,其实是偏妖娆的,平时浓妆艳抹的她有气质,看起来也惊艳。

    所以如今的她,弄了一种不符合她的风格,仔细地看看,是有些违和感的。

    夏婉婉自然也是捕捉到俞盛言眼里的不同寻常,刚刚想开心,但是又看见他皱了眉头,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是和夏笙笙平日的风格很接近的,盛言怎么还这幅模样?

    “婉婉呦,妈妈的好女儿,你总算是下来了啊。”陶明丽立马起身,就把夏婉婉拉了过来。

    她故意一个人霸占了一条的沙发,眼神朝着夏婉婉,也意味深长地眨了眨。

    “婉婉,你就坐盛言那里吧,妈妈刚刚做完事情,有些脏,别过来和妈妈坐一块了,盛言,你可是没意见吧,毕竟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的呀。”陶明丽说着说着,又是捂着嘴笑,俞盛言现在脸都气青了!

    他俞盛言是什么人?出生至今二十多年,有谁能在他的面前挤眉弄眼的威胁他?他心里有火气。这陶明丽刚刚的话,可不就是提醒他睡过了夏婉婉,要所谓的“百日恩”吗?

    呵呵,夏婉婉这种女人,哪里需要百日恩,五百万,就是给她最大的恩赐了,何况,他上次已经付了“嫖”资。

    “呵呵,阿姨你这就说笑了,百日恩终究也是抵不过五百万的,是吧,婉婉?”俞盛言笑的饶有深意,看着夏婉婉都是讽刺。

    夏婉婉被他这样的表情,给刺伤了。不过也是确实,上次俞盛言提出分手,她苦苦纠缠,最后在俞盛言的威逼利诱下,她还是选择了钱。

    “盛言,你说什么呀…我,我…你找我就是这样来欺负我的吗?”夏婉婉极没有脑子,到现在,都自欺欺人地以为,俞盛言是来回心转意的。

    “阿姨,我现在还是耐着性子,我是来找夏伯父的。”俞盛言出行,都会随身带着保镖,毕竟他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俞家继承人之一,根本不能出一点点的状况,何况姚雪宝贝他,所以平时出门,为了他的安全考虑,更是全副武装。

    俞盛言语气一凌冽,后面的保镖,也都是一个个上前,一个个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婉婉,我劝你现在坐的离我远一些,我是不介意的,我家里的保镖,可是很注重主子的安危的,到时候要是觉得你有意要伤害我,我可来不及救你。”俞盛言语气冰冷,毕竟也是出自大家族,从小也是见过风浪,所以如今一严肃起来,也是气场惊人,至少陶明丽和夏婉婉是吃不消的。

    “盛言,呜呜呜…”夏婉婉虽然还想纠缠,但是也同时心里胆怯。她害怕被这些保镖动粗。她想了想自己的脸蛋,前段日子才做的整形手术,可是千万不能出问题。

    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朝着陶明丽那里的沙发走去。

    “哎,盛言,有话好好说啊。别生气呀。婉婉她爸爸出去了,一会就回来,一会就回来。”陶明丽比夏婉婉聪明多了,看现在俞盛言态度不对,她就立马就是规规矩矩地回答着。

    陶明丽心里骂着,以前夏鸿升这个老不死的疼爱夏笙笙,她敢怒不敢言。好不容易熬到夏笙笙这个小贱人出嫁了,没想到这老不死的,居然疼起了被冷落了十几年的小女儿,这会儿,就是夏鸿升出去接夏冉冉放学了!

    “爸爸。家里好像来人了啊,你看咱们家外面停了那么多车。”夏冉冉已经没有以前那般胆小了,最近几个月,爸爸都很疼她,也慢慢地开始关心她了,她觉得很幸福。

    爸爸既然给了她爱护,那么她自然,要更加孝顺爸爸。

    “嗯,也不知道是谁来了,我也不记得和哪个朋友约了来家里啊?”夏鸿升以前是一直住在公司的,自从笙笙出嫁了,他担心夏冉冉这个小女儿,所以从公司搬了回来,他现在,是住在书房里的。

    不过他每天,接了夏冉冉回来,就把自己关进书房办公了,根本不留出一点点和陶明丽母女接触的机会。

    夏冉冉也知道爸爸很讨厌陶明丽母女,其实,她也很讨厌,或者说,只要是流着夏家血统的人,都对那对母女很是讨厌。

    夏鸿升和夏冉冉在门口的对话,里面的俞盛言也是听个清楚。

    他立马起身,此时家里的大门,也来了。夏鸿升一进门,就看到了俞盛言,还有一屋子的保镖,真的阵仗,他是比较反感的。

    但是出于商人的精明,夏鸿升也是不动声色。

    夏冉冉是第二次见到眼前这个男人,第一次,是他冲进来找姐姐的。她还是记忆犹新的…

    夏冉冉和夏笙笙毕竟是一个父亲的姐妹,所以面容上,也有那么四五分的相似,俞盛言是第一次注意到这个小姑娘,有着和笙笙略微相似的面孔,但是气质完全不同。

    “俞家二公子,今天这是?”夏鸿升心里其实早就猜到了答案,但是还是要装傻的。

    “噢,伯父,我今天,是专门来拜访您的。这是给您带的礼物,请笑纳。”俞盛言也意识到了自己身后的保镖成群,在别人家里,有些不合适,所以一个眼色过去,保镖们皆是快速地退出到屋外。

    “这…俞家二公子这是客气了,我们平日里也…”其实夏鸿升是想说,夏家和俞家。是没有往来的。

    夏家在燕城里,也不过就是个过得还不错的小家族,根本比不上俞氏这等名门望族的。

    这在之前,俞家根本就不会多看夏家一眼的,夏鸿升聪敏如斯,很快就想到了,可能是因为笙笙的关系。

    “伯父你这就说笑了,我和笙笙是学长学妹,平时也有交流,今天特地来拜访拜访,也有点对我上次的不请自来赔个不是。”俞盛言笑的如沐春风。理由也是充分,但其实,这一次,他还说不请自来。

    “俞家二少爷真会说笑,我们笙笙也就是个普通姑娘,而且学长学妹之间,也没有必要…”夏鸿升很是精明,话说一半,有拒绝的意思,但是也不说透,俞盛言自然也是听懂了,脸上有一瞬间的尴尬。

    “伯父您也说笑了,今天就当盛言一个晚辈,来拜访拜访您这个前辈,也是说得过去。我和笙笙的情谊,也自然是有的。”俞盛言讲话也是客气,现在也在尽力讨好夏鸿升。

    夏婉婉虽然刚刚受了气,但是现在,还没有上楼,她在大厅里,看着夏鸿升和俞盛言的对话,一句不离夏笙笙,她心里都是妒忌。

    “婉婉,你忍着点。”陶明丽是聪明的,自然看出自己女儿的异常,她好害怕婉婉当场发火,于是偷偷凑在她的耳边,交代着。

    俞盛言和夏鸿升一来二往,也算两人面上舔着笑脸说了半个小时。

    “盛言啊,我这是老了,身体不行了,该上去休息休息了,要不,我让婉婉陪你?”夏鸿升看了一眼夏婉婉,早就知道夏婉婉的心思。

    其实,俞盛言的身家背景皆是很好,但是他对这个男孩子就是喜欢不起来,他怎么看,还是他们家笙笙的阿远好啊!

    夏婉婉第一次,对夏鸿升那么感激,她和陶明丽,在这里坐了半个多小时,是一句话都插不上。

    没想到今天这夏鸿升。居然会把陪俞盛言的机会,让给自己。她喜形于色。

    夏鸿升可不是什么蠢人,以他的眼光看来,俞盛言这个人,城府极深,且花心,不是他喜欢的类型,既然这个夏婉婉那么喜欢,那他也干脆顺水推舟好了…

    “盛言。”夏鸿升带着夏冉冉一走,夏婉婉就激动地凑了上来,嘴里叫他的名字,也是带着娇嗔。

    夏冉冉陪着夏鸿升上楼了,在上楼的时候,她还是低头,看了一眼在大厅里的俞盛言。

    “冉冉,看什么,走了。”夏鸿升对夏冉冉的举动有些不满。

    “噢,好的,爸爸我来了。”夏冉冉是个聪明的孩子,听出了爸爸的意思,立马跟上了步伐,其实,在夏冉冉看来,这个俞盛言,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唔…除了姐夫。

    “盛言,爸爸叫我陪陪你,你看,你们刚刚说了那么久的话,是不是口渴了啊,我给你倒茶。”夏婉婉很是温柔,一举一动,都是在讨好俞盛言。

    “不用,我不喝,走了。”俞盛言根本不理会夏婉婉的挽留,头也不回地踏出夏家的大门,对他而言,今天的目的达到了,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继续待下去的了。

    夏婉婉只能在身后急急起身,在门口的保镖,也是眼疾手快,立马跑进来,拦截了下来,夏婉婉就这样看着俞盛言踏进了车里,然后一大帮人,绝尘而去。

    “哎呀,我的婉婉,我的好女儿噢,你这是在干嘛呀,怎么哭成了泪人,妈妈好心疼啊。”陶明丽刚刚故意为给夏婉婉腾空空间,找了个借口去了厨房,她刚准备了些东西端出来,客厅里已经没有一个人了,只是看到夏婉婉一个人站在门口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