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07 李婶的补品好猛啊
    好在这个学校的校长也是上道,给他安排了私人的办公室,这才让他比较安心的处理公司里的事情…

    “那你等我一会。”夏笙笙也知道,这慕之远就是故意的,她怎么推都是推不掉的。而且仔细想想,慕烨承来接她,也并不是全是坏事,毕竟在她看来,不用等车能直接回家是真的。

    夏笙笙上了车,用最快的速度,直接关上车门,还有些担心的左顾右盼,确认了没有人关注她的身影,这才放心地舒了口气。

    “笙笙,我想你了。”慕烨承本来是极为慵懒地坐在后座的,夏笙笙一进来,他就如同树袋熊一般,双手直接缠绕上她的腰肢。

    他的脑袋,也是极为自然地枕在夏笙笙的肩膀上,动作行云流水,仿佛早就成了习惯。

    “诶,你干嘛!阿标还在呢!”夏笙笙羞得脸色爆红,有些不好意思地推着慕之远的身体,还要时不时地看看在前方的阿标。

    “怎么,害羞了?阿标是受过训练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能做正常人,什么时候该做聋子,你别担心。”慕烨承无动于衷,手脚并用,直接把夏笙笙,抬到了他的大腿上。夏笙笙就这样,坐在了他的身上。

    夏笙笙只觉得,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空气越来越稀薄,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浑身还在发热。

    “不行,不行的…”夏笙笙抗拒的意思越来越明显,慕烨承看她这个模样,也想着算了,不再逗她,这才按了某个按钮,前座与后座,就此隔绝。

    夏笙笙看到这个神奇的高科技,先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然后才有些后知后觉地感觉到慕之远的举动…

    “你还是开了吧。别关了!”夏笙笙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刚刚两人只有些许亲昵的小动作,慕之远也顾及两人的颜面,也还算“规矩”!

    现在这个一隔绝倒是好了,狼一般的慕之远,更是肆无忌惮了!

    “你的手放哪里呢!快拿来!”夏笙笙羞得都快咬舌自尽了!慕之远这个色胚,居然在她的全身游走,还时不时去捏一捏她某处的软肉。

    “笙笙,是你不想被阿标看到的,我做到了啊…”想他慕老狐狸的称呼,绝对是名不虚传的!但是现在最大的用途,就是用来逗老婆。

    “笙笙,放心,我都听你的!我们现在做什么,阿标都看不到的,就算是声音,他也是听不到的…”慕烨承这句话,说的别有深意。

    夏笙笙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快热炸了!是羞的!

    这慕之远真的是衣冠楚楚的教授嘛?她怎么觉得,应该叫他是叫兽比较贴切?!

    “慕之远!你再乱来我咬人啦!”夏笙笙也没什么本事,但是咬人功夫,却是一流,她有些警告地看了看慕之远的肩膀,只希望他就此打住,不然,她可是不会口下留情的!

    “唔…咬我呀?正好,我也喜欢笙笙那么热情的小模样。”慕烨承的眼里,带着恶狼一般的绿光,夏笙笙被吓得一个哆嗦。

    慕烨承看夏笙笙,被他吓得脸色都发白了,这才算打算放过她。

    “呵呵,和你开玩笑呢。你这丫头,整天脑子里都想什么?”慕烨承调笑着,夏笙笙心里,却是要气炸了,这货是在倒打一耙?

    明明是他一直表现的那么暧昧,还怪她想歪了?这是什么理?

    “你走开!”夏笙笙一个狠手,用尽全力,想把慕之远推开,但是奈何空间太小,加上是不是阿标有意为之,就在夏笙笙猛推的一刹那,车子来了个急转弯!

    夏笙笙推人不成,自己反倒扑在了慕之远的身上!她满脸尴尬,这简直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的运气那么背!?

    “笙笙,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很热情,我也知道你的迫不及待,但是咱们这是在车里,我…我会害羞的。”慕烨承现在,表现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常年冰霜的脸上,也是配合地泛起了一丝丝的红晕,看起来,倒是像夏笙笙想对他意图不轨!

    夏笙笙气的脸都快歪了,这慕之远颠倒黑白的能力,真的是太强了啊!

    不过她的心里,如今也是有点小喜悦的,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慕之远。

    平时的慕之远,或温柔,或冷漠,甚至…有些暴力,但是从来没有哪一次,表现过如此可爱,并且看似小鹿乱撞的样子,她仿佛发现了新大陆。

    看着夏笙笙不断变化的脸色,慕烨承心里也是开怀。

    “好了,不逗你了,差不多到家了,今晚我让阿花准备了你爱吃的,上了一天的课,应该很累了,你本来就那么瘦…”碎碎念的关心,也让夏笙笙的心情,突然间的平静,且温情。

    阿花看到慕烨承和夏笙笙一起回来,更是和李婶两个人,脸上都快笑出了花了。

    “哎呀,小夫人今天心情看上去很好啊…”阿花看着夏笙笙打趣道。

    因为夏笙笙刚刚和慕之远的打闹,也是让她的脸色,有些绯红,如今刚下车,这红晕也没有褪去,看起来倒是一副春情的样子。

    阿花捂着嘴,笑的暧昧。

    “阿花你懂些规矩,别多说话!”李婶瞪了一眼阿花,表面上看起来严肃,但是心头也是很欣慰的。

    少爷终于上路子了!这和少夫人天天这样同进同出,好好地促进感情,天天晚上最好能如胶似漆,她才能更快地完成老夫人完成的任务。

    “少夫人快些进去,今天李婶给你熬了补汤。”李婶说的意味深长,她口中的补汤,自然是有某些“目的”的。

    今晚的气氛很好,夏笙笙吃完饭,就回房洗澡,准备看看课本。

    今天太惊讶慕之远突然出现在课堂上,她一节课下来,都是浑浑噩噩的,都没怎么好好听,重点的东西,也是漏掉了不少,现在晚上空下来了,她还得自己多看看。

    毕竟华大这样的地方,已经不是她当初读书的中学了,华大人才济济,大家的竞争压力也是很大的,她只要一个不注意,就会被许多人超过去…

    浴室里的水声,也是听得慕烨承心头燥热。

    李婶的补汤里,不仅放了能更好受孕的药材,更是放了许多大补的好东西,慕烨承现在光听夏笙笙在洗澡的水声,他就有些坐不住了。

    但是转念一想,笙笙这个丫头,向来是吃软不吃硬,要是自己表现的太热烈,他又怕吓坏了这丫头,于是只能佯装平静地开启电视,坐在床上,抿着嘴,压抑地看着。

    夏笙笙在洗澡的时候,也是觉得小腹一阵阵的发热。心里还在想着,李婶这个汤,是放了多少的补品啊,幸亏有洗澡水压下了身体里的热,不然她还真的怀疑自己会吃不消。

    她一边涂着沐浴露,一边想着,自己会不会流鼻血?

    但是洗着洗着,也许是因为身体里的热,她的脑子里,竟然突然间就是蹦出了慕之远昨晚和她做的种种…她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额…这么这会儿,突然饥渴地想起昨晚的事情了?

    真的是羞死人了!夏笙笙暗骂自己八百遍,自己真的是色女啊!居然洗个澡,都会让自己瞎想那么多。

    其实夏笙笙不知道的是,自己如今的面色潮红,双眼微微迷离,透着水雾,显得更加妩媚动人…

    “李婶,咱们这样子,胆子会不会太大了啊!?”阿花终究还是年轻了些,做事什么的,也没有李婶老道,什么都有点战战兢兢的。

    两人在夏笙笙夫妻的房门口,和李婶偷偷摸摸的,脸上还有着踌躇。是在听墙角没错!

    “你这小妮子懂什么?这可是上好的药材,绝对不会损身体的,咱们少爷…哎,你可别忘了,夫人交代咱们的事,少爷都二十八了,慕家又是代代单传,这好不容易少爷结了婚,老宅那里也祈盼啊!”李婶白了阿花一眼。

    “李婶你说得对,咱们熬的是补汤,可什么坏事都没干,而且少爷对少夫人太淡定了,什么都是想以后撬开了少夫人的心再来,都不懂先下手为强的!李婶还是你厉害!”阿花也是一副敬佩的眼神,看着李婶。

    “里面有没有动静?”李婶年纪大了些,耳朵已经不如年轻时候灵敏了,所以推了推旁边的阿花。

    “没有啊,李婶,你又不是不知道,少爷这间屋子,隔音可是很好的…”说着,阿花这个妇女,都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你个死妮子,那么多年的武白学了!罢了罢了,咱们也是尽力了,不过我猜想,这十有八九,能成事。”李婶说着,还是自信一笑。

    这可是她老家那里带来的好方子,是专门给夫妻用的,十用九个准,当年夫人和老爷,也是用了这个方子,这才那么快的怀上少爷的!

    夏笙笙洗完澡,就觉得头有些晕乎乎的,她一出来,就看到慕之远脸色有点红,但是眼睛还是盯着电视,一动不动的。

    “阿远,是不是家里没开空调啊,怎么我觉得有些热…”夏笙笙有些嗔怪,说着,就去拿空调遥控器。

    一看是二十五度的温度,她又是有些尴尬。平时开二十五度,都是正好的,今天怎么还是感觉有些热?

    思来想去,夏笙笙还是把责任,都推到了补汤上面,李婶是老人,老人一般炖的汤,里面的补品放的都多,哎,可怜她和慕之远,今天晚上,都怀疑会不会上火…

    “滴…滴…滴…”夏笙笙又把温度调低了五度,现在是二十度了,这才觉得舒服了些。但是小腹处那滚滚热源,还是根本就不会停歇。

    “我去洗澡。”慕烨承看夏笙笙出来了,语气有些僵硬,但是心头,早就是砰砰直跳了。

    他是男人,本来就血气方刚的,更加被这补品一补,浑身上下,热的如同火炉,都快炸了,现在夏笙笙好不容易出来了,他得快点进去,洗个冷水澡下下火。

    夏笙笙看慕之远一脸急促的样子,也有些好奇,她一手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心里,也是痒痒的。

    她有些胆怯地,再次靠近卫生间。想着,慕之远才进去,应该不会就那么快就脱光光吧…

    她小心翼翼地挪着步伐,眼神有些朦胧了,她只觉得胸口有些热…

    慕烨承进了浴室,更是三下五除二的脱了个精光,直接就是冲进了冷水里,心里还是不停地纳闷,这李婶炖的补汤,真的是太补了啊!

    夏笙笙偷偷地打开浴室的门,一只手捂着眼睛,但是手指与手指之间,却是有些猥琐的,露出了几条缝…

    ------题外话------

    “你偷窥我洗澡?”某男一脸邪笑,"chi luo"着身子。

    “谁偷窥你了,这是明目张胆好不好!”某女不甘示弱!

    “呵呵,想看就直说嘛…”某男说着,开始搔首弄姿,摆出n个诱人的姿势。

    “你你你!下流!”某女嘴上说着下流,眼睛都快看直了。

    “可是我看你看的很开心呀!”某男不再遮掩,摆正的身子,全身上下,一览无余。特别是高昂地某处。

    “…”某女血槽已空,因为都从鼻子里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