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02 因为是你(1.8万更新,求首定)
    江南泽把头一撑,也是无奈。

    “你不知道,我家里老爹,真的快逼疯我了啊。我不喜欢去部队里啊,家里有大哥接班就可以了啊,非得逼着我也去,你不知道,我最近多苦恼…我只想一辈子都这样潇洒,你说这样多好。”江南泽无奈地摇头。

    他是家中幺子,更是他爹的老来得子,从小受宠,但是他从小也没那么大的志向,这辈子只想恣意快活,做个没用的富二代。

    最近有了进娱乐圈的打算,差点没被他老爹和大哥追着打死…简直了。

    “你自己不求上进,怪谁?”袁兆喝了口酒,也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这江南泽也确实奇葩,出生军人世家,脑子也有,身手也有,但是就想做个没出息的人,想法也是谁都看不透。

    用他自己的话讲,一辈子那么短,家里都有人接班了,他要是不快活快活,那不是太亏了点…

    “谁说人家不求上进了,我可是要做大明星的人…”江南泽说完,还自信地撩了撩他的头发,展现出一副诱人的身姿。

    “江南泽你要做人妖?你这矫揉做作的,我都快吐了。”许久沉默不言的陆羽川这才开了口。这一开口,差点让江南泽喜极而泣!根本不介意他话里说的什么。

    “哇塞,冰块三号,你终于开口了啊!啧啧啧,我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让冰块二号和一号开口!”江南泽口中的冰块二号就是俞盛齐,至于冰块一号,就是最为高冷的慕烨承了。

    “江南泽你就不能正常点,哎,真的不想告诉别人,我认识你。”陆羽川也是毒舌,说完,就是嫌弃地看了眼江南泽,然后挪了挪屁股,真的从行动上,嫌弃了他。

    “不是吧,羽川,你居然嫌弃我,我那么爱你!”说着,江南泽就开启精神分裂模式,就差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了。

    “最近你俞家怎么样。”那里江南泽和陆羽川还在闹着,这里的慕烨承,却是对着俞盛齐开了口。

    “还是这样…我那个所谓的弟弟,也是越来越出息了。”没有废话,一句话,就让慕烨承听懂了其中关系。

    “你家那位,就那么偏爱所谓的小儿子?”慕烨承刚说完,江南泽就挤了进来。

    “诶诶,慕老狐狸,你这是鄙视小儿子啊!”江南泽佯装表现出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南泽,别闹了…”袁兆拉了拉他。

    江南泽平时没脸没皮的,但是慕烨承现在和俞盛齐在讨论正经事情,他们坐着听就好,就别添乱了。

    “你也知道,我母亲过世那么多年了,多少的情谊,也都消磨光了,现在是那对母子的天下。”俞盛齐说的淡淡,就像旁观者的态度,仿佛不在说着自己的事情一样。

    “嗯…有什么需要提出来。”慕烨承只是说了一句,就证明了他的立场。

    “嘿嘿嘿,还有我啊,看我看我,我那么帅,也厉害的很!”江南泽腆着笑脸,满脸猥琐。

    “不用,这点小角色,还用不到你们出手。我还能应付得下来,要是这点能力都没有,这俞家在我手里,迟早也得废。”俞盛齐拿起酒杯,晃了晃其中的液体。嘴角的笑容,有些让人琢磨不透。

    “你呢?现在进展的还算顺利?”俞盛齐抬头,看了一眼慕烨承。

    慕烨承也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半天没有说话。

    “还算可以。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我猜的那样…如果真的如我猜的那般,那我自然,会去拿回来的。”慕烨承的话,让江南泽也是一脸懵逼。

    这慕烨承和俞盛齐两个人没头没脑的,在说什么?

    只有江南泽一脸懵逼,袁兆和陆羽川的脸色,皆是有些凝重。

    他扫了一眼这四个人的反应,好啊,他们都知道,就自己不知道!他有点生气,嘴巴气的鼓鼓的。

    “告诉你你也不懂,反正你整天就想着怎么做你的花花公子富二代了。”袁兆无奈地看了江南泽一眼,带着调笑。

    其实,江南泽是他们五个人里,性子最欢脱的,话也多。

    整天没心没肺的,可能是活的最幸福的了,有时候,他还真的有点羡慕。

    “那是,也不看看小爷是谁。看你们整天一个个的,活的那么压抑,啧啧啧,真的是同情你们呦。”江南泽有些幸灾乐祸,又有些自恋地一甩头,还要摆出个傲娇的poss…

    五个人后来的话题,都是聊的不咸不淡。一直在“夜色”呆到十二点,五个人这才散了场。

    陆羽川是慕烨承接过来的,所以他还是得负责把他送回去,换做以往,他肯定是不愿意的,但是今天,他却是没有任何拒绝的反应,陆羽川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其实,是想趁着送完陆羽川,去笙笙楼下再看一眼。

    “慕老狐狸,这不像你啊。真的动了真情啊?”陆羽川坐在副驾驶,看着慕烨承刚毅的侧脸。

    “单身狗就别说话了!如果想说话,你可以先去试试你家老爷子给你安排的对象。”慕烨承瞥了他一眼,一句话把陆羽川气的够呛!

    陆羽川也是军人世家,随着自己年纪慢慢变大,家里人对他的婚事也是急得不行,一天到晚叫他回去相亲。他一想到那些稀奇八怪的相亲女,他就头疼,他才29岁啊,这个年纪难道很大了嘛?

    虽然慕老狐狸也找到了归宿,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正年轻,再过十年都是一枝花啊!

    “慕老狐狸,你等着,小心我拐你老婆!”陆羽川一脸恶狠狠,慕烨承一个急刹车,把车直接停在了大马路上。

    他的眼神里,带着杀气,带着无数把刀子,一个冷眼扫过去,就让陆羽川闭了嘴。

    “你可以试试!”慕烨承说完,继续发动引擎,朝着学校的方向开去。

    陆羽川现在心里可是七上八下,慕烨承发起火来,太恐怖了!特别是刚刚那个眼神,哎呦喂,不动一兵一卒,宛若千军万马,自己早就崩溃。

    他偷瞄了两眼慕烨承,心里多少有点羡慕,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有这种气场啊…

    夏笙笙擦完慕之远送来的药膏,睡得异常得好。

    而另外一张床铺的霍燕晴,如今却还是在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心里满满都是慕烨承的侧脸和背影,简直像入了魔。

    慕烨承把陆羽川送回去以后,便把车停在了宿舍附近,徒步走到夏笙笙的宿舍楼下。

    这个点所有寝室都是熄了灯,慕烨承在这茫茫黑暗中,一眼就找到了夏笙笙宿舍所在的那个窗口。

    他盯着窗口看了一会,不知道笙笙睡得好不好,梦里有没有他,如果有他,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

    慕烨承心里百转千回,千言万语终究化作一句:“笙笙,晚安,好梦!”

    夏笙笙第二天一早醒来,只觉得自己神清气爽,果然慕之远带来的东西质量不错,这才一夜,身体上的疲乏都褪下了。

    “哎呦好累啊!”霍燕晴的脸色有些憔悴,她昨天半夜一直想着那个男人,一直翻来翻去,到半夜一两点才睡着,又加上昨天也军训了大半天,她现在身体酸软,全身无力,而且精神状态也极差!

    “哇!霍燕晴你昨晚做贼了啊,怎么一觉醒来,跟个鬼一样!?”梁郝楠和霍燕晴对床,她一醒过来,就被霍燕晴憔悴的模样吓了一跳。

    只见她眼窝深陷,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头发凌乱,皮肤因为长期化妆,加上昨天没有睡好,肤色也是极为暗沉。嘴唇苍白,整个人看起来都是摇摇欲坠了!

    霍燕晴是很在意自己的形象的,被梁郝楠这样一说,立马抓起了床内侧的镜子,她拿起镜子的一刹那,自己都被吓了一跳,简直太恐怖了!

    年纪轻轻,怎么就这幅模样?她心里有些惶恐,昨天晚上遇见的那个男人,风华灼灼,她不能让自己那么邋遢。

    想着,她就支起身子,钻进了卫生间,开始了她的化妆变脸大改造。

    “喂,霍燕晴,别怪我没提醒你啊,昨天教官可是警告你别化妆了,小心你今天被水泼啊!”梁郝楠有些幸灾乐祸,朝着卫生间门口叫了一声。

    果然,霍燕晴的动作一顿,但是想了想,她还是继续拿起了粉底,对着脸上涂涂抹抹,从小就爱美的她,也接受不了自己这幅样子出现在别人的面前!

    她咬了咬唇,大不了到时候再装晕!这样教官就没有理由泼她了,霍燕晴觉得自己脑子转的太快了,一下子心情就好了不少。

    匆匆半月时间过得很快,夏笙笙在这半个月的蹂躏里,那雪白的皮肤,也晒得黑了不少。

    今天的夏笙笙有点郁闷,上次她说了叫慕之远以后别来了,有什么东西让花姐送。

    结果这厮,真的半个月没出现,要不是每天晚上两个人还会发两条短信,夏笙笙还真的会以为,慕之远是不是死在了哪个疙瘩里…

    “慕之远,你在干嘛?”现在是休息的时间,夏笙笙躲在一棵大树底下,避开了八卦分子顾圆圆和梁郝楠,偷偷地发了条短信。

    慕烨承如今正在开会,平日里他的手机在开会的时间,都会关机,但是最近,他和笙笙短信沟通频繁,今天他特地在开会的时候,没有关机。

    “叮。”清脆的一声短信提示音,在偌大的会议室里响起,各个高层一瞬间人心惶惶,皆是偷偷摸摸地掏出手机,看看是不是自己的过失,在开会前没有关机…

    要知道总裁这个人,是出了名的认真苛刻!

    要是在会议上,出现了些和会议无关的,他肯定会释放他的低气压的,众高层都有些惧怕,暗中打量着慕烨承的脸色…还时不时偷瞄自己的手机…

    在确定了不是自己的短信后,这才算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总裁大人太威严了,虽然只有二十八岁,但是坐在他们一群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面前,气场都是直接打压他们的。

    所有人都确认了一番后,会议室里静悄悄的,皆是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开会没关机。

    慕烨承皱了皱眉头,他很自然的掏出手机,按亮了屏幕,看到来信人是夏笙笙时,他的眉头,一瞬间就是舒缓开了。

    低头,还勾起了点点笑容。

    一众高层大叔们,眼睛都快看直了,一向恪尽职守的总裁大人,今天居然带头看手机,而且看手机不说,这一向是冰山体质的他,今天居然看了手里后,笑了!笑!了!啊!

    一众人都快惊掉了下巴,但是皆是沉默无声,都不敢说一句废话。

    会议就这样,因为这个短信,中途被停止,慕烨承也没有发出什么指令,就这样,拿起手机,解锁,当着众人的面,愉悦地回起了短信…

    “在工作,怎么,想我了?”他为了顺应夏笙笙的习惯,还在后面,发了个可爱的表情。

    夏笙笙在树下抱着手机,等啊等,却是一个脑袋,从她的背后探了出来…

    “哇!陆教官,你干嘛呀?人吓人吓死人啊!”夏笙笙抱着手机,捂在胸前,心里忐忑,也不知道教官有没有看到她的短信内容。

    虽然里面没写什么,但是被这样莫名其妙的偷窥了,她还是很尴尬啊。

    问题是,她还不能理直气壮地捍卫自己的权利,谁叫他现在是自己的教官,要是她现在凶一点,到时候人家公报私仇怎么办?

    夏笙笙可是个聪明人,嗯…改怂的时候,还是得怂的!

    “没干嘛啊,看你鬼鬼祟祟的,就过来看看。”陆羽川说的没脸没皮的。经过这半个月的相处,他和夏笙笙的关系,也还算凑活地过去了。

    也不像最开始那般,这丫头见到自己胆战心惊的,现在两人也算熟了点,偶尔也会说两句话。

    但是夏笙笙这小妮子,可是很懂得分寸的,其他女生都来和他搭讪,就她躲得远远的,虽然没有两人没有之前那般严肃,但是也不算亲近。

    “没有,和家里人说点事情…”夏笙笙低着头,眼神乱瞟,有些被识破的窘迫,手里还紧紧地握着手机。

    其实她也没说错,她和慕之远结婚都快三个月了,虽然两个人没什么感情,但是对外说是家里人,还真的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噢…家里人啊…”聪明如陆羽川,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丫头的一点点小心思。她话里的那个家里人,他也是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肯定是慕烨承那个老狐狸。

    不过,经过他最近这几天的观察,他发现,夏笙笙对慕烨承这厮的感情,还真的有些捉摸不透啊!

    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这夏笙笙的感情,绝对没有慕老狐狸陷得深!

    夏笙笙的手机震动起来,她偷偷瞄了一眼陆羽川,心里根本就是急得不行。

    这陆教官,怎么就赖在她这里不走了?这里那么多大树好乘凉,怎么就偏偏躲在她的这棵树下?!

    夏笙笙有点无奈的憋了憋嘴,只能背过身子,作出一副不给他看的模样。然后一顾三回头的打开手机…

    她看到慕之远回的短信,脸上有些羞涩的笑意。这慕之远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要脸啊!

    陆羽川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夏笙笙在看什么,却被她捂得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到一点点。

    “没想,就是在休息,没事做,发个短信骚扰一下,你继续工作吧,我也去训练了。”夏笙笙打字速度飞快,本来平日里就有写网文的爱好,这打字速度,更是练出了水平。

    慕烨承继续开会,刚说没两句,短信又进来了,他继续打断了会议,在诡异的沉默里,打开手机,看了短信,继而又是一笑。

    “好,晚上去给你送些好吃的。”慕烨承也是知道夏笙笙的小性子,吃,也许是她的最大爱好之一。

    虽然他现在也摸不透夏笙笙给他发短信,到底心里是个什么样的想法,但是接到短信的他,心头就是莫名的甜蜜。

    夏笙笙收到回信,并没有再回过去拒绝,也算是默认了慕之远的提议。确实,半个月没见了,她突然有些不习惯了…

    天暗的很快,夏笙笙今天在疲惫中,还带着一点点小兴奋。

    她回到宿舍,就抢着进了卫生间洗了把澡,把自己收拾个干净,也许是潜意识里觉得,她想给慕之远看到自己美好的样子。

    夏笙笙窝在她的床上,很难得的拿出镜子,对着自己的脸蛋照来照去的…刚刚顾圆圆和梁郝楠叫她去吃晚饭,她都没去,美其名曰“减肥”!

    但是真正的情况是,她知道慕之远给她带了好吃的,她现在是给自己留着肚子,一会去吃好吃的。

    “夏笙笙你干嘛啊?今天发春了啊?要约会吗,突然整得那么隆重!?”女孩子们都被半个月的摧残,变成了一个个糙汉。

    最近的日子,本来细腻的心思,如今都被摧残地换了想法,那就是过得想怎么简单,就怎么简单。

    就连一向喜欢化浓妆的霍燕晴,最近都累的天天只化个淡妆就出去了。

    所以今天晚上,夏笙笙的一举一动,存着大大的猫腻!

    “瞎说什么呢?我家里来人了,我去见一下…”夏笙笙一边梳着头发,一边淡淡地应着。

    是啊,他们应该是一家人的,即使没有感情…

    夏笙笙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慢慢地承认了,这由他们两个,所组成的家庭。

    “哎呦,懂得啦,快去快去!”顾圆圆像个瘫巴一样躺在床上,她又不是傻子,见家里人还得这样打扮?

    夏笙笙的老爸和妹妹,她又不是没见过,也从来没见过哪次夏笙笙那么注意形象的。

    夏笙笙白了一眼顾圆圆,不过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和慕之远约了在学校门口,夏笙笙的体质好,又经过这半个月的锻炼,基本是接受了这军训的强度,所以最近这几天的军训,对她而言,也是越来越轻松了,何况她手里,还有慕之远专门给她准备的万能药膏…

    她边走着,就傻笑了起来…

    俞盛言本来是想去夏笙笙的宿舍找她的,今天是他开学的日子,但是走着走着,他就看到一个他熟悉的背影。这不是夏笙笙还有谁?

    今晚的夏笙笙,穿着一身上次慕之远买给她的粉色小洋裙,天色还没有暗透,盛夏的季节,在七点的天边,也是透着滚滚红色的晚霞。

    和夏笙笙的一身衣服,衬得相得益彰,有些像踏着晚霞,款款而来的仙女。

    俞盛言只是看她一个侧影,就觉得惊艳,比第一次见到她的那种感觉,更加地强烈。

    俞盛言刚想叫住她,但是转念,他又有些好奇,现在天色都有些晚了,夏笙笙穿的那么漂亮,这是要干嘛?

    他便是跟着夏笙笙的步伐,跟在她的身后…

    今天慕烨承是开车来的,他把车停在了学校附近的一条林"yin dao"里。他倚靠在车边,盯着校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群。

    夏笙笙眼睛很尖,两人似乎是在同时发现对方的,空气中,遥遥相对,四目相接。

    慕烨承的眼里,永远是对她的深情款款,夏笙笙一个被盯得不好意思,低着头,带着小跑来到车旁。

    “你来了很久啦?”夏笙笙似乎只要见到慕之远,就会脸红心跳。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没出息了…

    “没有很久,也刚到。上车,车上给你带了吃的。”他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夏笙笙的小脸佯装生气,她刚梳好的头发,又被他弄乱了。

    慕烨承在揉夏笙笙小脑袋的时候,余光便是暼向了校门口的一个位置。

    那里是背光的位置,黑暗的角落里,藏一个人,一般人根本不会被发现。但是慕烨承是什么人,只是一眼,就看清楚了角落里的人,他的脸上,带着讽刺。

    俞盛言心里一惊,刚刚那个男人,是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了嘛?

    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看到这个男人,对夏笙笙那么亲昵的举动,他就心里憋气!

    他的脸色,不如平时的温雅,有些因为怒气而扭曲,双手紧紧握拳,看夏笙笙不反抗的样子,想必两个人关系也非同寻常!

    慕烨承自看了那个角落一眼,就没有再多做反应。他刚刚的宠溺,是出自心中最真实的想法,但是多少,也有他的小心思。

    他是个极有城府的人,虽然举动轻微,但是他想透露的信息,就是夏笙笙已经名花有主了…

    夏笙笙身边的一举一动,他其实都是知道的,就是俞盛言的存在,他也是一清二楚,他低头,在任何人看不到的一个角度,勾起一个冷笑。

    这个俞盛言,想必就是俞盛齐那个争家产的弟弟了吧…

    果然百闻不如一见,今天只是一瞥,他就知道,这个俞盛言,也不如表面这般,看来俞盛齐面对这争权大计,也是有点棘手。

    夏笙笙一上车,就被扑面而来的香气吸引了,她赶紧拆开包装袋,打开,就是满满的肉!

    早知道,夏笙笙从小就爱吃肉,现在看到了那么多肉,她的心里,都快开心的飘起来了…

    “哇塞,慕之远,你真的太懂我了啊!”夏笙笙一个高兴,直接就是捧着他的脸,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一吻。

    慕烨承本来就是在笑,现在的笑意,更是明显了。

    他的车子是经过改装的,他不想被人看见车里的时候,任何人都是不知道里面的一举一动,但是他想让外人看到的时候,车里的情景,就是展露得一清二楚!

    在夏笙笙上车的一刹那,他就已经开启了透明模式。他知道俞盛言还在不远处观察…

    却是没想到,这丫头居然今天那么上道,主动亲了他,本来他已经是想了办法,到时候又哄又骗的…

    “哇,慕之远,你这个哪里买的啊,好好吃啊!分你吃一口,”夏笙笙大快朵颐,把自己吃剩下的一口,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

    慕烨承现在只觉得心里被塞的满满的,有一种温馨,且幸福的感觉,围绕在他的心头。看着她吃,整个人都是温柔。

    “你喜欢吃,我以后会多做给你吃。”慕烨承说着,就伸出食指,替夏笙笙擦掉嘴角的油渍。

    夏笙笙听到他说的话,一下子一惊,带着不可思议。

    “这是你做的?”她觉得自己的心,突然就被撞击了一下。慕之远高贵如厮,她又如何不知道?

    从第一眼见到他,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是生来就被人伺候的,他卓绝,高傲,且矜贵。

    后来去了慕家的城堡,住了慕之远的房子,她就更加确定了一点,慕之远这样的男人,真真是站在顶端的人。

    但是,就是如此的一个男人,居然会为了她,就这样,洗手作羹汤?是为了讨好自己吗?

    她没有问答案,但是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夏笙笙一瞬间,心头有点闷闷的,但是也是甜甜的。

    “慕之远,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夏笙笙低着头,嘴里还满满塞着肉,说话有点哽咽,还有些含糊不清。

    “没有为什么,因为那个人是你啊,我就是想对你好。快吃吧,别多想了,你这样一口塞在嘴巴里说话,肉都喷在我身上了!”慕烨承难得的幽默,刮了刮夏笙笙的小鼻子。

    夏笙笙一下子就炸了,本来心里还酸酸的想哭,被慕之远这样一个埋汰,她又是被气的涨红了脸。

    她想狡辩什么,果然一开口,肉屑就开始乱飞,她赶紧闭嘴,头都要底到车座位下面去了…她紧张的吞咽,也传来慕之远温柔的声音。

    “慢点吞,噎到就不好了。”他说着,就自己从后座,拿了一瓶水,拧开瓶盖,递到了夏笙笙手里。

    “谢谢。”她带着羞意,却满满的幸福。

    俞盛言只觉得自己都快嫉妒的疯了,他现在疯狂的想知道,那个车里的男人,究竟是谁!?

    凭什么这个男人,可以和他心爱的笙笙那么亲密?他那么优秀,为什么笙笙却是没有看到他?

    俞盛言因为愤怒,一拳头打在石壁上。边上有女生走过,看到这样子的俞盛言,皆是惊呼。

    “天呐。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俞学长,哇塞这样也好帅啊!”有的女生,边走边犯花痴。

    俞盛言今天已经没有了想要伪装的心情,他的脸上,没有一如既往的温和,今天的他,因为嫉妒,脸上满满的寒霜!

    他冷冷瞥了一眼那两个女生,没有说一句话,便是离开了。

    “这…这是俞学长吗?怎么和平时的不一样?”一个女生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转瞬间,却是更大的癫狂。

    “不过我觉得这样的学长更帅了啊!哎呀,怎么办,心口要窒息了,那冷淡的眼神,真的是电到我了!”另外一个女生捂着胸口,久久不能回神…

    夏笙笙吃饱了以后,慕之远还带着她,去附近转了个圈。

    两个人没有开车,都去徒步行走。夏笙笙跟着慕之远,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咦,对了,上次那个你的表妹回去了嘛?要是没有回去,我们约出来吃个饭啊,人家来了那么久,我都没出现过,会不会不太好啊…”夏笙笙低着头提议到。

    慕之远的表妹,算起来也是她的表妹了,虽然她的年纪比人家小,但是人家来了那么久,她也没个音讯的,会不会怠慢了人家,夏笙笙心里想着。

    何况慕家人,都对她挺好的,听慕之远说来,那个表妹,是她婆婆蒋芸的侄女。

    在慕家,夏笙笙最喜欢的人之一,就有蒋芸,她总会像妈妈一样,对她很好。所以现在,她对蒋芸的侄女好一点,也是理所应当。

    而且,她也算和蒋怡菲,有过两面之缘,虽然人家根本不认识她…但是她从蒋怡菲的一举一动来看,她应该也是个活泼开朗的姑娘,应该会很好相处的吧…

    慕烨承听到夏笙笙的提议,脸色一下子就有些微微变化。语气也有些僵硬。

    “不用。她一个人可以的,我们不用太在意她。”慕烨承语气有些冷,夏笙笙觉得有些怪怪的,一瞬间有些不习惯。

    不过她只是把这种感觉埋在了心里,却也没有说出来…

    俞盛言回去以后,就怒气冲冲地把自己锁在了房里,他把自己房间里所能看到的东西,都摔了个粉碎,就算是他母亲姚雪在门口拼命的拍门,俞盛言也终究不开。

    经过一阵狂风骤雨,他才是停了下来。

    夏笙笙是他的!任何人都抢不走!心里坚定了想法,他就抚了抚笔挺的衬衫,款款起身。

    对着门口瑟瑟发抖的佣人,勒令出声。

    “把我房间打扫干净,千万别被我爸知道,否则…”他的话说一半,几个女佣就已经匆忙地挤进他的房间,开始跪在地上,低着头开始收拾。她们心头皆是颤抖,从来没有见过二少爷发那么大的火…

    “盛言,你怎么啦!妈咪好担心你。快给妈咪看看,刚刚生气有没有伤到自己。”姚雪看俞盛言出了房门,立马上前查看,她并不在意俞盛言发脾气的原因,而是担心她的宝贝儿子,有没有生气把自己伤到了。

    她就只有这一个宝贝儿子,要是伤了哪里,她心都会疼死的。

    “妈咪,如果有一天,我很想要一样东西,你会帮我是不是…”俞盛言任由姚雪查看他任何一个地方,姚雪看到俞盛言受伤的双手,她的眼泪,都心疼得直接掉出来了。

    “傻孩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只要你想要的,妈咪都一定会满足你的。”姚雪一如儿时那般,拍着俞盛言的背部,语气里皆是疼爱。

    俞盛言听到姚雪的保证,这才心情好了些。只要妈咪肯出手,他得到夏笙笙的机会,就大得多了!

    他有些开心的抬头,却是正好与一双阴骛的眼。

    俞盛齐回来有一会了。他本来是不想回这个家的,奈何自己今天有一样重要的东西在他的房里,他不得不回来,不过没想到,这一回来,就听到俞盛言的房间乒乓作响。

    只是好奇地瞟了一眼,却没想到,瞟到了那么有意思的一幕。

    呵呵,原来藏得那么深的俞盛言,也会有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时候啊…

    他一个嗤笑,不再过多逗留,手里已经拿着他要的东西,直接转身就走!

    姚雪听到动静,也是回头,就是看到一个不羁的背影。

    她心里突突一跳,脸色一狠!他怎么会回来,刚刚小言的一举一动,岂不是全落尽了他的眼里?

    姚雪面色阴沉,对着渐行渐远地背影,就是大声呵斥。

    “俞盛齐,这就是你见到你母亲,该有的姿态?”姚雪的声音,也很成功地让俞盛齐的步伐停顿。

    他转身,就是看到雍容华贵的姚雪,微微仰着下巴,试图蔑视他的眼神。

    俞盛言站在姚雪身侧,脸上皆是挑衅!他一直对这个大哥,看的很不顺眼,两人本就不是一母所生。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兄弟情谊,平日里两人相见,不做仇人就不错了!

    但是这几年,父亲的年纪越来越大,身体也越来越差。

    最近已经在考虑继承人的事情了,他的母亲姚雪,娘家是燕城姚家,也是有钱有势的大家族。

    这个暑假,母亲为了帮他夺得更多的机会,更是用了家族的力量作为陪衬,把俞盛言弄进了俞氏,坐上了个经理的位置。

    要知道,俞盛齐进公司都差不多三四年了,也不过就混了个经理的位置。他一进去,就身处高位,自然也有些沾沾自喜。

    而且现在兄弟两人,怕是路人都没办法做了,也许今天,又或者明天,父亲一个撑不住了,这偌大的俞家,就会成为两个人的战场!

    “姚夫人,你叫我?”俞盛齐不卑不亢,淡淡转身。

    姚雪先是一个气火攻心,那么多年来,俞盛齐对她这个称呼,还真的是有意思!

    姚夫人?呵呵…

    他的眼睛里,波澜不惊,就这样看着这对母子,却是让姚雪心头大骇!

    俞盛齐的眼神太过深沉,一般人根本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就连她,一个精明了几十年的女人,都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

    是敌人,大敌!

    为了她的儿子,她一定要把这俞盛齐给除掉!

    “俞盛齐,你就这样对你母亲说话?”姚雪是姚家的独女,她的父母退下了高位以后,就由她接手了姚家的家业。

    虽然产业上远不及俞家,但是在整个燕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她姚雪,她可是出了名的女强人!气场也是比一般女人,强大太多,更是堪比男儿!

    俞盛齐不动声色,仿佛在看跳梁小丑一般。这姚雪就算再厉害,也终究抵不过自己的城府。

    “母亲?盛齐若是叫你一声母亲,那简直就是高攀。”俞盛齐面上有讥笑。

    姚雪听到他这样的说辞,一瞬间也是高傲地抬起头。

    俞盛齐看到如此高傲的姚雪,心头也有一瞬间的落寞。

    他的母亲不过是小门小户的人家,那时候的父亲,还是喜欢母亲的,一心一意娶她入门。

    但是豪门里的男人,见过形形色色的女人,三年五载的时光一过,他那个花心的父亲,便觉得母亲不再新鲜。

    且母亲的家庭实在普通,虽然也算是商贾家庭,但是与当时强大的俞家一比,简直就是个破落户。

    父亲开始逐渐埋怨母亲的家世卑微,在事业上帮助不了他。

    母亲一开始,还只是隐忍着,不吵不闹,虽然以泪洗面,但却是更加地努力,去做父亲身后默默奉献的女人。

    但是,男人的心,变了就是变了。俞盛齐五岁那年,父亲出轨了,出轨了当时风华正茂的姚家小姐。

    姚家是名门大户,姚雪年轻时候又是貌美如花,且又是姚家的独女,姚家人花费了所有的心血,全权培养,可以说,娶了姚雪,就等于娶了整个姚家。

    父亲的心,蠢蠢欲动。但是多少与俞盛齐的母亲,还有一点点当初的情义,所以一直瞒着。

    直到有一天,姚雪带着姚家人,拿着一纸怀孕单,就这样,砸在了他母亲的脸上。

    他依旧记得,那天母亲回来,把自己关在房门里嚎啕大哭了一场。然后她梳洗打扮了个干净,就在俞盛齐的房里,陪了他一夜。

    他的父亲,一如既往的借口,太忙了,回不来。他母亲的手机,却是在深夜。收到了一组信息,是一组床照。

    他的父亲,在别的女人的床上,春宵一刻。

    那天晚上,他尚且年幼。

    母亲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一遍遍地告诉她,她有多爱他,但是,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生的欲望。

    “齐儿,坚强地活下去,你是让妈妈骄傲的孩子…妈妈会在天上,永远守护着你的。”

    “妈妈…你要去天上干什么…”

    曾经的年幼无知的对话,一句句萦绕在他的耳畔。戳痛了他的心。

    年幼的俞盛齐,在母亲的怀里沉沉睡去,等他第二天一早醒来,还是想要如同往常那般,去亲吻母亲的脸颊时,却是发现,他的母亲,已经浑身冰冷,且僵硬。

    他一遍遍地摇晃着他的母亲,终究是唤不醒那个沉睡的女人了。

    父亲是在母亲下葬的那天回来的,身边已经堂而皇之的,带着姚雪。

    他的父亲告诉自己,母亲她是自己活不下去了,她生命的终结,不怪任何人,是她自己放弃的!

    一个月后,父亲娶了当时已经怀了孕的姚雪。他看着所有俞家人喜乐的脸,他为母亲不值,才一个月,他们就把自己的母亲忘了…

    但是终究还是无可奈何,他的母亲,尸骨未寒,却有另一个女人,上来顶替了她的位置。他恨透了这对母子,也恨透了他的父亲!

    如果没有这些人,他的母亲,也许已经在颐养天年,如果没有这些年,他也许,一辈子会陪着母亲过得安平喜乐!

    俞盛齐一瞬间思绪回笼,眼睛眯了眯。他隐忍了那么多年,这对母子还是如此。

    呵呵,如此嘤嘤狂吠,很快,她们就没有那么嚣张跋扈的气焰了!

    “俞盛齐,你这是什么眼神?你父亲一直对你仁慈,不舍得管教你,今天就让我,来管管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让你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俞家大宅里,也有一半姚雪的人,她只是一个眼神,衷心于她的佣人,就匆匆退下,按照她眼里的意思,去取东西去了。

    “尊老爱幼?是你,和俞盛言吗?”俞盛齐踏着清贵的步伐,步步紧逼。姚雪毕竟是个女人,在面对这种的俞盛齐,她也莫名有些惧怕。

    她拉了拉她的儿子,想要让他给自己撑撑场子。

    俞盛言从小就知道,这个所谓的大哥,一辈子都会和他不死不休。现在母亲被他欺负了,他自然也是毅然决然地站了出来。

    “俞盛齐,你是怎么对母亲的!你这样父亲会被你气死!”俞盛言一改往日的气质,如今与俞盛齐之间的气氛,更是针锋相对!

    “母亲?俞盛言,那不过是你的母亲。你可别忘了,我是个从小就没有母亲的人,说起来,还是拜你们所赐呢。”俞盛齐气场强大,俞盛言心头有些颤抖,但是还是生生压下心头的恐惧,在硬撑着。

    他一个嗤笑,看来,他这个所谓的弟弟,也没想象的那么没用,至少比他那一天到晚只会嚣张跋扈的母亲,要沉稳得多了。

    俞盛齐留下一个冷眼,就是转身,也不再和他们再逗着玩了。

    姚雪心悸,说实话,这些年来,她一心一意扑在儿子的夺权大计上,确实对她以前一直不顾一屑的俞盛齐小看了。现在突然回过神来,却已经有些棘手了!

    俞盛齐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出了俞家大宅,没有人敢拦下他。

    姚雪看到这一幕,更是气的跳脚!看来俞盛齐,已经成功地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成长了,她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之前匆匆去拿竹条的佣人,如今也是姗姗来迟。

    姚雪看着那竹条,一想到刚刚俞盛齐那副姿态,更是气的牙痒痒。直接抽出了竹条,打在了佣人身上。

    “叫你回来那么晚!叫你回来那么晚!你个废物,拿个东西都那么慢!”姚雪把所有的怒气,都发在佣人的身上。

    佣人只能趴在地上,任由她的抽打。眼眶里蓄满了眼泪,却也不敢反驳一声。她是姚雪从姚家带来的人,她深知姚雪的脾气。

    这个女人,强大且暴力。如今生气了,最好的办法,就是默默忍受,否则,她知道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

    何况姚雪手下势力那么大,一个女人,能爬到现在的位置,也是很有手段的。她知道,她所有的软肋,可是都握在她的手里的。

    姚雪抽了十几下,看到佣人趴在地上,背上渗血,宛若一条死狗,这才让她消了气。

    俞盛言一直是以优雅公子的形象示人,如今自然也得发挥他的属性。

    他的语气有些悲悯,看着地上的佣人,仿佛心头极愧疚。

    “哎,找个人好好照顾他,我母亲今天也是脾气不好,我在这里替她向你道歉了,康叔,给她十万块钱看伤口,这是真的是母亲做的不对。”佣人心头本来还是满满的怨恨,但是听到那给她的十万块医药费,瞬间就是喜上心头。

    她从小就干粗活,身体素质极好,这点伤口,别说十万块了,就算是一千块,都完全可以看好。

    康叔赞赏地看了眼俞盛言,虽然其母手段残忍,暴力不堪,但是二少爷能在这样的母亲的调教下,依然保留这份善良温雅的心思,真的是…有主如此,康叔觉得这辈子都值得了!

    姚雪不是什么蠢人,她儿子的心思,她自然也是看的清楚。她恶狠狠地看了眼地上感恩戴德的佣人,心头也是对俞盛言的做法,极为赞同。

    她的宝贝儿子就是聪明,懂的如何收买人心。

    姚雪踏着高跟鞋回到房间,俞盛言留在大厅里,对那名女佣,又是安抚了两句,这才是离开…

    距离军训结束的日子,还有三天,夏笙笙瘫在床上,有些纠结。

    她刚刚接到了花姐打开的电话,意思再过两天,军训结束了,就得搬回去住了,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愿意。

    虽然最近和慕之远的仇怨,也化解了不少,但是要是问她,选择自由还是选择慕之远,她肯定会毅然决然地选择自由的!

    慕烨承最近很忙,他这几天,要把公司里大多数的事情,都处理个干净,也许再过个几天。他就没那么多时间再来公司了。

    他突然想到自己三天后,如果突然出现在夏笙笙的面前,这丫头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不禁有些期待。

    花姐终究拗不过李婶,有些不情不愿地带着李婶,来了夏笙笙的学校。

    夏笙笙刚训练完吃了饭回来,一看到她们两人在她宿舍门口等着,她一瞬间就心慌了!

    平日里有什么事情,都是花姐来的,花姐毕竟还算年轻,所以年轻人的思维上,可能共鸣的地方,也稍微多一些。知道夏笙笙才是个十八岁的姑娘家,肯定不想别人知道她已婚的事实,所以每次来,阿花称呼夏笙笙,都是“小姐,小姐”地叫。

    但是今天李婶来了,这就不一样了,李婶是慕家的老人,特别重视这些身份。每次见到她,必定是叫她“少夫人”的。

    夏笙笙急得满头大汗,急急地回头看了一眼还在走的慢吞吞的顾圆圆,她加快脚步,很快就来到了两人的面前,她有点无奈,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李婶给招来了。

    阿花早就看出了夏笙笙心里的忐忑,她凑近夏笙笙的耳朵,这才说明了李婶的来意。

    “小夫人别担心,李婶就是怕你赖在学校里不敢回去,特地跑过来吓吓你的,不会怎么样的。但是如果你不听李婶的话乖乖回家,李婶讲不准,就一个大嗓门了…”阿花说完,就砸吧着嘴巴,有些同情地看着夏笙笙。

    李婶的身上,可是肩负着“指导”两人传宗接代的大任的,她自然从做事角度,也是兢兢业业的。

    夏笙笙已经出来一个月了,讲不准再不来旁敲侧击一下,这少夫人的心,还真的怕玩野了。

    李婶担心的也不无道理,毕竟十八岁的年纪,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心里的想法最多了…刚刚走进这多姿多彩的社会,怎么甘心就这样一辈子被束缚了?

    李婶她自己也是女人,自然也会推敲女人的心思。哎,等少夫人有了孩子,这心啊,就肯定是会定下来了。李婶在心里暗暗地想着…多少上了年纪,所以思维也是封建了些。

    “好好好,我回去就是了,你们别站在这里了,快回去吧。”夏笙笙有些紧张地推搡着。李婶一看她妥协的表情,这才心满意足的笑了。

    “小姐你这几天就先准备准备着,过几天啊,我们就来接您回家。”李婶喜笑颜开,出了宿舍,她就拿出手机,她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少爷。

    慕烨承还在办公,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有些不悦,一旁在给她安排行程的王月,也只能被迫打断。

    他看了一眼,是李婶的电话,一般情况,李婶她们,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除非是因为夏笙笙的事情。

    他顿了一下,便是接通了电话。

    “是我,什么事?”他语气简洁明了。

    “少爷,过几天,咱们一块去接少夫人吧,她答应我跟我回来了。”李婶语气里也是掩饰不住的喜悦。虽然她只是慕家的一个老佣人,但是她也是看着慕烨承长大的。

    除了自己的亲儿子,她最在意的事情,也就是关于少爷的事了。她的语气里,也是多少透露着,让他多去亲近亲近夏笙笙的意思。

    慕烨承听到李婶这样说,立马就想明白了其中缘由,肯定是李婶亲自去学校找夏笙笙了。

    不得不说,这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夏笙笙本来就有些惧怕李婶,因为她平时太过刻板严肃,再加上这次李婶亲自去她宿舍,若有似无的威胁,也让夏笙笙,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好,我知道了,你叫阿花那天多做点菜。我也回去吃。”他的一席话,无疑让李婶更乐了,更是迅速地应承下来。

    王月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她刚刚从这些字里行间,听明白了,似乎总裁家里,有什么很重要的人?是蒋怡菲嘛?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整天粘着总裁的蒋怡菲…

    “继续。”慕烨承抬头,看王月正在愣神,脸色上也有些不满。他很不喜欢自己的手下,在工作的时候,注意力那么地不集中,何况王月这个情况,已经不是一次了…

    “是,总裁。”王月再次被慕烨承清冷的嗓音,拉回现实。她心头不免有些紧张,自己已经不是一次在总裁面前这样了,这个情况极为不好,会不会给总裁留下什么坏的影响?总裁会不会觉得她没用,会不会不喜欢她?

    其实王月这次,还真的是想多了,慕烨承从来不会对自己的员工,有其他除了工作之外的想法。

    另外,王月这样在工作时候,走神的情况,已经不止一次发生,在慕烨承的心里,他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再换个秘书了…

    虽然毋庸置疑,王月的工作能力很强,但是,他还是不愿意找个态度不端正的员工,能力和态度,永远不是在同一考量线上的。

    如果一个能力极强,态度一般的员工。和一个态度端正,但是能力一般,且努力的员工。他会选择的后者,而王月如今给他的印象,已经是前者了…若是下次再犯,他一定会毅然决然地开除的。

    他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王月被看的有些哆嗦,总裁刚刚那个眼神好可怕,不带留恋,冰冷压抑…

    蒋怡菲在酒店里,无聊地拿着手机,搜索着各种各样关于慕烨承的消息,但是怎么搜索,都是搜不到任何相关的东西。

    她真的好无聊啊!上次被阿远抓到她进了他的休息室,她就再也没有敢去过公司,但是,在她平静下来以后,考虑当时的情况,阿远冲进去的一刹那,似乎带着些许慌乱。

    也许这一点点的小情绪,被他隐藏的很好,但是,这么多年来,她还是比较了解阿远的。

    蒋怡菲依然觉得,那个抽屉里,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对阿远很重要,而且他不想让她看到,是什么呢?蒋怡菲托腮在床上思考。

    他越是遮遮掩掩,她就越是好奇…不行,她得等什么时候,再偷偷地溜进去一次,不看到究竟是什么,她心里永远不能安定。

    其实,她蒋怡菲,也是个猜忌心很重的人…

    夏笙笙搬回去的第一天,就有些萎靡不振,她回到和慕之远的房间时,各种情绪,一瞬间就是涌上了心头。

    一个月前,她还在这张床上,被慕之远欺凌羞辱,本来想好了,心里也暗暗发誓,一辈子都不愿意再进这个房间,但是兜兜转转,这才一个月的时间,她又回来了…

    夏笙笙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她只有带了些贴身用品回来,还有一些衣服床铺的,都留在了宿舍里。

    虽然慕烨承这处住处,离学校并不远,但是偶尔,夏笙笙也是会碰到晚课的,到时候不方便回来,也能住在学校的宿舍里。

    慕烨承一回来,就看到夏笙笙在房里忙碌,她把自己的东西,都一一地摆在他的旁边。

    慕烨承靠在门边,就这样看着夏笙笙忙碌的模样,暖意更是直涌心头。这是家,他和笙笙的家…

    夏笙笙收拾好东西以后,一回头,就看到靠在门边的慕之远,她的心头一阵颤抖,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慕之远上次给她带来的阴影。

    她在这个房间,看到慕之远,她就会莫名的紧张。

    慕烨承从她的表情里,也是看出了一些她的小情绪。

    他踩着沉稳的步伐,朝着她缓缓走开。夏笙笙有些紧张地拽了拽衣角,脸色都有点发白。

    “笙笙,别怕好么…上次,是我对不起。”慕烨承尽可能的放低姿态,他慢慢地卸下夏笙笙对他的戒备,他把公文包放在身边的沙发上,伸手,就是抓住了夏笙笙那双小小的手。

    他的掌,温暖且有力,夏笙笙一瞬间,有点挣脱不开。

    “笙笙,我错了,对不起。”他离她越来越近,直到两人面对面,四目相对。夏笙笙紧张地直想把手抽出来,但是奈何慕之远的力气太大,她根本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慕之远还是那么霸道!

    他趁着夏笙笙游神,一把把她搂紧,让她进了自己的怀里。

    “笙笙,别怪我。好吗?我们重新再开始,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对你了…”慕烨承的话里,带着保证,夏笙笙一时间,分不清真假。

    “慕之远你放开我。我还要收拾东西。”这一个月来,两人虽然相处融洽,但是也是相敬如宾。

    夏笙笙偶尔会给他发个短信慰问一下,也会偶尔很开心的时候,主动亲亲他的脸颊,但是今天这个地方不对,是那天他对她施展狂风暴雨的地方,不免让她抗拒,慕烨承谅解她。

    “那你答应我,真的不要和我生气了好吗?原谅我…”他低着头,有点委屈,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夏笙笙突然噗嗤一笑,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慕之远,高冷里,有点带着小傲娇,别扭的性格,真的很可爱,她有点忍不住。

    “笙笙,原谅我嘛!”慕烨承也是被夏笙笙的笑,一瞬间弄得恍然大悟。

    夏笙笙的脾气,是吃软不吃硬的,如果你强迫她做不喜欢的事情,她会竭力反抗。如果你软磨硬泡的话,也许,她还是会耳根子一软,就妥协了。

    其实,夏笙笙还是个极为善良的女孩。

    “算了,跟你计较也没用,下不为例!今天爸爸叫我们回去吃饭。”夏笙笙摇了摇头,事情过去了那么久,虽然她心里余怨未消,但是如此不依不饶,也不像她的性格。

    “好,我们一起回去。”其实,他在两天前,就交代李婶让阿花在家里准备今天晚上的饭菜,但是夏笙笙现在提出来,老丈人要他们回去吃饭,他自然是不会推脱。

    “嗯,我们六点走,七点到家开饭。现在才五点,你要不要收拾收拾,要的话,我去给你放水洗个澡。”夏笙笙的话直接出了口,说完,便是挪开了步伐,把卫生间的大门,暴露在他的眼前。

    她的一次让步,也是让慕烨承心里惊喜,没想到这丫头今天还算乖巧。

    夏笙笙说完,就是后悔了,她不知道刚刚,怎么就那么快的脱口而出了。

    “好。”他带着笑意,答应了夏笙笙,说着就走向衣柜,拿出自己的贴身的换洗衣服。还哼起了小歌,看来心情也是不错。

    夏笙笙白了他一眼,刚刚她就是个无心之过,是客气说一句,没想到这个慕之远那么没脸没皮的…

    不过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夏笙笙自己埋怨自己,她怎么就一天到晚没事找事呢,慕之远又不是断手断脚,哎…放个洗澡水,她都要提出来,早知道她就一点都不客套了。

    夏笙笙到现在,都不知道慕之远到底是干嘛的,但是看起来,他整天都很忙。

    她在放水的时候,突然想起他有些疲惫的眉头,顺手到洗漱台上,拿了一瓶精油,滴了几滴。

    她想,慕之远这样泡一会,应该身体会舒服许多吧…

    夏笙笙到家点时候,夏婉婉还是一如既往,没有回来。

    夏鸿升的白发,更加地斑驳了。夏笙笙看着年纪一天天便大的爸爸,心头也有些痛。

    “冉冉,我不在家的这段日子,你和爸爸过得还好吗?”夏笙笙对这个妹妹,多少还有些疼惜的。

    一旁的陶明丽听夏笙笙这样一问,直接没有给夏冉冉说话的余地,直接就是插了嘴。

    “冉冉这些日子,可是过得好得很啊,笙笙你不知道,冉冉也大了点,现在不知道多乖巧懂事。”陶明丽永远顶着一副假面孔,夏笙笙看都没看她一眼,继续接着刚刚问着夏冉冉的话,继续说下去。

    “冉冉,爸爸现在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你有时候,也得多照顾照顾爸爸。”夏笙笙给她使了个眼色。

    这些年来,夏笙笙一直很感动夏鸿升对自己的偏爱,但是,这对年纪还不大的夏冉冉来说,一直是不公平的。

    “姐姐你放心,我会努力照顾爸爸的…”一旁的陶明丽看根本没有人搭理她,她气的鼻子都快翻起来了!

    本来以为,这夏笙笙走了,这夏家就是她们母女的天下了,但是没想到,这夏鸿升,这几个月来,对夏冉冉从前那冷淡的态度,突然就是变了。

    也许是自己一个女儿已经出嫁,那么多年来,对小女儿心中的愧疚,因为他年纪的慢慢变大,也逐渐地爆发出来…

    其实说来说去,夏冉冉的出生,他根本控制不了,但是夏冉冉作为夏鸿升的女儿,她真的是很无辜。

    莫名其妙被母亲因为利益,带来这个世界,再莫名其妙地被抛弃。

    夏鸿升看着自己从小疼爱的夏笙笙,能说出这样的话,心里也很是欣慰。

    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力不从心,最近他的脑袋,都会莫名的疼痛,身体也会突然间变的无力。

    他知道,自己已经老了,身体不行了。也许用不了多久,他也不会在这个世界上了。

    他对夏笙笙一辈子的疼爱,是放在最心头的地方。他也对夏冉冉一辈子的忽视,如今,也是让他心里,越发的愧疚。

    夏氏因为慕氏的注资,现在也开始蒸蒸日上。他也不用再担心夏氏会风雨飘摇了。

    笙笙已经十八岁了,夏鸿升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样的问题,他想,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好好培养起笙笙,再努力弥补冉冉,她们两个孩子,虽然不是一个母亲生的,但是笙笙从小就善良,冉冉也乖巧,两人一直相处的不错。

    夏鸿升在心里打算,这百年之后,夏家交到这姐妹手里,他应该也是放心的。

    “爸,现在夏氏已经稳定下来了。你就别那么操劳了…夏氏可以交给那几个值得信任的叔叔伯伯们管理。”夏笙笙也心疼父亲,父亲那么多年的付出,大部分还是为了她的。

    “嗯,老咯。还是我的笙笙孝顺啊,会让爸爸休息了。我们冉冉也乖巧,现在学会了做饭,整天去给爸爸送饭了。爸爸也是好福气…”夏鸿升笑的有些爽朗。

    但是说出来的话,听在陶明丽的耳朵里,却是格外地刺耳!

    这夏鸿升这个看不死的。整天就知道他的这个宝贝夏笙笙,现在还带上了个夏冉冉,两个都疼上了,怎么就没见着带上她的婉婉!?

    陶明丽心里气愤,脸色都是煞白,虽然心头满满的怨气,但是也只能忍着,不能发泄。

    “明丽啊。饭做好了没,笙笙和之远都回来那么久了,你怎么还让他们在等着?”夏鸿升不留情面的责怪,陶明丽只能谄媚地应承。

    “好了好了。这不是为了给我们笙笙和新姑爷,吃现出锅的吗?新鲜呀!盛出来我怕坏了味道…”陶明丽说完,就有女佣开始上菜。

    夏鸿升看了陶明丽一眼,没有什么情绪,但是面对夏笙笙和慕之远的时候,却是笑容满面。

    “笙笙,我看看你最近都有些瘦了,军训累坏了吧。快多吃点,都晒黑了…”夏鸿升满满都是对夏笙笙的心疼,慕之远也不停地为夏笙笙夹菜,这样的小动作,也是看的夏鸿升极为满意地点头。

    夏家还在吃着饭,这时候,却是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俞盛言这几天一直在查那个男人的信息,但是即使动用了母亲那里的力量,他最后都得不到结果。

    夏婉婉今天又打电话找他了,这次她倒是学聪明了,用了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直接打通了他的手机。

    当时他正在公司里,夏婉婉的电话,他也不能太凶煞地直接挂断。所以他就一直做些他好好先生的形象,听着夏婉婉说话,这说话间,他就是听到了些消息。

    夏婉婉向他哭诉夏笙笙的不是,一边哭着,一边说着夏笙笙在夏家,是多么霸道,多么一手遮天,就是今天,她回家吃个饭,她就被勒令不准回家…

    俞盛言其实很早之前,就知道夏家的住址,但是每次去等人,总归是等不到夏笙笙的人影,而且十次有九次,等来的都是夏婉婉…

    俞盛言心里冷笑?夏笙笙欺负她?欺负她还会整天让她穿的花枝招展,住在夏家无忧无虑?特别是今天他听到夏笙笙回家了,她这才回不去,俞盛言就大致猜测到了答案。

    看来夏笙笙平时,是不住在夏家的。肯定是夏婉婉她们母女,平日里对笙笙欺负了!

    他这样想着,然后看了看周边寥落的行人,这才不动声色挂了电话。

    他在怨愤夏婉婉的时候,他又因为得知了夏笙笙今天在夏家,而莫名的开心…

    门是陶明丽去开的。

    她见来人是俞盛言,一瞬间喜形于色。

    俞盛言她是认识的,前段日子,婉婉还和她骄傲地说起过。这可是俞家的二少爷,他的母亲,也是现在风头极盛的姚家掌权人。

    当时她还夸夏婉婉懂事,找了这样厉害的男朋友。要知道,只要婉婉能将俞盛言死死的抓在手里,那她们母女的好日子,那就是来了啊!

    俞家是什么人家,这可是远远超过夏家,在燕城这片土地上有权有势的大家族!

    ------题外话------

    三鱼今天上架,这1。8万的大更,大家看的爽不爽,哈哈哈。

    前方高能,咳咳,明天有嘿嘿嘿嘿…

    还有今天上架有福利噢,详情请见公告或者评论里的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