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100 信誓旦旦我要他
    “这是给你的,是舒缓的药膏,那哪里觉得酸痛,晚上睡前涂抹一些,明天就会舒服多了。”慕烨承把纸袋给夏笙笙,这都是他让阿花准备的东西。

    夏笙笙有些惊喜,她现在累的都快瘫了,也很担心明天醒过来全身更加的酸痛,现在有了药膏,简直就是解决了她现在最担心的问题。

    “有几盒啊?”夏笙笙也许和慕烨承,也有了专门的相处模式,平时她只要不惹他,他基本都会让着自己的,所以现在她说话,也很胆大。

    “带了三盒,不够我过几天让阿花再给你送来。”慕烨承说着,就是淡淡的笑着,带着宠溺,他对这丫头,基本是有求必应的。

    “那你让花姐过几天再给我带点,要三个人的量。”夏笙笙也是心里惦记朋友的人,有这种好东西,她怎么能自己一个人用,她还得为圆圆和阿楠谋求点福利。

    “好。那你是不是该有所表示,我都这样依着你了…”慕烨承坏心突起,他带着坏笑,点了点自己的脸庞。

    夏笙笙被他这样的动作,也弄得羞红了脸,她自然是知道他的意思的…

    “不要,在宿舍门口,不好。”夏笙笙低着头,脸色更加的红了,嘴上自然是拒绝,带是带着娇嗔。

    慕烨承看着这样鸵鸟一样的夏笙笙,突然觉得好笑,他将她有些湿儒的头发理顺。嘴里也有些叨念。

    “那么大了,还和个小孩子一样。头发还这样乱糟糟的。一点都不好好收拾自己。”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嘴里还含着嘀咕。

    “你再这样叽咕叽咕的,就真的不给么么哒啦!”夏笙笙这样一说,慕烨承却突然变了脸色,脸上带着邪气,这是平日里他没有的表情。

    “你可是答应的,怎么?你的诚意么么哒就是这样?”他眯了眯眼睛,凑的夏笙笙更近了,夏笙笙无奈,只能渐渐地往后下了点腰。

    为了防止夏笙笙一个不稳摔着,慕烨承虽然逗着她,却一只手极为有力的抚着她的腰。

    “你…你别过来了,我亲就是了。”夏笙笙的手,抵着他的胸膛,他的胸口宽阔,切炽热。

    夏笙笙只觉得他的身子很烫手,更是咽了口口水。

    “你站直了。被人看到不好。”夏笙笙反复一句话,头却是低得不能再低了,这慕之远的撩妹水平,简直就是满分。

    慕烨承逗了夏笙笙,自然也是心情大好,他直起身子。顺便也将夏笙笙的身子顺直了。

    “嗯?”他依旧指了指脸颊。夏笙笙贼眉鼠眼地观察了四周,确定是一片寂静,这才踮起脚尖,把他的脖子往下一拉,迅速地一个蜻蜓点水。

    亲完,便是头也不回,匆匆跑回了宿舍,夏笙笙回到床铺上的时候。心情还是久久无法平静。

    好在这么一会的功夫,其他三个人都睡了,夏笙笙现在的一举一动,也没人察觉到不对的地方。

    慕烨承还是傻傻地站在楼下,他脑子里不断回放着夏笙笙落荒而逃的模样,嘴角更是笑的恣意。

    他看了看夏笙笙所在的那间宿舍,灯还亮着,这丫头估计一会也要睡了吧!他抬手看了看时间,也快十点了,再不去找陆羽川,这小子估计一会也得打电话过来催了。

    他刚想转身,却是被相互扶着的金玉和霍燕晴,撞了个满怀。

    霍燕晴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刚想破口大骂,但是在抬头的一刹那,整个人的嘴巴,仿佛冻住了一般。也是久久说不出话来。

    她从未见过如此风华绝代的男人,一身的矜贵,周身的气息带着霸道,一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带着冷淡的眸光,只是这样毫无感情,甚至还带着些许威慑的一眼,霍燕晴就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狂跳!

    慕烨承只是瞥了一眼,便匆匆离去,离开途中,他还用手,拍了拍刚刚被撞到的衬衫。

    刚刚那个女人,满身邋遢的模样,脸上的妆容,更是刷的如同城墙,一身香水味,更是让他觉得刺鼻。

    他脑海中,又是浮现出夏笙笙的模样,不施粉黛,清新脱俗,身体没有这些令人厌恶的香精味道,只留有沐浴露的清新味道,混杂着她淡淡的体香,他一想到夏笙笙,刚刚那种膈应的感觉,就突然消失殆尽,心里也是一阵心旷神怡。

    “金玉,刚刚那个男人,是不是好帅!”霍燕晴已经完全定住了脚步,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突然沉沦。

    “嗯,是很帅。”金玉皱了皱眉头,刚刚那个男朋友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虽然一身的气质极好,但是她还是仔细的想了想,这学校,应该是没有谁,能比得上俞盛言的吧?

    相比之下,她还是觉得,俞盛言更胜一筹,她反而对刚刚的那个男人,没有多大的兴趣!

    “金玉,怎么办,我好像突然间,就喜欢上了,也不知道他是谁。”霍燕晴自言自语。她怔怔地盯着慕烨承离开的方向,久久回不过神。

    “燕晴,我觉得他年纪应该不小了,可能人家都结婚了?!”金玉简直猜的太准,慕烨承确实结婚了,而且老婆,还是她们一个宿舍的。

    霍燕晴听到金玉这样的说辞,瞬间脸就是气白了!

    “我不管,结婚了又怎么样,我喜欢他,我家那么有钱,他结婚了也得离婚!我一定要他!”霍燕晴说得信誓旦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