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070 如同花朵的枯萎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身青紫色的痕迹,她一下子,就对着镜子流下了眼泪!她缓缓的蹲下身体,把自己抱作一团,哪怕身体里有羞耻的东西流下来,她都无动于衷。

    从小到大,她第一次觉得那么难过,没有妈妈她不难过,小时候被陶明丽母女欺负她不难过,爸爸很忙没有空陪她,她也不难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她觉得那么委屈。

    她躲在角落里哭,打开卫生间的花洒,任由水撒在身上,水和眼泪混合在一起,她在卫生间里,整整呆了半个多个小时。

    直到她慢慢回过神来,这才吸了吸气。扬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夏笙笙,生活还是要继续,再怎么哭也终究没有用。既然你那么讨厌他,那就快点强大起来吧,终究一天,你会有能力保护夏家,也会离开他的…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和泪,甩了甩头发,起身。

    对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怀上他的孩子,她踏着坚定的步伐,出了卫生间,然后来到她当初藏药的地方,掏了好一会,才把药给掏了出来,没有水的润泽,她直接就把药吞了下去,一阵阵的苦意不过如此,终究是苦不过心里的。

    但是夏笙笙千算万算,终究算不到她的药早就出了问题。

    夏笙笙收拾好,再看看镜子中的自己,明明是十八岁的年华,却一夜之间,变得憔悴,如同花朵的枯萎。

    今天她为了遮吻痕,专门找了一件长袖的衣服,这在那么热的夏天来说,走出去确实让人觉得奇怪,但是如今的她,没有其他办法。

    她想,能遮住表面上的羞辱,终究遮盖不到她的心吧?她被慕之远狠狠的伤了…

    “风吹呀吹呀,我的骄傲放纵…”夏笙笙有些机械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顾圆圆。

    “喂…圆圆…”她有气无力,也不想伪装自己的情绪了。

    “笙笙,你怎么啦?怎么听着心情不好?噢对了,说正事呢…笙笙,这都九点了,你怎么还没来啊,我快在校门口等了你一个小时了!”顾圆圆噼里啪啦说了一大串,试图想要转移夏笙笙的注意力,她的情绪,她何尝听不出?她只能用自己的办法,去缓解她的难过。

    “噢…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很快的,外面很热,你别等我了,你先去办入学吧…”夏笙笙低下头,若有所思。

    “圆圆…我想住校。”她突然低低地说了这样一句,也让顾圆圆心头一惊。

    夏笙笙在夏家被宝贝的程度,都是有目共睹的,怎么突然想住校?

    “笙笙,你今天很奇怪啊…怎么突然想住校,你爸不是想你住家里的嘛?”顾圆圆在电话另一头,也是扣着指甲,满脸疑惑。

    “嗯…就是突然想住了。”夏笙笙很低落,但是她想了想,还是不想把真相告诉顾圆圆,她一个人已经够难过了,就算告诉她的好朋友,也只是让她们陪着自己难过而已,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你想住随时可以啊!反正刚刚入学,一定会给你分配宿舍的,你缴好费用,留个床位在那里,以后可以随便走读,也方便。”顾圆圆思逞了片刻,提出了建议。

    “嗯。我准备出门了,先不讲了。一会到了学校具体说…”夏笙笙边一拐一拐地下楼,边和顾圆圆道别,有些事情,电话里也处理不清楚。

    “好的,笙笙你开车小心点啊,我看你今天有心事,别向上次那样撞车了!”顾圆圆提醒道,听着夏笙笙这个语气,她还真的有的不放心。

    “放心吧,我没事。”她的嘴角,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一夜冷下来的心,也被温暖了不少。

    刚挂了电话,阿花就眼疾手快地看到了在下楼的夏笙笙。赶紧上来搀扶了一把。

    “小夫人你起了…快下来吃早餐吧。”阿花的眼里,多少带着点怜惜,夏笙笙算起来,也还只是个大孩子而已,少爷昨晚确实过分了。

    她光听那么些动静,就可以猜想其中发生了什么腥风血雨了…

    “花姐,早…”夏笙笙低声应了一下。

    李婶终究是过来人,看到这样的夏笙笙,她也是心疼的。

    “少夫人,你以后,多依着少爷些,少爷有时候脾气会不大好…”李婶语气慢慢的,也是低低的。也是善意的提醒,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只留阿花一个人在忙活。

    夏笙笙朝着李婶点了点头,算是知道她的好意。

    确实,她昨晚见识了慕之远的癫狂,简直是太恐怖了,现在回想起来,她都害怕地再次打了个激灵。

    “小夫人,李婶的话你的听着,不然以后吃亏的是你…少爷这个人…”阿花欲言又止,也是语重心长,她们在慕家那么多年,自然知道慕烨承的真实脾气,不过一直以来,少爷在夏笙笙面前,是不断地隐藏自己罢了。

    “哎呀,不说了不说了,小夫人快来吃早餐吧。哎…”阿花叹了口气,把所有准备好的东西,都一股脑地推到夏笙笙的面前。

    “花姐,谢谢你…”夏笙笙的眼里隐约有水色。慕家除了慕之远,其他人真的对她很好…

    “谢什么,小夫人,这你拿着,这可是我家的好宝贝,我父亲传给我的,有什么跌打损伤的淤青啦,一擦保准好…”阿花丛袋子里掏出一瓶药膏,说得很是隐晦。

    她是武师的女儿,从小就学武的,后来大了,就去慕家做了女保镖,这几年嫁人生了孩子,这才让她的气质收敛了一些,不再一天到晚打打杀杀的。

    但是这么多年来,这家传的药膏,她却一直备在身边的。今天就派上了用场。

    毕竟夏笙笙大多数伤口,用脚趾头猜猜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被遮住了,但是多少还是有一些,逃不过常人的眼睛的。

    相爱的人在一起,这弄出来的痕迹叫爱痕。但是这些恐怖的痕迹,显然就是相杀出来的惨烈样子,这样的痕迹,应该得算是家暴了…

    夏笙笙一瞬间的羞辱的感觉都是涌上心头,但是她还是咬了咬牙,接下了花姐塞给她的药膏,她真的不想再出去丢人了…

    ------题外话------

    哎呀,今天一个下午都在坐车走路坐车走路的…感觉自己被掏空,累成瘫巴不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