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069 你这辈子也!休!想!
    “夏笙笙,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几号结婚的?”慕烨承突然停下,怔怔地盯着在反抗的夏笙笙,突然冒出这样一句。

    夏笙笙也是一瞬间愣住,他们是几号结婚的?这个她还真的不知道!当时对这个婚姻,也是没有什么期待,她当然是不知道。

    她的眼神有些闪躲,心里也是蓦然愧疚,确实是她的错,夫妻之间的结婚日,她都不知道。

    慕烨承就这样看着她,一秒,两秒…十秒,一分钟,终究是等不来答案。

    “呵呵,我就知道你心里,终究没有过我!”他的语气一瞬间的寥落,但是下一秒,他的力道再次袭来。

    “即使你不爱我,你也一辈子是我的女人!”慕烨承吼完,夏笙笙已经被这样癫狂的他吓到,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应。

    “你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的!”他在她的耳边呢喃,偏执带着咒怨,是啊,他爱上了,就不会再变了!

    “慕之远你滚啊!别碰我,你答应过我的!”他的啃咬很厉害,让她的皮肤已经泛起了红色,因为皮肤的透白,更是衬的血管里的血液,在下一秒就要喷涌而出一般!

    她眼角的泪一滴又一滴,都是滴落在身下的被自己,但是不管她如何挣扎,如何反抗,慕烨承都是置若罔闻,在她身上为所欲为!

    “答应你?答应过你又怎么样?老子不想遵守承诺了!你和别的男人巧笑嫣然,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点点好脸色?夏笙笙…我那么爱你…”从一开始的痴狂,到后来无奈地低吟。

    夏笙笙只觉得脖颈处冰冰凉凉的,她惊恐的别过头,却是看到他的脸上,带着水色,他哭了…

    夏笙笙心头一震,饶是慕之远如此霸道如厮,居然会落泪。她心里很乱,也根本看不清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她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他们两个不过是从"yi ye qing",后来演变的为家族利益而已,但是如今,慕之远的反应举动,终究让她心里涩涩。

    “慕之远,你起来好不好…你这样弄疼我了!”夏笙笙语气软了些,试图想让慕烨承放弃对她现在实施的想法,但是盛怒中的他,终究会把她话中的每一次拒绝,放大无数倍!

    “夏笙笙,你到现在还不肯我碰你?你是我的老婆。你记住,不想夏家和你爸你妹他们就此玩完,就乖乖的配合我!”他咬牙,能清晰地听到磨牙的声音。

    “慕之远,你除了会用夏家的人威胁我,你还会什么?”慕烨承的话,不经过头脑的思考,但是这样的话,在夏笙笙听来,心里又是一痛!

    眼前这个男人,一次次的,只会用夏家去威胁她!她看不透自己的心了,越来越多的纠杂!

    “对!我只要用夏家威胁你,就够了!”说完,他也不再废话,一把,就是撕开了夏笙笙今天穿的纱裙给撕了个粉碎!

    “慕之远!我和你拼了!”她竭力反抗,如今的她,没有如同之前的被酒精催化,也没有浓情蜜意,更是因为慕烨承之前的话,头脑异常清醒。

    彼此只有厌恶与恨意,且互相纠缠。

    夏笙笙一口狠狠地咬上他的脖颈,慕烨承也不甘示弱,一直手控制住夏笙笙。

    而另一只手,也是凶狠地在其身上,为非作歹。

    满身的屈辱感,让夏笙笙的牙咬得更紧,直到她看到慕之远的肩膀出了血,都不愿意松开。

    而慕烨承也继续不停动作,直接就是将她的小裤扒开,夏笙笙绝望地闭起了眼睛,嘴角还挂了他肩膀上的血液,她知道,今晚是逃不过了!

    慕烨承看着夏笙笙一副死鱼模样,直接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他!

    “夏笙笙,你看着,在你身上的人,是我!也永远只会是我!”说完。便是不再温柔,暴戾且凶狠。没有一丝丝的温柔。

    夏笙笙只觉得浑身痛到蜷缩起来,比起之前醉酒后的那次都要疼,她想要弓起身子,可是去根本没有办法。夏笙笙只能死死咬住嘴唇,任由他的动作,尽可能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的声音,她痛得想要尖叫,但是她不能,她不想让自己更加地屈辱。

    “夏笙笙,呵呵...是不是觉得我很过分?对啊,我就是这样!你对你的修文哥哥那么热情,为什么就不能对我这样?啊?为什么?”他不断地嘶吼,动作更是凶狠。

    夏笙笙猛然睁开双眼,眼里都是恨恨的色彩!

    “你和修文哥哥根本没法比,你永远比不过他,修文哥哥永远不会这样对我!”夏笙笙直接吼出这样一句,这样刺激的一句话,更是让他仅有的怜惜,都消失殆尽,留下的,无疑是场狂风骤雨。

    夏笙笙的额头上都开始冒出细细的汗,是疼的!

    “好啊!我不如你的修文哥哥!你的修文哥哥再好,你这辈子,也!休!想!”他一字一句。带着嫉妒。

    夜里的狂,没有感情,只有惨白。

    慕烨承结束了以后,便直接起身去洗了澡,然后去了书房,对夏笙笙似乎毫无留恋。

    她眼睛毫无焦距,就这样空洞地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两人皆是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大早,阿花和李嫂也都是默默地低着头做着事情,昨天晚上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她们也是知道,今天的气氛,很诡异,便不再多话。

    慕烨承只是例行公事,下楼吃了个早餐,阿标在他吃早餐的时候,就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吃完,他就直接去了公司,头都没回一下。也根本没有提起夏笙笙一句。

    夏笙笙的手机闹钟响起,她只是淡淡地拿过了床头的手机,然后关闭了闹钟。

    一夜没有睡,她的脸色铁青。

    夏笙笙撑起酸痛的身体起身。一路上颠颠簸簸地走到卫生间。

    ------题外话------

    呜呜呜呜,编辑求求你让我过吧,我的小车再也不敢这样开了。我错了,我下次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