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068 慕之远你起来,你压到我了
    好啊夏笙笙!不仅骗人说出去约了顾圆圆,其实约了个野男人,现在还明目张胆地让人送回来!呵呵,夏笙笙,你真的很可以!

    慕烨承的手,在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让阿花处理过了,雪白的绷带缠绕在手上,却是因为他愤怒地攥手,再次地渗出了血,他却不直觉任何痛楚!

    确实,终究不过他心里来的痛。

    夏笙笙蹑手蹑脚地进了别墅的院子,看到整栋别墅里黑乎乎的,这才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大家都睡了,看样子慕之远也没有回来。

    其实慕烨承在半路的时候,直接把他那辆砸坏的车,停在了路边。后来打了个电话,是叫阿标送回来的,所以夏笙笙路过车库的时候,这才是没有看到他的车子。

    慕烨承喝了很多酒,满身的酒气。就这样站在窗台边上,看着夏笙笙的一举一动,好笑又好气。

    为什么这丫头的一举一动,总会牵动着他的情绪,明明自己对她刚刚和那个男人的约会那么介意,但是看到她贼眉鼠眼的小模样,终究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夏笙笙摸着黑爬上楼,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她却是闻到了一阵浓烈的酒味。她的眉头皱了起来,难道是之前花姐不小心打扫的时候,撒了酒精?

    因为慕之远洁癖的问题,慕家别墅所有地方,平时的清洁打扫,都会用一些酒精消毒的。

    所以此时的夏笙笙闻到这股浓烈的酒味,也没有往别的地方想。

    她轻轻拧动手把,尽可能地放轻动作。

    “咔哒。”门被打开,夏笙笙眉头皱的更紧了,她所到之处,都能踢到一些瓶瓶罐罐,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的夜间视力并不是很好,所以那么久了,都没有发现床上竟然躺着一个人,而慕烨承则是撑着头,看夏笙笙那一脸纠结的模样。

    终于摸到了床头灯。“啪”一瞬间房间被点亮,当她刚准备往床上坐去时,那一个别头,就是看到了慕之远!

    “你怎么在家?”夏笙笙的语气带着些许惊慌,都快十一点了,她这个点回来,显然又被逮个正着。

    本来心情被平复一些的慕烨承。听到夏笙笙这样一句,一瞬间就是火气上来了!

    “怎么?这是我家,我们的房间,还不允许我进来了?”也许是喝了酒,慕烨承的情绪暴露无疑,他的语气带着些许威胁,让夏笙笙不由地有些惧怕,随之缩了缩脖子。

    “没有没有…就是你回来怎么都不说一声啊…看我今天和圆圆出去逛书店把时间都给忘了。”夏笙笙无疑就是在欲盖弥彰。

    慕烨承的眼睛,危险的眯起…呵呵?这是在骗他?

    “你真的只是和顾圆圆逛了书店?”他带着质问。让夏笙笙的心里,咯噔一下,瞬间就是慌乱了。

    她从小就不擅长说谎。听到这样被质疑的语气,她多少有些紧张。

    “对啊!就是和圆圆。顺便我们还吃了个饭回来的。今天吃的鱼和虾,都是我爱吃的…”她这样一说,慕烨承的脸,更是沉的不能再沉。

    “夏笙笙。我再问你,真的是和顾圆圆?”最后一遍的质问,多少带上了警告。

    夏笙笙只觉得自己背上已经紧张地出了汗。

    但是一想到慕之远这小气吧啦的性格,到时候打死疯来,她还真的是吃不消。所以只有一秒钟的惧怕,夏笙笙便给自己再次壮了壮胆,她还是决定。把谎话说到底!

    “对啊!就是和圆圆。花姐也知道的!你不信问花姐…”她梗了梗脖子,毕竟是心虚的,说完便是想起身去卫生间。一举一动都带着逃避的意味。

    唉呀妈呀,和慕之远这个死变态对质真的是太压抑了!夏笙笙欲哭无泪,现在只想躲进卫生间做一个鸵鸟,反正能躲多久是多久!

    “夏笙笙你打算去哪里?怎么?谎话说不下去了?”慕烨承的力气很大,一把便拉住了想要起身的她。她一个趔趄,直接摔到了床上。

    她吧拉着被拽着的手臂,挣扎着起身,脸色微微有些生气的红晕,眼睛直接就是对着床上的慕烨承一瞪。

    “慕之远你干嘛?我哪里说谎话了?你松手呀,你弄疼了我了!”夏笙笙现在心里急得要命,看样子自己的谎话已经是被戳穿了。她低着头,眼睛躲开他的视线。

    “怎么,心虚了?”慕烨承嘲讽一笑,他都说的这样了,这丫头还在说谎,那个男人究竟是谁,有那么大的魅力让她一次次的维护着?

    “慕之远你干嘛!我怎么可能心虚,我正常的人际交往怎么了?倒是你!一天到晚没事找事!”夏笙笙眼眶有些微红,被慕之远拽着的手还没有被松开,她已经很痛了!

    “现在遮不住了?说实话了?正常人际交往,你的正常交往就是孤男寡女的相处到现在才回来?夏笙笙,麻烦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是不是不太清楚,你已经结婚了?!”慕烨承控制不住自己心头的怒火,一句话带着低吼,夏笙笙本就被他拽在床上,如今他恐怖的气息笼罩,更是让她无处可逃!

    “慕之远你发什么疯,我不过是和修文哥哥吃个饭而已,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吃个饭怎么啦!你那么变态还有理了?”夏笙笙撑着身子,眼泪已经溢了出来。她真的觉得好委屈,亏得她一路上心里都是提心吊胆的,就怕他生气。

    “呵,修文哥哥?叫的那么亲热,怎么?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夏笙笙我警告你,就算是再怎么的青梅竹马,我也让那青梅烂在院子里,那竹马,我就把他生生折断!”慕烨承一个发狠,直接栖身而上,把夏笙笙压地严严实实!吻,不带任何温柔,就是如此狂烈霸道。

    “呜呜呜…慕之远你起来!你压到我了!”夏笙笙努力地别着脸,想要挣脱,如今心里,是真的恐惧了!慕之远的一举一动,粗暴中带着占有,更是让她毫无办法。

    ------题外话------

    因为三鱼昨天结束了我的假期,所以昨天一个下午和晚上,都是在飞机上度过的。

    回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了,审文编辑都下班了,所以没有及时上传,希望大家多多谅解。

    爱你们呦,摸摸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