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052 她的画中人
    阿花曾经学过护理,水平也是蛮好的,都不用袁兆动手,就已经自觉地帮夏笙笙吊起了水。

    “袁医生,这样可以了吗?”阿花有些忐忑,毕竟在专业医生面前,她还是要问一下的。

    “阿花你的水平越来越好了。”袁兆轻笑,阿花被夸奖,也有些不好意思,默默地收拾好东西,退出了房间。

    “回去给你开一点药,你让阿标去我家拿就好了,阿花的水平挺好的,护理什么的,完全可以放心,你也别太担心了。”袁兆说完,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撤。

    “等等…”慕烨承却是直接叫住了他,袁兆有些好奇,这病都看完了,怎么还不让他走的?

    “有没有什么药,看起来和避孕药的包装,差不多的?”慕烨承说完,袁兆也是一脸讶异,然后只有几秒,就知道了其中深意,他意味深长地朝着床上的夏笙笙看了一眼。

    “你家这位用的什么药,给我拍个图,我帮你做一个一模一样的…补品,保证以假乱真!”袁兆一脸坏笑。

    “好,晚点发给你。”慕烨承说完,便是不再理袁兆了。

    现在夏笙笙处于昏迷状态,他们的交流,她根本就是不知道的。所以这才让两人的对话,如此肆无忌惮。

    慕烨承就这样,一直坐在床边,牵着夏笙笙的手,时不时还要去摸摸她的额头,一直到过去了半天,夏笙笙退了烧,他才算放心点。

    “少爷…这里就交给我好了,夫人我可以照顾的,阿标在楼下等了您好几个小时了,看来是有急事呀!”阿花站在床边,一脸纠结。

    少爷真的是太宝贝少夫人了。为了守着少夫人,大半天没有处理公事,阿标也是一直那么急的在等他。

    “嗯…”慕烨承沉默许久,终究闷闷地应了一声。

    “她醒了打电话告诉我。”慕烨承起身,这才依依不舍地看了她一眼,离开了房间。

    阿标带来的事情,果然比较棘手,两个人才是交谈了几句,他们便又是开车离开了。

    夏笙笙只觉得自己昏昏沉沉的,一直不能清醒,一开始,还有一双手,一直温柔地抚摸她的额头,牵着她的小手,但是到后来,这手,突然就没有了!让本来昏沉的她,难免有点失落。她醒来的时候,天都是傍晚了。

    因为考虑到夏笙笙身体的原因,阿花炖了些补粥。

    夏笙笙有点吃力的爬起来,刚坐直了身体,阿花也是端着粥进来了。

    “少夫人,你醒了啊!少爷很担心你呀!”阿花很开心,虽然夏笙笙还是有点虚弱,但是情况比早上,好了不少,她急急忙忙地拨通了慕烨承的电话。

    “喂…少爷呀,是我,阿花,少夫人醒了…嗯,情况还不错,啊?暂时不能回来啊…噢,好,我让少夫人先吃了了,好的,少爷再见…”阿花打了电话,有些无奈。少爷应该是被事情缠身了,这才回不来的。

    “少夫人,咱们先喝些粥好好休息,少爷今天不回来了。”阿花说完,便开始忙忙碌碌。

    夏笙笙盯着这样忙碌的身影,突然有些迷茫,慕之远不回来,是她求之不得的事情,怎么今天的她,听到这样的结果,莫名有点失落。

    她捏了捏自己的脸颊,肯定是发烧烧傻了,她怎么会对慕之远这个变态,有什么期待?

    夏笙笙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这才开开心心地端起阿花煲的粥,吃得心满意足。

    晚上一个人,夏笙笙有些无聊,阿花把她料理得很好,身体恢复迅猛。

    虽然下午的时候,阿标因为和慕烨承太忙,也没去有袁绍那里拿药,但是慕烨承还是派了另一个人去拿了。

    夏笙笙休息了一天,晚上的精神,也是特别的好!

    平时这个时候,可是她和慕之远的斗嘴时间啊,今天没斗嘴的,她有点不习惯呢!

    她打了个哆嗦,果然,万恶的习惯,到后来,就会养成一种依赖。

    夏笙笙百无聊赖,下床拿了自己的画本,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她就喜欢画东西。今天画什么呢?她咬着笔杆?在思考,突然灵光一闪,画慕之远吧!

    夏笙笙从来不会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能萌生出这样的念头,本来是让她极为讨厌的人。如今,似乎也是在慢慢接受了吧。

    画好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一点了,夏笙笙看了看手机,有些失望,怎么还没回来?

    不过没有多想,这种情绪,终究是短暂的,她伸了个懒腰,把画本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窝进软软的被窝里,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慕烨承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因为一些特殊的事情,他本来今天十有八九,是回不来的。但是他自从接了阿花的电话,就一直惦记着这丫头,这才快马加鞭地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半夜赶了回来。

    慕氏刚在燕城落脚,一大堆的事情,他揉了揉太阳穴,确实有些累了。

    慕烨承尽量,让自己的脚步放低声音。去浴室冲了把澡,这才准备上床。但是他就是这样一瞥,便是看到了夏笙笙放在床头柜上的画本。

    他有些兴趣,想来也不是什么特别隐私的秘密,于是,便是翻开了画本。

    慕烨承一张张的翻阅,眼里都是骄傲欣慰,也许自己的小妻子如此优秀,他也是极为开心的。

    他津津有味,欣赏着属于她的天赋。当他翻到最后一页时,却是惊呆了!

    那张画,栩栩如生,虽然只是一张侧影,却也是让他立马知晓,画中人,是他!

    慕烨承如今,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是感动吗?欣喜吗?激动吗?也许都是有的!

    他没想到,小丫头,居然会画他!二十八年来冰山一般的男人,第一次觉得,他的山,在慢慢化开。

    何意百炼钢,终究敌不过绕指柔。

    他就是那个钢,而那个柔,便注定是她,夏笙笙。

    他盯着这张画,看了良久,越看越喜欢,于是便是拿出了手机,拍了张照片,保存。

    ------题外话------

    “嗯~老婆,你帮伦家画得那么好看,伦家好羞涩啊~”某闷骚男捂脸羞涩。

    “你想多了,我手痒,单纯练笔…”某笙无语…怎么有那么厚颜无耻之人!

    “别嘛别嘛…老婆,你是不是…其实已经暗恋人家好久了~”眼里波光潋滟,就是想靠美色,套某笙的话。

    “没有的事…!”某笙死不承认。

    “老婆~嗯~”某男咬唇,还要眨眨眼。

    “慕之远,老实回答我,你是不是娘炮?”某笙一本正经。

    ……什么娘炮?他明明风华绝代,英俊潇洒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