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笙笙闭着眼睛,有点不敢看,死变态,就不会打点泡泡遮一下?就这样她很辣眼睛啊!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没见过。”慕烨承有点想笑。夏笙笙毕竟还是个十八岁的姑娘,也就只有和慕烨承有过那两次的经历,之前可是纯洁的像白纸一样,一时半会会害羞,慕烨承也是理解的。不过他现在,就是忍不住想要逗她。

    夏笙笙简直快被逼疯了啊!这世界上,怎么可以有像慕之远这样的厚颜无耻之人啊!流氓不说,还变态,如今又加了一项,不要脸!

    “你的恶趣味,我接受不了!我对暴露狂哦。一向没什么好感,怕长针眼!”夏笙笙闭着眼睛低着头,不知道到底要干嘛,只能和慕之远斗嘴!

    “我是你老公…”

    “可我不想看。”

    “其实你能看!”

    “我就是不看!”

    两人一来一往,慕之远有病吧?怎么满脑子要她去看他的裸体?

    “帮我捏捏肩膀,最近有点累了。”也许是泡了热水,慕烨承如今的声音有点沙哑,听起来十分地勾人!

    “这不是按摩浴缸嘛?”不得不说,夏笙笙也是被慕之远的声音撩到,但是她还是得坚守底线,不然一会再有点肢体触碰,她怕她吃不消啊!

    “夏笙笙你在害羞什么?”慕烨承歪过头,怔怔地看着她。

    虽然夏笙笙闭着眼,但是对方的视线太灼热,她还是有所察觉。

    “慕之远,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这样变态啊?男女授受不亲好不好!”

    “可是我们已经结婚了。”

    “那就相敬如宾啊!”跟慕之远这种变态交流真的很累。

    “可是笙笙,你是我的妻子,我只想回来的时候,妻子能够陪陪我,帮我捏捏肩。”慕烨承一瞬间有些失落,他从来没有想到,哪一天,单相思这种囧态,会落在他身上。

    夏笙笙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毕竟他也是帮了他们夏家的人,本来拿她的婚姻来换,就是理所当然,婚内的这些,也都是她的义务。

    她咬着嘴唇,思考了一会,仿佛鼓起了极大的勇气,偷偷睁开一点点眼睛,然后再次开始挪动她的小碎步。

    不就是捏个肩嘛?要是真的把她自己先捏吃不消了,她会看不起自己的,然而,最后的结果,就是夏笙笙一辈子,都要看不起自己了!

    看着夏笙笙的动作,慕烨承心中,终于算是舒坦了一些。至少这小丫头,也不是对他完全的无情。

    算起捏肩,夏笙笙也是个老手了,平日里她也经常,去爸爸的公司帮爸爸按摩按摩的,所以她的手法,也算得上是蛮好的。

    “嗯,再重一点。肩膀有点酸。”慕烨承闭着眼,享受着这短暂的时光,难得两个人没有斗嘴,如今一室岁月静好,他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随着时间的推移,夏笙笙也没有之前那么害羞了,已经偷偷地睁开了眼,只是某些不该看的地方,她还是禁止自己去瞄的,只是例行公事地,盯着慕之远的肩膀。

    “好了吧,都捏了好久了,你不是要洗澡…”夏笙笙嘴里嘀咕着,她捏了很久了啊,她的手都累死了!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她的手,便是被慕烨承紧紧的抓住,一个用力猛拉,夏笙笙一个没站稳,便是直直地跌进了水里!

    慕家总归是财大气粗的,就连按摩浴缸,也是两人份的!

    这时的夏笙笙,才是清楚的意识到!她绝逼是掉进了狼窝啊!这慕之远肯定就是做好了打算!让她跳坑的!

    夏笙笙再后悔也没有用,只能随着身体的惯性,直接栽进了水里,溅起一室的水花。

    现在本来就是夏季,夏笙笙穿的也少,雪纺的纯白连衣裙,在沾了水之后,便是如同透明一般,紧紧地贴合在她的身体上!

    夏笙笙现在又羞又愤!真的好想撸起一巴掌,就把慕之远呼死啊!但是,她现在还是有机智的,紧紧地抱着胸前的春色,不让自己走光。

    今天她是穿了一整套粉色的内衣,如今再被湿哒哒的白色雪纺一衬,那粉红色,明显的不得了!

    “慕之远,你变态啊!”夏笙笙现在真的是气的不行,但是她不愿意闭嘴,她得发泄一下。

    “遮什么遮,又不是没看过,那么一点点的东西…”慕烨承说得无所谓,这一句,又是让夏笙笙气炸了!

    什么叫“那么一点点”?虽然她的胸不是特别傲人,但是也是在b里面最大的了好不好,再努力一下,她就是人人羡慕的c了好不好!

    夏笙笙气的胸脯不断上下浮动,那粉色的内衣,随着她的喘气,也是若隐若现了。

    慕烨承的眸子深处,有一点点红色。他看了看夏笙笙如今的姿势,怕是这丫头自己都没有意识过来吧!

    夏笙笙有些别扭,她还是有点怕水的,所以一跌进来的时候,她便是用最快的速度,撑起了身子,坐了起来,然而,她根本没意识到,她现在,却是坐在了某个人的身上。

    她还是不断地捂着自己,浴室里的尴尬,让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慕烨承怔怔地盯着夏笙笙,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在躁动不安,都在往一个方向涌。

    夏笙笙坐着坐着,就觉得不太对了,什么东西?怎么越坐越硬?本来刚刚坐着她还挺舒服的,想说这按摩浴缸就是好,一点都不咯屁股,但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她只觉得她有点坐不住了喂!

    她还是没意识到,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为了缓解小屁屁的不适,她还是扭了两下,想找个舒服点的姿势。

    “别动!”慕烨承的声音,不同于之前因为热气而生出的沙哑,现在的他,语气低沉黯隐,让人觉得危险。

    夏笙笙果然被吓到了,她对慕之远,还是带有恐惧的。不自觉地,屁股又是挪动了几下。有点后知后觉!

    “叫你别动!”美人在怀,哪里有坐怀不乱的道理,还是面对一个他喜欢的美人,他自然,得乱了!

    慕烨承的双臂十分有力,就是这样一撑,他便从之前平躺的姿势,变成了和夏笙笙一般。两人平视!

    ------题外话------

    “夏笙笙!我就那么辣眼睛?”

    “对!超级辣!”

    “那我看你欣赏的蛮开心啊!都送上门了!”

    “你个猥琐货!给我滚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