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028 叫老公,老公带你开车
    一个wen,饱含热烈。夏笙笙毫无反抗之力,随意地让慕烨承得逞!他的舌尖是凉的,给了夏笙笙无尽地慰/藉!

    慕烨承的手,早就开始闲不住了,从下至上的轻抚,更是让夏笙笙的身体阵阵战栗!虽然只有在一起一夜,但是他很了解她的身体!

    两个人互相纠缠,依依不舍!慕烨承一边wen,一边带着她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衣物在行走的过程中,一件件地掉落。慕烨承一手抱着夏笙笙,一手打开浴室的水龙头,调着水温。

    彼此坦/诚相对,慕烨承看着夏笙笙,眼睛里只有她!他感觉自己的心跳,从未如此快过,夏笙笙赤果地坐在浴缸边,慕烨承嘴角一勾,他的大手,直接覆/上了她的柔/软!

    “嗯…疼…”慕烨承的手劲有点大,惹得夏笙笙不快。

    “宝贝,乖!叫老公!”慕烨承一边使坏,还在一边哄骗,对他而言,今夜开始,他就是她的夫!

    “不要…脑公是什么?能吃吗?”夏笙笙嘟着嘴,语气有点淘气,她现在根本就是云里雾里,什么都不知道。

    慕烨承看着这样的夏笙笙,他却是更爱了,这样的丫头,可爱极了!

    “叫老公,老公就给你奖励!”慕烨承觉得自己果然是从奸商一路走过来的,坑蒙拐骗的能力,不知道比夏笙笙厉害多少呀!

    “什么奖励!不好的不要!”夏笙笙依旧不知所以,小脸一别,眼前这幅春/色/撩/人,然后配着这表情,慕烨承的猛,早就已经直起!

    “叫老公,老公就给我们笙笙做飞车,去看天上的云!”慕烨承说的别有深意。

    他的手,不断地摸着夏笙笙的脸蛋,深情地看着她!

    “唔…真的吗?真的可以坐车车,去天上看云嘛?可是伦家坐灰机也能看呀!”夏笙笙觉得自己聪明极了,对呀,还有灰机呀!她又开始傻嘿嘿的笑了起来!

    “嗯…好,老公带你坐灰机!”夏笙笙shun吸着手指,一脸茫然,看样子在思考,但是现在的她,哪里还有脑子!

    一步一步,慕烨承盯着夏笙笙,显然地,她要入坑了!

    “脑公~”夏笙笙本来就是被捧着长大的小公举,平日里和她爸爸撒娇的本事厉害着呢,今天只是这样一叫慕烨承,他只觉得,他的骨头都酥了!

    他已经忍不住了。一手拖起夏笙笙,让她的腿,挂在他的腰间。一如他们初遇时。

    花洒的水,不冷不热,就如此冲刷在两个人的身上。

    他的猛,对准她的秘。早就蓄势待发!

    “痛呀!”终究这还只是他们第二次在一起,所以夏笙笙还是吃不消慕烨承。

    她像个小野猫,疼的时候无处发泄,就用她那根本不算指甲的指甲,在慕烨承的后背,挠呀挠!

    “说你爱我!”慕烨承紧紧扣住她。如今他的躯/体,是满足的。但是,他更想,得到她的心!

    “嗯…你走开,走开,好痛呜呜呜…”夏笙笙呜咽着,慕烨承却依旧没有停下动作,只是稍微地轻柔了些!

    他对这个丫头,该死的沉迷。

    “乖,说你爱我,我就走开!”慕烨承永远是大灰狼,说话永远不能信,但是奈何夏笙笙永远是小红帽,斗不过大灰狼呀!

    “我爱你,爱你…”断断续续,慕烨承听到如此,却是更加亢奋,深/浅/浮/沉。夏笙笙也从之前的痛的嗷嗷,慢慢转为欲的轻/吟。

    两人从浴室到房间,慕烨承觉得,一夜的时间,根本不够他用的!夏笙笙早就晕了过去,累成了傻逼!

    第二天一早,慕烨承就是精神抖擞地下楼吃早饭了,夏笙笙睡得很沉,根本没知觉了!不过,不是她不想醒啊,是她根本醒不过来喂!

    慕之远这个禽/兽!到快天亮了,才放过她!虽然夏笙笙昨晚喝了点酒,前半夜的晕晕乎乎的,但是后半夜的时候,她就已经算是恢复了神智。

    当看到那个对她肆无忌惮的人,她真的气的想咬舌自尽了喂!她究竟又干了啥!?但是饶是她再怎么反抗,慕之远又怎么会让她如意?

    何况经过半夜的摧,残,她早就脱力了,根本没有能力反抗了,何况…说起来也是羞涩,她竟然还有点不自觉地沉迷其中!事后想想,夏笙笙真的想一头撞死自己呀!

    慕家一众人看着慕烨承独自一人下楼,都是一副“我懂的”的表情,慕烨承满面春风,也是一点都不尴尬!

    “之远啊!昨天笙笙这丫头太累了吧!妈给笙笙炖了点补汤,快快快,带着锅都给端上去,让我们的宝贝笙笙呀,一醒过来就能喝上热腾腾的补汤!”蒋芸笑的有点猥琐了。那眼神瞟呀瞟的,时不时还捂嘴偷笑,看来她的乖孙孙离她不远咯!

    “咳咳…小芸呀!虽然之远身体好,但是你也不能只顾着笙笙,快!给之远也去炖一锅!”慕烨承的父亲如是说着,虽然表情严肃,但是话里有话呀!

    蒋芸白了他一眼,看来这死老头子,比自己还心急!根本就是把儿子当铁打的了!不过她白归白,但是还是觉得,孙子更重要!所以一个转身,又是进了厨房,开始料理慕烨承的“十全大补汤”!

    夏笙笙睡到快要吃饭才醒,看了眼时间,她差点没有直接炸了!这都快十一点了啊!谁能告诉她!她到底在做什么啊!

    在公婆家里就睡到那么晚,她现在心里都是无边的忐忑加罪恶感啊!都怪慕之远那个变态呀!神经病呀他!体力用不完他可以去搬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