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零五章 主母威严(2)
    四周死寂一片,除开道灵荺身后的那些天族战士,其他的所有天族家主、长老、各族的族人们,还有他们的附庸族群中有资格站在这片灵云上值岗放哨的天修们,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匍匐在地上纹丝不动。

    他们就好像死人一样,关闭了五感六识,拒绝了外界传来的任何声音。

    现在就算是在他们身上砍上十七八刀,他们也绝对不会动弹分毫,更不会发出半点儿声音。

    要命了,真是要命了,天也,怎么会让他们碰到这种要命的事情紫阀的主母和紫阀的大小姐正面怼上了,真正是要命了!

    珞儿小嘴微微一撇,风轻云淡的朝道灵荺丢了一个冷笑过去。

    “敢问,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凭什么管我的事情?”珞儿骄傲的昂起了脖子,下巴微微挑起,一副骄傲不可一世,犹如高傲天鹅一般的姿态油然而生:“你,有什么权利管我?”

    “我是……”道灵荺想要再次强调自己的身份。

    “你不是紫阀的主母!”珞儿飞快的打断了道灵荺的话,抢过了她的话头:“你不配,我说过了。紫阀的主母只有一个人,只有我的母亲,也只能是我的母亲。至于你么,呵……”

    眯了眯眼,珞儿在外疯跑,在市井中厮混的学习成果在这一刻展露无遗,她很刻薄、很阴损的,慢悠悠的,用一种极其不屑的,极其挑衅的语气,轻轻的吐出了三个字:“野-女-人!”

    楚天和楚颉兄弟两同时鼓掌。

    楚天轻笑着鼓掌,同时十二颗湮灭星珠同时飞出,无量神珠释放出一道道精纯无比的力量注入楚天身体,帮助楚天支撑起了同时祭出十二颗湮灭星珠的可怕消耗。

    楚颉则是嬉皮笑脸的大声叫嚣:“哈,野女人?楚二少明白了,感情这女人不是明媒正娶的大妇……是小妾扶正?还是……干脆就是没名没分、没羞没臊强抱男人大腿的……贱人?”

    珞儿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她的鼻头有点泛红,几点小小的汗珠渗了出来,额头上更有一片水迹。

    很显然,她终于当众吐出了这三个字,这让她的心情激动到了极点,以至于她浑身发热、不自禁的出了一身汗水。

    在这一瞬间,似乎有长久以来加持在她身上的某种无形的枷锁,终于被她自己硬生生的给劈开了,她变得很轻松,变得很快活,眼前出现了无边的蓝天白云,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轻快而明媚了。

    “野-女-人!”珞儿摊开双手,微笑着,带着一种莫名的雍容和华贵,却说出了颇为辛辣的词句:“楚二弟说得没错,或许,你其实从骨子里,就是一个……贱人!”

    道奇秀吓得浑身一哆嗦,他下意识的扭头看了道灵荺一眼。

    道灵荺的面皮惨白,浑身绷紧犹如一根笔挺的木桩子,她双眸喷出犹如实质的神光,十几丈长的神光撕裂虚空,所过之处空间一丝丝的崩解、风化,天空风云变色,一团团乌云裹着黑色的雷霆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道灵荺的头顶形成了一个上下九重的巨大云旋。

    “紫……天……玺!”道灵荺嘴唇丝毫没动,她周身翻滚着庞大的让人窒息的恐怖力量,一**巨大的力量震荡空气,发出低沉的轰鸣声,好似从天地的四面八方无穷远处,缓缓传来了珞儿的大名。

    “这名字很难听,我母亲给我的名字是珞儿,我就是珞儿!”珞儿很调皮的向道灵荺笑了笑:“紫天玺,那是谁啊?我不认识!”

    “我是,紫阀,当今,主母!”天地间传来巨大的轰鸣声,道灵荺的身体缓缓的飘浮起来,乌云雷霆就缠绕在她身边,直透人灵魂的宏大天籁将她的意志强行灌入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头。

    包括已经强行封闭了自身五感六识的雷炬、风蠡、阴惆等天族家主,他们也无奈的抬起头来,苦兮兮的看着道灵荺紫阀的主母大人怒了,她才不管你们是不是闭上了耳朵、封闭了一切感观,总之,她现在说的话,所有人必须聆听,也就必须听得清楚,听得明白!

    甚至无数的天族战士面孔扭曲,眼睛里出现了无数细小的血丝。

    道灵荺可怕的力量将她说出的每一个字,强行的烙印在了这些天族战士的灵魂深处,让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她今天说出来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紫天玺,之前,我太放纵你!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我是紫阀主母,我就是你的母亲!你的生母不管教你,我来管教!”道灵荺厉声喝道:“记住了,我才是紫阀主母,从今天开始,我要让你学会,如何才能做一个真正的紫阀大小姐,什么叫做温柔娴淑,以后嫁人了如何才能……”

    珞儿长啸一声,悬浮在她头顶的三角三层小塔喷出无量神光,虚空崩解、时间倒流,命运长河掀起了滚滚大浪,三种本源之力混为一体,化为一片混沌神光向道灵荺打了下去。

    “你?我还是那句话,你不配!就凭你,也想管教我?”珞儿讥诮的冷笑着:“先把你的那小兔崽子给管教好吧!堂堂紫阀少主,却和一兔子-相公一般猥琐委顿,真是丢尽了紫阀的脸!”

    楚天、楚颉同时骇然看了一眼珞儿。

    ‘兔子-相公’!

    真亏了她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丫头在外疯跑、到处溜达着玩闹的时候,究竟都学了些什么啊!

    虽然说,紫天尊那小白脸,的确有点兔-爷-相公的模样,但是他毕竟是紫阀的第一少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的批评人家,这样好么?

    道灵荺双手挥动,一条灰色的光鞭出现在她手中,长鞭一抖,荡起一个个圆圈,将三层三角小塔放出的混沌神光搅得乱成了一团。

    四面虚空发出‘啾啾’的刺耳啸声,一条条灰色的鞭影穿梭虚空,从四面八方向珞儿、楚天等人当头劈了下来。每一条鞭影都沉重如山,鞭影上的力道逼得楚天等人喘不过气来。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究竟配不配做紫阀的主母,究竟配不配做你的母亲!”

    道灵荺眯着眼,修长的凤眸中寒光四射:“不要仗着老祖的宠溺,就以为你能飞上天了。”

    无数条鞭影重重抽下。

    楚天冷笑了一声,他厉声喝道:“珞儿要上天,难不成,你还能拦住么?”

    一口血喷在青蛟剑上,楚天手一挥,青蛟剑瞬间消失,随后漫天流光喷涌而出,重重落在了那灰色鞭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