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八十章 合纵连横(2)
    一行人快速在云霭中行走,不多时,他们来到了一处云霭稍微稀薄的山坳中。

    嬴秀儿在这里吹了一声细细的口哨,数百条身披重甲的古秦精锐悄无声息的从云霭中出现,他们恭谨的向嬴秀儿欠身行了一礼,随后万分警惕的看着嬴秀儿身边的大群千眼邪魔。

    “自己人!”嬴秀儿摆了摆手,也没解释这个‘自己人’是何等蕴意。

    一众古秦精锐同时呼出一口气,他们向两侧分开,让出了一条通道。

    嬴秀儿带着大群千眼邪魔走进了山坳,自大酋长以下的这些千眼邪魔无比好奇的打量着这些古秦精锐。

    如此行动整齐、数百人几乎犹如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一般,就连动作都几乎分毫不差的精锐之士,饶是这些千眼邪魔对军阵、军伍是一窍不通,他们也隐隐感受到,这些古秦精锐身上,有着他们急需的、他们最欠缺的东西。

    “真是,不错!”大酋长艳羡的看着这些精锐身上的重甲,看着他们毫光隐隐的靴子、腰带、头盔,还有他们腰间的佩剑。

    真好,真是好,都是好东西!

    只可惜,千眼邪魔独特的生理结构注定他们无法穿戴这些华美、强大的装备,真是可惜了。

    嬴秀儿没有回头,但是她好似看清了大酋长的一举一动,她微笑着说道:“其实,贵族也不是不能穿戴甲胄,嗯,贵族的攻击方式是用眼眸中的神光杀伤敌人?那么,可以针对这种特性,设计出专门供贵族使用的甲胄,这并非什么难事。”

    大酋长的眼眸骤然一亮,四周所有的千眼邪魔的眼睛同时闪烁出夺目的、频率极高的光芒。

    他们当然知道这些甲胄的好处。

    有了这些防御力惊人的甲胄,千眼邪魔的战斗力起码能提升数倍!

    “雌性,你确定么?”大酋长急促的询问嬴秀儿。

    “这很困难么?一点都不难!”嬴秀儿傲然笑道:“我古秦戮天秘阁的诸位阁老,有各种逆天手段,为贵族设计一套专门的甲胄,又有何难?”

    “很好,雌性……你越来越让我感兴趣了!”大酋长深深的凝视着嬴秀儿的背影,他很认真的说道:“如果你能做到你许诺的,那么我们的许诺就一定有效!你和你的族人,可以永远的居住在这块大陆之外的土地上。”

    嬴秀儿微笑着点了点头,她加快了步伐,一行人来到了山坳的深处。

    一名身材修长,面容俊美,但是光着一颗脑袋,眉毛、眼睫毛都一根不剩,整个脑袋就好像一颗琉璃制成的鸭蛋一样溜光,气息柔和而邪异的白衣青年静静的坐在一座山崖下。

    几根锋利的、带着无数倒刺的蜈蚣钩穿透了白衣青年的四肢要害,将他牢牢的钉在了背后的山崖上。

    黑漆漆的山崖上大片扭曲的暗红色符文若隐若现,不时喷涌出淡淡的红光。

    白衣青年双手捧着一册经卷,低沉的念诵着邪异、飘忽的经文,仔细的倾听他念诵的经文,隐约可听见他的经文中不时出现‘刀山地狱’、‘骨肉成泥’之类的词句。

    一名身穿黑色宫裙,生得美貌无比的少女蹲在七八丈外,双眼呆滞的盯着他。

    黑裙少女眼眶里水光闪烁,不时有一颗泪水滑落。

    白衣青年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轻声的诵读经文,一股莫名的阴煞寒气在他身边滚动,寒气中隐隐可见一座血迹斑斑的刀山若隐若现。密布着无数刀枪剑戟的刀山上一条条扭曲的身影在挣扎嘶吼,他们艰难的在刀山上爬行,却被那些锋利的刀锋、剑芒切碎了身体。

    “人世大苦,如刀山地狱;人心鬼蜮,如地狱恶鬼。当以刀山地狱,灭鬼蜮人心,行诛戮之事,屠尽天下可屠之人,方得朗朗乾坤、清净天地。”

    嬴秀儿一步一步走近白衣青年的时候,白衣青年口中喃喃说出了几句话,他柔和而邪异的气息骤然一变,变得极度的森寒、邪异、扭曲、狰狞。

    他原本很是柔和的面孔更是骤然变了模样,脸上柔和匀称的线条好似被刀斧雕琢一样,突然变得僵硬而冰冷,一条一条的刚硬异常。

    白衣青年整个人就好像变成了一座刀山,释放出闲人莫近的可怕锐气。

    他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珠,也在这一瞬间变成了一片死气沉沉的银白色,就好似刀锋上的颜色。

    黑裙少女突然一僵,她嘶声尖叫起来:“少君!”

    白衣青年缓缓转过头来,向黑裙少女冷漠的看了一眼:“贱人!”

    一抹无形的邪异刀意无声无息的划过,黑裙少女突然闷哼一声,身上溅起了一条条血箭,同时冒出了七八处伤口。她猛地惊起,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不可置信的看着白衣青年。

    “少君……你怎忍心,伤我?”黑裙少女莫名的尖叫着,鲜血迅速顺着裙摆滑落地面。

    “贱人,就是贱人。事已至此,我沦落如斯,你居然敢问我为何忍心伤你?”白衣青年森森的看着黑裙少女:“贱人,我神宫,势必杀你满门!没有人敢如此挑衅我神宫!没有人可以害我神宫少君之后,还能安然无恙!”

    黑裙少女黯然神伤,在那里流血流泪。

    嬴秀儿已经快慰的笑着,笑吟吟的站在了白衣青年的面前。

    “古秦女帝嬴秀儿,见过神宫寒山少君!”嬴秀儿微笑看着白衣青年,轻声说道:“用这种手段,请少君来此,只是想和少君做一个朋友!”

    寒山少君缓缓抬起头来,他讥嘲的笑道:“朋友?形如囚犯的朋友?嗤,嗤,有趣,有趣!你这个女人,皮也够厚,心也够黑,很好,看来,会是一个好朋友!用皮君子那混账的话来说,我神宫需要的,就是你这样不要脸、没底线的朋友!”

    寒山少君不理睬嬴秀儿难看的面皮,低沉的,缓缓的说道:“那么,既然是朋友,你想要我神宫帮你什么呢?嘿,不管是要我做什么,总之,先把我松开才对。另外,今天晚上,我要这个黑衣女人侍寝!她的命,是我的!”

    黑裙少女惊恐的看着嬴秀儿,她想要说些什么,嬴秀儿已经微笑着点了点头:“寒山少君看得上她,她的命,就是少君的了!嘻,少君,来见过尊贵的大酋长和一众大人!”

    嬴秀儿向身后的一众千眼邪魔指了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