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压榨,疯狂压榨(1)
    无风峡谷的风光自然是极好的。

    就是码头水面上,随意一座装饰用的小岛,那也是风光无限。

    数十亩大小的岛屿,一座儿伶仃小塔杵在水边,岛上满是火红的杏花,风吹过杏花瓣纷纷落下,在法力的催动下,树枝上又不断开出新的杏花,端的美轮美奂,美得让人心醉。

    小岛正中,一眼鲜活的泉眼旁,一张宽八尺、长三丈六尺的长玉案四平八稳的摆在那里,楚天也四平八稳的坐在长案旁,隔着一堆珍奇的果子、珍馐、美酒之类,笑呵呵的看着紫天尊。

    其他人,自然是被摒弃出了小岛。

    楚天要和紫天尊议和,太上至尊令出动,自然是没有人敢违逆他的意思,楚天说要秘密计议此事,所有人都跑开远远的,只留下楚天和紫天尊在这里。

    “少主有够坦白的!”楚天笑看着紫天尊,心里恨得牙齿直痒痒。

    这小子心里憋不住事情,被楚天三两句话一套,再用鄙夷的语气刺激了一番,顿时口若悬河的,将道奇秀找到他母亲,然后他母亲用破运之术破开珞儿的命运挪移玉符,想要置楚天于死地的事情说得明明白白。

    “你,不过是一下贱种!”紫天尊站在玉案旁,双手背在身后,微微挑起下巴,趾高气扬的冷笑道:“侥幸得了她的赏识,算是你的运气。不过,下贱种就是下贱种,一条烂命而已,对你做了什么,我有什么不敢说的?”

    紫天尊摆出的这幅嘴脸很欠抽,他说的话更是欠揍。

    四周无人,又有重重叠叠的阵法、禁制封锁了整个岛屿这阵法、禁制,全都是珞儿控制着摩诃阵图,向这边衍生过来的护山大阵。

    所以,珞儿可以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而其他人除非暴力破开菡翠崖的整个护山大阵,否则他们根本不可能知道这小岛上发生了什么。

    所以楚天暴起,犹如一头暴躁的长臂猿,劈面一拳轰在了紫天尊的脸上。

    紫天尊做梦都没想到,刚刚还四平八稳坐在自己面前倾听自己说话的楚天,居然会作出这样的动作。他连半点儿反应都没有,就被楚天一拳狠狠的、端端正正的命中鼻梁。

    一声惨嚎,紫天尊被楚天一拳打飞,笔挺的鼻梁被暴力打歪,鼻孔内两条紫气萦绕的鼻血喷出,在空气中凝成了紫色宝晶,‘叮叮’有声的不断落在地上。

    一道柔和的气墙在紫天尊身后出现,温和的托住了他飞出的身体,让他身体悬浮在了半空中。

    珞儿的声音在虚空中很清晰的传来:“揍他!别打死就行!”

    楚天卷起袖子,一言不发的一步抢了上去,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耳光砸了下去。

    ‘啪啪’脆响密集响起,紫天尊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嗥声,他的脑袋好似拨浪鼓一样左右甩动着,嘴里、鼻子里不断喷出大量的鲜血,不断凝成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紫色宝晶坠落地面。

    楚天这时候的手得有多重啊,他可是全力出手,三两个耳光后紫天尊的面皮就已经肿得和发酵的面团一样。再过了三五十个耳光,发酵的面团就好似进了蒸笼,‘蹭蹭蹭’的膨胀起来。

    原本丰神俊朗的俊俏小白脸,此刻变成了一颗血丝密布的大猪头,紫天尊很可怜的‘呵呵’叫着,双手胡乱的在腰带上抓来抓去,眸子里满是凌乱和惊惶。

    他搞不懂,他身上自行触发的各种防御天器和天符起码有上百件,这也是紫阀第一少主应有的体面可是就连一枚天符都没有发动,所有的防御天器完全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一层淡淡的金辉从虚空中凭空涌出,温柔的笼罩在紫天尊的身上。

    这是来自紫阀始祖的至高令牌,在这道金光的禁锢下,紫天尊身上所有的天器、天符全都安静得好似一头头死猪,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反应!

    “下贱种?嗯?”

    “我的生死无关紧要?嗯?”

    “你和道奇秀那孙子,可以随意的算计我?嗯?”

    “呵呵,你母亲很厉害么,连我发动命运挪移玉符,都能出手破坏?嗯?”

    “他们没想到,你会落到我手中吧?啊哈!”

    弹指间数百个耳光打得紫天尊彻底憔悴、变形,楚天握紧双拳,拳头犹如流星,冲着紫天尊的肚皮就是一通爆锤。‘咚咚’闷响大作,紫天尊‘嗷’的一声怪叫,彻底被楚天打晕了过去。

    楚天收手,紫天尊身后的柔软气垫消失无形,紫天尊重重落在地上,身体微微抽搐着,双眼翻白彻底失去了意识。

    其实当楚天的第一百个耳光落在他脸上的时候,这个倒霉的娃娃就已经昏厥了过去,接下来的暴打,只是让他晕得更加结实、更加实在而已。

    楚天拎着他披散的长发,将他拖拽到了岛子正中的泉眼旁,随手将他丢了进去。

    冰冷的泉水一激,泉水从鼻孔、嘴巴里灌了进去,紫天尊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无比狼狈的吐着血水,摇头晃脑的从泉眼中站了起来。

    楚天都不由得暗自惊骇,不愧是紫阀的第一少主,紫阀这是在他身上投入了多少资源?

    楚天手上的力道,他自己清楚,这一通暴打,寻常人早就被轰成了灰烬,紫天尊只是皮肉受损,就连筋骨、内脏都没受到太大伤害,被冷水一泡这么快就苏醒过来,他的身体底子显然强得犹如怪物一般。

    这小子的年龄可不大,看他的长相就知道,这还是一个娃娃。

    可是他的身体强度,可实实在在的让人震惊。

    楚天甩了甩自己有点发酸、发麻的拳头,脸色骤然阴沉下来。

    刚才他可是一点儿都没有留手,全部力气都轰在了紫天尊的身上,但是这厮只是受了一些皮肉伤!

    也就是这家伙战斗经验太差了,毫无还手的被楚天按着一通暴打;最倒霉的是还有珞儿在一旁盯着,用天族的至高令牌,直接瓦解了他全身的防御。

    不然的话,楚天暗自盘算,他或许还真不是这小子的对手!

    “你,你得死!”紫天尊摇摇摆摆的从泉眼中站了起来,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朝着楚天破口大骂:“你必须死,不仅仅是你,还有你的全部族人,你的……”

    楚天飞身而起,一脚将他踹进了泉眼,又是一通暴力的踩踏狠狠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