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惊喜不已,却没想到陈扬这般大方。请大家看最全!他本就没有存这个心思,觉得陈扬对女人大方点,倒也正常。那知道,陈扬一见面就送礼物。

    长风虽然喜欢,但还是下意识推辞。陈扬一笑,强行塞了过去。

    陈扬便是这般性子,对于财富以及许多身外之物,都是不大在意。他有就多用点,没有就憋着点。

    斯诺见状,心中对陈扬更又多了一分好感。陈扬心中有着心思,却并未多做停留,随后转身离去。而火红巾紧紧跟在了后面。

    到了陈扬所住的别墅第二层之后,陈扬在沙发上落座。火红巾给陈扬泡上一杯浓茶,陈扬喝了一口之后,便说道:“红巾,跟你说件事情。”

    火红巾忙道:“师父请吩咐。”

    陈扬摆摆手,说道:“我没什么吩咐的,就是过两天之后,我便会离开你们的这个神农世界,到外面去。”

    “师父,我跟您一起走。”火红巾马上说道。

    陈扬说道:“不行!”

    火红巾顿时失色,她脸色发白,说道:“师父,您这么快就不要弟子了吗?”

    陈扬说道:“红巾,师父不是不要你。而是,有些东西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师父的来历很奇特。我回去的地方,无法将你带走。这么说吧,师父其实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是属于大约八百年后。时空穿梭很难,我没有能力让你一直跟着我。若你是真命大,修为也跟得上,我给你个提示,八百年后,天洲,大康王朝,少威府,找我。”

    火红巾有些懵,不过她也非是凡人,很快就将陈扬所说的一切梳理了出来。她自然不会觉得陈扬是在说谎,便道:“好,咱们一言为定。”她说完之后,又悲悲切切说道:“可是师父,弟子舍不得您。”

    陈扬说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他同时心中一凛,暗道:“既然我现在是在古世界中,眼下已经告诉了火红巾我的位置。为何之后我在少威府中时,却未曾见到火红巾去找我呢?真是奇怪。还是说,红巾根本没活到那个年代?”

    陈扬一时之间有些想不通,不过他也就索性不再想了。

    随后,陈扬又教了火红巾一些东西,也再给了她一些丹药和其他的好东西。如此之后,火红巾还是赖着不走,说是要这两天时时刻刻的陪着陈扬。

    陈扬无奈,便让火红巾去睡另外一间房。

    火红巾说道:“是,师父!”

    之后,天色渐晚。

    令陈扬觉得好笑的是,陈扬土豪之名在天道学院里得以远播。晚上居然有许多他不认识的人来拜访他。

    陈扬也就把戒须弥里的许多法宝拿出来给了大家,反正他就是图给开心。众人也自是开心。

    斯诺和长风后来也来了,他们带来了酒和一些下酒菜。

    这个晚上,别墅里十分的热闹。火红巾在一旁开心不已。

    后来,也就只剩下斯诺,长风,火红巾,还有其余两个青年跟着一起喝酒。到得最后,几乎都是喝醉了。大家很开心,所以也不会去压制自己的酒意。就连陈扬都有些喝多了,他也没有压制酒意,昏昏沉沉之中,陈扬就到房间的床上去睡了。

    半夜的时候,陈扬觉得口干舌燥。

    突然,陈扬感觉到有人在靠近他。并且伴随着一丝香味儿。

    陈扬立刻知道,是火红巾。

    火红巾来到陈扬的面前。

    陈扬闭着眼睛装作睡着,而火红巾就一直在陈扬的床边支着颐,凝视着陈扬。好半晌后,火红巾偷偷的在陈扬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后飞也般的逃离。就像是一个偷吃糖果成功的小女孩一般。

    那一瞬的柔软触感令陈扬有些心神荡漾,不过他也没有多想。

    他知道,火红巾还小,因此小女孩对大叔会有一种期待与爱慕。但当她年龄增大之后,自然会变得成熟。

    陈扬也不便揭穿什么,更何况,也没什么好揭穿的。

    天道学院的早上很是热闹,小孩子们欢快的跑来跑去,他们各有异能在身。

    阳光明媚,青草遍地。

    陈扬暗想,如果可能的话,他真希望他可以不理外界的争斗,就和自己的爱人们一起生活在这里。如果女儿一诺也在这里,那就是更好了。

    只可惜,这一切都是不可能遂陈扬的心愿的。

    雷女斯诺和剑男长风早上都去上课了,白天他们还是要为人师表的。雷女斯诺走的时候,勾着陈扬的脖子吐气如兰,她说道:“你真不考虑追我吗?”

    陈扬不由苦笑,他说道:“你该去上课了。”

    这还真不是陈扬以前的性格,以前若是有女人敢这般挑逗他,他早就将对方就地正法了。

    等众人都散去后,佣人前来将别墅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

    陈扬心中还是不安,他打发了火红巾出去打包早餐,然后在房间里呼唤出了黑衣素贞。

    陈扬心里现在对黑衣素贞感到亲切无比,他知道她虽然表面冰冷,但内心实际上也有柔软。而且,看起来她不给自己面子,其实她是在帮他的。

    就比如阿镜,黑衣素贞知道陈扬的心思,所以二话不说就帮了阿镜。

    “干什么?”黑衣素贞不耐烦的说道:“不是跟你说了,没事不要叫我。”

    陈扬便正色说道:“易教授答应送我们离去,但我们这一走,我不是祖神的消息很快就会被沧临猜到。我担心我们走后,沧临会迁怒天道学院。如果是因为我而引得这天道学院内这么多无辜的人枉死,我……我实在无法做到一走了之。”

    黑衣素贞说道:“那你想怎么样?陪他们一起死?然后你的妻子,你不管了?”

    “我……”陈扬说道:“就这么走了,未免太不负责任了。”

    “那就不走好了。”黑衣素贞说道:“反正最后救不活的也不是我的妻子。”

    “你不赞成?”陈扬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生死都有命数,你如果觉得你留下来,能够改变什么,那就不妨留下来。如果只是送死,那为什么不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呢?”

    陈扬沉默下去。

    的确,自己留下来,依然改变不了什么。失去了世界之力和大宿命术的自己,也不过就是能勉强和一位虚仙战个不相上下。其他的,无法改变。

    陈扬只能希望于天道学院能够一直和平下去。

    这一瞬,陈扬下定了决心,要先出去。他急切要做的不是别的,而是想办法复活灵儿。虽然这也很难,但好歹事情也是有了进展,不管怎样,黑衣素贞都算是活了下来。

    而且,还活得很好。

    火红巾很快就将早餐取了过来,很丰盛的早餐。陈扬在吃过早餐之后,又对火红巾谆谆教导。在法术上面,他将自己的理念,理解全部传授。之后,又怕火红巾会有危险,干脆将大挪移术也传授给了火红巾。

    火红巾听的很认真。

    陈扬随后又讲解了自己对于阵法的理解。

    他是能传授多少就传授多少,总不能让火红巾觉得这个师父抠门。

    至于火红巾能够理解多少,那就看火红巾的造化了。

    这一天过的很快。

    易教授也将陈扬叫过去了一次,同时,黑衣素贞也再次传授了阿镜一些东西。

    第二天,朝阳升起。

    陈扬要走了,火红巾依依不舍,眼眶红红。

    陈扬叹了口气,终是要别离啊!

    首先,易教授先离开了天道学院。他是直接去找的沧临帝君。

    易教授一离开天道学院,马上就引起了王宫那边的注意力。

    与此同时,陈扬也觑准机会,施展大挪移术朝天空上方飞去。他眨眼之间,就到了来时的地方,见到了那一片天幕。

    陈扬没有等太久,一架战机就飞了出去。

    那战机里蕴藏了法宝,可以装载很多原料回来。

    在天幕打开的一瞬间,陈扬也就跟着飞了出去。

    下一秒中,陈扬已经出现在了北冰洋的上空。

    阳光立刻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乃是无尽的呼啸北风,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无尽的苍凉与孤寂啊!

    陈扬知道,自己算是真正的安全了。

    他看向地面深处,心中却是惆怅。闯下弥天大祸之后,便就一走了之,这让陈扬心中实在难安啊!

    可……不走,又能做些什么呢?

    但不管如何,陈扬心中都是不能痛快了。

    黑衣素贞从陈扬的戒须弥里飘了出来,那北风呼啸,却是动摇不了她丝毫。

    黑衣素贞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这样吧,你先陪我去度雷劫。我若度过了雷劫,便回来帮你进入天幕。我若度不过雷劫,死了,那么你就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死了,你的血泪也就取不到了。”

    陈扬身子一震,说道:“你这么快就要度雷劫?”

    黑衣素贞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积蓄已够,不如直接度了。难道还要等过良辰节日吗?”

    陈扬有些恍惚,他说道:“度雷劫的成功率有多大?”

    黑衣素贞说道:“这个嘛,好像没见过有鬼仙成功过。反正我是没见过,你见过吗?”

    作者题外话:ps:我的微信公众号天道盟欢迎大家加入,有问题可以在里面向我提出,还会有一些故事周边文章免费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