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镜先看到的陈扬。请大家看最全!她看见陈扬后,立刻欢喜说道:“陈先生,你来啦。”

    对于陈扬,阿镜心怀愧疚。所以这时候见陈扬归来,欢喜自是难以隐藏。

    易教授也看向了陈扬,他没想到陈扬这么快就回来了。易教授心思复杂,但多的还是欢喜。

    “小哥儿,进来,坐!”易教授说道。

    陈扬进了卧室,他正色说道:“教授,我这次出去发生了一些事情。”

    易教授说道:“哦,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扬沉声说道:“祖神已经死了,神农鼎再无器灵。”

    “什么?”易教授闻言不由骇然。他接着说道:“这怎么可能?我太清楚祖神的实力了,天上地下,有谁能杀得了他?”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说起来,他应该算是死在我手上的。”

    “死在你的手上?”易教授的神色古怪起来,他说道:“祖神的劫数的确是在你身上,只是我也一直奇怪,凭你的实力,如何能够让祖神应劫?你在他的眼里,不过是一粒尘埃般渺小。”

    陈扬说道:“之前沧临为了杀我,动用了世界之力。可惜,那世界之力被我吞噬。之后,我的血脉和世界之力同源起来。于是,祖神就认为我的身体很适合他来居住。”

    “然后呢?”易教授立刻问道。

    陈扬说道:“我一直都会大宿命术,那大宿命术施展起来,副作用极大。我身体内的宿命劫火随时燃烧,那祖神要占据我的身体,我索性将宿命劫火引燃。最后,宿命劫火彻底烧死了祖神。而我也度过了这宿命之劫。”

    “宿命劫火,大宿命术!”易教授的脸色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

    “祖神的力量,强大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他蛰伏多年,自有应付劫火的办法。他已经是万无一失了,却没想到,人算终究不如天算。大宿命术有违天道,自然要有宿命劫火。他神通再大,却都敌不过宿命劫火。”

    “冥冥之中的宿命,居然是如此的准确和恐怖!”易教授心有余悸的说道。

    “不过……”易教授又奇怪的说道:“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沧临应该不会放过你吧?”

    陈扬说道:“沧临以为我就是祖神,我将他唬住。最后无奈之下,选择到了天道学院这里。教授,我只怕我又将麻烦带给了您。”

    易教授说道:“该来的麻烦,总是避不了。如今祖神已死,沧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顾忌。他肯定是想要将元胎完全掌控住,完全的控制世界之力。”他顿了顿,说道:“天道学院无意与沧临为敌,只是不知道沧临到底容不容得下我们。”

    陈扬沉默下去。

    半晌后,陈扬说道:“我来此处是为了救我朋友,如今我的朋友在元胎之中已经完全复原。我现在就是想着要离开这神农世界。不知道,教授可有办法帮我离开。”

    易教授微微一怔,他看了陈扬一眼,说道:“你的使命,的确已经完成了。你要离开,自可随你。嗯,这样吧,我知道沧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派出战机前往神农世界外面运输一种原料。到了那个时候,神农世界的大门开启,你就趁机离开吧。在神农世界的大门开启时,我会去找沧临一趟,以此来拖延沧临。”

    “多谢教授。”陈扬忙说道。

    易教授摆摆手,他一笑,说道:“不妨事的。”

    陈扬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安,他说道:“祖神这一死,对天道学院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易教授说道:“祖神沉睡时,一直掌控元胎。沧临还是不能调动太多的世界之力,如今祖神离去。这神农世界里,他会成为绝对的主宰。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就看沧临怎么想了。”

    陈扬说道:“我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易教授摇摇头,说道:“算了。”

    陈扬想了想,他说道:“对了,我有件事一直没说。”

    “什么?”易教授说道。

    陈扬便对黑衣素贞说道:“白素贞,出来一下。”

    黑衣素贞立刻就飘了出来。她出来之后,便成了黑衣美丽的白素贞。

    “鬼仙?”易教授看到黑衣素贞之后,立刻吃了一惊。“居然真的修成了鬼仙,那阿镜……”

    易教授立刻激动起来。

    黑衣素贞冷冷的扫了一眼易教授,她同样也没什么好脸色给陈扬,说道:“干嘛?”

    陈扬习惯了黑衣素贞的这种态度,也不介意,只是说道:“你看阿镜,她现在元神很是弱小。你有没有办法,让她也修炼成你这个地步。或则说,她有没有可能,将来还能做人?”

    黑衣素贞便就扫视向阿镜。阿镜羡慕的看向黑衣素贞。

    “生来便是元神?”黑衣素贞眼睛一亮,说道:“她还弱小,和元鹤不同。如果加以修炼,将来要修成鬼仙并不是不可能。只是,需要的时间会很长。”

    易教授忙说道:“姑娘,阿镜是我唯一的女儿,希望姑娘能够垂怜她身世可怜。”

    黑衣素贞沉声说道:“我可以给她度一些阴气,教她修炼之法。”

    “多谢姑娘!”易教授感激无比的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忒也罗嗦。”

    她随后就对阿镜说道:“凝神,不要想其他的东西。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要护住心神!”

    “是!”阿镜乖乖说道。

    黑衣素贞立刻张嘴,吐出无穷阴气。

    纯阴之气,宁静到了极点。

    接着,一股纯阴气流如骇浪一般将阿镜包围住。

    又如一条纯阴游龙一般。

    阿镜稳坐其中,这股纯阴气流乃是黑衣素贞修炼成型的东西,里面有无上玄奥和营养,对于阿镜来说,是极好的补品。

    阿镜凝神吸收。

    就这般,一直持续了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之后,阿镜将这股纯阴气流完全吸收。

    同时,阿镜直接长成了成年的姑娘,看起来十八岁左右,漂亮而宁静,宁静之中透着美丽。

    她一身雪白衣裳,让人看了就觉得心动。

    “爸爸……”阿镜欢喜至极。

    易教授看到这神奇变化,再次热泪盈眶。

    黑衣素贞接着说道:“那功法已经打入到了你的元神之中,你勤加修炼吧。另外自己多寻些纯阴之物吸收。至于之后会怎样,便看你造化了。”

    “多谢师父!”阿镜忙跪拜黑衣素贞。

    黑衣素贞眉头一皱,说道:“师父?我可没收你当我的弟子。”

    阿镜微微一呆,她马上又说道:“不管师父怎么想,但阿镜都会永远尊敬师父。”

    易教授则说道:“姑娘若是肯当阿镜的师父,那是阿镜的福气。我也会永远铭感五内。”

    陈扬在一旁也忍不住说道:“要不,你就收她当徒弟吧。”

    “不收!”黑衣素贞丝毫不给陈扬面子。随后,黑衣素贞又说道:“没事别来打扰我。”然后便回了陈扬的戒须弥里面去了。

    “额,教授,我这个朋友,脾气古怪了一些,您别介意。”陈扬有些歉然。

    易教授说道:“小哥儿,千万别这么说。你对我和阿镜的大恩,我们永远都还不完的。”

    之后,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易教授给陈扬推算了下时间,大概还有两天,沧临的战机就要出去采集原料。

    也就是说,陈扬还可以在天道学院待上两天。

    陈扬便告别了易教授,出了易教授的卧室。

    这时候正是下午时间,陈扬刚出来,便见火红巾在外面等着。

    “师父!”小妮子一身红衣,青春动人。她小脸蛋红扑扑的,快步来到了陈扬的面前。

    “师父……”火红巾眼眶一红,说道:“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我还以为您再也不回来了。”

    陈扬顿感歉然,他说道:“师父有事,也不便带着你一起走。我现在这不是就回来了吗。”

    火红巾一把挽住陈扬的胳膊,说道:“师父,您去哪儿,我就跟去哪儿。”

    小妮子很是亲昵,这样的亲昵,若是陈扬年长,自然也无大碍。但陈扬看起来也比火红巾大不了多少。所以这让陈扬有些不自在,他马上唬着脸说道:“放手,我是你师父,这样粘粘糊糊的,成何体统。”

    火红巾一愣,随后嘻嘻一笑,说道:“哎哟,师父,看您年纪也不大,怎么思想这么老古董啊?”

    陈扬老脸不由一红。

    还好,火红巾也放开了手。

    陈扬带着火红巾一路前行,路上又遇到了雷女斯诺,还有剑南长风。

    另外也有几个小家伙在。

    斯诺看到陈扬,很是兴奋,说道:“陈扬,你这家伙,怎么刚来就没影儿了。我们还打算晚上跟你喝酒呢。你不知道,这贱男看到你送我的法宝,不知道多羡慕呢。我都告诉他了,美女才有份。”

    那剑男长风在一旁顿时尴尬不已。

    长风说道:“陈兄,你别听斯诺胡说。”

    陈扬微微一笑,他觉得这里的人都很和善与真诚。他虽然心中不太安定,但也没有让长风失望。

    马上,陈扬就拿出了两件不错的法宝。说道:“见者有份,一点小小意思,长风兄一定要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