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努力看向那人,他的思绪很累,觉得怎么都无法集中精神。请大家看最全!这应该是陈扬最虚弱的时候,便是来一个小娃娃,也可轻易的杀了陈扬。

    那人终于转过身来,却见她黑色长发垂着,几乎将半边脸都遮掩住了。

    那是一个凄厉的女人,双眼淌着血。

    但这一瞬,陈扬神魂颤抖起来。因为那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母亲林倩。

    “妈妈!”陈扬扑了过去。

    他本来是脆弱的,居然会觉得,那个女人好恐怖。但在看清楚林倩之后,立刻就不再害怕。“妈妈。”陈扬抱住林倩,悲切的呼着。

    “小扬!”林倩也紧紧的抱住了陈扬。

    “我可怜的小扬。”林倩说道。

    便在这时,陈天涯突然出现。他一把将林倩的头发抓住,满面狰狞。

    “贱人,谁让你私怀这个野种。害我妻子惨死,你该死。你这条贱命,死千遍万遍也不足惜。我杀了你……”

    轰!

    陈天涯一拳将林倩的脑袋轰碎。

    “陈天涯!”陈扬厉吼出声,他悲恸到了极点,双眼血红。

    陈扬冲了过去,他想要将陈天涯撕碎。

    陈天涯哈哈厉笑起来,他身子一转,消失不见。

    “妈,妈妈……”陈扬痛哭起来。

    是那样的无助,是那样的凄凉。

    陈扬觉得自己一无所有,没有力量,没有信念,什么都改变不了。

    就像是在深度的梦魇之中,不能挣扎。

    随后,陈扬的面前又出现了灵儿。他看见灵儿再虚无的黑暗之中飘飞,他努力的在后面追,他拼命的跑,拼命的跑,但灵儿却越飘越远。

    “灵儿……”陈扬撕心裂肺的喊。他觉得,他要永远失去灵儿了,他只要抓住灵儿,就可以和她说说话。至少,可以拥她在怀。

    可是,陈扬做不到。

    就在陈扬最绝望的时候,突然,周遭发生了变化。

    那虚无的黑暗之中,突然起了巨大的涟漪。

    黑暗之中的阴气汹涌起来,就如海洋翻滚一样,迅速将陈扬缠绕住。

    陈扬身子猛然一震。

    接着,他的神思开始清明起来。而且,体内的意志力也在恢复。

    “嗯?我为什么要绝望?嗯?我的力量?”陈扬爆吼一声,他的身体开始恢复,纯阳之力也开始凝聚起来。

    那纯阴之力,是如此的舒服。

    纯阴之力,不再像之前那样冰寒。而是让人就像是在炎热的三伏天里,突然到了清凉的天然山洞里面。山风吹拂,如春风过境……

    陈扬的纯阳之力,便在这样的状态下,越来越强。

    阴阳开始交融,产生出奇妙的力量。

    陈扬的神思逐渐清晰起来,他开始记忆起了自己的状况。

    “白素贞,是你?”陈扬马上惊喜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没错,是我。”

    “你怎么会?”陈扬说道:“刚才我一直没办法与你融合,为什么突然会这样?”黑衣素贞说道:“你管那么多做什么?现在已经融合,后续要怎么做?”

    陈扬说道:“好,我来引导。”

    黑衣素贞说道:“嗯!”

    陈扬的法力与黑衣素贞的法力融合在一起,黑衣素贞完全放弃抵抗,全身心的接受陈扬的法力。这种感觉,就像是被脱光了,然后在接受男人的爱抚一样。

    黑衣素贞极力克制住了身体的不适,不做任何反应。

    她能够为了陈扬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极大的不容易了。在极力不愿意的时候,她想到最多的却是陈扬的妻子。

    她希望,那个为爱付出一切的女人,可以苏醒过来。

    慢慢的,黑衣素贞又开始觉得这种感觉并不差,甚至有了一丝丝的享受起来。

    再许久之后,两人的法力终于艰难的融合在一起。

    阴阳融合,化作一尊奇妙的元神。

    此时此刻,陈扬的心中想法,全部出现在黑衣素贞的心中。黑衣素贞的想法,也在他的心中。

    两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这是最私密的,最没有秘密的状态。

    肉修只能做到身体坦诚,彼此做到最亲密的状态。而灵修则是心与心的连结。

    陈扬也就看到了黑衣素贞的内心,她的内心居然是一切为了灵儿。

    她的心思让陈扬感动。

    “谢谢你!”陈扬由衷的说道。

    黑衣素贞却是羞涩,她故作冰冷的回应,说道:“少废话。”

    陈扬深吸一口气,他开始运用这股强大的法力元神来修复自身。法力过境之处,立刻将陈扬全身上下洗涤,包括了脑域内的受损细胞。

    陈扬的身体正在脱胎换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包括脑细胞。

    半个时辰之后,陈扬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来。

    他的功力全部恢复了。

    不过,那世界之力已经彻底消失。

    陈扬的身体,到达了最强盛的状态。比之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的脑域内,法力磁场处于高度工作状态,强盛无匹。

    这时候,万物皆在心中。一个挪移,便是千里之外。

    黑衣素贞便也就脱离了陈扬的身躯,回到了戒须弥之中。她之前还柔情似水,一切都听从陈扬的安排。但眼下却又恢复了冰冷。

    陈扬对黑衣素贞已经算是完全了解。

    应该说,她是一个孤僻的女孩儿。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她自己。没有其他人曾经走入过她的内心,她也拒绝外人。但这不代表,她就不善良。

    她是一个执着,偏执,把是非分得很清楚的人。在她的世界里,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没有中间地带,没有妥协与圆滑。

    “现在你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下一步,就是要离开这王宫了吧?”黑衣素贞说道。

    陈扬沉声说道:“王宫里设置了阵法,不过是不许外人进来的。从里面要出去并不难,只是我此时若是离去,那沧临必然要用世界之力来推算我。他一推算,心中便已清楚。在这神农鼎内,我们跑到那里,他都能瞬息到达。我知道,你以前是纵横无敌,只是眼下,你的这个状态,即便拼命,也是很难应付他的。”

    “我知道这一点。”黑衣素贞说道:“你放心吧,我与他们这些人并无恩怨情仇,也懒得拿性命去作无谓搏斗。你是怕我会去送死是吗?”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没错。”

    黑衣素贞说道:“有些事情,是我认为一定要去做的。有些事情,我不会做。”

    陈扬说道:“好,那我就放心了。”

    黑衣素贞说道:“你还没说你的计划。”

    陈扬说道:“看我的。”

    他随后就开始呼唤外面。

    “沧临。”陈扬大声喝道。

    他的声音响若洪钟,那沧临帝君很快就进了来。

    “孩儿参见父神。”沧临帝君进来之后,马上说道。

    陈扬哈哈大笑,说道:“沧临,你可知道你错过了什么?”

    沧临帝君立刻诚惶诚恐,说道:“孩儿不知。”

    陈扬说道:“之前本座的确已经虚弱无比,那宿命劫火几乎要将本座焚杀。本座知你狼子野心,又知你生性多疑。所以才故意那般呵斥于你,为的就是不让你起疑。哈哈,你终究还是上当了。你错过了杀本座的最好时机……”

    “孩儿绝无此念!”

    “本座懒得管你什么念头,如今本座已经恢复了大半实力。要杀你,便像杀一条狗那么简单。”陈扬打断沧临帝君的话,说道:“你知道吗?就像杀一条狗。”

    沧临帝君额头碰地,说道:“孩儿恭喜父神!”

    陈扬说道:“这么多年,你连易行之的天道学院阵法都破不开。无用之极,今日本座便先去见见易行之。你自己给我闭门思过!”

    “是,父神!”沧临帝君说道。

    陈扬冷哼一声,接着施展大挪移术出来。

    一个闪身,陈扬就已经飞出了千里之外。

    沧临帝君却是不敢有任何的怀疑,他虽然识得这大挪移术,但却觉得父神占据了陈扬的躯体,夺得他的神通,那也是没有任何稀奇的。

    沧临帝君更是不敢动用世界之力来探查陈扬。

    陈扬便是直奔天道学院去了。

    他怕自己一旦转变航道,会被沧临帝君发觉。自己这般羞辱了沧临,若被沧临发觉,以这货的心胸,只怕是恨不得将陈扬碎尸万段啊!

    只怕是碎尸万段都不解他心头之恨啊!

    所以,这也是陈扬的高明之处。便就说是沧临没用,破不开天道学院。

    而陈扬却是对天道学院熟悉的。

    几个纵横眨眼,陈扬就已经到了千湖湾,然后直接进入到了天道学院之中。

    天道学院内,依然一派好春光。

    陈扬终于长松了一口气,眼下,他是真正的死里逃生啊!

    进入天道学院之中,迎面便见到几个小孩。那几个小孩之中,有识得陈扬的。马上跑过来叫道:“陈叔叔。”

    陈扬微微一笑,与这些娃娃们打过招呼。随后便问道:“教授呢?”

    娃娃们答道:“教授在卧室里呢。”

    陈扬立刻朝易教授的住处前去。

    卧室里面,易教授正在用法力温养阿镜。阿镜的元神还太虚弱,不过幸好易教授的元胎之力可以辅助阿镜。

    易教授希望阿镜能够有所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