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心中清楚,沧临帝君眼下还不敢以世界之力来探查他。 .. 因为沧临帝君以为他就是祖神,祖神对世界之力是更加了解透彻的。沧临帝君一旦动用世界之力,决计瞒不过祖神的。

    如果这个时候,沧临帝君真的用了世界之力来探查陈扬,那就说明了这货是真的心怀不轨。想要对付祖神了。

    所以此时,沧临帝君在不确定之前,是决计不敢胡乱出手的。

    “我不能耽搁太久,沧临乃是人精。”陈扬暗道:“必须尽快自救,一旦沧临发觉不妥,我便是死路一条。怎么办?怎么办?”

    “嗯?有了。”陈扬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我此刻的情况,便与明月仙尊伤神之时差不多,都是无法运用法力,细胞受损,运法劳累。但蓝紫衣当时说了,阴阳双修,便可痊愈。只是当时,我和仙尊法力相差太多,而且,彼此心意无法融合,因此才不提这一茬。但是眼下,白素贞虽然没有肉身,可她却是极好的纯阴之物,正好阴阳融合。”

    “这双修上乘乃是灵修,本就不需要下乘肉修。至于白素贞有没有肉身,那却是一点都不重要。只是也有难题,灵修需要双方心灵相通,彼此信任。我与这白素贞之间,实在是难以做到这一点。可这是唯一的机会,我必须试上一试。”

    于是很快,陈扬就暗暗透过意念与戒须弥里的黑衣素贞开始沟通起来。

    “白素贞?”

    陈扬一连喊了三声,之后白素贞才有回应。

    还是冷冰冰的。“干嘛?”

    陈扬说道:“我知道有一种方法,可以治疗我的伤势。但是我需要你的帮助。眼下此处,绝非久留之地。”

    黑衣素贞虽然冰冷,但听到陈扬的这话之后,却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她说道:“怎么帮?”

    陈扬说道:“我有一门双修之术。”

    “你……”黑衣素贞顿时动怒。

    “你先别动怒。”陈扬也有些脸红,他心中虽然光明正大。但这双修二字一说出来,难免却就让人想歪。

    “我说的双修,是灵修。你肉身都没有,难道我还能对你有什么别的想法?”陈扬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灵修?”

    陈扬说道:“我的那门功法里,灵修是讲究阴阳融合。正所谓,阴阳孕育万物。这是最神奇的力量。万物生灵,皆由阴阳交合,然后生育出来。你我自然不需要生育小孩,但彼此的力量融合,也可产生神奇的力量。这股力量,就可以治愈我的伤势。”

    黑衣素贞说道:“好,我答应你。如何灵修?”

    陈扬说道:“你也不用答应得太快,因为灵修是很讲究的。必须双方心意融合,有着情意。而且还要彼此绝对信任。”

    黑衣素贞有些头疼,说道:“信任我可以给你,但你要情意,我怎么给?心中明明不喜欢,装作喜欢,那是欺骗谁?”

    陈扬说道:“所以我也知道,这事儿难办。但又是我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黑衣素贞说道:“我这人,虽然嘴上说话难听点。但一是一,二是二,我今日能到这般地步,多耐于你。你要我偿还,命也可以给你。但我做不到的,那也是无可奈何。”

    陈扬不由一笑,说道:“你怎么前后态度改变这么大?难道你也会被我感动?”

    黑衣素贞说道:“我从未变过,只是也讲个理字而已。”

    陈扬也不纠结这个事情,他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想的清楚,你我灵修,成功几率估计也就一成不到。多半是要走火入魔而死。但是如果我不这么做,待在这里就是百分之百的死。只是……我这么做,对你来说,未免太过残忍。我不知道这会对你造成什么后果。也许,你这么多天的努力,最终都会毁于一旦。”

    黑衣素贞说道:“你不用管我,该怎么做,你教我。”

    陈扬愣了一愣,他接着说道:“我无意挟恩索报,事实上,我也不觉得你欠我什么。因为我救你,也非是你的意志。我有我的私心。”

    黑衣素贞说道:“啰嗦这么多做什么,你总是想法太多。但我根本没想过你说的这些,什么恩不恩,报不报的,都没什么好说的。”

    陈扬说道:“不,有些话,咱们还是要说清楚。”

    黑衣素贞说道:“你还想说什么?怎么这么多事儿?”

    陈扬说道:“到现在为止,我对你才算真正了解。但也不敢说全部了解,我为之前,我所说的话向你道歉。”

    黑衣素贞说道:“我们可以开始了么?”

    陈扬说道:“你不要着急,我们多培养一下感情。也许,我们成功的几率会更高。”

    “感情?”黑衣素贞愣了一愣,她说道:“我没有这种东西。”

    “是生灵,都会有感情。”陈扬说道。“感情不一定就是爱情,你对你师父,难道没有多一份亲情和挂念?”

    黑衣素贞沉默下去。

    良久良久之后,她说道:“我的师父对我有恩,她的恩,我记着。但是,你要说亲情和挂念,似乎并没有。”

    她随后狡黠一笑,说道:“难道你忘了,我是一条蛇,一条蛇精。蛇是冷血动物。”

    “既然冷血,为何要记着恩?”陈扬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冷血归冷血,是非要分明。我痛恨的就是西王母的是非不分,自诩正义,高大。而其实,她与我们同样都是妖精出身。怎地,她占了个名分,就觉得我们是低等物种了?我就是要告诉她,她并不是什么高等东西。”

    她顿了顿,又说道:“还有南海观音,在我眼里,更是是非不分。她一出场,就认定我是错,不由辩解,以**力将我镇压下去。而且还关押住我,一关两百年。日日以她那套狗屁佛法来洗涤我的心灵。可我心纯正,丝毫不差。她想要我承认我是错误的,可在我眼里,她才是大错特错。我可以死,可以道消身陨,但我绝不会屈从。”

    陈扬身子一震。

    他说道:“你是一个勇士。很少有人,能如你这般,将生死置之度外,却是绝不肯为自己不认同的事物低头。即便是我,也做不到。很多事情,为了活命,我最后都选择了妥协。不过,这是你的原则。因为在你眼里,那是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而在我眼里,只要不是太过分,那生命是第一重要的东西。因为人一旦死了,其所坚持的所有东西,都将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对我本人来说,意义已经等于零了。”

    黑衣素贞说道:“所以,我从不觉得你们错了。但你们也不要觉得,我是多么冷血,不可理解。当然,你们怎么觉得,这对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陈扬随后说道:“那你,可有爱过一个人?”

    “没有。”黑衣素贞说道:“寰宇苍穹,我所见之人,都是庸才。”

    陈扬不由苦笑。

    “包括你!”黑衣素贞说道。

    陈扬说道:“跟你比起来,很多人都算是庸才。我自然也不例外。”

    黑衣素贞说道:“不过,你也有常人所没有的优点。”

    陈扬不由一笑,说道:“哦,能从你嘴里听到我的优点,我还真有些受宠若惊。你说说看,我有什么优点?”

    “善良。”黑衣素贞说道:“我见的人很多,大多自私自利。但你的确是我见过最善良的一个人。这也是我愿意和你还在这里说这么多话的原因。”

    “善良?”陈扬摸了摸鼻子,说道:“我一直都觉得我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黑衣素贞说道:“善良并非软弱,你是一个善良,且正直的人。另外,你也还算勇敢。这是你的优点,当然,你也有许多缺点。不过,可以不提。”

    陈扬说道:“我的缺点是什么?”他觉得自己除了好色点,应该其他的还好。不过现在,也没以前那么的把持不住了。

    大概是真的人成熟了。

    黑衣素贞说道:“你的缺点嘛,比如婆婆妈妈的。比如,啰哩啰嗦的。比如,蠢!”

    陈扬心道:“我日!”

    “白素贞,你对你的妹妹也没有感情吗?”陈扬想到什么,问道。

    黑衣素贞说道:“对她?谈不上什么感情。不讨厌,不喜欢。”

    陈扬说道:“我觉得你的性格是有缺陷的。”

    “性格缺陷?”黑衣素贞说道:“这个说法很新鲜。”

    陈扬说道:“要不这样吧,我把我的一些故事讲给你听,怎么样?”

    这倒不是陈扬就是个话多的人,见人爱倾述。因为黑衣素贞生性冰冷,这样子灵修,那估计走火入魔的几率很大。所以陈扬必须要跟她多增进点感情。

    而且,陈扬也知道黑衣素贞也在做着改变和努力。不然的话,以她的性格,那里会和陈扬罗里吧嗦的说这么多废话啊!早就不理陈扬了。

    黑衣素贞虽然冷漠,冷血,但却是个……讲是非,讲道理的人。

    黑衣素贞愣了一愣,随后说道:“好,你讲,我听着。”